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缠绵的美好/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温柔的将她放在身后的床上,段依瑶只觉得天旋地转,瞬间他已经倾覆在自己身上。

她慌乱地推开身上的人,“不要。”

“我想你……依瑶……”叶景琰解扣子的手停了下来,他在刻意隐忍,这种事如果不是两情相悦,实在没什么意思。

段依瑶看他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有些不忍心,但是她还没有准备好……

“你要是……”

她闭上眼睛,帮忙解开……的扣子,“那就开始吧。”

叶景琰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猛地吻住她的嘴唇,强烈的热情指引着她,但内心的渴求没有得到一丝缓解。

段依瑶被迫承受,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来渐渐适应了他节奏,开始生疏的回应着……

……

第二天,段依瑶在幽幽转醒,伸了一个懒腰,手却被人抓住,她转头,正巧对上叶景琰温柔的眼神。

“醒了?”

叶景琰趴在她上方,见她双眼迷惑,闭上眼在她额头上轻巧的亲了一口。

额头上温润的触感让段依瑶完全清醒,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她有些害羞的别过头。

“你快起来,我饿了。”

“我也饿了……”叶景琰暧、昧的在段依瑶耳根呼气,俯下身,让自己更加靠近段依瑶。

段依瑶的腿上感受到他的……脸顿时像发了烧,“你……你先起来。”

“起不来……”

叶景琰呼出一口气,将她剩下的话淹没在密不透风的吻中,一个缠绵悱恻的早晨就这样开启……

段依瑶下床,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最后扶着床缓缓站了起来。

抬头,看见叶景琰好整以暇的盯着自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

“是是是,我的错。”叶景琰连忙举手认错,“我想吃三明治了。”

段依瑶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去厨房给他做三明治,只是她走路的姿势实在是怪异。

早餐过后,段依瑶接到段军打来的电话,她疑惑的划下接听键。“喂,爸爸,你有什么事吗?”

“之前让你来训练,下午就过来吧。”

“好!”段依瑶瞥了一眼身边的叶景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要是爸爸知道她又跟叶景琰在一起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也只能瞒一天是一天了。

“怎么了?要去部队?”叶景琰等她挂断电话,立刻就追上去问道。

“对,今天下午就去。”

“这么快……”

叶景琰失落的低下头,这样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们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

他们才刚刚和好。就又要分开了吗?

身后的动静停了下来,段依瑶收拾的动作一顿,“我隔几天会回来的。”

“真的?”叶景琰的眼中又重新燃起了火焰,“那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

“不用,你回去吧,在这里也没人照顾你。”

“可是,我怕你回来见不到我……”

“回来我就给你打电话。”段依瑶叹气,他最近好像是格外幽怨。

叶景琰还有些疑虑,但是知道不可能让她留下来,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索着她离去的这段时间,自己便去处理他和段子莹的事。

……

下午,段依瑶来到军区,大多数已经开始训练了,她穿过十几排走正步的步兵,径直走向总军指挥营。

段军正坐在楠木椅子上指挥者面前的几个军官。

“步兵训练的时间尽量多一些,至于飞机,坦克,噪音大,扰民,多数集中在白天,晚上就不要训练了……”

“是!”

三个军官一齐向他敬了个礼,转身时碰见刚进门的段依瑶。又齐齐对她敬礼。

段军收拾文件的空档抬头,看到向自己走近的段依瑶,脸上的褶皱堆积,“来啦!”

段依瑶严谨的对他做了一个军礼,“您找我具体是要干嘛呢?”

“陆军的训练繁忙,我们这根本抽不出空军的指挥官,所以让你来应急。”

段依瑶摸了摸鼻子,让她当空军的指挥官,她老爹也太看得起她了吧,她虽然会开飞机,可是这可是阅兵……

“你放心,我们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你只需要负责督促队形。”

“那意思是说,我不需要教他们怎么开?”

段军轻笑了一声,觉得女儿的问题很有趣,“就你那三脚猫的技术,也敢拿到阅兵的场面上去?”

“我们的飞行员,至少都有十年的飞行经验!”

段依瑶窘迫的低头,“我的技术也不差好吧?”

她开飞机岂止是不差,简直就是天赋异禀,别人学好几个月,她两三天就上手了,而且开的非常流畅,曾经还有专门的飞行员赞美过她。

“行了,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的机场。”段军起身,走在段依瑶前面。

机场上,排列着大大小小各式不一的飞机,段依瑶纵然再见过世面,也不由得震惊,这里面可就是国家最好的飞机了……

“长官好!”

他们一路走,就有人一路问候,对于离开部队已久的段依瑶,反而有了些不适应。

“段队!”

一个粗狂的男声突然在段依瑶耳边响起,她觉得有些耳熟,抬头一望,原来是玄武。

段依瑶惊讶,“你被分配到这里了?”

“前几天刚过来,顶替一个受伤的队友。”玄武憨憨的挠了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段依瑶跟他们在一起最久,也是最了解他们的人,他的技术虽然比其他人要好一些,但是在段依瑶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段依瑶点头,“他们几个人呢?”

“都在陆军里。”

远处训练的人见了新来的长官都围了过来。他们不禁好奇这个长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以女人的身份进当了指挥官。

段军见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开口介绍道,“这是段依瑶,你们空军新来的指挥官,以后都要服从她的命令!”

“是!”空军齐声回答。

但是当中也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在议论,段依瑶耳朵不太好使,但是身边玄武却已经变了脸色。

“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本事?”

“对啊!我们在座都是有十几年飞行经验的,让她一个黄毛丫头来管……”

“她身边的男人也是一个技术不过关的,刚才还飞错了道!”

……

后面的话越说越难听。玄武皱眉站了出来,“你们别再说了!”

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但其中一个暴脾气的人上前一步,同他对视道,“我们说的是事实,凭什么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受一个女人的管教?”

段军听得皱眉,刚才的议论他不是没有听见,只是懒得去搭理他们。

现在既然他们有人提出来了,他自然要为女儿解决这样的麻烦。

可当他正要开口,却被段依瑶拦了下来,“那你们要怎样才服气我来指挥?”

“先不说其他的。你会开飞机吗?”首先发言的那个人满脸不屑,连正眼都不像看她。

段依瑶轻笑一声,“既然你对自己的技术这么有信心,那不如我们就比试比试?”

“你输了,服从我的命令,我输了,立刻就离开!”

“和我比?”那人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你知道我跟飞机待了多长时间吗?”

段依瑶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想问你到底比不比?”

“比!不过……你说话可得算数了,不要输了还死皮赖脸的出现在训练场上,膈应人。”

段依瑶盘起头发,颦睨了他一眼,“那是当然,你输了也得让你身后的人乖乖听话!”

“我保证!”那人戴帽子之前不屑的勾起唇角。

他们各自挑选了一辆飞机,开始检查飞机上的零件。

身后围观的人群又忍不住凑在一块讨论。

“阿天从小就接触飞机,所有高难度的动作都完成得近乎完美,她怎么会赢得了他呢!”

“别说是阿天了,我看她恐怕连我都赢不了!”

“别说了,等着换指挥官吧……”

……

玄武听不下去,拉住正要上飞机的段依瑶,“老大。要不我去吧,你的伤还没好……”

“没事,就算你赢了,他们还是不会真正服我。”

说完,她跳进直升飞机,对还在检查的阿天喊道,“喂,怎么比?”

“直接比速度你肯定是比不过我,我也赢得很不光彩,就分三局两胜,技巧。速度和操作。”

段依瑶无所谓的摊手,“我都行。”

“前面是我们用来训练的红旗,我们谁先盘旋在它上空,谁就算赢了。”

段依瑶听完规则整个人已经钻进直升飞机,她尝试着转动轮盘,找到自己合适角度。

天边响起一声枪响,段依瑶目视前方,手上麻利的操纵着,余光一瞥,阿天的飞机已经超过她的二分之一。

段依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才刚刚开始,就已经超出了这么多。

她的手动得失去知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赶上他!可过去了大半截之后,她仍旧落后阿天。

起点到红旗的距离并不远,眼看阿天已经快要碰到红旗,她额头上的冷汗层层溢出。

手上的动作更是加快到了极致,可是她毕竟落后半截,后面加力已经无济于事。

阿天在红旗上方盘旋了两圈,最后稳稳当当停了下来。

他昂起头看了一眼段依瑶,但是却没有嘲笑她,他跟她的差距只有几秒,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已经是值得炫耀的了。

“我输了。”段依瑶大大方方的承认,此刻她的内心很庆幸多加了两场,用以弥补她前面的轻敌。

阿天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头上的汗擦了个干净,“还有两场,你想比什么?”

“技巧吧。”

段依瑶将喝过的矿泉水举到他面前,“用工具将它打开?”

“不如用开瓶器把啤酒盖打开!”人群中不知道谁异想天开,向他们提了出来。

立刻就有人附和道,“对啊,在直升机前面安装上开瓶器。看谁先打开,却没有损坏酒瓶!”

段依瑶也觉得不错,点头问阿天,“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阿天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了许多。

两人分别换了对方的直升机,驾驶舱内,他们对视一眼,便心平气和的静下心来。

外面的围观者也都屏住了呼吸,这种技巧上的尝试他们虽然都有做,可是往往都是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完成一个。

阿天在他们中是完成的最快的,一分钟就能完成一个。现在是比赛,不知道他会不会创下最新的记录。

飞机启动,轰鸣声震耳欲聋,只有段军和玄武皱眉,眉间隐有担忧。

段依瑶耳朵蓦然一疼,随即又恢复正常,她摇头,聚精会神的盯着啤酒瓶。

小小的开瓶器挂在直升机前方,缓缓向瓶子靠近,她的心跳平息,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开瓶器上面。

耳边是盘旋在飞机上的扇叶轰鸣,她的头隐约作痛,但是仍旧强忍住摒去杂念。

“老大,加油!”

玄武的声音透过轰鸣闯进她的耳朵,脑中顿时清醒,仔细的调整好角度,直直对着瓶口降落。

只听见“砰”的一声,瓶盖应声而开,段依瑶轻轻松了一口气,走出驾驶舱。

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觉得这样的女人的确是有能力引导他们。

段依瑶的瓶盖刚开,转头。看见阿天的瓶盖也应声而开,围观的人爆发出一阵欢呼。

两人从飞机上走下来,阿天的脸色明显黑了许多,他沉默了半晌,终于才说道,“我输了。”

天知道,这三个字从不可一世的他嘴里说出来是有多么不容易,第一局已经让他赢得很不舒服,这一局却直接输给了她。

段依瑶脸上也没有轻松的表情,额头的冷汗一直都没有停过,她接过玄武递来的纸巾擦拭着。

“下一局比什么?”

“比操作。在空中连续翻转360度。直到没有力气,算谁翻得最多!”

段依瑶皱眉,她的耳朵已经有些不舒服,让她操纵飞机翻转,估计会失败。

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她硬着头皮点头,“好!”

直升飞机的声音一直盘旋在众人的耳朵上,他们随着它上升的高度缓缓抬头,最终两人都停在同一高度上。

段依瑶当先开始操作,这种情况对她很不利,她如果不快一点的话,恐怕会晕倒在飞机里面。

转到一百八十度的时候,她的头已经开始昏昏沉沉,她拼命咬牙,嘴唇隐隐有了血丝,疼痛迫使她勉强清醒。

终于,勉强翻过了一圈,手上的操作已经不能让她好好继续比赛,但是她的倔强不允许她停止。

前方一片模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转了多少圈,只觉得自己暂时再不停下,恐怕就会机毁人亡。

窗外。一片天旋地转,段依瑶顾不得去看人在哪里,直直在地上降落,她底下围观的人,立刻作鸟兽散。

段依瑶从直升机上走下来,眼前一黑,倒在段军的身上,耳边是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她皱眉,强撑起精神,抬头看了一圈,她周围聚满了人群。

“谁赢了?”段依瑶精神恍惚。但是仍旧记得这是一场比赛。

段军心疼的撩起她耳边的碎发,说道,“平局。”

听到这个消息,段依瑶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谁都没说过平局要怎么办?难道还要加赛?

她扶着段军的肩膀站起来,涣散的瞳孔勉强聚焦,准确的找到阿天的位置,“我们再比一场?”

“不。”

阿天别过脑袋,艰难的吐出三个字,“你赢了……”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耍赖,这个女人能做到跟他相同的成绩。他就不得不承认是她赢了。

对于这种结果,他身后的人没有一个人反对,他们输得心服口服,她跟阿天能打成平手,那他们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他们自觉的站好队伍,由阿天领头,整齐划一的向段依瑶行了一个军礼,“长官!”

段依瑶也站直了身体,郑重的向他们还了一个礼,“大家好!”

段军见到这一幕欣慰的点头,她一直都没让自己失望。总是以最出色的姿态迎接自己的使命。

拍了拍她的肩膀,段军的声音温柔了许多,“我还有事,你就先在这里熟悉熟悉环境,大概半个月左右。”

“好。”段依瑶信心满满,只是耳朵轰鸣,她摇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等段军离开以后,段依瑶转头吩咐道,“把今年的机型带我去看看。”

玄武立刻响应了她的命令,带着她去巡查。他们身后跟着一长串人,都是方才反对她的。

“老大,这是我们最新的机型……”

“这个是我们最主要展示的……”

“那个……”

玄武流畅的介绍着,偶尔阿天也会插上一两句,但是都不太多,他仍旧沉浸在输给段依瑶的震惊中,有些缓不过神。

段依瑶一直面带微笑,只是她耳朵听见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也是模糊一片。

脚下不知道踩到一块什么东西,她的身体向下滑倒,她听见玄武的惊呼。以及周围人的慌乱。

眼前却陷入一片黑暗……

段依瑶睡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得有人闹哄哄的,忍不住睁开眼睛,想看一看到底是谁打扰她的好梦。

刚一睁开,一团黑影就向自己扑过来,“老大!”

段依瑶低头看到自己身边趴着一个大块头,满脸黑线,“我还没死呢?哭啥呢?”

“老大,你终于醒了!”玄武破涕为笑,粗狂的脸上挂着泪痕,犹为的可笑。

段依瑶嫌弃的推了推他,“你先起来,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哦,好好好……”玄武用袖子一抹,快速的爬了起来。

段依瑶的视线开阔了许多,这一看,才发现室内除了玄武,原来围着一圈的人。

阿天见到段依瑶朝自己的方向看,连忙上前几步。

“段指挥……”阿天吞吞吐吐,见段依瑶疑惑的看着自己,更加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段依瑶皱眉。怎么今天一个个的大男人都这么扭捏。

阿天吐出一口气,下定决心的闭眼,向段依瑶鞠了一躬,“对不起。”

段依瑶一脸懵然,她睡了一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用跟我道歉,比赛是我提出来的,晕倒可能是我最近缺少锻炼……”

“不是这个……”阿天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玄武却异常气愤,一把推开阿天,“你给我出去,这里不需要你假仁假义!”

“玄武!”段依瑶沉声喝道。

他什么时候这么蛮不讲理了?人家诚恳的道歉。他却要赶走他……

“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原谅你了。”

段依瑶友好的阿天笑笑,可他却更加愧疚了,呐呐的说,“我罪过太大了,您不要原谅我,不然我的良心难安。”

“咦?”段依瑶摸不着头脑,怎么还会有人请求别人不原谅他?

“老大……”

玄武涕泪横流,“这小子就该天打雷劈,您还原谅他,你……”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段依瑶不相信,就一个比赛,搞得好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行。

“您……”阿天低头,到嘴边的话却难以启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段依瑶目光犀利,她不想云里雾里的猜测,瞪着玄武,“玄武,你说!”

“老大……”

“这是命令!”

“是!”玄武无奈,做了一个军礼,“医生说,您的耳朵……耳朵就要失聪了。”

“什么?”段依瑶只觉得一阵轰鸣,重新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

“刚才军医来检查过,说您因为开飞机,被巨大的机械声音搅的旧伤复发,很有可能会失聪……”

段依瑶颤抖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很有可能?”

“百分之八十……”

“那我还能听声音听多久?”

玄武声音更低了,“大概还有三四个月。”

阿天连忙上前,深深的想段依瑶鞠了一躬,“段指挥,你处罚我吧!”

段依瑶只觉得头脑乱成一团,她无力的摆手,“你们都先出去吧,让我自己静一静。”

“老大。”

“段指挥。”

阿天和玄武同时叫了一声。

说一个重要的事情:我自己赶稿的时候没注意,今天看读者评论才发现我前面几章里的人名都写错了,刚刚已经全部修改过来了,另外文里有BUG和错别字的地方也都已经修改了,可以重看一下,感谢支持,希望继续提点,最后……嗯,是要完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