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突如其来的求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像是没有听见,甩开段子莹的手,木愣愣的朝段依瑶的方向走过去。

段依瑶身上的衣服闪耀发光,虽然灯光昏暗,但是在人群中,还是能让人一眼就看见,叶景琰沉重地向她靠近。

他的脑袋没有任何思考,只遵循着一个声音:不要停,不要停……

段依瑶也痴愣地望着他,耳边的议论纷纷从她耳中消失,墨黑色的瞳仁里只余下一个他,逆光而来,他的表情却掩映其中,看不真切。

终于,漫长的等待之后,叶景琰停在了她面前,他呐呐地张嘴,试探性的问道,“依瑶?”

叫出后,才发现声音沙哑的不像话,段依瑶脚下凝滞在原地,她想回应一声,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得点点头。

“真的是你?”叶景琰不敢置信的伸出手,在快要碰到她脸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不敢去碰的她,这样的场景,在梦里出现过好几遍,可梦醒一切都烟消云散。

“这个女人是小三吧?”

“是吗,那她也真够不要脸的,竟然还敢出现在婚礼现场!”

“可不是嘛,不要脸……”

大厅里的人,知情的都皱起眉头,不知情的开始交头接耳,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女人是谁,讨论到最后。也没得出个结论。

段子莹见局面一发不可收拾,连忙走过去挡在两人的面前,面露祈求,“景琰哥哥,有什么事,我们结完婚再说,好不好?”

“让开。”

“不要。”段子莹倔强的挡在他面前,余光往身后撇了一眼,满是怨毒。

叶景琰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眼里隐约有了些厌烦,以前觉得她长的像依瑶,此刻看来。那时候真是的瞎了眼。依瑶怎么会有那样恶毒的眼神。

三人僵持不下,慕钰麒和叶初雪跟在后面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叶景琰看到了段依瑶,这个婚礼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慕钰麒和叶初雪对视一眼,立刻有了不约而同的想法。

慕钰麒转身,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大家请安静一下,我有事要说。”

一句话打破了人们的议论,他们抬起头将目光转移到慕钰麒身上,都想看看他准备要干什么。

慕钰麒清了清嗓子,“感谢各位的远道而来,但是今天的婚礼出了一点小意外。恐怕不能再招待大家了。”

底下一片哗然,他们都是商场老手,自然是知道慕钰麒这是要赶人的节奏,台上的戏还没演完,这样离开确实是不怎么舒服。

“大家静一静!”

慕钰麒早就联想到了这样的结果,结果叶初雪递来的话筒,提高了声音,“这次给各位造成的损失,我们都会酌情赔偿,至于婚礼,之后会另行通知,希望你们还是先回去的好。”

话筒的声音极大,瞬间掩盖住了众人的议论声,叶景琰皱着眉正要说话,却被叶初雪拦下。

“大哥,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毕竟这里这么多人,对我们的影响都不好。”

叶景琰看了叶初雪一眼,没有说话,慕钰麒就当他默认自己的做法,开始尽心尽力的疏散人群。

十分钟后,大厅里只剩下他们六个人,门口处正是听到消息从楼上下来的穆微微和叶少辰。

再仔细一看,他们后面竟然还跟着段父、段母。两人的脸色都极其不好。段父气冲冲的走到叶景琰面前,揪住他的领子。

“要结婚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又不结了,你当我们子莹是玩具吗?啊?说话!”

叶景琰没有动作,任他提着自己的衣领,道歉道,“段伯父,对不起……”

“对不起?一声对不起有什么用?”

段父的情绪失控,举起左手朝叶景琰的脸上挥过去,慕钰麒眼疾手快,连忙替他接住。

慕钰麒放开段父的手,却被他杀人般的目光瞪的低下头,“段伯父,对不起,那个……我们有话好好说嘛,有话好好说!”

“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让我段家丢进了颜面,还指望着我感谢你们?”段父气火攻心,捂着胸口喘着粗气。

段子莹见情况不好,连忙将他扶住,“爸……”

“爸,没事。”段父伸手挡住段子莹要察看的手,“今天爸非要替你出了这口恶气,不然他叶家就以为我们段家没人了!”说着,重新站直了身体,看叶景琰的目光更加凶恶狠毒,用身侧的拐杖敲在叶景琰身上。

段依瑶和白瑾逸站在他们身后,眼看着叶景琰的手腕因为阻挡拐杖而青紫一片,却不知道该怎么插进去解围。

“段伯父,你别这样!”慕钰麒在叶景琰正后方,棍子落在叶景琰身上的同时,也会有一半扫过他的腿上。

他一直在隐忍,直到疼得再也忍不住,他才连忙站出来,挡住了段父的进攻。

段父见又是他,心中的气更是不大一处来,“你小子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慕钰麒看到他手上手腕粗的棍子,怯怯地退后,但是嘴上却仍旧不甘示弱,“伯父你可要想清楚了,打伤打残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去你的法律责任!”

手里的拐杖挥到最高,正要落下之际,段子莹闭着眼拦在了段父面前,“爸爸,我不要景琰哥哥被打残,您……”

“你……逆女!”段父气的语无伦次,他都这样对她了,她还一直在保护他。真的是让人气恼!

段父只觉得脑袋的血液倒流,眼前一花,软塌塌地倒在了地上。

“老段!”段母一直在一边看着,直到看到段父倒在地上,就忍不住上前察看。

大厅里原本刚安静下来,却被段父晕倒搅得一团糟,慕钰麒见叶景琰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开车,连忙自告奋勇送段父进医院。

叶景琰紧随其后,转身之际他终于开口对段依瑶说了第一句话,“等我。”

段依瑶点头,示意他放心的离开,才让叶景琰放心下来。径直跟上了车。

大厅里又恢复了安静,叶初雪没能挤上车,留在原地与段子莹大眼瞪小眼。

半晌,才不可思议的伸手在她脸上碰了碰,“依瑶姐,你真的还活着!”

段依瑶回答这种问题已经很熟练,整理了一下,跟她说出了来龙去脉,叶初雪不可思议的捂嘴,“原来是这样,大哥以为你死了,那时候整天都像行尸走肉似的。”

她苦笑了一声。原来他没有忘了自己啊!可是又为什么要娶别人呢?

“这是个误会!”叶初雪见段依瑶不相信,忍不住解释道。

“情人节的时候,大哥去悼念你,喝多了酒,把段子莹当成了你……”

后面的话她没有多说,段依瑶却已经完全知晓,他把她当成了她,还要同她结婚,两人情人节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依瑶姐,你不要怪大哥……”

段依瑶茫然的看着前方,心里面竟然觉得有些可笑,“我不怪他……”

她只是觉得造化弄人,前前后后的事都像是注定好了似的。

白瑾逸见她恍惚,握住了她的手,掌心的温热让她有一瞬间的回暖。

他们就在那里站了好一会,段依瑶不知道她该去哪里,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场景,她今天应该躺在家里睡个好觉,下午去花店看看小翠,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她不知道叶景琰结婚,他也不知道她还活着,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生活,偶尔会想起对方,时间久了也许就会慢慢放下。

“依瑶。我们先回去吧。”白瑾逸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礼貌的对叶初雪道别,而后优雅的跟着白瑾逸上车,……骄傲的脊梁挺得笔直,只是挨上椅座的刹那,背如同被人击溃的城墙,软躺在椅子上。

之前她心里苦涩,但是终究知道放下,现在她知道了他的迫不得已,心里又怎么会甘心……

“依瑶,你还饿着呢,要不要吃点东西。”白瑾逸目不斜视的转动方向盘。将她从自己的情绪里拉了出来。

段依瑶闭着眼摇头,“我不饿,你直接送我回去吧。”

白瑾逸应了一声,目光停留在副驾驶的西装上,他刚才嫌闷得慌,将它脱下来放在车里,衣兜处凸出了一小块。

他的眼神停了几秒钟,心中忍不住冒出苦涩的滋味,那里本来放着他将要向她求婚的戒指。

在浪漫唯美的婚礼现场,见证两人的婚姻,他以为这样的求婚一定会让她感动得无以复加,可是没想到……

后面的汽车鸣笛,白瑾逸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放慢了速度,他甩了甩头,控制住自己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她和叶景琰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种场景求婚,依瑶肯定是没什么心情答应。

……

医院里。

叶景琰不停的在走廊上抽着烟,急救室的灯始终没有熄灭。

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足够让他震惊。又赔上一个刚有所好转的男人,他眼睛里的红血丝越积越多。

“大哥……”慕钰麒终于看不下去了,起身夺过他的烟,将它熄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

“你别担心,会没事的。”

叶景琰没有管他,回头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段母和段子莹,脚下却像是铸了铅块,挪不动分毫。

这时,穆微微和叶少辰也匆匆赶了过来,一路上都有人向他们打招呼。

叶少辰在距离叶景琰半步的时候停了下来,语气森然,“怎么样了?”

叶景琰没有回答,慕钰麒连忙抢在叶少辰发火的前面替他答道,“现在还没有出来,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知道他的脾气,穆微微连忙将他拉走,“我们去问问院长找最好的医生过来。”

叶少辰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没有说话。抿着嘴唇离开了急救室的走廊。

走廊上的哭声不息,叶景琰走到段子莹身边,默默的坐了下来,段子莹望了他一眼,将头靠在他的肩膀。

“不会有事的。”他伸手在段子莹的头上轻抚着安慰。

段母在他说话的时候抬头,目光盛满怨愤,“我们把女儿交给你,你就这样回报我们吗?”

叶景琰无言相对,的确实他的错,但是如果让他就这样结婚,难道就不是害了子莹吗?

段母被他的态度激怒,站起来对准他的脸想给他一巴掌。一直在抹眼泪的段子莹却挡在了他面前。

“妈妈,不要……”

与此同时,手术室的灯骤然熄灭,一群医生鱼贯而出,段母也顾不得管叶景琰,连忙跑过去拉住正在摘口罩的主刀医生。

“医生,他……怎么样?”

段母的话颤抖得厉害,她拼命压住了嗓子,才勉强让人听清说的是什么。

主刀医生脱下手套,皱着眉头对她说,“情况不容乐观,手术是做完了,就看他能不能醒过来了!”

段子莹停止了哭泣,想要仔细揣摩医生的意思,却看见段母脚下一沉,倒在病床边上。

“妈!”

段子莹跌跌撞撞的奔过去,想要扶起段母,脚下的地板不知被谁倒了杯水,一个不注意,她也跌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乱成了一团糟,救人的救人,推病床的推病床,慕钰麒就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看戏人一样,被人冷落在角落。

他摸了摸鼻子。叹息一声,也跟着那一群人去了病房。

VIP病房内,段子莹坐在中间,两侧一边睡着段父,一边躺着段母,她的眼泪已经哭得枯竭,眼眶红肿成了两颗杏仁。

叶景琰陪在她身边,听见段母要水,连忙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

段母幽幽转醒,见水是叶景琰递给她的,脸瞬间黑成青紫色,“怎么是你?”

“您先喝水吧。”叶景琰也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把水往她面前又递了几分。

段母实在是渴得厉害,便没好气的接过水,当初觉得他不错,是因为他不像一般人一样油嘴滑舌,对子莹也好,她才劝说老段同意了两人结婚。

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她终究是低估了他,原来男人都是花心的主,还没结婚已经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她看了一眼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的段子莹,忍不住叹息,“老段怎么样了?”

叶景琰知道她是在问自己,没有迟疑回道,“还没醒过来。”

离手术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了,麻药的劲头早就过去,现在还没醒过来……段母不由得皱紧眉头。

她实在躺不下去,想要看一眼段父,在床上挣扎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借助叶景琰的力道坐了起来。

段父躺在她的对面,安静和祥,段母眼角瞬间就湿润了,她和老段结婚三十多年,这几天却好像突然感觉到了恐慌。

他们一直在想帮女儿嫁个好人,两人就退休,种花养鸟,安享晚年。可是这一切都被打破了……

……

段依瑶坐在花店的院子里发呆,今天离他们结婚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五天,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却只知道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下沉。

“老板,最近总有人在买我们的玫瑰,经常进的货刚到,就被人买走了。”花小翠拿着本子疑惑的跟段依瑶报备。

她很奇怪,自从情人节那天后,总是有人买走大量的玫瑰花,到底是用来做什么,才能用掉那么庞大的一批数量。

段依瑶也从思绪中回神,“是什么人。没有留名字吗?”

“没有,都说是替他们老板买的,我也没有多问。”

段依瑶皱眉,她总觉得还是问一问的好,“他都是什么时候来买的?”

“通常是早上,非常早……我还没到,他就已经等在店门口了。”

段依瑶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她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她一定要早来,向他问清楚。

两人又聊了一会,就看见白瑾逸的车出现在他们他们店门口。

“在说什么呢?”

那天之后,他就不再提起。就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依旧每天下课来找段依瑶,闲聊也好,吃饭也罢,每一天都没有缺席。

段依瑶迎着刺眼的阳光,努力笑了笑,“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的课调停了,正好一起去吃饭。”他晃了晃手腕上的表。

段依瑶起身,解下围裙,拍了拍身上的碎屑,“走吧。”

她将手上的一枝残花递给花小翠,却在半空中掉了下来。上面仅有的几片花瓣,落在尘埃里,她的心狠狠地一抽。

“对不起,老板!”花小翠弯腰下去准备拾起来,却被段依瑶拦了下来。

“没事。”段依瑶抬脚踩在花瓣上,微微用力,花瓣混合进了泥土,她眼角有了些湿润。

“不过是一朵破碎的花而已。”

不过是一个……过去的人而已。

白瑾逸没有注意到段依瑶的表情,绅士的为她打开副驾驶,等她坐进去。

他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但是唯一不变的是衣兜里始终装着个小盒子,已经过去了五天了。这几天他没有看出段依瑶的异样,知道再不行动,恐怕又会有什么变化了。

晚餐选在了郊区的一个私人主题餐厅,两边有人造的河流围绕,按照他的吩咐,桌上点了许多蜡烛,看上去浪漫而又温馨。

“这里怎么没人?”

段依瑶非常疑惑,通常到了饭点,好一点的餐厅早就排起了长队,更何况氛围这么好的餐厅。

白瑾逸不动声色的带她走了进去,“或许是新开的吧,还没什么人知道。”

段依瑶似信非信。在白瑾逸的指引下坐在了她对面,其实在她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定律,排队排的越长的,那家的东西就越好吃。

这家一个人都没有,味道可想而知,改革换代飞快的现代,这样的餐厅她估计是来不了一个月,最后只能以倒闭收场。

“先生,女士晚上好。”侍应生带了一个菜单,和两倍白开水。

段依瑶端起来喝了一口,见菜单已经平稳的躺在她面前,抬头,白瑾逸正微笑的看着她。

她也不推让,接过菜单点了一排推荐菜,将它重新递给白瑾逸,“我点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加的吗?”

白瑾逸接过菜单看都没看,直接递给了侍应生,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笑。她从一开始的客气,到现在的噬无忌惮,显然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

段依瑶目光瞥向别处,过了这么就,她还是忍不了白瑾逸痴汉的目光啊!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缘故。菜上得很快,让尴尬的对视提前中断,段依瑶随手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出乎意料的是,菜的味道竟然出奇的好吃,她忍不住又夹了一块,越吃越起劲。白瑾逸则温柔的给她布菜,从始至终,动筷子的时间很少。

酒足饭饱之后,段依瑶摸了摸鼓起来的小肚子,又开始疑惑了,这么好吃的餐厅,怎么会没有人呢?

突然。灯光熄灭,大厅的一角响起悠扬的大提琴,段依瑶朝声音出望过去,只有几枝蜡烛照在大提琴上。

“怎么还有……”

段依瑶转头正要询问白瑾逸,却被他的手指堵住了嘴巴。

白瑾逸缓缓从座位上起来,“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我来说。”

他看见段依瑶点头,才放开手,单膝跪地,从衣兜里掏出小盒子,轻柔地打开。

“从救你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女子的个性很不错,要是能让她做我女朋友就好了,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真的成为了我的女朋友。那天婚礼的时候,我想过很多浪漫的方式向你求婚,可是最后都没来得及实行。”

“你的过去我没有参与,但是我想陪你一起走过以后,依瑶,嫁给我好吗?”

段依瑶呆愣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最近的奇怪举动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心思深究。

叶景琰的事总是盘旋在她心里,甚至她时常侥幸地想,或许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们还能重新在一起也说不定,因此,对于她和白瑾逸的事,她从来没有仔细想过……

只是觉得他温柔细心,跟他待在一起总是无忧无虑,可她的内心……只是把他当知心朋友,却不是男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