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意外的再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约定好两个小时后集合,几个人在各自的房间里休息一会,收拾好东西,换了清凉的衣服聚集在大厅。

慕钰麒,叶初雪,段子莹和小明星早早就等在大厅,却怎么也没见到叶景琰。

他们在车上明明说好是这个时候,叶景琰也没有反对,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哎呀,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叶初雪终于耐不住,从椅子上“蹭”地站了起来。

“还是我去吧。”段子莹也跟着站了起来。

其余的三个人满脸黑线,你去才更严重好吧!

慕钰麒和叶初雪连忙将她拦住,叶初雪想起刚才的事,心有余悸,“还是我去吧!”

说完,生怕她再不懂看人颜色,立刻蹿到楼梯口。

叶景琰的房门紧闭,叶初雪站在门口,却忐忑的不敢敲门,她回头望了一眼楼下,见慕钰麒正在朝自己挤眉弄眼。

她吐出一口气,闭着眼睛飞快的敲了三下。

叶初雪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她心里更加好奇,不由的加重了敲门的力道。

见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提高了声音大叫,“大哥!”

“干嘛?”

叶初雪舒气,终于有人回应了,她还以为他心里不舒坦自己走了呢!

“下午慕钰麒准备了一个海滩派对,你也来参加吧。”

“我不去了。”

他随口的一句让叶初雪后面的话尽数哽在了喉咙。

“大哥,你就去吧!我都跟他们说好了,你会去,要是没见到,我肯定要被他们嘲笑的!”慕钰麒不知道何时也上了楼。

叶初雪一惊,下意识的往楼下看去,在看到段子莹站在楼下。才放了心。

慕钰麒向叶初雪使了个眼神,叶初雪立刻会意,连忙接口,“是啊,你一个人待在房间也很无聊。”

他们等了一会,知道叶景琰不会再出来,颓然着准备往楼梯口走去。

突然,门锁转动,慕钰麒和叶初雪齐齐回头,看见叶景琰正在站在门口,一身休闲打扮。

他径直掠过他们,见他们没有移动。“不是说要走吗?”

“哦哦,走走走。”

他们回过神来,匆匆跟上叶景琰的步伐,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想到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段子莹破天荒的没有跟在叶景琰身边,她知道一直黏着他,肯定是会烦的。

她必须改变方式,让景琰哥哥渐渐接受她!

黄昏的沙滩,太阳已经没有那么毒辣,叶景琰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已经聚集了许多年轻人,有说有笑的喝酒。见到叶景琰,都围了过去。

……

段依瑶帮着把大婶的椰子挑选好后,院子里的大门就被敲得震响。

“李大婶,李大婶!”

“来了来了,别叫了!”李大婶放下手里的椰子,慢吞吞的去开门。

门开,段依瑶好奇的朝门外看了一眼,一个中年男人搓着手,面色焦急。

“怎么了?”李大婶皱眉,“你以前不是个急性子。”

“这不着急么……”

那个中年男子跺了一下脚,“北海那边有人要一车椰子,可我这几天生意好,没留下多少,再加上刚才回来,这该死的脚又不争气的崴了……”

“你别着急!挣钱是重要,身体也要保重好啊!”李大婶一听他的脚崴了,再看他跺脚,忍不住说了他几句。

“这不,是个大客户么,之前也给他送过几次,现在出了这事……”

“哎呀,我当是什么大事,我帮你送过去!”李大婶侧身,让他看见自己身后的一车椰子。“我刚挑选好的,回来我把钱算给你就是!”

“李大婶,你说的是哪里的话,这椰子是你的,赚的钱当然也是你的,你能帮我送,我已经很感谢了!”

在中年男子的再三感谢下,李大婶拍着胸脯保证给他送到。

等那人走后,李大婶就开始忙碌,这一车的椰子自然不轻,她一个上了年岁的女人,当然是非常吃力。

出院子时有个门槛,李大婶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眼看拖车就要拽着李大婶一起往后摔,段依瑶连忙从后面帮忙扶住。

“闺女……”出了院子,李大婶忍不住回头,见段依瑶的手还没来得及从拖车上抽开,叫了她一声。

段依瑶从车尾绕到车头,接过一边的把手,“大婶,我们一起吧。”

其实她完全可以一个人拉这辆车,可是毕竟怀孕,而且那医生说自己子宫虚,她当然要注意一些。

纵使是这样,李大婶也非常惊奇了,现在的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更别说这几百斤的拖车了。

两人靠着马路缓缓挪动,北海的位置离她们说远不远,说近又不进,可是要拉着几百斤的拖车前进,也是相当费力。

中年男人没有说具体地址,只说沙滩边有人在来party,就是那群人要的。

可海滩这么远,是哪一片她们却不知道,段依瑶停下车,揉了揉胳膊,“大婶,要不你在这里看着,休息休息,我去找找,这样拖着找也太费劲了!”

“那辛苦你了,闺女。”李大婶拍着肩膀,坐在草坪上直呼气,她年纪的确是大了,之前拖着车虽然也累,但是却不想现在,竟有些呼吸困难。

段依瑶理解李大婶。抬头望了一眼四周,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实际上远处有轻微的调笑声,只是她的耳朵已经不甚灵敏,所以听不见声音。

她随便找了一条路,顺着路一直走,渐渐的,眼前出现了灯光,远处,有几个白色的蓬,几排长桌,上面摆满了酒水和糕点。三三两两的人执着酒杯,谈笑风生。

段依瑶看了好一会,大致确定了是送货的地点,转身回去找李大婶。

“大哥,这个香槟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来!”

叶景琰接过香槟,扬眸正要灌进口中,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他连忙放下手里的杯子,快步追了出去。

无论多么巧合他都不愿意放过一丝机会,之前的花店相遇他没有仔细追究。可是现在……

他必须要去看一看究竟。

段依瑶正要转弯,路边的反射镜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她一怔,等看到他的的样子,眼皮忍不住跳动。

叶景琰!

她不敢再停留,加快了脚步,转过弯,前面有一片树林,段依瑶心里一喜,连忙跑了进去。

叶景琰紧随其后,可是过了弯,却没有看见段依瑶,他在原地转了几圈,看到远处有一个卖椰子的大婶,抬步走过去。

“大婶,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从这里路过?”

李大婶正拿手绢抹着汗,听到声音抬头,“年轻女人?没有啊,这里就我一个人。”

叶景琰怀疑的看了李大婶良久,才礼貌的鞠躬,“那打扰了。”

李大婶连忙摆手,“没事没事,举手之劳。”

叶景琰仍旧犹疑,但是没有办法。临走前又看了李大婶一眼,见她冲自己笑眯眯的点头,他心里的疑惑被完全打消。

树林里,段依瑶躲在最近的一颗树后,见叶景琰和李大婶聊了几句就转身离开,她悬着的心掉了下来。

“闺女,你怎么从树林里出来?”李大婶眼光本来是看着叶景琰离开的方向,突然觉得眼角一黑,转头就看见段依瑶从树林里走出来。

“大婶,我找到了,往那条路走。”段依瑶不知道如何回答,指着她刚才看的方向转移话题。

李大婶听见找到了送货的地方。果然没有再追究,“我们再歇一会,就出发吧。”

段依瑶沉默的点头,她得想一个办法,不能就这样去,否则肯定会被认出来。

她四处望了望,看见路边上栽满了芭蕉树,她脑子一闪,走过去拧了芭蕉汁,将脸涂得蜡黄又,抹了几把泥,直到看不出人样才回到李大婶边上。

“大婶,晚上天凉,这个披肩先给你挡挡风。”

李大婶推拒着,“我穿得厚,你身子骨这么瘦弱,早晚又温差大,着凉可就有得受了。”

“没事,大婶,我拖车已经很热了。”她如果不把披肩卸掉,肯定会引起叶景琰的注意,打扮的跟他方才追的人一模一样,他肯定会多看几眼。

李大婶接过披肩,犹疑了好一会,才问道,“闺女,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躲什么人?”

段依瑶条件反射的回到,“没有……”

可李大婶却不相信,“大婶是过来人,那个人要是没有那么重要,你也不会费尽心思的倒腾。”

段依瑶还想反驳,可是张开嘴却无从说起,她心里在不停的说着她:如果不是很重要,她的也不会这么痛。

段依瑶又抹了半晌,才和李大婶拖着车。一步一步的朝party会场走过去。

越是走近她的心跳就越是跳得没有规律,段依瑶深呼吸一口,一鼓作气的拖到party现场。

“闺女,你在这等着,我去问问是谁定的!”

段依瑶点了点头,背对着会场坐在沙滩上,她身上污泥点点,带着一个帽子,刚好遮住了脸部大部分面积,皮肤上是一层又一层的污渍。

“你干嘛坐这?”

段依瑶听见声音,转头看见段子莹握着高脚杯,居高临下的颦睨着她。

“对不起。”段依瑶从地上站起来。诚恳的对她道歉,可是起得太急,身子撞到椰子车,震荡得几颗椰子掉了出来。

段依瑶连忙弯腰去捡,手刚碰到椰子,段子莹却嫌弃的“咦”了一声,“你就用这双手捡椰子?”

“怎么了?”

她茫然的转头,将手里的椰子放在车上,白白的椰子上立刻就有了五个手指印。

“你……”段依瑶指着她,胸口上下起伏,“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喝?”

“都是土,我的手刚碰上就黑了!”

“不会的,泥土已经沾了进去,不会再弄到手上。”

“到里面了!那我们还怎么喝?”段子莹觉得不可思议,指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段依瑶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将地上的椰子全部都捡起来。

这一动作,让段子莹更加怒不可遏,“你还碰!这车椰子我们不要了!”

“不要了?”段依瑶的目光立刻变得犀利,“你说不要了就不要了?”

“当然,我是买主,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了!”

段依瑶捏了捏的手指,十根手指“咔咔”作响,吓得段子莹后退几步,“你……你你要干什么?”

“再给你一个机会。买还是不买?”

“你……你敢!”

段子莹退了一步,回头见有人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立刻就有了底气。

她们的吵闹声已经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段依瑶见人群中的中心,便是她最熟悉的身影,她急忙低头,把帽子压了压。

“怎么?怕了吧?”段子莹高傲的仰起头,天鹅般的脖颈就显示在众人面前。

“闺女,发生什么事了?”

李大婶见两人这幅样子,担忧的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

段依瑶在李大婶的手背上拍了拍,示意她安心,“我没事。大婶你问的怎么样了?是这吗?”

“是这里,是这里……”

“喂,什么是这里,我们不买了!”

段子莹出声打断她们,这时候叶景琰一行人也到了她们跟前。

“发生什么事了?”

头顶是充满磁性的声音,段依瑶却再也不敢抬头,她没有回话,看在众人眼里,她好像犯了错,正在悔恨。

“景琰哥哥,你来了!”段子莹顺势缠上他的胳膊,向他告状,“这个女人用她的脏手碰了椰子,你看上面都是泥。”

叶景琰偏头皱眉看了段子莹一眼,忍住要抽出的手,“你不喝那几个就是了,这有什么值得争执的?”

“这……总有人要喝到……”

她抬头,正好对上叶景琰冷凌的双眼,连忙改口,“景琰哥哥你说的对,把这一车留下吧,你们可以走了!”

“等等。”段依瑶正要转身,头顶却再次传来叶景琰的声音。

段依瑶脚步暂停,哑着嗓子问。“有事吗?先生?”

“转过身来。”

她的头脑一片混乱,以为他已经看出了自己,只好硬着头皮转身。

“你的东西掉了。”

段依瑶还有些恍惚,“东……东西?”

眼睛在地上扫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她磨蹭了半天,才问道,“什么东西?”

“我有那么可怕吗?”叶景琰不答反问。

段依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尽量挑选好听的话回道,“先生您是贵人,当然不可怕。”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叶景琰能够感受到这人故意压低的帽子。

面对他的咄咄逼人,段依瑶一时回答不上来。李大婶感受到她的紧张,替她解围道,“先生,我家闺女脸上天生有缺陷,怕吓到你们,这不才带着帽子不敢见人。”

“是吗?”叶景琰不以为然。

“那就把帽子摘下来,给我们看看,到底有多吓人?”

段依瑶心跳如雷,她的脸上没有什么伤口,抬头肯定会露馅。

李大婶也没想到叶景琰这么执着,一般人这么一说便不再追究了,可是他怎么就打破沙锅问到底!

“先生。还是不要了,我家闺女怕生。”李大婶看在段依瑶面前,目光有些不悦。

叶景琰皱眉,“大婶,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她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

“闺女一直跟在我左右,哪有时间结交先生这样的贵人!”

叶景琰想想也是,依瑶怎么会跑到这个海边小城,当一个农女呢?

他摆手转身,“你们走吧,这车椰子我要了。”

李大婶连声道谢,伸手去接慕钰麒递给她的钱。

段依瑶舒了一口气。回神去卸车上的椰子,叶景琰正巧转身,出声制止了她,“不用你卸。”

他朝周围看了一圈,“你们要喝的自己去拿。”

众人听到叶景琰发话,纷纷挑选了自己的中意的椰子,段子莹看了一眼现在边上的段依瑶,也去挑了两个,快步跟上叶景琰。

“景琰哥哥,我给你拿了一个,你也常常吧。”

“不用。”

段子莹也不气馁,一直围在叶景琰身边。

车子上很快就只剩下几个被段依瑶弄脏的椰子。慕钰麒和小明星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拿。

“先生!”

李大婶拦住要离去的慕钰麒,他停下来,好整以暇的看着李大婶,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们拿了你的钱,这些都应该是你们的!”

“我们不要了,这几个也几块钱。”

慕钰麒丢下一句话,搂着小明星的腰走了几步,却发现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摆。

“你……”慕钰麒气极,纵使他脾气再好也耐不住这么死缠烂打,可是转头却没了声音。

小明星有些奇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原来段依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帽子抬起了头。

脸上黑乎乎的一片,有泥也有不知名的液体,粘糊粘糊的,看起来莫名的让人恶心。

可慕钰麒却一直盯着那张脸,目不转睛,小明星忍不住推了他几下,“钰麒。”

慕钰麒回过神来,从她怀里抽出手臂,“你先过去,我有些事要处理。”

小明星扭捏了一会,最后还是妥协,“那你早点过来,我等你!”

慕钰麒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去吧。”

小明星回头,目光幽怨的看着段依瑶,看她脸上的恶心的东西,转头忍不住恶心干呕。

等周围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慕钰麒迟疑的看了一眼李大婶,段依瑶摇头,“大婶是我的恩人。”

慕钰麒这才放心,瞥了一眼叶景琰的位置,已经见不到他的身影。

“依瑶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不愿意让大哥知道她的身份。

段依瑶愣神,突然记起除了叶景琰。他们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他了。

“慕钰麒,你别跟景琰说我来过。”

“为什么啊!大哥一定很想你!”慕钰麒再一次回头,叶景琰已经站在餐桌前,往他们这边撇了一眼。

段依瑶连忙转头,“总之不要说见过我,否则我可能会离开这座城市。”

慕钰麒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是见段依瑶这么坚决,便对她点了点头。

段依瑶将剩下的几个椰子放在离自己最近的长桌,而后和李大婶推着车缓缓离开。

走一步,脚下缓一步,她的心一阵一阵抽痛,明明两个人离得这么近。可是却互不能相认。

段依瑶忍不住回头,叶景琰已经没有注意她这边了,不知道段子莹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人脸上都有点点笑意。

段依瑶颓然转身,原来是她想多了,他就算没有了她,也一样活得多姿多彩,身边总是不缺女人。

那个段子莹他应该是真的喜欢吧!不然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闺女?”李大婶看她失魂落魄,担忧的叫了一声。

段依瑶从自己的情绪中抽离,“怎么了?大婶?”

“我看你有心事,如果实在是放不下,就回去找他吧,我看他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段依瑶被她戳破了心事,娇嗔一声,“你说什么呢!大婶!”

“别以为大婶老了,大婶看得出来,你很爱那个小伙子。”李大婶一脸睿智地盯着段依瑶,让她无所遁形。

“我跟他……”段依瑶说到一半,意识到后面要说出的话,突然哽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缓了好半晌才接了上一句,“不可能了。”

李大婶叹了一口气,“年轻人啊……”

她老了,的确不知道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两个人相爱,为什么又不能在一起呢?

难道非要等到老了之后才开始后悔?

……

叶景琰把吸管插进一颗有泥土的椰子里,喝了一口,忍不住皱眉。

“刚才你跟那个卖椰子的说了什么?”

慕钰麒走到他身边,他状似无意的随口问道。

慕钰麒拿杯子的手一顿,笑道,“我看这椰子很不错,让她过几天也送点到我们的度假别墅。”

“酒店里难道没有椰子?”叶景琰狐疑。

“有是有,可那老大婶年纪也不轻了,还要出来卖椰子,想来家里很窘迫,给她钱她又有些气节,所以我才想出这个办法来。”

叶景琰想了想,好像说得没错,那个女人浑身脏兮兮的,不像是有钱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