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我是真的好喜欢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是真的喜欢,景琰……景琰哥哥……”段子莹抽抽噎噎,眼睛周围红彤彤的,我见犹怜。

段父捂着胸口,恶狠狠的将目光转移到叶景琰身上,“你到底给我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药?”

“爸……”

段子莹挡住段父的视线,将叶景琰护在身后,“不关景琰哥哥的事,你别说他。”

“好,好,现在我连说别人几句你都不乐意了?我养的好女儿啊!咳咳咳……”

段父说完就捂着嘴一直咳嗽,突然坐倒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老段,老段?”段母见段父坐在椅子上咳嗽,昏昏欲睡,她直觉不好,放开扶住段子莹的手,向他奔了过去。

“咳咳咳……咳咳……”

段父捂着嘴伸手制止了段母前来察看的动作,“咳咳……”

“段伯父,您不满意我,的确是我的责任,我很抱歉。”叶景琰从段子莹跨出来,面对这段父有礼貌的鞠躬。

他是个男人,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应该躲在女人的背后。

“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我既然答应要娶子莹,就会好好待她,这一点,请您放心!”

段父的咳嗽声仍旧不停,只是明显呼吸顺畅了许多,他终于抬起头正眼瞧着叶景琰。

“你的原则?”他嗤笑一声,“你敢保证不让她哭,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吗?”

叶景琰犹豫地看着身旁的段子莹,她两眼挂着泪珠,模样可怜巴巴,摇头,“我不敢保证。”

“那你哪来的底气来说这些?”段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自己,一时间也有些尴尬。

“但我会尽量让她不哭。”

段子莹深受感动,双手抱住叶景琰的腰,叶景琰身子微怔,之后便放松下来,任由她抱着自己。

段父见自己女儿这么依恋叶景琰,心里升起一阵无力,女孩子这样卑微的委曲求全,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既然已经喜欢了,再叫她断了情根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他扶着段母的手站了起来,“结婚的事先暂且不提,至少你的父母应该要到场跟我们打个照面。”

“那是应该的。”叶景琰赞同地点头,“我已经通知了他们,过两天应该就会到了。”

听他这么说,段父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难堪,颤颤巍巍的扶着饭桌往卧室走,到了他身边,才幽幽说出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另一边,段依瑶的屋子里,白瑾逸忙前忙后地给她泡着红糖水。

段依瑶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额头上却一直流着冷汗。

白瑾逸在她面前转悠了好几圈,最后将红糖水塞进她手里,担忧的问,“依瑶,你怎么样了?”

“还行。”段依瑶张了张嘴,颤抖地吐出两个字。

“如果实在疼得历害,我就带你去医院吧!”白瑾逸用毛巾擦干她额头上的汗水,眉头紧皱,就像是他在受罪一样。

段依瑶摇头,“我没事,你下午不是还有课吗?快去吧!”

白瑾逸把手里的毛巾放进盆子里,“我让同事帮忙带上了,你痛得这么厉害,我怎么放心离开。”

段依瑶虚弱地对他笑了笑,肚子里一阵阵的翻涌让她说不出半句话来,而手机铃声就在这时候响起。

“你……接……接一下。”段依瑶挣扎着起身,奈何手机放到桌子上,她伸手却够不着。

“喂?你是哪位?”白瑾逸拿着手机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听见是男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才问道,“段依瑶?”

声音宏厚,自带着一股铮铮铁骨的意味,白瑾逸心头的答案隐隐浮现,回到。“是的伯父,依瑶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不方便?”段军的声音瞬间沉了下去,“她在干什么,我命令她三秒钟之内立刻接电话!一、”

“二”

白瑾逸听到如雷震耳的数字,连忙用最快的速度把手机递到段依瑶耳边,无声地说道,“你爸。”

段依瑶眨眼明了,“爸?”

“你有什么不能接电话的?站直敬礼!”

“是!”

听到段军的命令,段依瑶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标准的做了一个军礼。

“现在给我好好回答,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回首长,我生病了,在休息!”

段军讶异,“你生病了?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事。”段依瑶有些不适应,方才还火冒三丈,现在又变得这么温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事就好,没多久就要阅兵了,你身体如果吃的消,就过来带带兵吧。”

“是!”

段军听她这么果断的回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声音不由自主的柔软了下来,“你先好好照顾自己吧,训练的事不急。”

段依瑶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这才感觉到全身虚弱无力,软倒在沙发上。

“依瑶!”白瑾逸眼尖,伸手拖了她一把,“你还好吧?”

段依瑶勉强睁开眼睛,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从他手上滑落,跌在沙发上。

“不行,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你这个样子太脆弱了!”白瑾逸将她打横抱起,不由分说地往电梯口走。

一路畅通无阻,车停在医院,白瑾逸又将段依瑶从车上抱了下来。

“等等,你先放我下来!”段依瑶看他要抱着自己上电梯,连忙出声阻止。

白瑾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听话地停了下来,见他一脸疑惑,段依瑶有些无语,“你该不会是没来过医院吧?”

“怎么了?”白瑾逸摸着脑袋,他还真没来过医院,从小到大生病都都有专门的医生,父亲和医学院几个伯伯关系又不错,因此,生病都在家里解决了。

段依瑶失笑。“到医院是先要挂号的!”

“是吗?”

白瑾逸顺着段依瑶的目光看过去,医院大厅里果然排了长长一队,“这个样子怎么看病?等排到我们的时候,依瑶你恐怕就坚持不住了!”

“医院的制度就是这样的,你先去吧,我能熬的住。”

段依瑶用手紧紧扣住门框,努力让自己的不因为脱力滑落下去,电梯口的人进进出出,撞得她摇摇欲坠,白瑾逸让她在这有些不放心。

他转了一圈,抱起段依瑶,“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吧。”

冰冷的铁皮椅子让他忍不住皱眉。犹豫了半晌,脱下身上的衣服铺在上面。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

段依瑶捂着肚子,艰难的对他微笑,“去吧。”

白瑾逸朝挂号队走过去,两句话的时间,队伍已经排到了门外,他颦眉走到最末,又突然冲出几个人抢先排在他前面。

队伍里的人嬉笑打闹,完全看不到头,白瑾逸每隔几分钟就朝段依瑶坐的地方看了一眼,生怕她晕倒在椅子上。

椅子上虽然铺了一层衣服。但是铁丝森森的凉意仍旧止不住往她身体里钻。

段依瑶的头昏昏沉沉,她软躺在扶手上,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这时,门外突然吵吵嚷嚷,一辆救护车停在大门口。

紧接着是一副担架被抬了下来,段依瑶强睁开眼睛朝人群中瞄了一眼,顿时低下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看见了叶景琰混在人群中,推着病床上的人,快速走向急救室的方向。

他怎么来了?身边还是跟着那个女子……

叶景琰皱着眉头,连同段子莹、段母一起被拦在急救室门口。他靠着窗,点了一根烟放进嘴里。

身后是段子莹和段母的哭声,段子莹抽抽噎噎地伏在椅子上,“爸爸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会突然晕倒……”

段母轻声哭着,为了安抚女儿还是强忍着给她解释,“你爸有高血压,经不起折腾,也许心里憋着闷气所以才会……”

“不是……不是都说好了吗?他还生什么气啊!”

……

叶景琰觉得烦闷,索性扔下烟头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

段依瑶的肚子疼痛难忍,底下的血液涓涓流淌,她直觉再不去厕所肯定是要溢出开了。

跟白瑾逸打了一个招呼,自己扶着墙慢慢走进厕所。她身后正好是吸完烟的叶景琰,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相反的两个门。

段依瑶整理完之后转身离开,男厕里叶景琰走出来,在洗手池搓手,忽然抬头的瞬间,一抹熟悉的背影从眼前划过,他连忙关掉水龙头出去寻找,却没有发现一丝段依瑶的影子。

他苦笑着摇头,都快要跟别人结婚了,他还放不下她,段父的担忧也是情有可原的。

方才他问他:能不能不让她哭。他没有办法答应,因为他不爱她,所以很多事都会粗心,会心不在焉,这样就很容易忽略她的感受,令她难过。

就如那个影子,明明已经知道不可能是依瑶,他却偏偏要固执的追出来寻找。

“依瑶,你去哪了?”白瑾逸头上冒着冷汗,见到段依瑶从楼道里走过来,急忙赶上去扶住她。

段依瑶虚弱的一笑,“去上了个厕所,号挂了吗?”

“挂好了,在三楼。”

段依瑶点点头。顺着他的手勉强站稳,“那我们先上去吧。”

白瑾逸扶着段依瑶走进妇科,周围都是异样的目光,他有些不自在,摸了摸鼻子,脸上泛红。

“我自己进去吧。”

段依瑶看出了他的窘迫,他一个大学老师应该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因此,她放开白瑾逸的手,想要独自进去。

白瑾逸却立刻迎了上去,“我和你一起进去。”他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段依瑶是他爱的人,怎么能让她一个人面对这冰冷的医院。

“别腻歪了,要看病就进来,不看就出去!”里面的女医师等得不耐烦了,朝着他们吼了一句。

白瑾逸原本恢复正常的脸色,立刻红到了脖子根,低着头匆匆走进去。

“医生,她怎么样?”

见女医师察看了半天,问了几句话后便一直沉默不语,白瑾逸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这男朋友怎么当的?”女医师皱眉,在单子上写了几笔,“例假不能吃冰冷生硬的东西,喏,你拿着下去缴费。”

白瑾逸愣了一下,想起前一天晚上他和段依瑶吃饭,喝了红酒吃了寿司,就连饭后的甜点也是冰激凌,是他疏忽大意了……

急救室。

经过三个小时的抢救,急救室上面的灯“啪”地一声,熄灭了。正在抹眼泪的段子莹和段母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围着急救室门口,不多久,病床从里面推了出来。

“爸爸!”段子莹一见到病床上的段父,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段母身形踉跄一下,险些跌倒在地。被后面的叶景琰伸手拖住,等到她能站稳才放开手。

叶景琰皱着眉头拦住主治医生,“段伯父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取下口罩,叹了一口气,“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是情况不容乐观,如果再生气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幸运了。”

叶景琰沉吟,“谢谢医生。”

病床转移到VIP病房,段依瑶坐在段父的床前抽泣,段母用湿毛巾擦拭着段父的额头,只剩下叶景琰站在门口。显得无所适从。

夕阳照进病房,照到段父的眼睛,他眼角动了动,引得段子莹急忙围了上去。

“爸爸?”

段父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他,努力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立时照进他的眼珠,使得他微眯上眼睛。

“子莹……”

“是我是我!”

段子莹喜极而泣,连忙抓住段父的手,段母欣慰地站在他们后面,偷偷抹着眼泪。

而叶景琰则注意到,窗外的光,默默走过去拉上了窗帘。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引得三人将目光齐齐转向他,段父本来对叶景琰不甚善意,但是看到他细心的举动,对他的态度也稍微有了好转。

“叶小子,你过来。”段父虚弱地朝他招了招手。

叶景琰听话地走过去,段子莹让出一个位置,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伯父?”

段父拉过他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我把子莹交给你了,你……你要对她好!”

叶景琰紧抿着唇,停顿了一会,慎重地开口。“伯父你放心。”

他爱的人已经离开了,心也跟着死了,如今对谁都是同样的心情,既然他伤害了段子莹,那他就会对她负责!

段父满意地点头,另一只手又牵起段子莹的手,将他们两个人紧紧相握,他是一个父亲,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幸福。

段父的病需要好好修养,而医院的环境让人压抑,因此,段父提出要回家修养。在进医院的第三天,就让叶景琰接他回家。

“伯父,您先休息,我再出去一趟。”将段父送到家后,叶景琰站在门口,却没有进去。

段子莹跑了出来,抱住叶景琰,“景琰哥哥,你要去哪?”

“机场,我爸妈今天就到了。”

说着,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十点了。我得赶快过去了。”

段子莹一听见他要去接未来的公公婆婆,立刻放开了他的腰,恋恋不舍地嘱咐,“那你早点回来,要来看我啊!”

叶景琰点头,对坐在客厅的段父段母告别,“安抚伯母,我先出去了。”

段母对他微微笑了笑,转向段父,却只见他故作姿态的点头,不由得失笑,这老段。明明心里高兴得很,却硬要给他摆脸色。

叶景琰也不计较,温和的转身离开。

机场,叶景琰的车刚开进去,一个白裙翩然的女人挡住了他的车。

“大哥,你怎么才来,我们都站了好一会了!”叶初雪打开副驾驶,一边坐进去一边埋怨。

“有些事耽搁了。”

叶景琰眯着眼睛,见远处叶少辰和穆微微携手并肩向他的车走过来,赶忙下车去帮忙。

“景琰,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里你说要结婚?怎么突然要结婚?”穆微微还没走到儿子面前,就忍不住担忧的皱眉。

叶景琰接过穆微微手上的包,自然地挽住她的手,“我也不小了,应该结婚了。”

“我知道这个理,但是这么突然,她是的什么样的女孩,你们还没有互相了解,还有……我们都还没做好准备……”

叶景琰拍了怕穆微微的手腕,微微笑道,“您怎么比我还忐忑,放心吧,待会就能见到她了!”

穆微微担忧的回望了一眼叶少辰,见他对自己摇头。便闭上了嘴。

车上,一直是叶初雪叽叽喳喳的问话,叶景琰偶尔回上一两句,穆微微和叶少辰各怀心事,都懒得开口。

“大哥,你怎么会跟段子莹结婚?你不是喜欢依瑶姐吗?”

提到段依瑶,叶景琰苦笑了一声,喜欢?那又如何,世界上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人能有多少,他跟依瑶已经阴阳相隔,再无可能了。

“大哥,大哥?”

叶初雪连叫了两声。叶景琰回过神来,脚下踩了刹车,四个人由于惯性齐齐向前面倒去。

等到他们稳定好后,只看见前面停了一辆银白色的车,叶景琰皱眉下了车,走到对面,伸手在玻璃窗上敲了三下。

白瑾逸揉了揉手腕,摇下车窗,叶景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没事吧,先生?”

“啊?”白瑾逸疑惑地转头,对面停着黑色的劳斯奈斯,有所明了,“啊!对不起,我……”

“是我走神了。”

在他准备诚恳地道歉时,叶景琰抢先一步接过他的话,余光瞥见被撞得变了形的车头,忍不住颦眉。

叶景琰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白瑾逸,“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不用了不用了!”白瑾逸连连摆手,可叶景琰却不等他拒绝,直接伸手将名片放在车上的载物台上。

白瑾逸回过神,他已经回到车里。几分钟后,车子启动,从他身边开过,他无奈地笑笑,试着启动车子,脸上如负重释的笑容,还能用……

刚才约了依瑶准备去吃饭,要是被困在路上,肯定就要爽约了,还好,老天对他不薄,车被撞成这样都还能开。

心思几个回转。他已经看到前方的花店,段依瑶坐在院子里整理着不同的花枝,眼里的笑意更加温暖。

段依瑶听见刹车声,抬头望去,银白色的车头凹进去一大块,见到白瑾逸从上面下来,她忍不住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撞了一下,没什么大碍。”白瑾逸轻松的耸耸肩,走到她身边,“你在做什么?”

“把它们分一下类,待会有人过来拿。”段依瑶仍旧是不放心。多看了他几眼,发现他身上没有什么伤才微微落下心里的石头。

白瑾逸看了看手表,“现在离预约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着急要的话我来帮忙吧。”

他蹲下来,左挑右捡,脸上升起疑惑的神色,段依瑶觉得好笑,指着他手里花说道,“勿忘我只是点缀,你拿得太多了。”

白瑾逸放下了一些,又拿起另一把花,段依瑶实在忍不住打断他。“那个的花语跟你手上的相左,不能一起用。”

说完之后,段依瑶干脆起身,拍拍手说道,“这个也不急,吃完饭回来配也是来得及的。”

白瑾逸却对这满地的花来了兴趣,“这些花的特性和花语你都能记得住?”

“大多数吧。”段依瑶心不在焉的揉着脖子,眼前一黑,白瑾逸已经站了起来。

他手里拿着一朵白色的栀子花,轻轻别在段依瑶耳朵上面,花朵散发的芬芳沁人心脾,段依瑶有一瞬间的怔愣,耳边的呼吸已经让她打颤。

白瑾逸伏在她耳边,对她说:我爱你……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不变的爱!

段依瑶心里颤动,诚然,她已经和白瑾逸在一起了,可他们从来没有深入的谈论这个问题,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都有意无意地避免着说爱,可是今天,他终究还是打破了这个平衡。

段依瑶伸手要去取花,却被白瑾逸握住了手背,“不要取,答应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