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她竟然怀孕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刚回到家里,就迎来一家人的目光里。

“怎么了?”他一边脱鞋一边避开他们的目光。

“你去哪了?”慕薇薇一脸担忧,起身掰着他的身子看了看,“知不知道我们都在担心你。”

叶景琰觉得莫名其妙,“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难道是他去军区的事被他们知道了?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叶初雪,“是不是你告的密?”

“没没没……”叶初雪举手做投向状,“我能有多大能耐?都是爸爸……王局给爸爸打了招呼,说你去了军区。”

王局一直跟叶少辰交好,叶景琰的要求他虽然都答应了,但还是跟叶少辰通了气。

叶景琰暗自哼了一声,“果然都是靠不住的人。”

“你别怪王局,他也是为你好,听说你跟一个姓段的军官吵了起来……”慕薇薇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叶景琰将手从她手里抽出来,避开叶少辰的眼睛,“我没事。”

可他还是退的太晚,叶少辰的双眼早就穿透了他的身体,“你去找段依瑶了?”

他声音冷淡,叶景琰的额头忍不住冒冷汗,硬着头皮承认,“是的。”

慕薇薇和叶少辰无语,自家这个儿子啊,唉!

气氛多了一丝尴尬,大家都在等对方先开口,叶景琰始终沉默。

“诶呀!老哥这也是情不自禁呀!现在依瑶姐和咱们离得这么近,哥哥过去看看,也没什么吧。”

叶初雪故意放软了语气,把大家的情绪调和好。

她的眼睛轻轻的朝着叶景琰眨了眨,以后看他怎么谢她。

“嗯,爸妈,没什么事我先上楼去了。”

叶景琰没打算再这么呆下去,他是不想让父母亲过多的担心。

等有一天,等依瑶点头。他会带着她光明正大的站在二老面前,向所有人介绍她的身份。

叶少辰抽了抽嘴角,想说什么被一旁的慕薇薇止住了。

慕薇薇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别开口,叶少辰轻叹一气。

“爸妈,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就上去了。”

叶初雪顺手拿了一个橙子,但整个人一副逃的姿势,她怎么会想不到,在这种时候,她肯定是叶景琰的替死鬼。

自己再不溜。等会被问东问西接受教育的可能就是她了。

叶少辰看见儿女都离开,心里还是一种说不出的纠结。

“行了,他们现在都长大了,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孩子总会是要独立起来的,我们做大人的,干涉也没用。”

慕薇薇把手放在叶少辰的手背上,肌肤传递过来的温度,让叶少辰的神色缓和了很多。

他抬眼,刚好看见慕薇薇如水的眼眸。

“我是希望孩子们幸福的,所以才不愿看到他这么卑微。”

“卑微?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卑微了?那是爱呀!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不就是想把所有的好都给她吗?”慕薇薇有些讶异的看着叶少辰,原来他理解错了孩子们的心思。

“能够得到回应的才是爱,一直去付出,那不是。”

他想到王局告诉自己叶景琰在军区跟姓段的吵了,心里就毛躁。

“得了,你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

慕薇薇无奈,想要抽出手时,却被叶少辰一下拉住了,“陪着我,多陪我说说…”

慕薇薇耸了耸肩,把身子依偎在他怀里。

……

段依瑶在刺眼的阳光中醒过来,耳边是机车轰鸣的声音,她放心的吐出一口气,今天……她还是听得见的。

“噔噔噔”

敲门声响起,将段依瑶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起身整理好了衣服,不紧不慢的去开门,奇怪的是门外的人竟然也不着急,敲了三声后默默等在了外面。

段依瑶打开门,见到对面站着的人,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她看了一眼腕表。才六点,现在就要训练?周边住满了市民,好像行不通……

“段指挥……”阿天踌躇了半天,看到段依瑶出现,他的眼睛一亮。

“你没事吧!”

“没事啊!”段依瑶云里雾里,见他手上端了一个瓷盆,“这是什么东西?”

阿天这才反应过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这是南瓜粥,听说对听力有好处……”

段依瑶一愣,没想到他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训练场上人渐渐多了起来,两人对峙,已经引起周围的注目。

她不得不接过南瓜粥,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阿天挠着头,有些不知所措,抬头见与段依瑶四目相对,他连忙转身快步跑开。

段依瑶摇摇头,没有多作停留,带着南瓜粥进了房间,她正好没有吃早饭,这个粥留给自己当早餐正好。

她找到碗盛了一些,放进嘴里的那一刹那,就忍不住睁大眼睛。

好吃!

真没想到阿天那样的一个莽夫竟然会拿出这么好吃的南瓜粥,甜而不腻,香浓软嚅。

都说早餐是一整天的能量,段依瑶吃过南瓜粥,果然比以往更加精神抖擞。

她换好军装,来到空军训练基地,士兵们已经整装待发,等着段依瑶的到来。

技术教练正在讲解,段依瑶到的时候已经近乎尾声,所有人都看着她,有怜悯,有愧疚,但却都不是段依瑶想看到的。

她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走向自己负责的飞机,开始第一天的训练。

先是一辆飞机起飞,伴随着一声轰鸣,飞到了天空上方,而后接二连三依次上升。

段依瑶站在正下方,耳朵再一次疼痛,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耳根。

她捂住耳朵。却没有减轻一点痛苦,飞机越飞越多,段依瑶终于承受不住,远离了训练基地,走到一半,便晕倒在场地上。

……

叶景琰心脏突然钻心的疼痛,他将车靠边停下,却又感受不了。

“喂?喂喂?大哥?”电话那头是慕钰麒焦急的声音。

“喂,我没事。”叶景琰重新接起电话“你刚才在说什么?”

“我说,让你借我一下那个私人游艇,我带曦月去玩玩。”

“曦月是谁?你最近追的那个小明星?”

“你可不要告诉……”

“行了。你那点破事,我还懒得管。”叶景琰打断他的话,“游艇就在那摆着,要用就拿去用。”

说完,匆匆挂了电话,心脏虽然不疼,但是他的眼皮却跳得飞快,跟昨天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天他以为是依瑶出了事,可是但她身边,却让他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了,今天又是这样。难道是他的身体出了问题?他找不出原因……

……

另一边的段依瑶被人发现送进了医务室,没有上一次的熟睡,她很快就醒了过来。

看到周围的白色,她已经习以为常,随口问道,“医生,我的耳朵是不是更严重了?”

“你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晕倒的?”

医生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让段依瑶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不是因为耳朵?”她难道还有更严重的病?

段依瑶听到头顶的人叹了一口气,才对她说道,“你怀孕了。”

“什么?”

她从床上惊坐起来,颤抖着声音问道,“你再说一遍!”

“我以为你是知道的,昨天我就跟你说过这个会遗传,你的表情落寞,我以为……”

医生没有再说下去,她现在的情况根本不能再多听了,只能让她自己一个人待着,来缓解情绪,想到这,他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桌角上有一把没开封的手术刀,他偷偷朝段依瑶的方向撇了一眼。迟疑的收了起来。

虽然军官的心理素质都有经过专门的检测,但是她一个女人,难免会想不开,为了保证她的安全,还是收起来的好。

这一系列动作当然都没被段依瑶看见,她只顾着想自己的问题,连医生什么时候走出去的她都不知道。

过去的一切都浮现在脑海中,她跟叶景琰相见是,就发生过一次,可还是让她怀孕了,这……难道就是天意吗?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要孩子,现在却让她得知自己已经怀上了……

段依瑶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里她没有一丝感觉,却即将孕育出一个生命。

他或许生来就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听到世界的声音,甚至因为听不到人教他,而不会开口讲话。

他会受到其他同龄孩子的嘲笑,会自卑的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段依瑶不敢再深想下去,她怕她会在此刻支撑不住,所有恶劣的情况她都在第一时间从脑子里过滤了出去,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无力,在天意面前什么都做不了。

总之,根本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段依瑶握着手机,屏幕上是“叶景琰”三个字,她呆愣的看着,迟迟不肯拨出。

该怎么跟他说?告诉他,他有个孩子了,然后再跟身在狂喜中的他说,孩子可能会是聋子、哑巴?

她做不到!

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她没有办法这么残忍。

正在迟疑的时候,手机屏幕的灯亮了起来,她低头,果然看见叶景琰的名字。

段依瑶苦笑……

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为什么偏偏在她不需要的时候这么灵验?

颤抖着滑开接听,叶景琰的声音就从远方传了过来,“依瑶,你在训练吗?我待会来找你?”

段依瑶收拾好心情,回答道,“我在训练,现在有点忙,估计没有办法见你。”

电话那头有了短暂的沉默,叶景琰轻笑了一声,掩饰住失落,“那我明天再来吧。”

段依瑶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她很少拒绝叶景琰,这一次,他估计真的受伤了,连声音浓烈的失落都不刻意掩盖。

叶景琰上车,启动,而后绝尘而去。

而身后的军区大门离他越来越远,段依瑶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到了军区,只要她说好,自己就会屁颠屁颠的去找她。

可是她没有!

或许她真的很忙。但是叶景琰却想不通了,连一个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时间,那到底是有多忙?

脚下油门踩到底,叶景琰一路疾驰的飞奔着,直到开进市里,才慢慢开始堵了起来。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靠在床上,不耐烦的看着前面一点都没有挪动的车子,内心就更加烦闷。

突然,街角传来呼救声,叶景琰皱眉,却没有下车,直到拉扯的几个人出现在他面前,才扔下烟头,开门下车。

因为他看见了个一群男人围在中间的女人,赫然就是段子莹。

叶景琰走进去将段子莹护在身后,“她怎么招惹你们呢?”

“怎么招惹?”

那个貌似带头的人轻笑一声,“什么叫招惹?她长成这忙就是招惹我们了!”

说完,他猥琐的一笑,对着段子莹做了一个轻浮的动作,让她尴尬难忍。

叶景琰见此,拳头已经不由分说的挥向对面的男人。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躺在地上,嘴角吐出一口鲜血。

“你……”那人刚吐出一个字,嘴里的牙齿便跟着吐了出来,嘴里血肉模糊。

“哎哟,敢打老子?”那人阴狠的往后面招了招手。

“你们愣着干啥啊!都给老子上啊!”

他身边的人,这才如梦初醒,连忙稀稀拉拉的摆出李小龙的姿势,只是大多数做的不够标准,散漫的举起手,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叶景琰不等他们群攻。挑中间的几个人踢到在地。

其他的人见到他这么能打,都生出了退缩之意,扶起地上的同伴,落荒而逃。

“景琰哥哥!”段子莹一直抱着叶景琰的手臂,脸上楚楚可怜的挂着泪滴。

叶景琰皱眉,还是忍住了抽出手臂的冲动,“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听说你每天会来这里找依瑶姐,就在这条必经之路等你,但是,没想到却遇见了他们……”

“等我干什么?”叶景琰趁机冷淡的收回手臂。

段子莹看见两手空空的自己,不知所措的低头,“我……我只是想见见你。”

“你很久没来看我了,所以……我就……想着来看看你。”

叶景琰说不出话来,他一直想去把他们的事解决了,可是这两天都因为不同的事给耽搁了。

“我送你回家吧。”

憋了半天,叶景琰终于还是说一句不重要的话。

段子莹却受宠若惊,连忙点头,“谢谢景琰哥哥!”

“走吧。”

车停在楼下,叶景琰抬头看了看,没想到时隔几天,他又回到了这里,只是心情变换了几番。

现在的他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是觉得无比复杂。

“景琰哥哥?”

叶景琰被她叫的清醒,站在原地整理好情绪,“走吧。”

段子莹点了点头,自然的抱住他的手臂,“爸妈看见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或许吧。”叶景琰看她贴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推了她一把。

“自己走吧。”

等到电梯停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抽离,让段子莹尴尬的站在他身边。

段子莹委屈的看着他,直到门从里面打开。才换上笑容,迎了上去,抱住开门的段父。

“爸爸!”

“回来了?”段父脸上洋溢着笑容,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谁知段子莹却粘得更紧。

“爸连你也嫌弃我!”段子莹不满的撅着嘴,就是不肯放开抱住段父的脖子的手。

“你也丫头……”

段父笑眯眯的抬头,身子一顿,脸立刻严肃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段子莹听到他的质问,突然想起身后的叶景琰,连忙放开手,“爸爸。你别这样子……”

“是你把他带来的?你这丫头……你……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段父恨铁不成钢的跺脚,对叶景琰的态度越发恶劣起来,“之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现在你要是再敢惹我们家子莹,就别怪我不客气!”

“段伯父你误会了,我来就是为了解决之前的事的。”叶景琰诚恳的对他说道。

“之前是我不对,你不要婚礼说不办就不办,也没有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次……”

“景琰哥哥!”

段子莹打断了他,他越说话她就越慌,连忙侧开身子。“我们进来说吧,一直站在外面太累了。”

段父守在门口,段依瑶仍旧坚持,他只好放弃守门,让叶景琰进了客厅。

段母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到叶景琰,脸色也是一沉。

段子莹拉着叶景琰坐在段母的对面,而段父则靠着段母坐下,四年面面相窥,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打破僵局。

最后,叶景琰咳嗽了一声。“伯父伯母,我今天来是要跟你们讨论之前结婚的事。”

“有什么好讨论的?”段父插嘴说道。

“我会赔偿这次的损失。”

叶景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他,“这是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段父怒极,“我不缺你这个钱,我嫁女儿不是卖女儿,你不需要给我来这招。”

叶景琰也不回话,将支票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起身道别。

“今天打扰了,那……我就先走了。”

段父冷哼一声,“要走可以。把你留下的东西带走。”

叶景琰向他们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刚走出一步就被段子莹拽住,“景琰哥哥,你不要走!”

她知道叶景琰今天只要一走出她们家的门就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她一定要打动他。

“那些事是我不对,我现在不能再错下去了。”

“我喜欢的是依瑶。”

这句话他已经说了无数遍,却还是忍不住心动,对人宣泄自己的情感,他竟然觉得喜欢她是一种值得自豪的事。

段子莹抱着他的手腕一僵,“可是……可是你答应过我要跟我结婚的。”

她没有多想,顺着脑子就说出了这话,其实在叶景琰面前,她也说了很多遍,不是她不想改,可是她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

段依瑶有爱,她却只能用道德……

叶景琰无奈,直视着她的眼睛,“结婚很容易,爱却不简单,你如果想用婚姻绑住我,那我们都不会幸福。”

“我不管。你答应过我……”

只要跟叶景琰结婚,把他绑在自己身边,她会慢慢的让他爱上自己。

女儿的低声下气,让段父气愤,对她喝到,“有点骨气,放开他,让他走!”

“爸……”段子莹可怜兮兮的回头,“你不要一直赶景琰哥哥走。”

段父见她不听自己的,也走上前,去拉开他们两个人。

叶景琰得了自由。连忙向他们告别,匆匆离开。

看着离自己渐行渐远的叶景琰,段子莹心里一酸,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段子莹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问段父。

段父叹了一口气,“不是你的就不要强求。”

否则,流眼泪的时候要比现在多得多……

段父转身,看见桌子上显眼的支票,心里刚压下的怒火又“蹭蹭蹭”燃烧了起来。

他拿起支票看了一眼,1后面的0是一长串,他大致数了数,是整整八个0。

段父怒极反笑,“他果真是把我们当乞丐了,赔偿的也是大手笔,竟然给了一亿。”

“老段,你不会要真的收下吧?”段母皱眉,表示对他的做法不赞同。

“当然要收,是他自己留下的。”

段父拿着支票端详了一会,突然,从中间撕裂,然后又重复了几遍,将支票撕的四分五裂。

段母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呆,刚才还说要将它收入囊中,转眼间,它已经被撕得粉碎。

段子莹也半天没回过神,等到她突然想起什么,情绪变得激烈,“爸,你为什么要撕?”

这样就代表他们收下了支票,她以后再也没有理由再纠缠着景琰哥哥。

他们家虽然不缺钱钱,但是突然提出一亿还是非常有难度的,想到这,段子莹突然明白叶景琰为什么给的是一亿,因为只要接了,他们是还不起的……

“那小子正好跟我不谋而合了,他不想让你缠着他,我也正好不想把自己闺女嫁给他。”

段父见段子莹满脸绝望,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女儿这么好,以后会找到很少的人托付终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