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团圆,家人齐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带着这个很好看。”

段依瑶昏昏沉沉的放下手,扯出一个笑容,“谢谢你,瑾逸。”

“不用谢我。”白瑾逸眼里盛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深深看了一眼段依瑶,低头掩饰道,“我们去吃饭吧。”

段依瑶无声点头,她知道他失望了,一个人表达爱意最希望的便是爱人的回应,而她是不可能回应的,她爱的人跟别人在一起,终究不是面前这个温柔的男子。

白瑾逸的车被撞了一个缺口,但是花店位置很难打到出租车,他们只好将就着坐上车。

自从刚才段依瑶说了谢谢,两人就一直处于尴尬的氛围,段依瑶百无聊赖在载物台上拿了一本杂志,杂志上的名片顺着她的手滑落。

膝盖上是一张熟悉的黑色名片,段依瑶瞳孔微缩,手指颤抖的拾起来,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叶景琰”三个字。

他……跟白瑾逸认识!

“瑾逸……”她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叫了白瑾逸一声。

“怎么了?”白瑾逸疑惑的转过头,方才两人还都不说话,他以为待会吃饭也会保持这个样子,没想到她却突然找他说话了,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段依瑶将名片递到他面前。“这个人……是谁啊?”

白瑾逸正聚精会神的开着车,眼前冷不防出现了一张名片,他腾出空看了一眼,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名片的记忆。

“哦,这个啊……”

他记起是刚才有辆车撞到自己的别,这个名片是一个英俊男子递给他的,当时他没收,他就随便递到载物台上了。

“我也不认识,应该是个挺有钱的人吧。”因为他开的是劳斯奈斯限量版,他再不懂车也还是有所了解的。

段依瑶手指一松,名片从指尖滑落,白瑾逸见她有些失神,追问到,“怎么,你认识他?”

段依瑶收起失魂落魄的表情,摇了摇头,“不认识。”

不知道怎么了,在她下定决心要忘记他的时候,他却总是无时无刻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这几天,多多少少都碰到关于他的事,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抬头,撞入白瑾逸的眸光,她反射性地躲了一下,解释道,“我……我只是觉得这名片挺特别的,看起来很有趣。”

“原来是这样啊。”

白瑾逸将目光移向对面的马路,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她还是不想直面他……

……

段家。

叶景琰接了叶少辰和穆微微,本想直接到酒店,但是段母却执意要让他们去段家吃饭。

叶景琰无奈之下征得三人的看法,见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就径直开车到了叶家楼下。

“亲家!”

叶少辰刚踏进房门,就看见有人迎了出来,他微微侧身,礼貌性得伸出手。“你好。”

段父一愣,随即伸手握上,回以一句,“你好。”

尴尬的见面后,叶景琰四人一同走进了客厅,正在厨房观望的段子莹听见动静,连忙奔了出来,“景琰哥哥,你回来了!”

叶景琰想往后退一步,但是顾及客厅里的人,便硬生生站在原地任凭她抱着。

段父高兴的哈哈大笑,“亲家你别见怪。我们家子莹从小就是这么个性子。”

叶少辰皱起眉头,身旁的穆微微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微笑道,“女孩子,坦率天真点才最可爱。”

一句话惹得段父笑容满面,对穆微微说了许多话,一旁的叶少辰忍不住揽上穆微微的腰,宣示自己的主权。

段父的笑容一下就僵在了脸上,穆微微连忙解释,“他就是这样,很粘人,你别介意。他没有别的意思。”

“是这样啊,亲家你们的感情真好。”段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坐在沙发上感受到叶少辰压迫的目光。

叶少辰趁着没人看见,头压低到穆微微耳边,“不准对别的男人太热情。”

穆微微耳根一红,双手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暗骂了一声,“老不正经。”

传入边上叶景琰的耳朵里,他全身忍不住升起鸡皮疙瘩,这么久了,没想到老爸老妈还是这么肉麻。

“景琰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发抖?”

段子莹抱着叶景琰,感受到他的异样便出声问道,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遍客厅。

大家本来都各怀心思,听到段子莹惊呼,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叶景琰。

“我没事,没事。”叶景琰面带微笑,却暗暗叫苦。他只不过是听了爸妈的打情骂俏,但说出来却不妥。

可段子莹不懂他的心,刨根究底,“你刚才明明发抖了!你哪里不舒服要说啊!”

眼看着叶少辰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犀利,叶景琰额头直冒冷汗,“我没有不舒服,可能是冷气太低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个说法虽然牵强,但是好歹让叶少辰转移了目光,回到了穆微微身上,温柔缱卷。

叶景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总算是瞒过去了。

这时候饭也好的差不多了,段母呼和了一声,大家都起身坐到了餐桌上。

“景琰哥哥……”

段子莹夹了一块排骨,正要往叶景琰碗里放,被他的目光阻得一顿,想到饭桌上还有叶景琰的父母,连忙收回了筷子。

叶初雪见了,眼珠子骨碌地一转,“大哥,我想吃块排骨,它离得太远了,我夹不上!”

叶景琰瞪了她一眼,不发一语的给她夹了一块,叶初雪埋头在碗里吃了一会,又抬起头,“还要吃茄子。”

“番茄炒蛋。”

“猪蹄。”

……

满桌子上都是叶初雪指挥叶景琰的声音,一边的叶少辰和穆微微都已经习以为常,可段父却慢慢黑了脸。

这是下马威?他女儿还没嫁过去,就遇上这么个难缠的小姨子,那以后可怎么办?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人。他可得替她把好关。

这么想着,段父将手中的筷子放下,静静地看着叶初雪要这要那,然而,叶初雪却想是没看到似的,继续喋喋不休。

段父忍不住捂着嘴咳嗽一声,饭桌上的动静都停了下来,段子莹憋了一肚子气,刚才不好发作,但是有了父亲撑腰,也就噬无忌惮地瞪大眼睛盯着叶初雪。

她没想到原本对她还算好的叶初雪今天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叶景琰也感受到了餐桌上的气氛异常怪异,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他从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对妹妹,这些事情早已经习惯,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段父看了一眼叶少辰,见他冷冷淡淡,只在看见穆微微的时候,目光有所缓和,他心里不打一气。

可一想到女儿那么喜欢叶景琰,他又只能收敛了怒气,和颜悦色的问,“景琰啊,给亲家定好住的地方了吗?”

叶景琰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微一愣神。“已经订好了,就在我住的那家酒店。”

段父沉吟,“怎么能住酒店呢,我们在市里还有一套公寓,要叫人收拾一下,暂时住那里?”

“不用了。”

叶景琰正准备说话,却被叶少辰开口打断,“之前我在三环买了一套别墅,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段父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僵硬地笑了笑,他这是明摆着嫌弃他们,别墅就了不起了?

穆微微眼看气氛僵硬,连忙来打圆场,“比起这些小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选什么日子?”

这个话题倒是吸引住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段母,她轻声柔和的说,“日子我倒是看了几个,但是要数最好的就只能是下个月初的那一天。”

“下个月初?”穆微微惊呼,“那样会不会太赶?”

段母摇头,“如果从现在开始准备,倒也不至于赶。”

穆微微转头望向一旁的儿子,这是他的终身大事,她不想太过专权。

叶景琰本来也是凑合着结结婚,自然对这种事不热络。他身边的段子莹倒是很积极,见穆微微望着她这边,就以为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连忙仰起头甩了甩,这样似乎还觉得不够,开口接到,“我和景琰哥哥都没有意见!”

穆微微皱眉,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主动过了头,她问的是自己的儿子,怎么就变成了她,还没结婚就……

穆微微与叶少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满意,但又不好当面说破。只能笑着应承了下来。

两家分开的时候,段子莹依依不舍的拉着叶景琰的衣角,直到把他送到电梯口,才缓缓松开他的衣角。

回去的车上,穆微微问前面哼着流行歌曲的叶初雪,“你今天怎么这么多事了?我可记得你是不爱吃猪蹄的。”

叶初雪的声音一顿,讨好似的地转头,“嘿嘿……妈,你也看到了,段子莹他爸那个样子,真是让人看不惯!”

“谁让你这么说长辈了?”穆微微皱眉沉声问道。

她从来没有这样对叶初雪说话,一时间,叶初雪笑不出来了,她悻悻地摸着鼻子坐回副驾驶,眼角盈着泪水。

穆微微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重了,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说出半个字。

叶景琰一直在开车,但注意力却一直往叶初雪那边瞥,见她要哭不哭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递给她一张纸巾。

“拿开!我才没有哭!”叶初雪带着鼻音推开面前的纸巾,眼泪却在不注意的时候流了下来。

原本在闭目养神的叶少辰缓缓睁开眼里,皱眉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目光扫了一圈停在叶景琰身上,叶景琰开着车,突然感受到背后一股凉意,连忙否认,“不是我!”

“行了,你别看他了,是我……”穆微微坐在车窗边幽幽开口。

叶少辰轻笑了一声,将她搂在怀里,“刚才吃饭的时候就看你不满意那一家子,现在又在置什么气?”

“我不满意有什么办法?你儿子满意啊!”

穆微微声音有些嗔怪,说着便看向叶景琰,“你到底满意她什么?”

叶景琰摇头,“我也不知道……”

“胡说。大哥你明明还记挂这依瑶姐!”

叶景琰冷笑一声,“你这么了解我?”

叶初雪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有什么堵在心里,闷闷的,说不上难受,却也算不上自在。

他的一声冷笑让人彻底明白,他不是还记挂着段依瑶,他……还深爱着她!

穆微微叹息,既然是他的选择,那便配合他好了,经过那件事,他还要结婚。已经让人谢天谢地了!

四人沉默,二十分钟后,他们回到了别墅,叶初雪最先下车,挑了一个房间,进去关上了门。

接下去是要讨论结婚的琐事,她帮不上忙,也不想帮忙。

……

白瑾逸用毛巾擦嘴,目光不经意扫到段依瑶低头垂目的样子,长长的睫毛不时扇动,他的心被撩拨地泛起了涟漪。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段依瑶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目光与他对视的刹那,立刻移开。

白瑾逸眸光痴迷,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微微笑道,“你这几天似乎睡得不好,不仅有黑眼圈还瘦了许多。”

手一顿,摸上眼睛,段依瑶有些茫然,“是吗?”

她这两天都过得很高兴,每天有好吃的,好玩的,只是到了晚上……

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人,一想到他温柔地看着别人,对别人好,心就隐隐作痛。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昂?”

段依瑶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被牵住,“我们要去哪?”

白瑾逸转过头,神秘兮兮地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可我的花还没有配。”

“小翠会帮忙的。”

他们步行了十来分钟,最后停在一颗大树前。

回想起刚才进来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大门,“这是你工作的学校。”

白瑾逸在仔细看树上挂着的名字,听到她问,便转头弯着嘴角,“这棵树据说能保人姻缘,虽然不能全信,但是我还是想要带你来看看。”

段依瑶一愣,再次打量这棵树的时候已经变了眼光,树伞很低,她踮起脚刚好能够到,上面挂了许多布条,布条花样繁多,但是坠着的牌子都写了两个名字。

“这东西真的有用吗?”段依瑶忍不住喃喃自语。她们的姻缘真的是老天在做主?

白瑾逸拍拍手上的灰尘,耳朵飘进她的疑问,回道,“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人都宁愿选择相信,因为他们实在太爱身边的那个人了……”

猝不及防听到白瑾逸变相的表白,段依瑶有些不自在,连忙转移话题,“你是这个学校的老师,门卫怎么好像不认识你的样子。”

“我才刚来没多久,大门大多认识我父亲。”白瑾逸也不在意她转移话题,仔细地解释给她听。

段依瑶点头,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到现在为止在他面前还无法完全放开。

白瑾逸温柔的看着她,从衣兜里摸出一块桃木板,“我特意问了许愿的仪式,不如我们也来试试?”

“好啊!”段依瑶故作高兴地点头,饶有兴味的打量着桃木板。

“许愿的时候要心诚,你闭上眼睛,心里想着那个要与你共度一生的人。”

段依瑶听话的闭上眼睛,想着白瑾逸的名字,听到“共度一生”四个字,脑海中的画面一转,换成了叶景琰的背影。

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想起他,可是一想起来,她的大脑就不由她控制,他的脸,他的笑,都像烙印一样刻在她心里。

她一愣,赶忙睁开眼睛,偷偷瞥了一眼白瑾逸,见他仔细的闭上眼。

几秒钟后,突然睁开眼睛,与段依瑶四目相对,他的身体微怔,对她绽开笑容。

段依瑶连忙移开眼睛,“我……我们还是先挂牌子吧。”

“对了,还没刻字呢!”

白瑾逸将木牌转向她,“我已经刻好了。”

段依瑶见到两人的名字端端正正刻在上面,心里有一种无形的压迫。

“我怕你不愿意来,所以提前刻好了,你不来,我就把它挂上去就好。”

“这样啊……”段依瑶尴尬的笑了笑,原来他早就察觉到她的疏离,一直贴心的没有说。

“白老师!”

段依瑶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生的招呼声,声音由远及近,转眼间,她已经走到两人面前。

“白老师,这几天的课你为什么都没来啊?是生病了吗?”那个女生自动忽略了段依瑶,目光热切的盯着白瑾逸。

见他手上握着个牌子,异常惊讶。“白老师你要在树上挂牌子,上面写了什么呢?”

这棵树下挂的是姻缘,所有这所学校的学生都知道,她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看一下牌子上的名字。

白瑾逸避开她的触碰,温和地笑了笑,“这两天有些要紧事要处理。”

“什么要紧事啊?”

白瑾逸抬头看了一眼段依瑶,那个女生也跟着他的目光转头,在看见段依瑶的刹那,目光逼人。

“白老师,她的谁啊?”

“她是我的女朋友。”白瑾逸牵起段依瑶的手。

“什么?”那个女生像是不敢置信,“白老师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

白瑾逸好整以暇的盯着段依瑶。示意该她出场了。段依瑶咳嗽一声,战场上的是她没怕过,可是女人的现场,她还是不太行。

“那个……我跟你们白老师在一起也就三四天吧,是他穷追不舍我才考虑了一下的。”

“你……”

那个女生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幽怨的看着白瑾逸,“白老师,你前几天,天天找我是什么意思呢?”

段依瑶眉心一跳,又用相同的目光看向白瑾逸,原来他还有过这样一段。

手被握得紧了几分,白瑾逸面带微笑的解释道,“筱枫同学,前几天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刚开学没多久吧……”

“那就对了。”白瑾逸面色稍微有了些改变,“你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挂了好几科,我每天找你是因为不让你逃课。”

筱枫估计没想到白瑾逸这么解释,一时间所有的热情都散去,只剩下点点泪水,啪嗒啪嗒往下落。

白瑾逸从来没有热哭过一个女生,这让他手足无措,求助似的看向段依瑶,却见段依瑶摊手,也是一脸无奈。

“那个……筱枫同学……?”

筱枫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抹着眼泪,白瑾逸和段依瑶也不好走开。

段依瑶偷偷用胳膊撞了一下白瑾逸,小声问道,“怎么办?”

白瑾逸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她,故作不懂,“筱枫同学,发生了什么事?”

“白老师,我喜欢你!”筱枫接过手帕,擦干眼泪,仰头对他表白。

一句话让白瑾逸的手顿住,他求助的望向段依瑶,这样的场面他们还真没有遇到过。

想了想,他正色道,“筱枫同学,可能我让你有些误解了,我对你的确只有师生情谊。我不想让你误会,这样对你,对我……”

说着,转头看向段依瑶,“还有对她,都好!”

筱枫泪眼婆娑的抬头,看了一眼段依瑶,见她没有任何表情,哭着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她不喜欢段依瑶,不是因为她抢走了白瑾逸,没由来的,她觉得她不喜欢白瑾逸……

等筱枫再也见不到身影,白瑾逸才收回目光,段依瑶一直在一旁看着,等他看向自己,才调侃道,“怎么?舍不得?”

“依瑶,你明明知道……”

段依瑶见他气急败坏,淘气地笑笑,“好啦,开个玩笑而已。”

目光掠过他手上的红丝带,“再不挂,我可要走了。”

白瑾逸这才意识到手上还拿着个东西,他在树下转悠了一圈,找到比别处稍微高一点的枝桠。

虽然那上面也有几块牌子,但是却不如下面挨得紧实。以他的高度刚好够到。

段依瑶双手抱胸,看着他吃力的往最高处挂牌子,心中像是打翻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五味陈杂。

原来每个人都对自己珍爱的人小心翼翼……

“好了!”

白瑾逸转头,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照在他脸上,温润暖光,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