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不再放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瑶……?”

“呃……”段依瑶摸着脑袋,尴尬地笑笑,“那个……白瑾逸,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他不至于太难过,但她知道,她不可能答应他!

白瑾逸满眼希冀的看着她,他或许是真的看不懂段依瑶的为难,把她的欲言又止当成了害羞。

“没事,你也可以什么都不用说。”他把手上的戒指盒往前递进了几分,示意她接下就好。

对于他来说,只要段依瑶能答应就好,他并不奢求她能给他些回应,毕竟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总有一天她会变得热情。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段依瑶摆手,她明白是白瑾逸理解错了,着急解释。

“我是说……我是说……”

“我不能答应你!”她害怕看见白瑾逸失落的眼神,索性闭上眼睛一溜烟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白瑾逸一愣,盒子从手中滑落,里面的戒指没有固定好,从里面脱落,滚到他的膝盖边。

“瑾逸……我……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此刻也不知道再说什么,怅然低头,仍旧不去看他。

“依瑶,是不是太快了,你不能接受?”白瑾逸半天才迷茫的问她,一开口喉咙却嘶哑难听。

他把她不答应归结于发展太快,认识一个多星期就成了男女朋友,一个多月就向她求婚,是他太心急了,女孩子恐怕都会有些害怕。

段依瑶听他这么说,猛地抬头,“不是的,瑾逸,我……我不能答应你!”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

白瑾逸如遭蕾丝,呆呆地看着她。不是害羞,不是犹豫,是她有喜欢的人了……

“是叶景琰吗?”白瑾逸脑中浮现出她与那个男人的对视,眼神中绝对有什么故事。

段依瑶没有回答,低头当作是默认了。

如果没有在婚礼上遇见叶景琰,不知道他还爱着自己,恐怕她会答应他的求婚,可是现在她连说谎的勇气都做不到。

餐厅里,大提琴还在演奏,但是候在一旁的侍应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他悄悄绕到演奏区,示意让演奏家停下来。

“你爱他?”白瑾逸仍旧不死心。他私心以为只要她不回答,那他就还有机会挽回。

可他没想到的是,段依瑶坐在椅子上不安的嗫嚅了一会,竟然缓缓点头。

那一瞬间白瑾逸心如死灰,他垂丧着头,额前的头发掩映着失落的眼睛。

……

另一边的医院里。

夜幕降临,段子莹才将劳累过度的母亲劝去休息,自己则坐在病床上接替她的位子。

自从父母都病倒后,她仿若一夜之间长大了,以前的天真烂漫都被她剔除,剩下的只有冷静。

她知道任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景琰哥哥不会喜欢她。父亲还因此气的卧床不起。

帮段父掖了掖被角,手指触碰到他的脸颊,一如既往的温度,她稍稍放了心。

只要还有温度,父亲就还没有离开!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不用转头也知道是叶景琰来了,这几天他几乎天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天一黑,就必定会出现在病房里。

他静默无言的走进来,拉开椅子远远的坐在她身后。

“景琰哥哥……”

段子莹转头,打破了一室安静,叶景琰也抬头,疑惑的望着她。

“我爸爸会醒过来吗?”

叶景琰皱眉,这个问题他也无从回答,就连医院最顶级的医生也无法断定段父是否会醒过来。

“我们一起等着他吧。”叶景琰揉着眉头,轻声说了一句。

再次睁开眼,里面的红血丝多得吓人,段子莹身子往后缩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她心里比之害怕更多了些欢欣,这么说来,景琰哥哥应该也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么会一直同她守在病房里,而不是去找段依瑶。

想到这,段子莹破涕为笑。亲热的抱着他的手臂,“我相信我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

夜渐渐深沉,段子莹也终于坚持不住,靠着叶景琰的肩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叶景琰没有推开她,自顾自地闭目养神,夜色中,病床上的段父眼皮轻轻动了一下,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举动。

天空泛起鱼肚白,叶景琰动了动酸痛的肩膀,靠在他身上的段子莹被他的动作吵醒。

“怎么了?”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方,等她完全睁开眼睛,入目的白让她皱眉,突然想起原来还在父亲的病房里。

叶景琰没有回话,自从那天后,他就很少再跟她说话,他微眯着眼,等眼睛适应了刺眼的光线才缓缓睁开。

目光停在对面的病床,突然,身子一怔,床上的段父已经没有了人影。

他凸地站了起来,段子莹被他搅得摸不着头脑,顺着他的眼神一齐看去……

“景琰哥哥……”段子莹眼前一黑,差点倒在床上,“我爸爸他去哪了?”

叶景琰镇定的拖住她,回道,“不知道。”

这么早,如果有医生要来检查,应该会惊醒他们,更何况……检查又怎么会把人也带走了?

两人正焦急寻找的时候,段父扶着墙壁颤巍巍的走进来,段子莹转头见到他,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上前抱住他的腰。

“爸爸……你到底去哪了!”

段父全身没有力气,双手扶住墙壁,眼角挤出一丝褶皱,“想上个厕所,叫你们都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你们。”

段子莹又哭又笑,“你应该叫醒我啊!还得我以为……”

段父努力的抬手在她的悲伤轻轻拍了拍,“别哭了,多大的孩子了,还跟小时候一样。”

说着,他朝叶景琰看了一眼,面色虽然不善但是比之以前,已经变得好了很多。

段母提着早餐盒子正要进门,看见段父站在门口,怔愣在原地。她张了张嘴,半天才叫道,“老段……”

两个字出口,眼泪便顺着眼眶流了下来,这么多天过去了,她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本来已经开始绝望了,却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醒过来。

她走过去堵住段父的手腕,有些恍惚,“我不是在做梦吧?”

段父温柔的笑开,“你打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

段母被他逗得破涕为笑。用手绢擦了一下泪水,“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他们三个人围在一起叙旧,独留下叶景琰一个人在旁边看着,他轻轻舒了一口气,终于落下心中的大石头,等到谈话终于停了下来,他才上前告别,“段伯父,你醒过来就好,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他的话让三人一齐看向他,段子莹委屈的嗫嚅。“景琰哥哥,你不留下来吗?我爸爸才刚醒……”

叶景琰摇头,“既然醒过来就应该没什么事了,我还得去处理一些事。”

他也不说是什么事,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的心思,段父冷哼一声,“你走吧,这里也不稀罕你留下。”

叶景琰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见段父别过头,便没有再说话,对他身旁的段母点了点,转身离开。

段子莹想跟着追出去,看到母亲的眼神,只好乖乖坐回原地。

段父回头,见叶景琰已经不再病房,更加生气,对自己的女儿说,“你现在终于看清他了吧?我刚一醒,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那个小三,简直……总之我不准你再跟他来往!”

“爸……景琰哥哥他不是这样的人,他肯定是真的有重要的事!”

“你……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段父见女儿还在维护叶景琰,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段母连忙帮他顺了顺胸口。

低声对段子莹说,“你就应着你爸爸吧!”

“爸。你别生气,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段子莹被他的阵势吓得连忙松口,爸爸才刚刚醒过来,她可不想再让他晕过去。

……

段依瑶匆匆洗漱完毕,镜子里,她的面色憔悴,昨晚白瑾逸求婚以失败告终。

她们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可是昨晚一向好眠的她竟然失眠了!

她想了许多,从见到白瑾逸,到后来叶景琰最后看她的眼神,越想越精神。直到吃了安眠药才微微有些睡意。

镜子里,她面色浮肿,黑眼圈深的直逼黑眼圈,她按了一下黑眼圈,深深叹了一口气。

昨天让白瑾逸白白忙活了一天,她心里的愧疚越来越深,险些将她淹没。

段依瑶扶着水池,使劲甩头,“没事的没事的,白瑾逸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受伤吧?”

可是……被喜欢的人拒绝,是个人都会伤心的吧!

她纠结着洗漱完毕,换上衣服去了花店,花小翠还没有到店里,门口也没有她说的买花人。

段依瑶疑惑的打开店门,等了半个多小时,花小翠才姗姗来迟。

“老板?”花小翠惊奇的看着段依瑶,她很少会这么早出现在店里,特别是最近,经常一整天都不见人,因此,看见她正悠哉的躺在椅子上喝茶,便更加惊讶了。

“你说的那个买花人,是什么时候来?”段依瑶见她满头大汗,也给她倒了一杯茶。

花小翠接过茶一饮而尽,“现在应该早就到了啊,平常这个时期都已经买走了,今天堵车堵的历害,难道是看店里迟迟没人,他就走了?”

段依瑶皱眉,“我也来了很久了,没有见到有人等在店门口。”

花小翠挠了挠头,“那我就不知道了,难道是恰巧今天有事?”

可是,怎么刚好就是老板到店里这一天呢?

……

叶景琰出了医院,便开着车一路往城东开,他想起两天前。慕钰麒拿着一叠资料出现在他面前。

“大哥,我查到了,她在城东住着。”

“城东住?”

“对,开了一家花店,白天没事的话应该就在那里卖花。”

叶景琰回神,看着GPS上导入的地址,忍不住皱眉,那个地方,他是去过的,而且不止一次的去过……

花店前,一辆劳斯奈斯停在门口,花小翠摆弄着前院的花草。听到动静忍不住朝车那边看过去。

驾驶位子的车门打开,一个身材欣长,五官立体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走到院子门口,突然停了下来,这个地方他似乎来过……

脑海中浮现出刚到帝都那一天,为了帮慕钰麒买花,似乎到的就是这个花店。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花小翠看得花痴,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上去准备给他介绍。

叶景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用了,我自己进去看看吧。”

没等花小翠反应,他已经当先跨进花店,里面重重叠叠的摆满了花,他隐约看见里面有个人影在走动,连忙走过去想要去看个究竟。

转弯时,睁大了眼睛,人影却已经不见了,手中抓了一把不知名的花,紫色的,淡雅的不可方物。

叶景琰正要低头离开,转身却看见段依瑶站在他面前,两个人同时一愣。都没有料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

“你怎么来了?”段依瑶只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我想见你。”

叶景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脏缓慢有力地跳动,漫天的花将他们包围在一起。

四个字,让她的心跳漏跳了半拍,她等了这么多天,原来为的就是这四个字而已。

“老板,有个客人……”

花小翠见叶景琰进了花店迟迟没有出来,忍不住冲进去想告诉段依瑶,刚走到门口,却顿住了脚。

她仔细揉了一下眼睛,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她的老板好像是跟刚才那个帅气的男人抱在了一起。

段依瑶听到花小翠的声音,慌忙从叶景琰的怀里跳了出来,“那个……小翠,我们……”

她看了一眼花小翠,她的眼神明显就是让她不要解释,这里的一切她都懂。

“不是那样的!”段依瑶摆手,着急地拉住叶景琰,“你快点解释一下啊!”

叶景琰莫名其妙,“解释什么?”

“我们……”

“我们拥抱一下不对吗?”叶景琰摊手,无奈的问。

如果说之前看段依瑶的态度,花小翠还怀疑过是不是有什么意外,那现在叶景琰的话则彻底让她打消疑虑。

段依瑶抚额,“算了,小翠,花店你先看着,我有事要去处理。”

拉着叶景琰走出店门,在与花小翠擦肩而过的瞬间,她邪恶兮兮的笑道,“放心吧,老板!你就好好去约会吧!”

段依瑶转头,正好对上她暧昧的笑容,立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脑子里一天在想什么,我们是真的有正事!”

“我懂。我懂……”

段依瑶懒得再找她解释,和叶景琰快步离开花店,她知道再不离开,花小翠的眼神恐怕就要把她剥光了。

装修简单的咖啡店里,段依瑶咬着吸管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刚上的饮料。

“依瑶……”

段依瑶抬头,盯着叶景琰,等他继续说下去。

“你还好吗?”

他磨蹭了半天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老套问题,这几天他反复想了好几遍见面的问题,温习着对话,可是见到她后,他还是觉得不真实。

段依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到。“她爸爸怎么样?”

她介意的是这个,现三个人的关系纷纷扰扰,她理不清也不想理,想将这个问题抛给他。

叶景琰听到后也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我跟子莹……这是个误会。”

他握住段依瑶的手,急切的想要解释,“之前我以为你出事了,所以……”

“所以你就找了一个跟我很像人代替了我?”

叶景琰无言以对,这期间的事曲折往复他解释不清楚,也不想将他们的见面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争吵当中。

他喝了一口咖啡,里面的甜腻让他忍不住皱眉。“总之依瑶,我不会再放手了!”

过去了这么多的事,再与她重逢,他只想紧紧抓住她的手,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让他妥协。

段依瑶苦笑低头,他霸道的宣布,拒不拒绝都不由她,那她还能说什么呢?

静默地坐了几分钟,段依瑶便有些累了,青黑的眼圈让她想要闭上眼睛睡上一觉。

“我送你回去吧。”叶景琰也看出她的疲倦,拿起座位上的外套往外走。

车停在段依瑶的小区楼下,叶景琰一转头。却见她已经躺在副驾驶熟睡。

他轻笑一声,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段依瑶身上,眉眼里尽是温柔,离开时,手指划过她的鼻尖,她的呼吸带起一阵酥麻。

叶景琰心里触动,这是真真切切的感受,他不再怀疑这是个梦,因为心念的就躺在他身边。

触手的温润,平和的眉眼,让他忍不住低头,唇角划过她的额头。熟睡中的段依瑶突然有所触动,被他惊醒。

她迷茫的看着还没来得及起身的叶景琰,“你在干嘛?”

叶景琰被她抓了个现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将头低得更下一些,吻住她的嘴唇。

“唔……”段依瑶嘤咛一声,伸手要推开压在身上的人,却在碰到他火热的胸膛时停了下来。

没有等到她的反抗,叶景琰越加噬无忌惮,刚开始还是温柔诱惑,到最后索性放下了所有禁锢,开始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段依瑶改推为抱。将手搭在叶景琰的肩膀,开始生涩的回应,她伸出舌尖微微试探了一下,而后与他交缠在一起,未说完的话都淹没在无尽的缠绵之中。

他们的是太久没有见面了,两人都沉浸在情欲的漩涡,越是下沉,就越是着迷。

叶景琰的吻重重落下,从她的嘴脸到下巴再到脖子,一路往下,一路惹火。

热……

段依瑶从鼻子里轻轻哼出一声呻吟,她的手开始抗拒,可是心里却期盼着得到更多。

体内的热让她难受,她想要快点解除这样的感觉,可是随着叶景琰的动作越缱卷,她就越难受几分。

“你要干什么?”叶景琰的吻停下她的胸口,让她陡然清醒,低头质问道。

叶景琰抬头,眼神里情绪复杂,受伤和还未来得及退散的情欲参杂在一起,段依瑶无奈放下推开他的手。

他一把将段依瑶搂进怀里,“依瑶,听着你的心跳,我觉得有些不真实。你真的回来了!回到我身边了……”

“刚得知你出事的消息,我也经常幻想,可是总是到关键时刻,你就从我面前消失了,我害怕这一次也……”

叶景琰说了好几次话都哽咽着停了下来,但就因为是这样,段依瑶更感动一些,他的真情实感,才是对她爱意的最好表露。

她不知道这件事原来对他打击这么大,以至于现在还不敢真的相信她在他身边的事实,那种患得患失让她无端的觉得甜蜜。

“景琰,对不起。”段依瑶手抱着他的被轻轻的拍着。

叶景琰像一个受伤的孩子。伏在她的肩头,“我们不能再分开了!”

“嗯……”

他们抱了好一会,直到保安来敲门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这就是你这几个月住的地方?”

叶景琰围着段依瑶的公寓转了一圈,一个小型的户型,装修简单淡雅,但还在该有的家具还都很齐全。

段依瑶脱下衣服挂在衣架上,“嗯,这里的房子会便宜一些。”

比起市中心的地段,那些两户三户的房子,这间单身公寓的确要便宜很多。

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冰箱里的菜经过几天的用量,只剩下几根青菜和胡萝卜。

她没记错的话,叶景琰是不爱吃胡萝卜的。

“中午你想吃什么?”

叶景琰没有什么概念,背对着她挥手,“都可以。”

段依瑶想了一会,决定和面包饺子,这样只要把胡萝卜切碎,也就没有味道了,叶景琰肯定尝不出来。

看了一眼坐在客厅摆弄小物件的叶景琰,段依瑶轻轻关上厨房的玻璃门,开始和面。

怕他替出其不意的出现,就将切好的胡萝卜放到冰箱里,继续装模作样的做着其他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