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叶景琰的探望/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去!”段依瑶再次抬头,双眼都是红血丝。

阿天和玄武见她这副模样,都吞下要说的话,默默退了出去。

段依瑶坐在床上,耳边是仪器的“滴滴”声,她想到自己两三个月后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心中一片悲凉。

曾经看过的电视也都一一浮现在她脑海,那些失聪的女主人公,因为听不见声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她是不是也会如此?

段依瑶闭上眼睛,听觉变得异常灵敏,耳边细小的声音都传进了她的大脑。

眼角微涩,便有一滴眼泪从边上滑落,滴入床单,留下一块湿润。

……

阳光正好,透过窗子,段依瑶能看见远处飞翔的鸽子,她此刻心里头突然浮现出一个人。

不知道他在干嘛,是不是也在想她?

她想得正出神时,一声电话铃突然响起,段依瑶一惊,回过神来,也没多看就接听了电话。

“喂?”

“依瑶……”

段依瑶心跳漏了一拍,刚才还在想他,现在就接到他的电话,难道是真的心有灵犀?

“我在,有什么事吗?”她强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问道。

那头停顿了好一会,久到段依瑶以为叶景琰已经睡着了,她正要拿下听筒,却听见一声轻巧的呼吸声。

“依瑶,我想你了……”

段依瑶感觉有些失真,那种不真实让她竟然以为,她的耳朵此刻已经听不见声音了。

“你能听见吗?依瑶?”

叶景琰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拿着话筒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依瑶,我想你……”

“嗯。”段依瑶故作镇定的回了一句。眼睛却已经瞬间湿润。

她也想他了,想立刻见到他!

这样想着,她觉得即使真的失聪,只要他陪在自己身边,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你在哪?”叶景琰问道。

段依瑶调整好翻涌的情绪,淡淡吐出三个字,“在军区。”

“那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去找你!”

叶景琰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跟段依瑶道了一声别,就挂断电话,跑到车库里。

“不……”段依瑶想要拒绝,刚吐出一个字。电话那头就响起“嘟嘟”的忙音,她无奈的拿着手机,呆愣了半晌。

叶景琰堵在三环路上,手上的喇叭不停的按,他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这么迫切的想要去见她,明明早上才刚分开。

下午他回到别墅,刚坐下准备工作,右眼皮就跳个不停,心跳更是加速。

所以才忍不住尝试给段依瑶打了一个电话,虽然她极力掩饰,但他还是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他真想立刻飞到她身边,可偏偏这该死的堵车。让他寸步难行……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却只前进了十米,这样下去,恐怕到天黑都到不了军区。

给慕钰麒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替自己的位置,他索性下车,开始向军区的方向跑。

这里离军区并不近,但好在他体力好,赶在晚饭之前跑到了目的地。

“诶诶诶?你谁?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叶景琰望了一眼大门,刚踏出一只脚,就被人拦了下来。

“有出入证吗?”守门的特种兵拿着伤对准叶景琰,凶狠的瞪着他。

叶景琰皱眉,往后退了一步,“要怎样才能进去?”

那人一听叶景琰的话,知道他什么都没有,更加的不屑,“去去去,啥也没有,你就想进去!哪凉快哪待着,否则……别怪军爷的枪不长眼!”

“我要进去!”

叶景琰除了刚才退的那一步,脚下便再也没有移动分毫。

他目露凶光,脸色阴冷的恐怖,让举枪的特种兵也不由的一怔。

但也只是一瞬间。随即他轻蔑的用枪口杵了一下他胸口,“你要进去就让你进去?你算哪根葱?”

叶景琰懒得跟他理论,随手拨通一个电话,不一会那头就接通了。

“喂,王局,我景琰,对,我有点事要进军区,你看能不能……”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叶景琰把手机开了扩音递给那个耀武扬威的特种兵。

“喂?”

“王局?!”特种兵惊讶的声音上扬,在确实过对方的身份之后,语气立马变得谦卑起来。

“是是是,我马上执行!王局,您放心!”

挂断电话,特种兵对叶景琰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收起枪,躬着腰,“这位先生,刚才实在是对不起,这不是特殊时期,上面规定一定要出入证才能放行……”

“带我去军区总部。”

叶景琰觉得他烦不胜烦,率先打断他喋喋不休的解释,但是他却忘记问段依瑶是在哪个军区,便只能让人带他去总部。

谁知道那个特种兵听他要去总部,对他越发的殷勤。

“先生,总部离这里还有些距离,我开车带你去吧。”

叶景琰点了点头,顺着他的手势坐上了车,那个特种兵吩咐了站在门口守卫,让他们注意来往的人,而后也跟着坐了上去。

“先生,您去总部是要找谁呢?”特种兵开着车还不忘偏头问他。

叶景琰从思绪中抽离,茫然的望着他,“去找一个姓段的人。”

“姓段!”特种兵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次来的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先是有王局,后又是段队,早知道段队可是国庆阅兵训练的总教练!

他心里这样想着,但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知道再问的多了,对自己也不会太好,他们领导之间的事,他一个小小的下属,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车子停在军区总部,叶景琰对特种兵点了点头径直开门下车。

总部的大营不像大门口的守卫那么森严,叶景琰很轻松的就进了营帐。

里面的陈设简单,叶景琰一抬头。视线就被对面的段军挡住,他一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段军显然还没有注意到大营内已经进来了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忙碌着什么。

叶景琰不想上前去打扰他,转身想悄悄离开。

脚下也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一个塑料垃圾袋,他一不留神踩了上去,手上毫无依靠,推倒了独立在一旁的书架。

段军从书案上抬头,皱着眉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见叶景琰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站在他面前。

他忍不住皱眉,“你来这里干嘛?”

“段……段伯父,您好。”叶景琰将散落的几本书捡起来。尴尬的挠了挠头发。

早知道这么尴尬,还不如刚才一进门就跟他打招呼……

段军对他面容不善,冷很了一声,“又想来出什么幺蛾子?”

他还不知道叶景琰已经和段依瑶见面,虽然不满,但也只是如同见到一个故人,随意的问候。

叶景琰没想到他对自己是种态度,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勉强笑了笑,“我来这边看一个朋友。”

“那你走错地方了。”段军将一叠文件摆在自己面前,又开始专心致意的批阅。

叶景琰舒了一口气。快步转身,可才走了半步,就被段军叫住。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要找谁?”

“那个……”叶景琰吞吞吐吐了半天,竟然想不出自己在军区认识的一星半点人。

“谁?”段军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叶景琰的端倪。

“你是来找依瑶的?你们两个见过了?”

“那个……段伯父……”叶景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越是吞吐,就让段军越是肯定。

“什么时候的事?”

段军目光犀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回答我!”

叶景琰知道已经瞒不住他,在心中措辞了半天,才开口,“几天前,我们偶遇到的。”

“偶遇?”段军的眼睛里写满不相信,“怎么会刚好那么巧?”

“因为缘分。”

“您告诉我依瑶死了,可天意偏偏让我们相遇,我将这个理解为缘分。”

“呵……”段军冷笑一声,“就算是遇到了,你凭什么打扰我女儿?凭你出轨?”

“那是个误会,段伯父。”叶景琰无奈,他已经想好怎么解释,但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段军却不给他解释的时间,“不管是不是误会。我警告你离依瑶远一点。”

他的态度强硬,可叶景琰也丝毫不甘示弱,“我会陪在依瑶身边,您的话景琰可能不能听。”

“你……”

段军怒不可遏,随便叫了几个人进来。

三个肌肉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叶景琰,“段队,您找我们有什么事?”

“把他给我轰出去,以后都不许让他进来。”

接到命令后,三个肌肉男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说道,“这位先生请您出去!”

叶景琰抿着嘴唇,不说话也不挪动。四个人僵持良久,终于让段军失去了耐心,“直接给他抬出去。”

三个大汉点头,围着叶景琰转了一圈,却不知道如何动手。

正在对峙之时,段依瑶从外面走了进来,“你们在干什么?”

肌肉男看到是今天新来的指挥官,都停下了动作,面面相窥。

“你怎么来了?”段军揉着额头,声音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强势,“你先出去,我跟他的事不要插手。”

“哪里是你跟他的事?”段依瑶挑眉,叶景琰可是来找她的!

“依瑶!”

段军声音一沉,旁边不知所措的三个肌肉男似乎闻到了火药味,连忙告退。

而段军也没有时间管他们,挥了挥手,便让他们出去。

叶景琰见到段依瑶,终于放了心,“你的脸色苍白,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段依瑶不自然的低头,她听见外面有人吵嚷,料定叶景琰已经来了军营,自然没有时间照镜子,看脸色。

段军似乎也发觉了不对劲,皱眉问道,“刚才我离开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发生任何事,可能是跑得太急了……”

“你就这么担心他!”段军面色深沉,外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正忍着滔天怒气。

“爸……”这是段依瑶好不容易叫出来的一个字,让正在气头上的段军一愣。

“爸,我爱他。”段依瑶有些害羞,但却很坚定,“我爱叶景琰!”

叶景琰听见后,激动的无以复加,将她一把搂入怀中。

“你……你们……”段军颤抖着用手指向他们。

当着他的面,说这样的话,真的是世风日下啊!

“爸。你别生气,我相信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段依瑶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段军将手里的文件重重的扔在地上,“你懂什么,爱情让人盲目,我看你是被他冲昏了头脑!”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段依瑶反驳,她的耳朵已经恶化到快要失聪,她不想错过爱她的人,也不想错过她爱的人。

“固执!”

段军无奈,他对于这个女儿还真是没什么办法,只要她认定的事无论他如何铁血手腕,也无济于事。

认真的看了他们一眼。他只好妥协,警告叶景琰,“小子,要是再一次负了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叶景琰连忙点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行了,你们出去吧。”

段军颓然,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他低下了军人的头,让段依瑶不忍心。

“您……您保重好身体。”临走时,她想了好一会,才说到。

段军背对着她挥手,却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

段依瑶还想再说着什么,被叶景琰拉住,伏在她耳边低声说,“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段伯父正在气头上。”

“嗯……”段依瑶跟着叶景琰转身离开,她知道短时间让父亲接受不太可能,只能慢慢让他从心里改观。

出了军营,段依瑶也没有说话,她心事重重的跟在叶景琰身后,连他什么时候停下的也不知道。

“哎呀!”身体撞上叶景琰的后背,段依瑶揉着额头,不满的看着他。

“为什么突然停下?”

“你有什么心事吗?”叶景琰皱眉。

段依瑶心跳停顿。但还是很快恢复过来,故作镇定的答道,“没有啊!”

“我不相信。”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段依瑶陷入沉默,她耳朵的事,叶景琰是不知道的,现在恶化了,她就更不想让他知道了。

“没事,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段依瑶别开眼睛,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叶景琰听到她这样说,突然记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上下大量了段依瑶一圈,“你没出事吧?”

“我?”段依瑶心里忐忑。但面上仍旧笑得温柔,“我能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叶景琰舒了一口气。

“我心跳得很厉害,总感觉你出了什么事,所以就来看看你。”

“是这样啊……”段依瑶无声的低头,望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走出了几步,就到了段依瑶负责的军区,阿天等人远远看见段依瑶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齐齐向她问好。

“没事,你们自己做自己的,不用管我们!”段依瑶和蔼的对他们扬起笑容,跟先前叫他们出去的人判若两人。

阿天有些恍惚,“段指挥,你的伤……”

眼看他就要问出口,段依瑶连忙截断他的话,“我没事,不要瞎说。”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叶景琰偏头,疑惑的看着段依瑶,“你的伤?什么伤?你受伤了?”

他不知道段依瑶的伤在哪里,不敢乱动她,只是神情焦急的扶着她的肩膀,“依瑶,不要骗我!”

段依瑶心里一凸,有一块地方正缓缓地柔软起来。“我真的没事,大概是刚来,碰到拐角,破了一块皮。”

说着,她撩起衣袖,手臂上赫然一块破皮,血迹已经干枯,但是叶景琰还是皱了皱眉。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段依瑶无奈,这里面的机器繁多,有时候不注意,难免磕磕碰碰。

“那也要小心一些,跟我去医务室。”叶景琰不依不饶。硬拉着段依瑶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段依瑶任由他拉着,回头,只见阿天一脸疑惑,她暗自向他摇头,示意不要再讲这件事。

医务室里,段依瑶坐在简易病床上,看着叶景琰像个专业的医生一样,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这不是段指挥吗?”一个医生走进来拿药,看到段依瑶坐在病床上,忍不住一怔,“你不是刚刚才走吗?”

段依瑶举起手臂上的伤,解释道。“手划破了一块皮,过来包扎一下。”

“哦,那你注意身体。”医生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待下去,否则就成了超大码的电灯泡。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段依瑶笑笑,还好刚才出门太急,撞到医务室的桌子,否则就露馅了。

“我先给你消消毒吧。”叶景琰不知何时已经回到段依瑶身边,向她举起手中的碘酒瓶,晃了晃。

段依瑶点头,主动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叶景琰见她这么相信自己,忍不住泛起感动。

碘酒擦在伤口上,段依瑶疼得皱眉,但却只是咬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叶景琰恍然抬头,见她倔强的模样,动作不由自主便轻柔了许多。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叶景琰段依瑶上完药,拍了拍手,站起身来。

段依瑶却仍旧不舍,眼底流露出深深地留念。“你现在就要走了?”

“嗯,军区也留不住我啊!”叶景琰无奈的摊手,见段依瑶难得露出小女人的姿态,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明天再过来。”

段依瑶却没有放手,他不知道,她的时间很少。少见他一分钟,少听他讲话一分钟,都让她非常难过。

“怎么了?”叶景琰觉得不对劲,她从来没有这么粘过自己,这种突然的改变,让他觉得有问题。

“没什么。”段依瑶心虚的放开手。“过两天训练就很忙了,我可能没有时间再陪你。”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叶景琰有些无奈,这有什么,他可以进来等她啊!

“对,或许有时候你过来,是见不到我的。”

“那我就天天来!”

叶景琰弯腰在段依瑶额头上亲了一口,“总会见到你的。”

段依瑶害羞的低头,额前的碎刘海挡住闪烁的眼神,思绪却飘向了远方。

“你走吧。”突然,段依瑶抬头,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隐约盛满了笑意。

“到时候我也会想办法空闲的。”

“嗯。”叶景琰见她这副模样,便放了心,转身走出了医务室。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段依瑶心脏没由来得疼痛,她会空闲出来,但是不一定会再见他。

耳边又回响起她主治医生的嘱咐,“这个虽然是后天受伤导致的,但是有很大的几率会遗传给下一代,段指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她那么爱他,怎么忍心遗传给他们的孩子,从小做一个聋子是什么样的?总之,有一点,他不会得到幸福。

在病床上坐了好一会。段依瑶收拾好心情,向外面走出去,门口却碰到阿天。

黑暗中,阿天突然跳了出来,吓得段依瑶心跳如鼓点,她拍着胸脯,看清来人后,才稍微和缓了一些,“有什么事吗?”

“段指挥,你的耳朵是真的……?”

阿天欲言又止,怕戳到段依瑶的痛处,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段依瑶平复着心情。“没有的事,那是医生误诊了。”

可阿天好歹也在军区呆了十几年,早就懂得察言观色,“你不用骗我,我都知道,你是为了不让我愧疚……”

“那你可就想多了!”段依瑶正色道,“你又不是我至亲的人,我为什么要为你着想?”

“我只不过说的是实话。”

阿天微怔,他万万没想到,段依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段依瑶叹息道,“我的身体我自己明白,和你比赛是我自己提出来的,这些后果我不是没有想到过,既然想到了还要去做,那就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不等阿天说话,径直掠过他的身侧,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