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一定要把他抢回来/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没想到我们两个会有这天,相安无事的坐在一起抽烟。”叶景琰嘴角自嘲,一个女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他终于是知道了。

“为什么她会突然走了?”白瑾逸仍旧耿耿于怀。

“她就是这样,什么也不说,自己一个人离开……”

烟雾缭绕中,白瑾逸和叶景琰的脸掩映在里面,悲伤的,无奈的,都被遮挡。

也不知过了多久,确定里面没人后,白瑾逸先站了起来,“这样等着不是办法,我去报警,万一她遇到什么危险了呢?”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他就不愿意多待,匆匆看了叶景琰一眼,叹一口气就这样走进了电梯。

叶景琰仍旧坐在地上,眼里不知是被烟熏的,还是怎么回事,竟然泛起了水雾。

他用手掌捂住自己的眼睛,喉咙哽咽了一下。

再次遇见她,他以为是老天的恩赐,可没想到,后面竟然还有更大的打击。

难道他就那么弱小,让依瑶觉得他不堪一击,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愿意相信自己!

……

段依瑶下了飞机,一股热浪袭来,头顶上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她用手挡住脸,眯着眼看这周围的景物。

四周都是顶天的椰树,树下有人摆着摊在叫卖椰子,段依瑶摸了摸口袋,把所有兜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只有几张可怜巴巴的零钱。

“大婶,一个椰子多少钱啊?”段依瑶腆着脸凑到一个面相和蔼的大婶身边。

那个大婶抬头。见她的眼神窘迫,一下就明了,“自家的椰子,你看着给吧。”

段依瑶数了数手掌心的钱,一共只有五块,全部都递给了卖椰子的大婶,“我能用这些管一个椰子吗?”

那个大婶看她为难的样子,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太多了,我这一个椰子只要三块钱。”

段依瑶松了一口气,她走的着急只带了银行卡。周围好像都没看见取钱的地方,还以要继续受渴呢!

“来,给你这个。”大婶挑了一个最大的,掂了掂,插进去一根吸管,然后递给她。

段依瑶受宠若惊,“大婶,不用这么大的。”

“没事,闺女,钱包被人偷了吧?”卖椰子的大婶温和的对她笑笑。

段依瑶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就陪着大婶聊了一会天。

大婶告诉她。这个地方虽然是旅游胜地,但是有些地方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得知段依瑶打算长住在这里,她立刻热络起来,“你要是还没找到住处,不嫌弃的话可以先住我家。”

“啊?”段依瑶一时反应不过来,还没等她做出回答,大婶已经拉着她的手,态度亲昵的跟她拉家常。

跟大婶走进一条巷子时,段依瑶嘴角抽动,她就这样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万一被人卖了……

段依瑶笑着摇头,她真是有被害妄想症,对她好的偏偏被她想成坏人。

“闺女,我家破了点,你就将就着住下吧。”大婶在一个铁门下停了下来,转头不好意思的对段依瑶笑笑。

她看她穿得很好,不像是没有钱的孩子,怕她一时住在这里不习惯。

段依瑶摇头,“不会的,我看挺好的!”

她以前在部队什么样的地方没住过,更何况这个地方虽然偏僻但是好在整洁。

她是打算长期生活,靠卡里的存款虽然能过几年,但是孩子生下来,怎么办?而且她很有可能失聪。哪个工作愿意收留残疾人?

段依瑶跟着大婶走进房子,一排农家的瓦房,面前一个诺大的院子,段依瑶眼前一亮,“这很好啊。”

大婶听到她这么说自己的家,对段依瑶的印象更好了,“闺女,你住这间房子。”

“谢谢大婶。”段依瑶跟在大婶身后,对自己即将入住的房子非常满意。

她参观了一圈,发现除了大婶,没有再见到其他人,段依瑶忍不住好奇,“大婶,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老头子死的早,儿子外出闯荡,几年也不回家一次,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大婶说到这里,不禁低头。

“老婆子一个人住这么空旷的房子,觉得孤单,所以听说你想长住,便让你跟我一起住了。”

段依瑶听到她这么说,明白自己问错了话,“大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都是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大婶又恢复成和蔼可亲的模样。

段依瑶也不想继续戳她的伤口,两人一时间无话,大婶退到门口,说,“你先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出去买点日用品。”

段依瑶应了一声,大婶就替她把门关上,留下段依瑶站在这个房子里开始恍惚。

几个小时前她还在帝都,现在她却已经到了一个离他千里之外的地方。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是在找她,还是已经听她的话放弃……

段依瑶自嘲的烟头,是她选择离开,为什么脑子里还奢望他会记得她,不是说让他忘记自己,去寻找属于他的幸福吗?

可她的内心仍旧自私,她希望他能快乐,却不要忘记她!

段依瑶对着镜子简单的梳洗一遍,打开门走了出去,大婶等在院子里,检查椰子的好坏。

“大婶,这个在怎么分辨好坏啊?”段依瑶也凑过去,坐在大婶的身边。

大婶一边麻利的翻看一边跟她解释,“椰子其实比其他水果要简单些。看看哪里有虫眼,把它挑出来就好了。”

“可感觉你们这个赚不了钱啊!”一个才三块钱,估计连本都保不住吧。

“也还好,旅游旺季买的人就多,价钱也就高一些,现在一个也就七八块钱的样子。”

“七八块!”段依瑶重复了一遍,为什么只要了她三块钱?

大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自己的嘴,“那个……闺女……”

“大婶,谢谢你!”段依瑶从身后抱住了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人肯对她温柔以待。还是这样的陌生人,她觉得异常的感动。

心里酸酸的,眼角边挂着泪珠。

大婶动作一顿,伸手轻柔的抚在段依瑶的头顶,“闺女啊,你既然住在这里了,我就会把你当作自己的亲生闺女,不会让你受伤的。”

段依瑶心里感动,伏在她的肩头点了点头,喉咙里像是梗了一块鱼刺骨,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

叶景琰回到家,一身的烟味。这次家里的人倒没有全部坐在沙发上等他,叶初雪喝了吃着一根棒棒糖盯着他换完鞋。

“其他人呢?”叶景琰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声音沙哑。

叶初雪取出棒棒糖,“爸妈都走了,说待在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让你办完事也早点回去。”

叶景琰皱眉,“你怎么不走?”

“我难得来一趟帝都,当然要趁着这几天好好玩耍一下。”

叶景琰懒得理她,径直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他一身的烟味,现在只想赶快去洗一个澡。

叶初雪伸出双手看在叶景琰前面,“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你自己回房间休息吧。”叶景琰不愿意多说,举步越过她,可他太小看叶初雪的固执,刚移动一步,叶初雪就跟着他走一步。

最终,叶景琰妥协,停在原地颦睨这她,“你到底要干嘛?”

“大哥,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瞒着你又能怎么样?”叶景琰偏头,脸上挂着无所谓。

叶初雪听了一跺脚,撇嘴哼道。“大哥,你变了!”

“我怎么了?”

“你……”叶初雪无话可说,她只是猜测,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事。

可是他身上的烟味这么浓,就算是傻子也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事。

叶景琰一只手控制住她,自己则侧身扬长而去,留下张牙舞爪的叶初雪。

她回过神来,已经看不见叶景琰的身影,“喂,大哥!你!你混蛋!”

叶景琰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走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叶初雪在客厅里哀嚎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叶景琰没有开灯,摸索着走到床边,点燃了一根烟。

没多久,外面的叶初雪似乎也骂累了,周围异常安静,叶景琰盯着手机的烟明明灭灭,脑袋却是放空了的。

第二天清晨,叶景琰推开卧室房门,叶初雪酒突然跳到他面前。

“你要干嘛?”叶景琰退后一步,与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叶初雪笑嘻嘻的蹿到叶景琰面前,“大哥,慕钰麒找了一个度假山庄,看样子很不错哦,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送我去吧。”

“送你可以,但是别拉着我一起去。”

叶景琰绕过她,自己去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一口就喝到了底。昨晚抽了太多烟,喉咙已经干得说不出话。

叶初雪追上他的步伐,“大哥,你看你的样子,完全就是颓废大叔,跟我们去散散心也好啊!”

叶景琰挑眉,“那个度假区很贵?”

“稍微……”

叶初雪不用说出全部。他就已经知道了,以往他们要去哪里,都是跟他提一提,他不去,他们就不再说了。

今天这么强求,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钱不够就是爸妈不允许,既然爸妈离开了,那毫无疑问,只有钱了!

“大哥……”

叶景琰回书房给她拿了一张支票,递给叶初雪。“你自己看着办填。”

等叶初雪接过去,他又嘱咐了一句,“别太过。”

“谢谢大哥!”叶初雪拿着支票跳了起来,见叶景琰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连忙收敛了一些,“大哥,你就跟我们去吧!”

她现在虽然让他去的愿望没有那么强烈了,可是支票的额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掌控,多了也不好,少了又不够。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受人之托,虽然她非常不愿意。可是昨天大哥回来的时候,颓废不堪,一定是又和依瑶姐吵架了,她就想着趁这个机会让大哥出去散散心。

叶景琰直视着她的目光,“你真的这么想让我去?”

“嗯嗯”叶初雪连忙点头。

“你可别后悔。”叶景琰又接了一杯水,扬长而去,留下不知所云的叶初雪。

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我去换个衣服,你叫慕钰麒来这里接我们!”

“好!”

半个小时后,慕钰麒的车停在了别墅门口,叶初雪首先钻进后排位置。

叶景琰跟他寒暄了几句,见他副驾驶上坐着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从与慕钰麒的对话中他知道这就是他正在追的一个小明星。

他也没多问,直接打开后排的车门,侧身坐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就有一个人粘腻的抱着他的手臂。

“景琰哥哥……”

叶景琰转头,见段子莹正冲自己傻笑,他的目光越过她看向了叶初雪。

叶初雪连忙摆手,指着一本正经开车的慕钰麒,用空形无声的说:“不是我,都是他安排的。”

慕钰麒感觉后脑勺一凉,透过后视镜。见叶景琰正凉凉的看着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控制住自己的不往后面看,跟旁边的小明星有说有笑,但是偶尔瞥见后视镜,还是忍不住心惊。

好不容易熬到目的地,慕钰麒连忙卸下安全带,匆匆下车,才短暂躲过了叶景琰的注视。

五人刚下车,叶景琰就从段子莹身边抽离,走到慕钰麒身边,“你给我过来一下。”

慕钰麒知道自己逃不过了,乖乖跟在叶景琰身后。段子莹见此也想跟着过去,但是被慕钰麒的眼神震慑得停住了脚步。

“大哥,你找我……什么事啊?”慕钰麒挠着脑袋,故意装傻,他打定主意,无论叶景琰怎么说,他都不承认,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

叶景琰看了他好一会,直到看得他不自在才开口,“我找你什么事你还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

“是吗?”叶景琰仍旧看着他,一脸的冷笑。

“那个……”

慕钰麒看见他的眼光,心里立刻就打了退堂鼓,叶景琰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一旦他认定了,无论别人怎么否定,他也不会轻易相信。

“大哥,真的不是我的错,是她非要来的!我总不能让她下车吧。”

“哦?那她怎么会知道你的计划?”

叶景琰状似不经意的问出,却让慕钰麒哑口无言,她当然不知道,还不是叶初雪说漏了嘴……

叶初雪虽然出卖了他,但是他不能这么小气,也去出卖她啊。

他的沉默直接被叶景琰当成了默认罪行,叶景琰扭头就走。留下慕钰麒在风中流泪。

随风飘过的耳边是叶景琰的警告:把她安排得离我远一点,否则这次消费都由你来出。

天知道他只以为来玩几天,根本没有带多少钱来帝都,而且还准备了那么盛大的一场婚礼,已经所剩无几,就巴望着叶景琰这个金主,可是要把段子莹和叶景琰分开,又谈何容易……

那个小明星见慕钰麒站在原地一点也不移动,忍不住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袖,“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过去?”

慕钰麒没有理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小明星拽着他又摇了摇,他才如梦初醒,“啊?怎么了?”

“他们都走了!”小明星指着叶景琰一行人的背影,有些无奈。

叶初雪一直围在叶景琰身边蹦来跳去,看得慕钰麒牙痒痒,你倒是轻松了,又能玩,还没有叶景琰给的压力,可就是苦了他了……

“你怎么了?”小明星挽着他的胳膊觉得有些不对。

慕钰麒强忍住悲伤,对她笑笑,“没事,大概是没吃早饭。饿了。”

“谁叫你不吃。”小明星没有察觉到不对,一直喋喋不休的数落他。

五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度假山庄,与其说这里是山庄,不如说是个景区。

酒店建在海边,依山傍水,装修的很有欧洲旅行的风味,酒店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度假酒店,一种则是定制别墅。

他们一行五个人,自然是订的酒店,一进定制别墅,就有十几个仆人鱼贯而出。为他们准备差点。

“欢迎来到筑心,我是这里的管家,主人们里面请。”管家当先迎到他们面前,做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叶景琰,叶初雪和慕钰麒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种地方虽然新奇,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没有太多惊讶。

而一旁的段子莹和小明星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小明星连忙挽住慕钰麒的胳膊,佯装镇定的走了进去。

留下段子莹有所窘迫,但还是很快就跟上了他们的脚步,她想去挽住叶景琰。但是一路走来,他都避她如蛇蝎,她怕他会在这里面毫不留情的拒绝,那她就真的是颜面尽失。

别墅只有四个房间,一楼两个,二楼两个。

“我要二楼靠楼梯的。”

“我要一楼靠门的。”

叶初雪和慕钰麒飞快的选好了自己要住的房间。叶初雪选二楼是单纯的为了看海,而慕钰麒则是因为晚上跟小明星约会,回来方便。

剩下两间,叶景琰在他们之后缓缓开口,“二楼的另一间我住。”

“我跟景琰哥哥一起!”

他的话音刚落,段子莹就接过了他的话尾。

大厅里,刚才还在为挑房子而热烈的讨论。听到她说话,立刻停了下来。

叶初雪和慕钰麒满脸黑线,她怎么就怎么不懂看人眼色呢?

既然慕钰麒已经选了房间,跟在他身边的明星迟迟没有选,自然也是跟他住一起,她就不能聪明一点,选了一楼剩下的房间!

现在好了,弄得大家都尴尬,此时,最费脑筋的是慕钰麒。他已经被人警告过了,再不处理这件事,他怕会死得很惨。

“呵呵……那个,曦月跟我住一间。”慕钰麒赶忙出来打圆场,后面的三个字,他为了压低声音,连嘴皮都不动。

可段子莹就像是没听见似的,眼里只有叶景琰。

叶景琰皱眉,淡淡的瞥了一眼慕钰麒,这一下让慕钰麒更有压力了。

他捂着嘴大声的咳嗽了两声,“咳咳!一楼还空出一间,段子莹你去住吧,别和大哥挤了。”

“我不嫌挤。”

这下慕钰麒是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是问你嫌不嫌挤,是大哥嫌挤啊!

“我的意思是……”

“要么你住楼下。要么我走。”叶景琰截住了慕钰麒的话,虽然声音没有起伏,可是听到他的话,却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缩。

“景琰哥哥……”段子莹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人不给她台阶下,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承认前面都是她故意的,以前她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但叶景琰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虽然有些过分,但他完全可以等他们进了房间再提出来。

只要他温柔的对她说,她一定会同意的……

可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段依瑶的出现吗?

他那么爱她,不也是没带着她来度假么。

叶景琰见她迟迟没有说话,皱着眉就往度假别墅门口迈步。段子莹连忙拉住他的袖子,“景琰哥哥,你别走,我住楼下就是了。”

说出这句话让她觉得很没面子,可是比起叶景琰,却又不算什么了。

叶景琰转身,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将袖子从她手里缓缓抽出来,径直上了楼。

留下四个人面面相窥,叶初雪见待不下去,也蹦跳着往自己的房间跑。

慕钰麒深深看了段子莹一眼,忍不住想给她一句忠告,“现在不同以前了,段依瑶回来了,你还是不要再死缠烂打了。”

说完,就带着小明星,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段子莹站在客厅,她的手握成了拳头,锋利的指甲刺破娇嫩的手心,溢出几丝血水。

段依瑶,段依瑶!每个人口中都是她,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大厅里的仆人各自忙碌着,他们见证了一场戏剧,可却仍旧不为所动,工作经验告诉他们,留意太多事,只会对他们的工作不利。

段子莹望着楼上叶景琰的那个房门,站了好一会,心中暗下决定。

她一定要把景琰哥哥从段依瑶手里抢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