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婚礼相见/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时间就到了结婚那天,段依瑶还在睡梦中,被接连不断的手机铃打扰得睁开眼睛。

她伸手在身侧摸了摸,拿起手机见上面的名字,不禁有些讶异,“喂,瑾逸?”

“是我。”白瑾逸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焦急,“你不会还没起来吧?”

“对啊?今天不是周末,花店的生意不忙。”段依瑶摸不着头脑了,再看时间,才六点!

昨天才刚见过面,今天这么早给她打电话难道是有什么急事?

“来不及了,你先起床,我马上过去。”

说完也不等段依瑶回话,白瑾逸急冲冲挂断电话,留下段依瑶懵神地举着手机。

她呆愣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立马从床上跳起来,白瑾逸说他马上过来,她怕他待会推开门,看见的却是自己油光满面的坐在床上。

穿衣,洗脸,梳头,一气呵成,她再抬头看墙上的时间,总共才用了十分钟。

这时候,门铃应声响起,段依瑶整理好衣服出去开门,打开门的一霎那,却更加让她可你神。

“你怎么穿得这么正式?”白瑾逸站在她面前,一身西装,领子处还别了一个蝴蝶结,这么正式的装备,不像是去给人上课,更不像是出去玩!

她一开口说话,白瑾逸也被她的装扮惊讶。“你就穿这个?”

“对啊,怎么了?”

段依瑶在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白T恤,牛仔裤,不是很正常的装束吗?有什么好惊讶的?

见他的目光仍旧盯着自己,段依瑶心里忐忑了,难道自己的衣服上有什么问题?

余光看见他一身正装,不禁茫然,她这一身虽然跟他不相配,但是确实是很正常啊!

“你该不会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什么日子?”

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他的生日,还是其他什么她想不起来的特殊日子?

可就算是这些日子也不应该穿得这么正式才对。又不是结婚……

结婚!

段依瑶猛地一惊,“今天是不是有一场婚礼?”

“你总算是记起来了!”白瑾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记得昨天晚上我是跟你说过的……”

昨天晚上?

段依瑶会想了一下昨晚的情景,白瑾逸带着她去吃饭,途中好像遇见了叶景琰和他的女朋友,致使她吃饭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而白瑾逸应该恰好在那时说的吧。

“你先去换个衣服吧,我在这等你,待会陪你一起去做个头发。”

“呵呵……”

段依瑶挠着脑袋,心里却有苦难言,她以前一直在部队,现在虽然退出来了。但是一直是秉承着部队的作风,衣柜里连裙子都很少有,更别说有什么晚礼服了……

“你没有晚礼服?”白瑾逸像是看透了她的心里,见段依瑶尴尬的点头,看了眼手上的表,“现在才六点半,应该还来得及。”

“什么来得及?”

正在段依瑶迷惑的时候,白瑾逸已经拉住她的手往楼下走。

“白瑾逸?”

“跟我去买衣服。”白瑾逸头也没回,一路带着段依瑶走到自己车里。

车里,白瑾逸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成羽,你给我准备一套晚礼服,尺寸……”

他皱眉看了一眼段依瑶,继续说道,“算了,我先去你。”

副驾驶座上的段依瑶一脸黑线,她的身材就这么难以言说?看了看自己胸前,不得不停止自己的想法。

帝都最大的商场里,从外面看冷冷清清,这个点所有的店铺都还没有开门。

段依瑶狐疑地看着白瑾逸,“你是说让我们进这里面?”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能进去的,况且都还没开门!

白瑾逸点头,“嗯。我们……”

话说道一半,突然看见有人向他们招手,他也举着向他回应,“这里!”

段依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人一身潮流装扮,头上的帽子都是个性十足的涂鸦。

成羽从门口处小跑了过来,他揉着眼睛,打量了一眼段依瑶,“嘿,这么早就要让我准备礼服,我都还没睡醒呢!”

“别说了,时间紧急,你看最快多久能拿到?’”

“站在这里怎么叙旧,先进去吧。”成羽当先走在最前面,白瑾逸和段依瑶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电梯停在十八楼,段依瑶刚下电梯就被眼前的一切都晃瞎了眼,一望无际的白色裙子挂满了整片房间,落地在的光线打进来,就像是误入了童话里公主的梦境。

“你自己挑吧,这些都是我最新设计出来的。”成羽一摊手,坐在靠窗的沙发上。

白瑾逸围着房子转了一圈,皱眉,“就这些?”

“没想到你这呆子还懂得欣赏了,什么叫就这些?这可是我没日没夜做出来的成果,换作是别人我都还不愿意卖呢,更别说送了!”

“这次不同,就当是我买你的。”

白瑾逸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成羽却不大高兴,“什么叫当是你买的,我是那种人吗?为了钱,把好的藏起来?”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成羽转过身不再看他,“你自己慢慢找吧,看着合适的就带走,看不上那我也没办法!”

白瑾逸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段依瑶拦下,“随便挑一件吧,我又不是新娘,不需要那么讲究,再说,这里面的衣服,我看都很漂亮啊!”

“哼。”成羽颦睨一眼白瑾逸,“你看看人家小姑娘多会说话,枉费我把你当多年的朋友了,原来你一直在心里瞧不上我!”

白瑾逸有口难辩,索性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始找衣服,走到一个隔间,他轻轻推了推。竟然被他推开。

里面没有外面光线充足,他打开灯,里面是一袭白色的晚礼服,后背是夸张大面积裸露设计,他顿时眼前一亮,拿着它走回去找段依瑶。

“你试试这个。”

段依瑶刚接过去,看见后背一块全是镂空,有些羞红了脸,“这个……尺度会不会太大了!”

“晚礼服,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吧。”白瑾逸睁着眼睛说瞎话。

段依瑶将信将疑,“可是我刚刚看了好几件也没有这件……”

他们的对话引起了成羽的注意,他转头想去看他们拿的是哪一件。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他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扯过那件礼服,“这件衣服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白瑾逸不答反问,“你不是说里面的衣服随便挑选吗?”

“我是说这里面的!”成羽在大厅里比划了一下,“但是没有说放在那个门里面的!”

“有什么不一样吗?”

成羽气急败坏地咬牙,“当然不一样,这件衣服是我的心血,是要拿到时装秀上去走秀的!”

“我们穿完你也可以拿去走秀啊。”白瑾逸疑惑的摊手,“这好像并不冲突。”

“不冲突个鬼!”

成羽暗骂一声,“你们都穿出去,被媒体拍到,那这件衣服就丧失了它的意义。”

“可我就觉得这件衣服适合依瑶。你其他的衣服恐怕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才会这么没有信心。”

成羽气得握拳,“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可恶!”

他作为国际知名的首席设计师,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今天却被白瑾逸吐槽得一文不值。

“这件衣服你留着吧,我只是看它适合依瑶的气质,不过你要是想凭借这个去走时装秀,是远远不够的!”

白瑾逸说到做到,毫不留恋的转身去寻觅下一件礼服,可成羽却不能淡定了,说他可以,说他的设计,简直忍无可忍!

“站住!”

白瑾逸脚下一顿,“还有什么事吗?”

“这件衣服给你。”

结果太出乎意料,白瑾逸转身,怀疑地看着他,“给我了?”

“嗯。”成羽坚定地点头,“我一定会设计出让你也挑不出毛病的作品!”

白瑾逸没有注意听他后半句,胡乱地点了点头,把衣服递到段依瑶面前,“依瑶,你去试试吧。”

段依瑶拿着衣服转身进了试衣间,白瑾逸则坐在成羽原先的位子,耐心地等待。

“我这件礼服可是按照超模的身材设计的。她……我看穿不出那种效果。”成羽看在沙发的扶手上,双手抱胸说着风凉话。

白瑾逸不置可否,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盯着拉上的幕布。

十分钟后,白瑾逸终于起身走到幕布面前,轻柔的问,“依瑶,换好了吗?”

“呃……”

“好是好了,但是……”

“没关系,你出来吧!”

对话说完,大概又等三分钟,幕布才被从里面掀开,段依瑶穿着白色晚礼服出现在两人面前。

她脚上的鞋子是试衣间配备的高跟鞋。虽然码数偏大,但是丝毫不影响配上裙子的整体效果。

头发被段依瑶胡乱挽起来,背后绑带设计一览无余,白色的裙子配上她无暇的肌肤,仿若天上人间的仙子。

成羽眼前一亮哆嗦的指着段依瑶,“这……这这这还是刚才那个土女人吗?”

段依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腹诽道,原来她在他心里一直是个土女人。

头再转向白瑾逸,见他也是一脸痴迷地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依瑶,你真美!”白瑾逸由衷的赞叹道。

她纤细的脖子,恰到好处的身材,完完全全为这条裙子找到了新的定义,宛如高傲的天鹅。

白瑾逸又看了她许久,突然看到她脚上的鞋子,颦眉对成羽说道,“这个鞋子不合脚,你这还有鞋吗?”

成羽白了他一眼,骂骂咧咧的走进内室,不一会,手里提着一双鞋走了出来,银色抛光的鞋面,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迷人耀眼。

“喏,试试。”

段依瑶没有多说什么,他递过来,她就接着,鞋子上脚,竟然出乎意料的舒适。

她刚看到成羽拿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八厘米的高跟鞋,怎么穿都会痛吧!

可是穿上后,脚上软软的触感,让段依瑶忍不住惊讶。

白瑾逸在她全身都看了一圈,满意地点头,“不错。”

“接下来该去做头发了。”

段依瑶一脸懵然,但还是乖乖跟在白瑾逸的后面。这次他们去的倒不是私人造型师那里,只是下了两层楼,进到一个造型屋里。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他们刚踏进门,就有人迎了出来,一脸恭谨地跟在段依瑶后面。

白瑾逸两人被引到靠窗的位子坐下,侍应生端来两杯咖啡,和一个册子放在他们面前。

将册子拿到自己面前,白瑾逸便不再理会侍应生,只是苦了段依瑶,她坐在他对面,无所事事。想喝口水,面前却是一杯苦咖啡。

他边看边不时的抬头看段依瑶,翻到最后几页的时候,停了下来,指着上面的一张图对侍应生说,“就这个吧,一模一样的帮她挽个头发。”

“小姐请。”侍应生在上面做了一个记号,便领着段依瑶走进了里面。

段依瑶被人安排到了一个密闭的化妆间,四周都是镜子,她僵硬着头想看看身后的发型师做了个什么样的发型,但是奈何她一动,就被身后的人用手纠正。

到最后她也不好奇了,反正都是挽头发,丑也丑不到哪儿去,好看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半个小时后,当她看到自己的头发,瞬间想收回刚才的那句话,这岂止是好看,简直是完美。

她从来没见过能把头发挽得这么细致,头发间还点缀这几朵细小的花,淡绿色的,如果她没看错,应该就是满天星。

走出房间,白瑾逸从书中抬头。逆着光,见她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

“怎么样?”段依瑶忐忑地问道。

“很好看!”

他不会太多的甜言蜜语,但是这三个字的确是他发自肺腑的心声,这样的她,是真的很好看!

段依瑶被他看得不自在,扯了扯裙子,“这样会不会太盛装了,毕竟我们是嘉宾!”

“不会。”白瑾逸没有说,今天其实你也是主角!

他伸手在西装兜里握下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心里仿佛被阳光照耀过似的温暖。

白瑾逸伸出手,与她十指相扣。两人相携着走出发型屋。

引来身后一众人的感叹,“真是郎才女貌啊!”

结婚的酒店,宾客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叶景琰在后台指挥着琐事,一切事宜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他揉着太阳穴看着窗外,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眼皮更是一刻都没停的跳动。

难道今天的婚礼会出什么问题?

不会的!他摇了摇头,除非是他不愿意,否则婚礼绝对会如期进行的!

大厅下面,驶进一辆银白色的车子,叶景琰觉得有些眼熟,见车门打开,正要仔细看车上下来的人,肩膀却被人敲了一下。

“大哥,原来你在这啊!”萧钰麟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从落地窗前拉走。

“大家都在找你,你却躲在这偷闲。”

叶景琰将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拉下来,问道,“谁找我?”

楼下。

白瑾逸最先下车,站在车旁弯腰等着段依瑶。

段依瑶握住他的手,望着来来往往的宾客,心跳却在极速跳动,她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慌了神。

“我们一定要进去吗?”段依瑶止步不前。越走一步,就越忐忑一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啊,不进去怎么参加他们的婚礼?”

白瑾逸见她停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不对,温柔的问她,“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段依瑶摇头,对着大门深呼吸一口气,“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与此同时,叶景琰和萧钰麟从电梯下来。

“大哥。现在我们应该去接新娘了,我想大概快要到大门口了吧。”

叶景琰匆匆从布景处走过,眼角有一抹熟悉的影子,他眉头微皱,等再看过去的时候,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怎么了?”萧钰麟正在喋喋不休,看见他停了下来,不禁有些好奇,追随他的目光而去,一时间他的瞳孔放大。

等再转头,叶景琰已经迈开了脚步,他却愣在原地半天才缓过神来。再朝那边望了一眼,顿时迈不动脚步。

“还不走?”叶景琰见他半天没跟上,索性停下来招呼他。

慕钰麒连忙跨出一步挡住他的目光,结巴的说,“那个……走吧走吧别误了时间!”

提到时间,叶景琰兴许也有些着急了,就不再说话,当先跨出脚步。

慕钰麒跟在他后面,脚步匆匆,可是内心却如遭雷击,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刚才他第一眼看得不够清楚。但是第二眼,她转了头,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就是……

段依瑶!

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让刚走出来的大哥再看见她!

场合不对,时间不对,他敢保证,大哥要是见到她,绝对会立马退婚!

外面停满了接亲的劳斯奈斯,清一色的黑,是叶景琰特意准备的。

“大哥……”

一路上慕钰麒都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叶景琰本身就心神不宁。被他的样子弄得更加烦躁。

“你想说什么?”

“我……”他吞吞吐吐了半天,一狠心,闭着眼问道,“如果说,我是说如果,依瑶姐回来了,你会怎么办?”

叶景琰原本面无表情的脸黑的发青,“没有这个如果。”

慕钰麒被他的目光看得一阵颤抖,呐呐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

迎亲的车绕着帝都转了一圈,最后回到酒店,叶景琰从最首的车里走下来,伸手等在原地。

段子莹握住他的手。低着头娇羞的从车里走下来,低低地唤了一声,“景琰哥哥。”

叶景琰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挽着她一同走向大厅,叶初雪作为伴娘立刻跟在他们身后,托住段子莹身后的裙摆。

顷刻间,所有的灯光熄灭,段依瑶正白瑾逸谈笑风生,眼前一黑,条件反射的拉住白瑾逸的手腕。

“别害怕,大概是新郎新娘来了。”

“哦。”段依瑶从来没有掺加过婚礼,不知道婚礼的流程,只知道他们来这里交个份子钱,吃两口东西就该回去。

所以台上亮起了一盏灯,她也没有过多注意,靠着微弱的灯光,准确无误的找到了芝士蛋糕。

“馋猫!”

白瑾逸牵着她的手,她自然够不着蛋糕,只好用眼神求助的望着他。

伸手在她鼻子上点了点,白瑾逸帮她拿过蛋糕,“吃吧,不够还有。”

段依瑶点头,她其实也不是特别喜欢甜食,但是参加婚礼实在是太无聊了。她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

正在吃着,突然头顶有阴影,刚好挡住了微弱的灯光,段依瑶忍不住抬头,想看看是谁。

目光所到之处,是个高大的男人,她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幸好身边的白瑾逸及时扶住了她。

“是高跟鞋太高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段依瑶没有做任何回应,眼睛又朝台上的新郎看了好一会,确定是他后,才突然笑了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来参加他的婚礼。还是在这样一种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身边挽着一位姑娘,笑魇如花,而那姑娘不是她!

“依瑶,你怎么了?”

白瑾逸看她如同着了魔,忍不住担忧,“依瑶?依瑶?”

段依瑶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应,只是呆呆地看着叶景琰一步一步离自己远去,她想伸出手去挽留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够不着。

台上的叶景琰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依瑶”,他忍不住皱眉,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朝着段依瑶那边看过去。

昏暗的灯光下,他与她四目相对,一瞬间,像是过了一万光年,叶景琰脚步突然停下。

大厅里原本浪漫的音乐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景琰身边的段子莹也不安的拽着他的手腕。

“景琰哥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