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一定要离开他/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子莹眼含泪光,他哪里知道,她就是喜欢他,再有多少人她都不愿意……

……

军营大厅里,段依瑶站在段军对面,平静地面对着他滔天怒火。

“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段军目光犀利的盯着段依瑶。

才刚来了两天,就要走,而且是无缘无故,立刻就要离开,他想不通到底有什么事要这么着急。

“您就别再问了,总之今天我是非走不可。”段依瑶态度强硬,这一次,她不能妥协。

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想要生下来,但是却不想让所有爱她的人担心,叶景琰应该跟更好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受着一个聋子,或许,将来还有可能是两个……

“是不是因为那个叶景琰?”段父毒辣的目光扫了她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她心里所想。

他想了想,也只有这个原因,依瑶一遇到关于他的事,总是变得有些固执,跟之前理智的她完全不一样。

“不是因为他……”段依瑶直觉否认,但是过于慌乱的撇清反而让段军怀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段依瑶张了张嘴,用到一个蹩脚的借口,“我突然不想待在这里了,整天严谨乏味,很久之前就想离开了。”

“你说什么?”段军不敢置信,段依瑶从来没有说出过这样的话,他不知道原来这就是她真是的想法。

“说多少遍都是一样的。”段依瑶见段军受伤的双眸,昂起头硬着头皮说道。

她内心并没有埋怨段军,可是为了离开,她不得不这样说。

“好好好!”段军怒极反笑,“这就是你的想法?”

“既然你想离开,我就成全你!”

说完段军转身就走,留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秋风中,他的背影无端萧瑟,段依瑶知道,他这样就代表着让她离开,也代表着不再见面……

心内一阵抽痛,段依瑶却毫不犹豫的转身,朝他相背的方向走去。

她知道她不能停,现在他只是会因为误解而痛心,若是她不离开,他的痛苦会更严重。

她来到空军训练基地,大家都在休息,段依瑶擦干眼泪。换上笑容,仰起头对他们打招呼,“大家好啊!”

玄武正在喝水,见到段依瑶突如其来的笑,呛得说不出话来,“咳咳,老……老大,我是不是见鬼了?”

“去你的!”段依瑶推了一把凑到自己面前的玄武,“你这人就是欠,非得对你冷言冷语你才舒坦!”

“呼……这才是我认识的老大嘛!”玄武揉了揉被段依瑶推的地方,一脸欠揍的笑容。

段依瑶无奈的摇头,见到其他的人向自己围了过来。才继续开口,“我来这里是有件事的……”

她欲言又止,引得周围的人都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后面说的事。

“我要离开这里了,不再做你们的指挥官,这几天你们与我相处下来,虽然不是非常好,但是应该也能用融洽来形容。”

“我……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的坚持训练,让国民看到我们国家的实力!”

说到这,她已经无话可说,盯着一双双疑惑的目光,有些哽咽,不是因为离开,是因为自己的处境。

过去的一切让她觉得老天对她不公,凭什么这些事都发生在她身上,她的幸福就这样的不堪一击,每当自己以为碰到了边缘,可它就悄无声息的远离。

玄武听到这件事,无疑是最震惊的,没有一点预兆,她来了这里,又没有任何预兆,就要离开,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玄武将她拽到一边,小声的问她。

“就是想放个假,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我不信。”

玄武直视着段依瑶,让她忍不住低头,他的眼神太有负担,让她的谎言就快要被戳穿。

“玄武,我没有必要骗人。”

“那你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想放假,马上就要阅兵了,参与这件事将会有多大的荣耀!”

“我是那种为了荣耀而放弃所有的人?”段依瑶嗤笑道,“我是那样的人吗?玄武……”

“不是老大,你听我说……”

知道段依瑶误会了他,玄武急得语无伦次,想解释,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行了,我现在就要离开了,随你怎么想吧。”

段依瑶佯装盛怒,离开了训练场,留下一脸悔恨的玄武。

他身后的阿天神色复杂,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便跟在段依瑶后面走了过去。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别一直鬼鬼祟祟跟在我后面了。”段依瑶走了一段路,停下来,转头正好对上阿天。

对于她突然的转身,阿天也不觉得奇怪,眼睛一直锁在段依瑶身上,“段指挥,听说你要走?”

“是的。”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

段依瑶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等着他“是因为”后面的话。

“因为耳朵?”阿天坦然的看着她,“是不是因为我跟你比赛,让你的耳朵恶化了,所以才不得不离开?”

段依瑶苦笑不得,不得不佩服他的想象力,“阿天同志,我想你真的是想多了,我的离开跟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真的吗?”阿天表示怀疑,他猜想她有可能为了不让他愧疚,而刻意的这么说。

“比真金还真!”

段依瑶说完就想走,可是阿天突然绕到她前面,“既然是这样,那能不能不要走。”

“啊?”

剧情反转的太快,段依瑶都没有缓过劲儿来,怎么从质问原因变成了请求?

然而事实证明是她的接受能力太差,更大的反转还在后面。

阿天支吾了半天,“能不能不要走,我……我发现有点喜欢上你了!”

什么?

段依瑶头顶如同晴天霹雳,刚来没多久,老天竟然还给她安排了一朵桃花。

“你听见了吗?”阿天忐忑的注视这段依瑶的一举一动,见她没有任何反应。拿不准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段依瑶眼前的手在晃动,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嗯?那个……”

她的大脑中极速的转动,思索该怎样拒绝他,却不会伤害他的自尊。

“没关系,你不用这么快给我答复,你可以留下来,慢慢观察,慢慢了解我。”

阿天说这话的时候不敢去看她的眼睛,趁着段依瑶没怎么注意的时候,飞快的瞥了她一眼。

“那个……对不起。”段依瑶想了好一会终于将这三个字说出口,离开,她是肯定要离开的了。早点拒绝他,不给他希望,才不会那么麻烦。

当然,就算她不打算离开,也断然会拒绝他,对于不爱的人含糊不清,她做不到。

阿天的手握紧,咬牙问道,“为什么?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

“因为我不爱你……”

“可是我们才相处了两天!”

段依瑶温和的笑笑,“你不也是心也是因为两天才喜欢上我的吗?证明爱这种东西不是因为时间断定的。”

有些人,相处一分钟,就会对对方有好感。可是有些人,就算相处了一辈子也只能做朋友。

阿天无言以对,觉得她说的明明有漏洞,可是又好像很有道理,他抬头看想段依瑶。

“段指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嗯。”段依瑶连想都没想,直接了当的回答。

她有喜欢的人,那个人在她心中无可替代,只是说出来也让她觉得骄傲。

阿天颓然的放下手,既然她的话已经说道这个地步上了,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段依瑶也是无可奈何,她本意是不想伤害他,可是爱情这种东西,不是幸福,就是痛苦,索性他还只是开始,并不会为爱情受太多的苦。

……

军区铁栅栏前的马路上,在一辆劳斯奈斯疾驰飞奔,而开车的叶景琰只注意到前方的路况,一辆出租车与他擦肩而过。

段依瑶无意间扭头,从窗外看见叶景琰正深锁着眉头,连忙低头,“师傅,能不能开快点!”

“姑娘。这里是军区门口,有限速的,况且……”那开车胖胖的师傅看了后视镜一眼,“也没有追兵啊!”

“不是……”

段依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摆手说道,“哎呀,总之你开快一点!”

叶景琰只要进了军区,发现她不在,肯定会开车立刻追出来,到时候再着急已经来不及了。

“知道了,知道了,过了前面的路口。就可以加速了。”开车的师傅见她是真的着急,也就没有跟她再贫嘴。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师傅终于忍不住转头,“可是,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开了半天了,也不见你说地点。”

“我……”

段依瑶在脑中过滤了几个地点,公寓,花店,她都不可能再回去了,“送我去机场吧。”

师傅不再说话,只是看她的目光怪异,像是从军区里逃出来的逃犯一样,一出来就着急着去机场,肯定有猫腻。

但是他一个小小的市民,实在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着赶快将她载到目的地,然后走人。

段依瑶此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只感觉到车速一下快了很多,转眼时竟然还把她甩得坐不稳,扶住旁边的把手才勉强稳住身形。

几分钟后,出租车师傅长舒一口气,“到了。”

段依瑶更加搞不懂,要呼气也是她呼啊,先前要求他快,他偏偏不快,后面又突然加速,难道他有逆反心理?

等段依瑶给了钱,刚关上车门,出租车便像逃也似的开出了段依瑶的视线。

段依瑶额头满是黑线,原来他不是开不快啊……

在机场犹豫了半天,段依瑶终于买上了去H市的机票,她想了好久,还是去一个大家都相对陌生的城市,她能忘掉所有,不至于触景生情。

拿着机票。等在候车厅,段依瑶想了很多,手机突然响起铃声,她低头看了一眼,名字是花小翠。

段依瑶想起她去军区也没怎么跟小翠说,现在更是要撂下摊子就这样跑了,心里生出一丝愧疚。

“喂?小翠?”

“老板,你去哪了啊?那天跟你一起的那位先生到处在找你。”

段依瑶心惊,“他在你身边?”

“没有,他现在开车去公寓了,说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就想着我试一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通了。”

段依瑶苦笑,她将叶景琰的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当然打不通了……

“哎呀,老板,你到底去哪了啊?这几天我都没有见过你。”

花小翠没听见段依瑶回应,一直絮絮叨叨的埋怨,“你不知道,这几天,买花的人又来了,可把我忙坏了!”

段依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开的店,却经常不闻不问,现在更是直接丢给了小翠,让她该怎么启齿?

“老板?老板?!”

“嗯?”段依瑶回过神,“小翠,你听好啊,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至于去哪我不能说,这个花店,你要是一个人忙不过来,关了它也好,转让了也好,总之花店的所有事都归你管了。”

“离开?”

电话那头的花小翠惊叫,“老板。你为什么要离开啊?”

“没有为什么,记住,不要跟那位先生讲我们通过电话!”

“为……”

“没有为什么!”

“哦……”花小翠弱弱的应着,老板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么凶了?

段依瑶知道她脑子里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忍不住打断她,“别多想了,是真的有正事,这个店你要是想开,就送给你了。”

“送给我?”花小翠惊讶得合不拢嘴,在帝都,这个地段的店铺。也是价值不菲啊!它现在平白无故是她的了!

“嗯,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花,这个店给了你,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

“老板,你别这么说,你要是有事我可以帮你看着花店,等你回来了再还给你……”花小翠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听到她的话就更加笃定了。

老板……肯定出了什么事!

段依瑶又跟她寒暄了几句,才安抚好这个脆弱敏感的小姑娘,她再三保证自己没事,才挂了电话。

这时候已经有播音开始叫人登机,段依瑶看了一眼手里的机票,正好是他这一个场次的,便拿起机票走到了检票口。

手机握在手里,犹疑了一会,段依瑶毅然决然的长按关机键,在屏幕熄掉的一瞬间,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段依瑶还没来得及看清屏幕上的名字,手机便陷入了黑暗。

她也懒得去深究,反正已经决定离开,便和这边的人和事断了联系也好。

……

叶景琰在段依瑶公寓门口敲了许久,也不见人来开,他背靠着门从上滑落,最后坐倒在地上。

手机上的灯还没完全熄灭。上面的短信一字一句敲击着他的心。

这是段依瑶离开军区时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之后他打电话就再也没有接过。

短信上只有简单的两排字:景琰,我发现还是不能完全原谅你,与其留下来两个人都受折磨,不如我自己一个人离开。

字里行间,笃定自然,叶景琰都没有办法不相信,这不是段依瑶给她发的信息。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明明前一刻还对她情根深种,现在又绝情的离开。

他现在脑子里想不出那么多的为什么,只剩下手指机械的按着段依瑶下面那一串数字。

里面传来播音员毫无起伏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天变得真快,早上他还以为幸福触手可及,现在,他却已经绝望的坐在地板上,心痛得难以自抑。

他甚至不明白原因,就这样被宣告了无期徒刑……

……

花店里,白瑾逸皱着眉,同花小翠四目相对,手里是正在拨通的号码的手机,“没打通。”

“怎么会,刚才老板还接了我的电话……”花小翠惊讶,忍不住脱口而出。

等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才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白瑾逸自然没有放过她,问道,“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白瑾逸虽然平常温文尔雅,笑起来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可是脸色严肃的时候,同样让人害怕。

花小翠缩了缩脑袋,“没……没什么。”

“小翠……”

花小翠听得头皮发麻,想到老板嘱咐她不要告诉那个开豪车的少爷,可没有说不让她告诉白瑾逸啊……

想着想着,心里就有了底气,花小翠抬头,“老板说她要离开一段时间。让我照看花店?”

“离开?去哪?要多久?”

花小翠摇头,“这些老板都没有说。”

白瑾逸眉头更加深锁,什么原因都没有,说走就走,不像是依瑶的性格。

“咳咳……”花小翠看他想的入迷,忍不住咳嗽一声。

“额……”白瑾逸回过神来,揉了揉额头,“以后你和依瑶通电话记得告诉我。”

“啊?”

花小翠有些不敢相信,这话会从白瑾逸口中说出来,他在她心中一直是懂得克制自己的形象,没想到今天让她见到不同的他。

“那啥……白……”她想叫他,可是西出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算好。

“直接叫我名字吧。”

“那个。白……白瑾逸,老板她应该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了。”

“为什么?”

花小翠偏头想了想,“因为……老板虽然没说,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很悲伤,所以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再给打电话了。”

“悲伤?”白瑾逸喃喃自语,“怎么会悲伤,难道是叶景琰对她做了什么?”

“应该是吧,我看他还很焦急的在找老板,现在估计已经到了老板住的公寓了。”

花小翠耳朵很灵敏,即使白瑾逸已经非常小声,但还是被她听见,并且回复了他。

白瑾逸一听到她回答。立刻离开了花店,他应该找当事人问清楚,而不是在这里胡乱揣测。

段依瑶的公寓他去了好几次,每次都是送她回家,只有这一次,他不是为了找她而去。

车将将停放好,白瑾逸就马不停蹄的奔向段依瑶的公寓,电梯的门被打开,他目光往里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叶景琰蹲坐在地上。

手里点燃了烟,整个人都浸泡在云里雾里,地上散落了好几根烟头。

白瑾逸走到一半,都不敢走上前,才几天不见,他竟然颓废成了这样,哪里还有半点在婚礼上神采奕奕的样子。

叶景琰听到有响动,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前迷雾太多,他眯着眼看了半晌,才确定他的身份,“你怎么也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白瑾逸隐隐有了怒气,“你把依瑶气走了,难道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叶景琰轻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就算是我做错了,那也是我和依瑶的事才对。”

“就算?”白瑾逸怒极反笑,快步走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衣领,趁他不注意,重重在他脸上打了一拳。

脸上火辣辣的疼,抬手碰了碰,叶景琰终于反应过来,他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打了……

“什么叫就算?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渣男,我说什么也不会放手的!”白瑾逸近乎咆哮,失去了所有的风度,此时的他只是一个被抢了心爱之物的孩子,完全不像是一个大学老师。

叶景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呵,让给我?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依瑶爱的人是谁。”

这句话像是戳到了白瑾逸的软肋,他含糊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半句话,他的确从来没有问过她到底爱的是谁,只是一个劲儿的逼迫她……

白瑾逸靠在墙上,看着叶景琰一口一口的吐烟,自己仿佛也身处在云雾里。

他闭上眼,第一次觉得尼古丁麻醉人的神经是多么的舒服。

“接好了!”叶景琰见他那副样子,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扔给白瑾逸。

白瑾逸接住后,仔细的在手中翻看,叶景琰又把打火机递给他,“喏,用这个点燃它。”

白瑾逸活了这么大当然知道怎么抽烟,但是他毕竟是第一次抽,刚吸一口就呛的直咳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