第348章:意外,只因多看了你一眼/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等到他们上车,才重新启动电动车,两车擦肩而过,段依瑶慌乱的转头。

她猝然已经忘了自己头上还戴着头盔,等到想起的时候车已经在她身后。

握把手的力道一松,电动车停在花店门口,那是他们刚刚站过的地方,他温柔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子,就如同他最珍惜的宝贝。

段依瑶心中一痛,知道他在离自己一点一点地远去,慌忙转头,只看见渐行渐远的车尾,车里的叶景琰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打开车窗,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头戴粉色头盔的女人。

他皱眉,朝她多看了几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女人的身形跟依瑶好像。

“景琰哥哥你怎么了?”段子莹还沉浸在鲜花营造的幸福里,转头看见身边男人心不在焉,也跟着探出了头,“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吗?”

叶景琰感受到肩头的手,整个人缩了回去,若无其事的关上车窗,“没事。”

“哦……”段子莹委屈的撅嘴。瞥见座位上的花,又忍不住绽开笑容。

段依瑶站在花店,缓缓取下头盔,嗤笑一声,从车上卸下满天星。她还有什么可期待的?这样的结果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吗?

他们亲密的互相喂食,他送她代表爱情的玫瑰花,她俏皮的将手搭在他肩头,那么亲密,除了情侣,还能有什么合理解释……

“老板,你在看什么?”花小翠拿了一把玫瑰正要补上刚才买走的空位,回头看到段依瑶站在门外失魂落魄,有些好奇的朝着她看的方向看了看。

什么都没有啊……

“没、没什么。”段依瑶回过神,继续整理手上的满天星。

“咦?”花小翠虽然心里有疑问,但是没有追问,默默帮着她将车上的满天星卸进屋里。

她手里本来就有玫瑰,上面的刺还没挑干净,索性先放到一边,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拿束花已经握在段依瑶手中。

“老板!”花小翠见花枝上滴滴答答落下的血珠,惊叫一声,“你的手流血了!”

“嗯?”段依瑶如梦初醒,手上传来一阵刺痛,条件反射地松开手里的玫瑰。

呆呆的站着,任凭花小翠进进出出的忙碌,拿着碘酒给她消毒,手上的痛觉像是突然消失,她如同局外人似的,看着伤口的血水溢出。

“老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收拾好之后,两人一人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花小翠偷偷注意了好一会段依瑶才幽幽问道。

段依瑶望着天,灰蒙蒙的,这几年的帝都空气越发差了,这样的灰色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遇到了一个故人。”

花小翠似懂非懂,“那个故人肯定对你非常重要吧!”

“算是吧。”段依瑶思绪飘远,想起自己之前和叶景琰的种种,叹了一口气,“只是觉得世事无常。”

“诶?”

“总有那么几个人,你觉得很重要,可是一转眼他却成了别人的依靠。”

“老板……这也可能是命中注定吧。”花小翠再怎么不懂也知道段依瑶是遇见了旧情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捡命运这种中听的话。

可她不知道,段依瑶曾几何时也觉得她跟叶景琰是命中注定,现在用在了别人身上,心里的滋味不言而明。

原来……他现在跟别人才是命中注定啊。

这样想着,段依瑶突然升起一股无力,她在为他难过,可他却全然不知,甚至还在全心全意地讨好另一个人,可笑……

她嘴角笑容无懈可击,可是手指不自觉的握紧却暴露了她的内心,伤口又一次裂开。

“依瑶。”

段依瑶听到有人叫她,扭头,白瑾逸一袭白衬衣站在院子外面朝她微笑。

段依瑶恍惚,木偶似的,也对着他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今天没什么课,就过来看能不能帮上忙。”

他熟门熟路的踏进门,搬了一个凳子,坐在段依瑶身边。帮她配地上的花枝。

“那天看你有事就没有说,今天我想问问……”

“什么?”段依瑶好奇地转头。

“晚上能跟我去吃饭吗?”

“晚上?”段依瑶有些莫名其妙,“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让你陪我吃顿饭。”

“只是这样?”

见白瑾逸点头,段依瑶狐疑的盯着他,“晚上再说吧。”

晚上收拾好花房,段依瑶让花小翠先下了班,自己又忙碌了一阵,见白瑾逸仍然很耐心的等在门外,叹了一口气,走出来。

“走吧。”

“嗯?”白瑾逸脸上儒雅的微笑,只是她突然出声,没有听清她说的话,但看见她朝车走去,也猜出了个大概。

他提前订好了位置,此时是饭点,等他们到的时候,外面已经了排好长一队人。

白瑾逸带着段依瑶径直走向包厢,服务员立刻拿了单子站在他们桌前。

“先生,饮品是要咖啡还是水?”

“依瑶,你觉得呢?”白瑾逸温和抬头,用眼神询问她。

段依瑶随便点了点头,“要水吧。”

“那你想吃什么呢?”

“都可以。”段依瑶没有来过这个酒店,对里面的东西一无所知,干脆合上菜单,“你点吧,我都可以。”

白瑾逸点头,也不多谦让,拿起菜单开始说了起来,“你们店的招牌菜各来一份,一瓶红酒,再加一份芝士蛋糕,暂时就这样吧。”

合上菜单,服务员恭谨的鞠躬,白瑾逸看了一眼前方的段依瑶,她正百无聊赖的扣指甲,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温暖。

“你有什么事吗?”等菜上得差不多的时候,段依瑶终于忍不住开口。

从进店开始,白瑾逸已经有意无意看了她很多次了,饶是她再粗心,都忍不住想问个究竟。

白瑾逸听她问自己,立刻低下头,不再去看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决定今天表白,眼前的段依瑶竟然耀眼的让他无法直视。

“先吃饭吧。”白瑾逸把面前的菜往她身边挪了挪,“这焗蜗牛是这家店的招牌,你尝尝。”

段依瑶看见美食。顿时也忘记了刚才的问话,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试吃,眼睛泛光,“嗯!好吃!”

“你喜欢就好。”

白瑾逸背着她偷偷吐出一口气,为了找到让她满意的,他几乎跑遍了帝都所有的餐厅,终于挑出了这一家。

“嗯嗯,想不到这里的法国菜竟然这么正宗!”段依瑶仔细咀嚼着忍不住感叹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白瑾逸看了好几次手表,等到段依瑶吃好喝好,准备擦嘴的时候,偷偷做了一个手势。

顿时。柔美的音乐从帷幕后面缓缓倾泻,小提琴,大提琴,钢琴配合得相得益彰,温柔又不失清亮,让人忍不住沉醉。

“这……这是怎么了?”段依瑶还没有摸清楚状况,有些不知所措的观察了一圈包厢,最后把目光定格在白瑾逸身上。

“依瑶。”白瑾逸叫着她的名字站了起来,他缓缓向她走进,直到走到她面前,才停下。

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掌心大小的盒子,半跪在段依瑶面前。“我喜欢你,从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本来是准备七夕向你表白,可是你有事便等到了今天。”

“依瑶,做我女朋友吧!”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段依瑶愣住,她有些无所适从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一时接受不过来。

今天,她刚经受过水生火热的境况,想起叶景琰,她就忍不住发抖,现在他已经有了可以陪伴终生的人,留下她独自一个人。

“瑾逸,我……”

“没事,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可以等你。”白瑾逸生怕她拒绝,连忙轻快的接过话茬,但是眼角的受伤还是没有逃出段依瑶的的眼睛。

她心里一阵愧疚,喜欢一个人,却爱而不得,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她却伤害了他……

这辈子她可能得不到幸福了,那答应谁,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段依瑶笑了笑,隐藏住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握住白瑾逸要退缩的手,“我答应你。”

“什么?”

白瑾逸觉得不可思议,他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喜极大笑,“依瑶,你说什么?”

“我说,我答应你。”段依瑶说的很慢,一字一句都咬得清清楚楚。

“你答应我了?”

他仍旧觉得不敢相信,把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来,戴在她的无名指上,站起身一个用劲将她拥进怀里。

段依瑶想不到他会这么激动,抬起垂在身侧的手在他背上轻轻抚摸。

白瑾逸抱着她语无伦次,“依瑶,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答应,真的,我好高兴啊!”

“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段依瑶心里空荡荡的一片,她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喜悦,虽然有人喜欢她的确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她此时此刻满脑子全都是另一个男人。

“你或许不会相信,从见面那刻我就认定你了,那种感觉……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人们经常说的一见钟情。”

白瑾逸在她耳边喋喋不休,段依瑶听了个大半,她迫使自己不再去想叶景琰和他身边的女人。手不自觉地回抱住白瑾逸。

感受到她的回应,白瑾逸身形一顿,随即将段依瑶抱得更紧了。

帝都温泉大酒店,叶景琰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红酒顺势流淌,突然,心里一阵绞痛,手指一松,红酒杯从手里滑落。

“咔嚓——”

杯子四分五裂,碎片溅到他的大腿,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叶景琰皱着眉头无暇顾及腿上的上,手捂住胸口,那里痛得让他无法喘息。

“景琰哥哥!”

段子莹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叶景琰躺在沙发上,忍不住惊呼。

她才刚出去洗杯子,怎么一眨眼就成了这副样子?

和叶景琰回了酒店后,中途她有回了一趟自己的家,心里始终放不下他,便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一进门,他就坐在沙发上喝酒,她坐在一旁无趣,也起身准备去厨房洗一个杯子,结果刚到厨房就听见客厅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连忙跑出来察看,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你怎么样?景琰哥哥。”段子莹转身按了服务铃等着人将医务箱送上来。

“我没事。”叶景琰挣扎着起身,看见段子莹两眼泪汪,不由得觉得烦躁,推开她,自己走进卧室。

段子莹坐在沙发上,委屈地挂着两行泪,等到门铃响起,才慢吞吞地擦干眼泪去开门。

服务生站在门口,恭谨地问,“小姐,是你要医务箱吗?”

“嗯。”

段子莹接过医务箱,“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跑到叶景琰的房间敲了敲门。“景琰哥哥,你怎么样了?我去拿了医务箱,帮你包扎包扎吧?”

等了半晌,没听见回应,又敲门重复着同样的话。到了第六遍的时候,叶景琰终于忍无可忍,出去给她开了门。

卧室里面一片漆黑,叶景琰坐在床头抽着烟,火星在空中上下浮动,看得段子莹有些沉溺。

叶景琰朝她勾了勾手指,她就乖乖走了过去,“景琰哥哥。我……”

后半截的话还来不及说,叶景琰便反手将她抱在怀里,“别说话,让我抱会。”

他刚才的心痛突如其来,而后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段依瑶的笑脸,想抽根烟冷静冷静,却没曾想越抽越无法抑制对她的想念。

“依瑶,你在怪我吧。”叶景琰如是想。

他找人代替了她,她肯定是会怪自己的,怪他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卧室里除了两人呼吸的声音,剩下的便是寂静,段子莹在这低气压里喘不过气,她忍了忍还是开口问道,“景琰哥哥,你身上的伤……?”

叶景琰听见她的声音,松开手将她从怀里放了出来,“我没事,天色晚了,你回去吧。”

“我叫人送你。”

说着,他便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对里面的人说了几句,得到对方的回应后,挂断了手机。

“景琰哥哥。我不走。”段子莹恨不得堵住自己的嘴,刚才景琰哥哥叫她不要说话,她偏偏要说,现在好了抱也不抱,还要赶她走……

“你不走睡哪?”叶景琰将烟头捡起来放进烟灰缸,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烟灰,“这个酒店的房间已经被我们公司的人住满了,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不嘛,我没那么娇气,睡在沙发上也可以。”段子莹目光扫向客厅,外面没关灯,一目了然。

叶景琰皱眉。“不行,我们在同一个房间会被人说闲话的。”

“我不怕!”

“胡闹!”叶景琰沉声喝到,“你一个小姑娘,名声怎么能不要。”

段子莹听见他的声音隐有怒气,小声的说,“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啊!”

叶景琰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让他哑口无言。

好半晌,叶景琰才无力的放下手,“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子莹,我心里还是忘不了依瑶。这样草草跟你在一起,不公平。”

“我不在乎,就算你心里有依瑶姐姐,但是只要跟我在一起,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的。”

段子莹回身抱住叶景琰的腰,声音软软的,“我只要一直陪在景琰哥哥身边就好。”

“哎……”

叶景琰叹息,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痴情人,只是段子莹痴错了对象,他可能再也无法回应她的感情。

“景琰哥哥,我们结婚好不好?”

段子莹抱着他,手上的力度紧了几分。生怕他会拒绝自己。

而接下来的确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叶景琰的思绪混乱,结婚?自从依瑶离开后,他就从来没想过这件事。

现在子莹突然提出来要结婚,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今生结不结婚已经无所谓,可他害的段子莹失身,现在她提出让他负责,又怎么好意思拒绝。

段子莹见他不回应,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盯着叶景琰,“我真的不在乎你心里住着别人,我只是想每天晚上起来能看见你,每天晚上都能跟你面对面说晚安,好不好?景琰哥哥……”

叶景琰任她抱着自己的腰,内心波动,如果她不介意,他又能有什么想法,反正自己的心早已死了,跟谁结婚又不是结婚?

“你如果真的不介意……”

“我不介意!”

段子莹惊喜的睁大眼睛,“景琰哥哥,你这是答应我了?”

叶景琰微不可见的点头,原本抱着他的手松开,在他面前又蹦又跳。

她围在叶景琰身边,笑得春花灿烂。由于身高的差距,叶景琰只能低着头盯着她的头顶。

“我已经答应你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叶景琰无奈的按住她,低头问道。

“不要,我今晚要陪着你!”

她只是莽撞但是不傻,她知道叶景琰虽然现在跟无事人一样,但是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景琰哥哥这么难受,肯定是跟依瑶姐姐有关,她马上就要成为景琰哥哥的妻子,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离开他。

第二天,段子莹兴致勃勃地早起收拾,等到叶景琰浑浑噩噩睁开眼睛。她趴在床头,出现在他眼前,极尽温柔的说,“早安。”

叶景琰一愣,随即躲开她的注视,回了一句,“早安。”

“景琰哥哥,我给你做了早餐,你快起来吃吧!”

叶景琰听完她这么说不由的头皮发麻,早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几天前的午餐,她可是把厨房都给炸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起身,顾不得穿衣服,急冲冲地跑进餐厅,鼻子嗅了嗅,还好,没有什么刺鼻的油烟。

他看到桌上摆了两个盘子,上面用盖子盖得严严实实,每个盘子旁边都摆放这一杯牛奶。

叶景琰本想拉开椅子坐下,却还是不放心,走进厨房瞧了瞧,见的确没什么动静才走了出来。

段子莹也跟着他到了餐桌边上,“景琰哥哥。你先坐下!”

叶景琰一脸懵地坐了下去,望着段子莹,她满意的拍拍手,弯腰去揭开离叶景琰最近的盘子。

“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早餐,景琰哥哥你尝尝!”

顺着她手上的动作,叶景琰目光从盖子到盘子里的东西,目光凝滞。

盘子里哪里像是她做的早餐,明明就是一盘大小不一的水果和几片在外面买好的面包。

叶景琰在她的注视下夹了一块菠萝放进嘴里,忍住翻涌的酸水,硬生生吞了下去。

“怎么样?”段子莹满脸希冀的盯着叶景琰,“这是我专门摆好的,味道还行吧?”

“你切水果的刀切过洋葱?”

段子莹目露疑惑。突然打了一个手指,“啊!我刚才本来想给你煎个牛排,但是没找到锅所以可能是切了洋葱没洗吧!”

“怎么了?”

“没……没事。”叶景琰强忍住眼角溢出的泪水,拿过一旁的牛奶喝了一口,顿时呛得直咳嗽。

“牛奶里放了什么?”

“没什么啊,我看你昨天难受,加了点黄连给你下下火。”

叶景琰无语凝噎,他现在满嘴的黄连为,苦不堪言。

段子莹感受到叶景琰的低气压,委屈地看着他,“景琰哥哥?我……我是不是做错了。”

叶景琰张了张嘴,吐出的却是。“给我倒杯水。”

段子莹一连声地应着,连忙跑到客厅的饮水机给叶景琰到了一杯水,隔着老远的桌子递给了他。

叶景琰握着杯子没有防备,猛地灌下一大口凉水,早上刚起来,胃还是暖的,凉水下肚,顿时升起一阵不适感。

“怎么了?”段子莹见叶景琰捂着肚子,向上前去察看,却被叶景琰用手拦了回去。

他缓了好一会,才低声说道,“我没事。你不要过来了。”

段子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没事啊!”

“你只要不过来我就没事。”

“我……”

段子莹想不出来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刚才起床还是好好的,难道是她做的早餐不好吃?

她取了一块菠萝,放进嘴里,仔细咀嚼了好一会,没什么问题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