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选择原谅他/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在客厅里坐了一会,没有听见厨房的动静,他耐不住好奇,起身走向厨房。

“哗啦……”

厨房的玻璃门被推开,段依瑶围着围裙专注地和面,没有抬头看他。披肩的长发被她用一根细皮筋拢了起来,脖子白嫩的完全展现在叶景琰面前。

“咳咳……”叶景琰捂着咳嗽了一声,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段依瑶早就已经知道他来了,只是刚才瞒着他做了亏心事,才故意不理他。

听到他咳嗽,她的心跳已经平复了大半,若无其事的抬头,“你怎么来了?”

“在做什么?”

段依瑶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准备包饺子。”

“我需要帮什么忙吗?”叶景琰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膀上。

段依瑶一个翻身,同他面对面,“你不用帮忙,出去好好坐着就是帮忙了。”

她连哄带骗,将叶景琰推出了厨房,关上玻璃门的时候嘱咐道,“别进来,里面油烟太重了。”

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叶景琰,直到他点头才放心地关上门,将里面的胡萝卜碎末端了出来,和肉一起混合搅拌。

她静静听了一会,知道叶景琰不会再进来,便麻利的开始擀皮包饺子。

叶景琰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屋里的陈设都是她的气息,他每一样都看的非常仔细,把这几个月与她错过的时光全都捕捉起来。

正在痴迷的时候,厨房门口一阵开门声,他转头,段依瑶正端着一盘热腾腾的饺子出现在他眼前。

“开饭了!”

段依瑶放下饺子,回身又进厨房捣鼓了一会,小碗,筷子。也到了桌子上。

她双手交叉,放在桌面,期待的看着他,“尝尝?”

叶景琰无法拒绝她迫切的眼神,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

“怎么样?”还没等他尝出个味道,段依瑶就迫不及待的问他。

叶景琰嚼了两口,皱眉说道,“挺好吃的。”

他不是敷衍,这饺子的确很好吃,但是总觉得加的调味料稍微重了些,大概是依瑶的口味变了吧。

段依瑶看他没有什么感觉,才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没吃出胡萝卜的味道。

叶景琰又接连吃了好几个,早就过了中午的饭点,他的肚子已经极饿了,再加上是依瑶做的饺子,更是食欲大开。

四分之三的饺子都被他吃进了肚子,饭后,他抚着肚子躺坐在沙发上,一脸餍足的看着段依瑶收拾碗筷。

不多久,段依瑶就洗完回到他身边,还没在他面前停稳,就被一个使劲,拽进了叶景琰的怀里。

“别动。让我抱会。”叶景琰阻止她乱动的双手,紧紧将她拥进怀中。

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有爱的人,吃她做的饭,将她拥抱在怀里。

突然,叶景琰皱起眉头,他手臂上有点细小的痒,吃完饭也没在意,随意的挠了挠,没想到现在越加痒了起来。

“你怎么了?”段依瑶也后知后觉,发现他不大对劲,立刻拉起他的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起着红疹子,到处都是红红的一片。

叶景琰皱眉,收回手臂,不让她看见,“不知道,突然就痒起来了,待会就会好的。”

段依瑶那肯相信,将他从沙发上拽起来,“跟我去医院!”

“我没事……”

说话时,喉咙一片沙哑,他突然醒悟过来,“刚才饺子里的是什么馅儿?”

“青菜。肉和胡萝卜,怎么了?”

她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要问自己这种问题,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叶景琰感觉他的呼吸沉重,过了好一会才勉强睁开眼,“我……对胡萝卜过敏。”

过敏!

段依瑶如遭晴天霹雳,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对这种东西过敏。

她的心跳很快,拍了拍快要闭眼的叶景琰,“你别睡,我带你去医院!”

虽然不知道严不严重,但是她知道过敏是会死人的,而他刚刚又吃了那么多,恐怕不会太轻。

“好……”叶景琰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是眼睛却缓缓闭上。

段依瑶手一震,颤抖着找到自己的手机,拨出120。

“喂,120吗?你们快过来,救命,救命……”

她语无伦次的形容着,但是对面的人却没能从她说的话中捕捉到一丝有用的信息。

“女士,您找别急,冷静一下,告诉我们病患有什么症状,你们的地址……”

“他……他他过敏,我们在……”

段依瑶艰难的挂断电话,按照医生说的方法,找到家里的过敏药给他吃了一点,可叶景琰还是没有好转,她又找了热水给他敷上。

等到医生赶到的时候,段依瑶已经全身无力,瘫倒在地上,但还是强撑着一丝力气,共同上了救护车。

“医生,救他!”

临进急救室,段依瑶拉住主治医生的手,就像是拽着一根救命稻草,眼神中全都是祈求。

主治医生掰开她的手,慎重的说,“我一定会尽力的!请你放心!”

段依瑶颓然的放开手,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看急救室的门缓缓关上。

她身后是得到消息赶过来的叶家人,穆微微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段依瑶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除了道歉,再没有其他的话,穆微微原本不满的心却渐渐平缓了下来。

“没事的,我相信景琰不会让我们担心。你也别太自责,不知者无罪。”

段依瑶本以为穆微微会狠狠臭骂她一顿,但事实是她却反过来安慰自己,这更让她的心里难受了。

抬头,见周围都是人,她躲在地上落魄难堪,连忙拭去泪水,站了起来。

“依瑶姐,不会有事的!”叶初雪抱住段依瑶,她的眼角红红的,显然也是刚刚哭过,说的话还带着一丝鼻音。

他们都知道过敏可大可小。也既然已经进了急救室,肯定是不小的。

每个人脸上的心情都不轻松,直到叶景琰被推出来的那一刻,看到他面色平常,的躺在床上均匀地呼吸,才微微放心。

主治医生看到穆微微和叶少辰,眉头紧皱,“你们不是一早就知道他过敏吗?怎么会给他吃胡萝卜?”

“可能忘记了,是我们太大意……”穆微微抢在段依瑶前面将罪过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听得一旁的段依瑶脸红耳赤,都怪她自作聪明,否则也会不会闹出这么一出。

“命是捡回来了,身上的红疹。估计要好些时候才消,这么好看的脸……哎~”主治医生在叶少辰肩膀上拍了拍,叹息着离开。

到了病房,叶景琰已经醒过来,他睁开眼,看见白色的天花板,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怎么老是跟医院有不解之缘……

“醒了?”穆微微给他身后垫了一个枕头,好让他能坐起来。

叶景琰看到穆微微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适应了,目光在病房扫了一圈。

“依瑶了?”

穆微微冷哼一声,“好啊,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叶景琰怕她生气,连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

“噗嗤……”

还没等他解释完,穆微微首先忍不住笑了出来,侧过身子,“喏,你的媳妇儿在这。”

叶景琰满脸黑线,他又被捉摸了!

可是目光在看到段依瑶的一霎那,他的不满就消失殆尽,只剩下一腔温柔。

他用手轻轻碰着段依瑶的眼角,红肿的样子,像是才哭过。“不要哭!”

段依瑶苦着脸笑了一下,“你怎么那么傻!”

“我觉得很好吃啊!”

……

段依瑶无言,他竟然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身后的三人见再待下去就是明晃晃的电灯泡了,便给叶景琰做了一个手势,带着不愿意离开的叶初雪走出病房。

这一切段依瑶当然都不知道,她只顾着担心叶景琰的病。

在穆微微关门的那一刹那,叶景琰故作伤痛,让段依瑶趴下去察看。

“你哪里痛?”段依瑶离叶景琰只有一片薄纸的距离,焦急的抬眼。

只见与她近在咫尺的男人,笑眼弯弯,完全不是一副难受的样子,她气怒地打了他的胸膛。

“哎哟!”

叶景琰惊叫一声。捂住胸口,段依瑶再一次上当,“怎么了?我打滕你了?”

“是有点疼。”叶景琰皱眉,隐忍的别过眼。

这让段依瑶越加愧疚,“对……”

她刚吐出一个字,叶景琰就连忙转头稳住她的嘴唇。

“唔,甜甜的。”

片刻,他躺在床上,脸上笑得痞气十足。

段依瑶发觉自己被他戏弄,脸气的通红,“你……你……混蛋!”

叶景琰一脸得逞,“我就是混蛋,有本事你也亲回来?”

“你……”

她气愤地别过头,决定不再跟他讲话。

可有人却偏偏不让她如愿,凑近她的脸庞,得了便宜还卖乖,“刚才明明是你占了便宜,我得亲一口利息。”

“走开!”

叶景琰笑得灿烂,脸上的红疹在他硬朗的五官上,没由来的增添了几分俏皮。

段依瑶与他对视,不一会就败下阵,害羞地低头,这个人都多大了,怎么还是一脸孩子气。

她不知道,叶景琰只有面对她的时候被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

复诊了好几次,叶景琰实在是在医院待不下去了,跟段依瑶提出出院。

段依瑶一边帮他切水果,一边回应,“再观察几天吧!万一有什么后遗症呢?”

叶景琰盯着满脸的逗,接过一块苹果啃得清脆,“能有什么后遗症,不对……有后遗症,我想到饺子就想吐!”

段依瑶没料到他还会提这一茬,切水果的动作一顿,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我开玩笑的,你……”叶景琰焦急地扔开刀。掰着她的手指来回看,见没有流血才放下心。

“你做的什么都好吃,真的!”怕她不信,还特别诚恳的点头。

段依瑶被他的动作逗的笑开,“我以后肯定很好害你,不高兴就直接在饭菜里下药!”

叶景琰眸光暗了一下,“只要你愿意,我就吃。”

她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还是让他联想到了段子莹的事,她不说,他却懂,无论如何。她的心里还是介意着的……

“帮我办出院手续吧!”叶景琰把吃剩的苹果扔进垃圾桶,重新躺回到床上。

段依瑶应了一声,带上他的证件走了出去。

两人出院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先前的谈话,段依瑶扶着叶景琰朝大门口走,那里已经等着慕钰麒。

转过两道弯,迎面却撞上一个人,结结实实闯进叶景琰的怀里。

“景琰哥哥……”

叶景琰惊愕的低头,才发现环住自己腰的人是段子莹。他条件反射的看向身边的段依瑶,见她面无表情,反而让他有些局促。

“景琰哥哥,你的脸怎么了?”段子莹见她不回应自己,抬头望着他,见他满脸的痘,惊讶的瞪大眼睛。

叶景琰推开她,又看了段依瑶一眼,皱眉问她,“你怎么在这?”

“我爸爸出院了啊!”段子莹侧身,路口处段母正扶着段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

“伯父伯母好。”叶景琰礼貌的对他们点头,同时将段依瑶护在身后。

这一动作段子莹没注意到,仍旧抱着叶景琰的手臂不放,但是段父段母却已经看得透彻。

“子莹,你给我过来。”段父站不稳,扶着墙重重的拍了一下墙壁。

段子莹等了好几天才见到叶景琰,不愿意放开他。“爸爸……景琰哥哥都来医院看你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

段父胸中起伏,捂着嘴唇猛烈的咳嗽,“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没脸没皮的女儿!”

他身边站着的女人,她难道看不到吗?

段依瑶见情况不对,连忙退后几步,让出一个空间给段子莹。

她刚退出一步,叶景琰就有所感应,连忙拽住她的手腕,动作弧度却撞开了一旁的段子莹。

“叶小子!”段父猛地上前几步,护住段子莹,“你别欺人太甚!”

他的身体还没大好。虚弱的说完话,已经气喘吁吁,可眼神却仍旧凶狠。

叶景琰转头,礼貌的对段父说,“那几天的闹剧我一定会给您一个解释,请您保重好身体。”

说完带着段依瑶离开,他不想让她在他们怨愤的目光中局促不安。

可段子莹却不想如他的愿,跑到他们面前张开手拦住,“景琰哥哥,我们……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和我结婚吗?”

她委屈巴巴的皱眉,难道现在有了段依瑶,就说话不算话了吗?

叶景琰无奈,他揉着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以前他的确是答应过她。

那时候他的心早就死了,跟谁结婚都一样,反正都不会幸福,反正都不是她。

可现在他最爱的人回来了,他又怎么会不负责任的跟别人结婚。

“子莹?”段依瑶疑惑的偏头,见她错愕的盯着自己,不禁笑了笑,“我没有恶意,只是你踩到我的脚了。”

段依瑶不相信她没有看见,从一开始她就准确无误的屏蔽她,现在更是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脚。

幸好她没有穿高跟鞋。否则脚趾头恐怕已经废了……

段子莹故作惊慌的移开脚,“啊,对不起对不起!”目光在叶景琰看不见的死角,刷的阴暗了下来。

“依瑶,你没事吧?”叶景琰看了段子莹一眼,语气虽然平淡,但是仔细听却有一丝焦急。

段依瑶无所谓的笑笑,“没事,这点痛我还不在乎。”

“依瑶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段子莹碰到叶景琰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颤,道歉的语气更加诚恳。

“没事。”段依瑶摆手。她都说了不介意了,可是她还死缠烂打的道歉,烦闷的很。

奈何摆手的弧度没有掌握好,不小心碰到了段子莹的肩膀。

她“哎哟”一声,斜斜倒在地上。段母见状,连忙放下段父,弯腰去扶起段子莹。

“你这个女人!”

段父怒不可遏,挥手就向段依瑶的脸上打去,半空中,段依瑶轻松的截住他的手腕。

“我没有打她。”段依瑶说的一脸诚恳,她做人的原则就是,做过的她可以承认。但是没做过的她绝对不会承认。

段父冷哼一声,“你当我们的眼睛瞎了?”

“这么多人,四五双眼睛,任凭你瞎说?”

段父气怒,想把手腕收回来,动了动,段依瑶却没有松手。

段依瑶冷哼,“我没有动过她。”

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只看想叶景琰,别人信不信她不在乎,可是叶景琰也不相信她的话,那她便连解释也懒得解释了。

叶景琰淡然一笑。眼里完全没有怀疑,他甚至连道歉都不说,因为他相信她,她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如果你要讹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没有推你,摔伤摔断都是你自找的。”

段依瑶没有过多的生气,只是为她感到悲哀,一个女人要用伤害自己来挽留一个男人本身就是一种可怜。

她也不管段父段母如何看她,放开段父的手,直直的往前与他们擦肩而过。

临到段子莹的身前。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对她说,“你让我刮目相看了,真可怜。”

说完毫不犹豫的离开,叶景琰对段父一行人点过头,也快步追上了段依瑶。

……

车上,段依瑶疲惫的躺在后背上,脑子里一片放空,有些事很简单,但他们总是要往复杂的方向想,让人觉得很累。

“依瑶,我……”

“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很难全部原谅你。”段依瑶揉了揉额头。打断叶景琰的话。

她听过太多解释,可以理解但是不想原谅,为什么她才离开没多久,他转身就找了别人。

叶景琰失落的低头,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便开始专注的开车。

车很快就停在了段依瑶的公寓楼下,他熟练的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段依瑶伸手拦住他,“等等,你怎么也要下去?”

“我送你上去啊!”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你回去养伤吧。”

“我还是送你上去,不然我不放心。”

叶景琰固执的下车,送段依瑶上楼,在她打开门的瞬间,推门溜了进去。

“喂!”段依瑶没注意,被他钻了空,怒气冲冲的叉着腰。

“现在已经送到了,该回去了吧!”

“我是病人,需要一个好的环境才能养好伤。”叶景琰翻身躺在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

段依瑶握拳,“那你觉得什么是好环境呢?”

“有你的地方。”

段依瑶一愣,促急不防的撞进他的眼帘,心里猛地极速跳动。

但很快就平复了心情。问道,“你要在这里住下?”

“对。”

“行,那我走。”段依瑶走进卧室,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部都捞在了床上,仔细叠好放进箱子里。

“依瑶,你来真的啊!”叶景琰慢吞吞的走进卧室,见到装好的箱子,懊恼的在墙上拍了一下。

“你需要安静的养伤。”

叶景琰抱住她,“但我更需要你!”

“如果有你在,我宁愿自己的伤一直都不好。”

段依瑶手僵在原地,自从见面后,他放下了高傲一直在卑微的祈求她。求她原谅,求她留下。

尽管她对他冷淡,他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低姿态的模样,让她心疼。

原谅他吧!

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回荡:他已经为此受够了伤,再不原谅,难道要等到他离开自己才来后悔?

段依瑶的手开始动摇,轻轻攀附在他背后,“我原谅你了。”

“你说什么?”叶景琰惊喜的问到,手收的越发紧了几分,“依瑶,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段依瑶感受到他猛烈的心跳,“我原谅你了!”

“再说一遍!”

“我说,我原谅你了!”

段依瑶配合的大喊出声,让叶景琰欢呼雀跃,将她拦腰抱起,你终于肯原谅我了!”

“嗯,我原谅你,那不是你的错。”

段依瑶扣住他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唇,叶景琰一愣,随即火热的开始回应,两人心灵交融,跟上一次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