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我要跟他结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也没有阻止她,因为同一个菠萝,他这一盘明显是先切的,形状大小都比她碗里的均匀,但一把刀哪里能有那么多洋葱汁,早在切他的那一盘就已经擦没了。

“景琰哥哥,我跟你说个事!”早餐过后,段子莹收拾起了碗筷,临走时停了下来。

叶景琰仰头,示意她说。这会段子莹却有些扭捏了,她低着头,好一会才说,“刚才我爸给我打了电话,要让你去见他。”

见家长?

叶景琰一愣,随即想明白了,肯定是她跟她爸说要结婚,她爸才提出要见他一面,这事是他想疏忽了,见家长不应该是女方父母提出才对。

“好,我去换个衣服,待会就去。”

帝都万里长城。

段依瑶握着纤细的腰肢直喘粗气,“不行了不行了,累人。”

白瑾逸回身,温润如玉地笑。“这才走了十分之一,就累了,来,我背你。”

一听到背,段子莹强打起精神,挥了挥手,“刚才是说笑的,我以前的身份可是特种兵,这点路程还是小ciss的!”

白瑾逸笑笑,也不勉强,只是放慢了脚步。段子莹心中已经连续不断地骂娘了,昨晚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肚子一阵又一阵的绞疼。

平时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到这万里长城走一走,今天难得来一趟,也不想节假日那样人满为患,却都被身体的原因牵制住,没能好好欣赏周遭的景色,真的是亏大发了。

“还能行吗?”白瑾逸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边,每当她脚下无力软倒的时候,他都会伸手去扶一把。

段依瑶撑着墙直起腰,向他摆摆手,“没事,没事。”

“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见她额头冒着冷汗,白瑾逸提出不忍心,提出让找个靠边的地方休息。

段依瑶本来想拒绝,但是肚子的确非常不配合,她只能尴尬地对他点头,“那就先停下来休息一会吧。”

两人找了个台阶,靠边坐下,留出够一个人过的位置,让游客通行。

“不好意思啊,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肚子却……”段依瑶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对身边的人道歉。

白瑾逸一手揽过她的肩,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身体不舒服就应该早点说,长城一直都在这,可身体不好却让你难受。”

他的动作让段依瑶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很快就适应了,头靠在他的肩膀,默默忍受肚子的阵痛。

“嗯!”

突然,肚子里传来一阵剧痛,段依瑶捂着肚子,额头的冷汗瞬间往外直冒。

“依瑶!”

白瑾逸惊呼,想要板正她的身体,却发现她缩成了一团,“你怎么样了?”

“你别碰我!”

活了二十几年,段依瑶当然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下体一股暖流,很明显,她是来例假了!

她的例假一向不准,而且因为训练的原因,都会有些疼痛,这一次的疼痛变本加厉,估计是因为昨晚喝了一些冰酒和还吃了冰凉的寿司。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白瑾逸看见她难受得厉害,早就放下谦谦公子的形象,上下察看她哪里出了问题。

段依瑶连忙推开他,自己站了起来。“我没事。”

她站起来的时候正好背对着白瑾逸,等她意识到不妥的时候,白瑾逸早已经看见了她身后濡湿的一片,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他不发一语,解开身上的外套,围在段依瑶的腰上。

“我们现在回去吧。”白瑾逸面上仍旧温和,只是说出的话不再是商量的语气。

段依瑶脸红到了耳根,低着头微微点了点,“嗯。”

白瑾逸一个翻转,将段依瑶搂在怀里,等她回过神,自己的双手已经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你干什么?”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白瑾逸失笑,“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走回去吗?”

“你放我下来,我试试。”段依瑶不自在地在白瑾逸怀里扭了几下,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好了,别闹了,我现在带你回去。”

白瑾逸面上毫无波澜,但是脚步飞快,他看她脸色惨白,知道不只是来例假那么简单,幸好他们才走了一小节,回到车上很快。

“你忍一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

段依瑶强撑死身子,从车位椅子上坐了起来,“医院医不好这毛病……”话说到一半段依瑶眉头紧皱,身下又是一阵暖流。

“带我去超市吧!”

银灰色轿车极速奔驰,它身后跟着一辆黑色车子,段子莹拿着手机照了照精致的妆容,“景琰哥哥,我脸上被蚊子咬了一口,你在前面的药店停一下。”

“嗯。”

叶景琰脚踩刹车,稳稳当当停在了银灰色轿车后面。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段子莹打开车门,奔了下去。

这方,银灰色轿车里,白瑾逸回头担忧地看了一眼段依瑶,“这里有个小商店,要不我下去买吧。”

段依瑶疼得说不出话,默认让他离开,先不说她下车困难,光是裤子后面的一片已经让她很难堪的了。

白瑾逸明白她的难堪,径直下车走向超市,他背挺得笔直,在一众小姑娘艳羡的目光下走向卫生棉专区。

“他……他怎么停在那里!”一个小姑娘收回迷离的眼光,疑惑地看向身边另一位女子。

“谁知道呢?”

“不过……看他这么帅气。肯定是有女朋友的吧,这就说得过去了……”

她们一直交头接耳,但是声音却只增不减,听得白瑾逸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成了桃粉色。

“结账。”

两个收银员立刻像受惊的小鸟,四处分散,其中站在柜台的那个服务员故作镇定,等看清柜台上各式各样的卫生棉后,眼珠子都瞪大了好几倍。

“先……先生,你确定这些都要吗?”服务员指着那一堆卫生棉不敢置信。

“嗯,结算一下。”

白瑾逸从包里掏出银联卡,“给。”

“哦……哦!”服务员从惊吓中醒悟,连忙接过银联卡。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背,立刻缩了回去。

白瑾逸等着把卫生棉装好,一把提了出去,迎面却撞上一个手机举到脸上的女人。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段子莹本来买好药,准备先涂一点在脸上,却撞进了一个人怀里。

白瑾逸立刻侧过身,好脾气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我脸上的妆都被你弄花了!”段子莹仰起头嘟囔着。

抬头,白瑾逸看见段子莹的脸,突然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不是依瑶吗?怎么不在车里?

“喂,喂!你说话呀!”段子莹伸手在白瑾逸面上晃了晃,颦眉说到。

白瑾逸突然回神,眼前的人虽然长的跟依瑶很像,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

一想到依瑶还在车里等他,他就管不了那么多,提着大包的卫生棉要往车里冲。

“不许走!”段子莹张开双臂挡在了他面前。

饶是白瑾逸再好的脾气,对上她的蛮不讲理,以及依瑶虚弱的身体,也忍不住皱眉,“我道歉,你还要我怎么样?”

“我……我能怎么样?只是你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

“怎么了?”

白瑾逸刚才出声反驳,叶景琰却打开车门先一步截住他的话,目光划过白瑾逸,问段子莹,“你认识这位先生?”

段子莹摇头,“不认识。”

“可是景琰哥哥,他撞了我,你看,我眼睛上的妆都花了。”

“可我已经向这位女士道歉了。”白瑾逸有些生气,他们两人谁撞了谁还不一定,她却一口咬上了是自己,真是……

叶景琰淡淡的瞥了段子莹一眼,知道是她闯了祸。“既然没什么大事,这位先生也已经道歉了,这件事就这样吧。”

“景琰哥哥……”段子莹赖在原地不肯走,她才是他的亲人,他怎么能帮着外人针对她呢!

“行了,再不走,估计连晚饭都赶不上了。”

叶景琰说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说的没错,已经快到下班高峰期了,如果堵在路上,肯定谁都出不去。

白瑾逸见他们离开,微微松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见段依瑶正趴在车窗上,不禁有些好奇,“疼痛好了些吗?在看什么么?”

“没……没什么。”

段依瑶连忙掩饰住面上的落寞,心中一片苦涩,他……果真是变了,方才看似冷漠,却仍旧是在弱势下保护住了她。

“依瑶,我们……”

“回我家吧。”

几乎是异口同声,段依瑶在短短几秒钟内,意识到自己不能拖累他,主动提出让白瑾逸送自己回家。

转过一个弯后。两辆车背道而驰,叶景琰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险些从上面滑落。

“怎么了,景琰哥哥?”

“没事,手有点滑。”

叶景琰抽了几张卫生纸擦了擦手上的汉,继续朝帝都最繁华的阶段开过去。

小区门口,段子莹的父母已经等到了那里,段子莹坐在车上一直往车外张望,看到父母后,兴高采烈。

“景琰哥哥,你先停下,让我先下来。”

叶景琰点头,把车靠边停下,段子莹兴冲冲地从车上下来,跑到她父母身边给了他们大大的一个拥抱。

“回来就好。”段母用手绢抹着眼泪,感慨万千,“都瘦了!”

“才没有,明明胖了好多。”段子莹赖在段母的怀里撒娇。

三人一起说说笑笑,又站了一会,等叶景琰把车停进底下车库,段子莹连忙迎了过去,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手臂。

“爸,妈,我介绍一下,这个是景琰哥哥。”

段母连忙顺着她的指引上下打量了一下叶景琰,满意地点头,“不错,挺精神的小伙子。”

“呵,我看就不怎么样嘛!”

一旁的段父被女儿冷落,忍不住吃起醋来。

段子莹娇嗔地看了他一眼,“爸~”

“哼”段父转过头,不再看挽着手的两人。

“行了行了,站在这里聊什么天,跟我一起上去吧!”

段母见样,连忙打圆场,用手肘戳了戳段父。低声说,“女儿都回来了,你在这儿闹什么闹?”

说完,便领着叶景琰一起走进楼里。段父见没人理他,哼了一声,也跟着走了进去。

段家,段母在厨房洗好手围上围裙,问女儿和叶景琰,“中午你们想吃什么?”

“我要吃红烧排骨,炖猪蹄……”段子莹忙不迭报出一连串的菜单。

段母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宠溺地说道,“就知道吃!”

“妈妈对我最好了!”

一句话惹得段母温暖轻笑。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去问叶景琰,“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叶景琰礼貌地站起身,“不用太麻烦,简单点就好。”

段母不置可否,迟疑地瞥了一眼坐在沙发角落的段父,微微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妈妈,我来帮你!”段子莹也见客厅没什么自己的位子,跟着段母前后脚进了厨房。

客厅里,沙发南北两处各坐了一人,段父抬眼颦睨叶景琰,从鼻子里哼了一句,也不见得是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让自己老婆女儿都围着他转,连吃什么都没有问自己,摆明了是要向着外人。

“小子,你是干什么的?”

他看了叶景琰半晌,直到看得他不自在,才出声询问。

“家里是从商的。”叶景琰听到问话,将头转向他,恭谨地回答。

“从商,哼……”段父不屑地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家世代书香世家。怎么可能瞧得上一个从商的小子。

“那你父母是什么人?”

“家父是名叫叶少辰。”

叶景琰依旧恭谨,对段父态度的改变没有丝毫介意。

可段父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变了脸色,叶少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想到这,他看叶景琰的目光也不禁温和了些许,“你和我家子莹是怎么认识的?”

“我和子莹她是在海边相识的。”

“海边?”段父忍不住嘟囔一句,“倒是挺浪漫的嘛……”

叶景琰点头,不知道后面该接什么话,他看得出段父不喜欢自己,但是从见面到现在也就短短几分钟,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对他怀有敌意呢。

两个人默默无语,段父百无聊赖的拿着遥控器换台。目光随意,突然他换台的动作停了下来,电视上是叶景琰的照片,他在叶景琰和电视里来回看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后,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换台。

心里却已经对他稍稍改观,如果没看错的话是新一届富豪排行榜,想不到他这么年轻,倒是有所作为,不像是其他富二代,只知道吃喝玩乐。

“啊!”

“女儿!”厨房里传来惊叫,段父连忙丢下遥控器跑进去一看究竟。

段母本来是在热油锅。听到段子莹的声音,转头,只看见她拿着一把刀,手指上尽是鲜血。

“女儿,你有事没?”段父从客厅冲了进来,焦急地接过段子莹的手来察看。

手指还在往外溢血,叶景琰看了正准备出去找医药箱,突然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段子莹记挂着他腿上的伤,在他西装里揣了一个创可贴。

“伯父,麻烦你让一下!”

段父语气森然,忍不住喝到。“我们家子莹都受伤了,你还让我让开。”

“伤口需要及时处理,不然会发炎。”叶景琰从衣兜里掏出创可贴,与段父对视一眼,段父不乐意地让开半步。

“疼,景琰哥哥。”段子莹皱着眉,可怜巴巴地望着叶景琰,完全忽视了自己父亲还在身边。

段父等了半晌,见自己女儿还在对叶景琰抛媚眼,冷哼着甩袖走出厨房。

“哎呀,你们也先出去,挡在我面前做菜都不好做!”

段母想要拿菜刀,可是段子莹像是没看见她一样,一直在对叶景琰暗送秋波,她也忍不住将他们赶出了厨房。

段子莹吐了吐舌头,“妈妈,那我们先出去了,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我叫爸爸来帮帮你?”

段母忙着切菜,没有抬头,“别,你们都给我安生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段子莹摸了摸鼻子,握着叶景琰的手走了出去。

“你……你们!”段父本来一个人在客厅生闷气,莆一抬头。就看见两人双手紧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了嘛?”段子莹委屈地看了一眼段父,有些莫名其妙。

“在家里不许拉拉扯扯,搂搂抱抱,难道我都白教你了!”

“不许就不许,你凶什么凶嘛!”段子莹放开叶景琰的手,忍不住嘟囔,“你和妈妈不也是经常这样,我也没说什么啊!”

“你……我们是我们,你懂什么!”

段父没想到女儿会顶嘴,更是生气,吹胡子瞪眼看着叶景琰。都是这小子,他还装作无事人一样,简直是可恶!

“行了,收拾收拾桌子吃饭。”

三人坐在客厅本来氛围极其尴尬,直到段母端着菜上饭桌才打破这个尴尬。

段母扫了三人个人,“还坐着干什么?老段,跟我进来端菜。”

段父正在生闷气,听见自己老婆让帮忙,瞬间没了脾气,起身跟着她走进了厨房。

饭桌上,又是一阵冷气压,段父自顾自地吃饭,完全没有说话的想法,而对面的段子莹却好像没看见似的,一边吃一边给叶景琰布菜。

“景琰哥哥,这个菜是我妈的拿手好菜,你尝尝,可好吃了!”

“景琰哥哥,你尝尝这个……”

说话间,叶景琰的碗里已经堆出了一个小山坡,而段父的目光也越来越不善。

叶景琰笑着接受了段子莹的好意,却在触碰到段父的目光时,自己打了一个突。

“哼,有了男朋友就忘了爸爸了?”段父忍了忍终究还是吐出了心里想说的话。

“没有没有。爸爸你吃这个!”段子莹夹了筷子土豆丝放进段父碗里。

段父眉头一皱,“这是什么?”给那小子的都是好鱼好肉,怎么到他碗里就是土豆丝了!

“这个可是我亲手切的!”段子莹昂起脑袋沾沾自得,“为了它我的手指还负伤了呢!”

果然,听见是爱女亲手切的土豆丝,脸上便不再那么僵硬,“这土豆丝切得还行,粗细均匀,但是还有待改进。”

叶景琰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土豆丝,这还叫‘粗细均匀’他都怀疑在宽一点就是土豆块了……

但是人家父亲说好,他如果不识相。可能又是一顿白眼,因此,叶景琰收敛了脸上多余的表情,只是微笑的点头。

“爸爸……”

段父吃的正高兴,听到女儿突然叫他,差点噎住,“咳咳咳咳……怎么了,女儿?”

“我跟你说一件事,你……你别生气。”

“说吧,爸不……”生气。

段父本想像往常一样,宠溺地摸她的头发,可是目光略过叶景琰。手顿了下来。

他的直觉,女儿接下来说的话将会跟这个小子有关,转了一个弯,改了口,“你说,爸听听看。”

“那个……那个……”

段子莹偷偷瞄了一眼叶景琰,一狠心,说道,“我决定跟景琰哥哥结婚了!”

“什么?”

段父狠狠拍在桌子上,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她一句,“再说一遍?”

“我要跟景琰哥哥结婚了!”

段子莹闭着眼睛不敢看自己的父亲。他们一家都是保守的书香世家,她早就料想到父亲的反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段父深呼吸了好一会,才微微平复了一点情绪,“你才认识他几天,你就要跟他结婚?”

“爸,我很清楚,我爱景琰哥哥!”

“胡闹!”

段父终于忍无可忍,将手里的筷子拍在桌子上,“两三天的时间就说爱,我什么时候教出这样的女儿了?”

段子莹愣住,他想过父亲会反对,可是没见到他会这么生气,眼泪就这样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你好好说话,别吓到闺女了!”一直在观望的段母将段子莹抱在怀里,轻声安抚着。

“女儿,你也要理解你爸,他是在担心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