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找到她,出国寻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走到一半觉得头晕目眩,手上的拖车从手中滑落,耳边传来李大婶关切的呼喊。

她倒在柏油马路上,耳朵嗡嗡作响,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渐渐失去意识。

李大婶焦急的围在段依瑶身边,向路边开过的车辆求救,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

他们不知道段依瑶是死是活,看她们穿得脏兮兮的样子,怕她们讹诈自己,都匆匆转弯开走。

李大婶没有手机,又在段依瑶身上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她的手机。

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干脆站在马路中间,双手摊开,拦截过路的车子。

……

叶景琰异常烦躁,他在路口处捡到了段依瑶的手机,知道了刚才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就是段依瑶。

她们拖着木车应该走得不远,他飞快的跑回别墅,提出一辆车。

“大哥,你要去哪?”慕钰麒觉得不对劲,也跟着他跑了回来,见叶景琰二话不说就坐上驾驶位置,立刻拦在车前面。

“让开!”

叶景琰懒得解释,多耽搁一秒钟他就离段依瑶更远一些,脚下没有犹豫,踩下油门。

慕钰麒见他是来真的,连忙避开车子,等再回过神来,车已经绝尘而去。

海边的道路宽广平坦,叶景琰一路开,路旁的景物飞驰而过,中途,看见一老一少前后拖着拖车走在马路边上。

叶景琰一个急刹车,挡在她们面前,匆匆下车掰开年轻女子。“依瑶?”

那个女子惊愕地抬头,见到叶景琰英俊的脸庞,连忙低下头,“先生,你认错人了!”

叶景琰怔愣,他没想到自己过于着急,竟然把路边的人认成了段依瑶,对她道了几句歉,转身回到车里。

他点了一根烟,继续握着方向盘寻找,一个急转弯的地方,他清楚的看见那里躺了一个人。围在她身边的是个大婶。

大婶在焦急的求救,可不是旅游旺季,没有一个人来帮助她们,叶景琰在大婶的阻挠下停了车。

打开车门,看见李大婶满脸泪痕,刚才还烦躁的他被担心所取代。

他快步跑到躺在地上的人,虽然她脸上都是泥土,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依瑶!

“她怎么了?”叶景琰一边抱起段依瑶,一边问跟在自己身边的李大婶。

李大婶抹着眼泪,“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晕倒了,估计是拖车让她太累了。”

太累还让她拖!

叶景琰心里责怪。面上冷凌着脸,让离他不到一米的李大婶不由得打了个抖。

将段依瑶放到后面的位置,李大婶也跟着爬了上来,叶景琰动了动嘴角,没有说话。

脚下油门踩到最高,李大婶只觉得头晕目眩,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

叶景琰不等她缓神,抱着段依瑶就往医院里面跑,途中遇见了许多阻拦他的护士,都被他的目光吓退。

“医生,你看看她是怎么回事?”

他把段依瑶带到病房,早有医生得了通知急急忙忙的赶来,听到叶景琰询问,连忙将听诊器放在段依瑶胸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医生不由得皱眉,“这个问题恐怕很棘手,我们得为她做手术。”

“她怎么了?”

医生皱了皱眉。

“她耳朵的问题已经极度恶化,我只有尽力试一试了?”

“什么耳朵?恶化是什么意思?聋了吗?什么叫试一试!”叶景琰双眼通红,拽着医生的领子,大声地咆哮。

“叶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医生哆哆嗦嗦的看着他,“她的耳疾至少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段时间她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极度恶化,甚至影响到另一只耳朵的正常工作,可以断定的是,她的双耳都将面临失聪。”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我要一个完整的她!”

“还……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一个月,她的子宫壁非常薄,而且因为身体原因,胎盘不稳,估计……估计……”

“估计什么?”叶景琰又一次的被打击,她已经有了孩子!

她什么都没告诉自己!

而且,为什么要离开自己?难道就因为耳疾?

“估计是保不住了……”

“说什么?”叶景琰阴狠的盯着他,眼里寒光四射,“你说什么保不住了?再说一遍!”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尽量……”

“我不要你尽量,我要你保证,他们都不能出事!”

“好……好好。”

医生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指挥着人进来推床上的人。

叶景琰站在原地,看着病床离他渐渐远去,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意识到自己跟段依瑶将会有长达几个小时的分离,她与病魔斗争,自己无能为力。

他终究是忍不住追了上去。

“叶先生,你不能进去!”几位护士拦在急救室门口,不让叶景琰跟进去。

叶景琰管也不管,直接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可是急救室的大门却在那一刹那关住。

他颓然无力,从门上滑落在地上,大手捂住自己的脸,心里止不住的懊恼。

为什么?他这么后知后觉,她那么多次的异常,他都不放在心上,要是早点发现……

李大婶此时也姗姗来迟,看见叶景琰跪坐在地上,她知道段依瑶的情况不容乐观,偷偷的站在一旁抹眼泪。

闺女挺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过得这么坎坷呢?

门外等了大半天,手术室缓缓打开,病床从里面推了出来。

叶景琰听到动静,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围到病床边上,焦急的问,“她怎么样了?”

“暂时脱离危险了,孩子,算是保住了。”医生长嘘一口气,这也算奇迹了。

他总算是保住饭碗了。

“那她呢?”

“患者的一只耳朵已经恶化得很难治愈,另一只,虽然可以使用。但也不能算上正常。我们仔细检查过了,但是一切还要等她醒过来才知道。”

“什么意思?”叶景琰按耐住心情,“你的意思是她有可能醒不过来?”

“那倒不会!”医生怕自己再一次被他拽住,连忙解释道,“患者的耳朵,我们目前是不知道情况的,只有等她醒过来,才能知道到底已经是什么程度了。”

叶景琰没有再为难他,跟着护士一起回到病房,护士有眼色的退了出去,诺大的病房里面只剩下他和段依瑶。

李大婶徘徊在门外,她虽然想进去。但是又觉得不该打扰他们两个。

病房里,叶景琰坐在病床前,伸手撩去段依瑶额头上的碎发,她安静熟睡的面孔让他心里一软。

之前他是怪她的,怪她不告而别,怪她心如铁石,可是现在……让他怎么质问她?

她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自己要来找她算账,才故意装睡让他心软?

叶景琰轻声笑了笑,“依瑶,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就忍不住要亲你了!”

空荡荡的病房没有人回应他。可他并不气馁,伏低了一点身子,“我说的是真的哦!”

“要亲了!”

叶景琰见她没有动静,忍住心里的酸涩,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他的期待完全落空了,放在以往,段依瑶肯定会跳起来推开他,可是现在她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情绪。

叶景琰颓败的垂下头,眼角湿润,在他没有注意的瞬间,段依瑶的睫毛眨了一下。

她早就恢复了意识,也知道叶景琰在自己身边,可是他的声音太小,她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直到额头上温润的触感,才反应过来。

从那一刻起,她的心坠入谷底,耳朵的听觉就此离他远去。

她能听到的声音小之又小,甚至想张口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叶景琰像是感受到身边人的悲伤,抬头望向病床,段依瑶已经睁开眼睛,里面盛满悲伤。

“依瑶。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叶景琰急切的握上她的手。

段依瑶往回缩了缩,在喉咙里挤出一声,“嗯。”

她的声音低沉,可是她自己却很难听见,她碰了碰自己的耳朵,“我……”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她甚至连自己发没发出声调都不知道。

叶景琰见她摸着自己的耳朵,以为她问的是耳朵情况,连笔带画跟她解释道,“你的耳朵没事,过几天就会好了!”

段依瑶看见他比划着无关紧要的事。心里更加焦急,摸着肚子,感到那里没有疼痛,心稍稍放下些许。

她的动作终于引起了叶景琰的注意,连忙说道,“孩子没事,他命大着呢!”

说完后,才想到段依瑶可能听不见,低下头苦思冥想,该怎样向她表达。

段依瑶却读懂了他的唇语,惊奇于他竟然知道了孩子的事。

李大婶听到病房里的动静,赶忙走进去,看到段依瑶坐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忍不住泪眼婆娑。

“闺女,你好些了吗?”李大婶上前,握住她的手,“都怪大婶,大婶不该让你跟我拖车。你也是!一个年轻女人,怎么能这么逞强!”

段依瑶急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喉咙里几个破碎的音节,让她误以为自己已经说出了个大概。

李大婶说不出话,眼泪顺着脸上呢褶皱流了下来。

“你这是怎么了?”

李大婶搞不清状况,将目光转移到叶景琰身上,叶景琰苦笑道,“她的耳朵听不见声音了。”

“什么!”李大婶惊奇,一个拖车竟然毁了她余下的大半辈子,原来只是以为她晕倒了,可是……

李大婶更加自责,而床上的段依瑶却吚吚哑哑的想要跟她解释,奈何她发出的声音没有人能听懂。

叶景琰却懂了她的意思,伸手安抚她的情绪,“你别激动,安心养病。”

说完,转头对李大婶说。“不是因为拖车,是另有原因。”

李大婶听见后,没有停止自责,“就算不是因为拖车,但是也是因为太累才倒下的。”

她在段依瑶头上揉了揉,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我苦命的闺女……”

段依瑶趴在李大婶的肩头,心里升起无限的感动,她们本来互不相识,认识了几天,她却待她像亲生女儿……

这种来自于母亲的温暖,让她不想从中抽离。

“噔噔噔”

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打破了三个人的悲伤。

“进来。”叶景琰见她们两个人处在悲伤当中,他便出声让人进来。

先前的医生从门外走进来,他抱着一叠文件,“我来给患者检查一下。”

叶景琰没有搭话,侧身让出一个位置,李大婶见到医生过来,也放开了段依瑶,“医生,你过来看看,我们闺女的耳朵怎么了?”

医生对她点了点头,坐下来拿出医药用具在她耳朵周围看了看,时而皱眉,时而叹气,惹得叶景琰和李大婶心跳悬在半空中。

良久,医生才收回手,整理散乱的用具。

李大婶最先沉不住气,问道,“医生,她的耳朵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她的听力弱化了很多,我们平常说话她已经听不清了?”

李大婶的手从医生边上的袖子滑落,眼里都是绝望,但还是忍住泪水,对段依瑶笑笑。

一字一句的对她做着口型。“闺女别怕,医生说你的很快就会好起来!”

段依瑶回以温柔的一笑,她心里知道自己的病情,李大婶这样对她说实际上是在安慰她。

“助听器呢?”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叶景琰问出了声,他没有指名问谁,但是医生却自觉地抬头。

“助听器,对她而言效果甚微,很难说,也许……”

“也许什么?”

叶景琰心情本来就紧张,听到他停顿,立刻有些愤怒。

“叶先生,你别着急。也许可以去世界上最好的耳科圣伊斯大医院买来他们最新研制的助听器,据我所知,那个医院是世界上治疗耳疾最好的医院。。”

“这样她的听力就会好?”

“她的病情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所以我也不敢确定,但是至少能听清我们平常说的话。”

医生说完,向叶景琰点头,而后匆匆离开病房,比起段依瑶病情的不确定因素,他更怕的是叶景琰情绪的不确定,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而不自知。

在医院休息了几天,叶景琰就带着段依瑶向李大婶告了别,多拖一分钟就危险一分钟,他不敢再耽搁。

李大婶依依不舍的握着段依瑶的手,嘱咐道,“保重好身体,以后记得来看我这个老婆子!”

段依瑶涕泪横流,她有很多话想说,到最后都化成一个“嗯”字。

叶景琰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十点了,约了那边的医生下午两点见面,知道不能再拖了,他只得捂嘴咳嗽一声。

李大婶会意,放开段依瑶的手。“你们去吧。”

段依瑶点头,跟着叶景琰上了车,从玻璃窗边,看见离她远去的李大婶,她佝偻着背,向段依瑶他们挥手。

她的眼角湿润,叶景琰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等你好了,我们就回来。”

说完才想起段依瑶听不见他说的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握着她的手。开车到机场。

几个小时的等待,段依瑶异常沉默,叶景琰一直试图打破这样尴尬的气氛,奈何总是被她无视。

登记的这段时间,叶景琰总是与段依瑶寸步不离,紧紧握住她的手,生怕他一个不注意,又把她丢了。

对于他的担忧,段依瑶不是不知道,但是她选择无视,在party遇见他之前,她或许会为这些举动而感动。

可是。party现场,她清清楚楚看见他和段子莹亲密无间的互动,也让她对叶景琰最后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那时候,她离开才几天,他就着急着去找别人代替,怎么能不让她心寒。

正好她也听不见,索性就不跟他对话。

飞机平稳前行,突然,半途中一股气流波动,将昏昏欲睡的他们震得清醒过来。

叶景琰抓住一个匆匆而过的空姐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先生,请您稍安毋躁。我们已经出了国界,现在遇到寒流,飞机会有些震动。”

叶景琰听完后,微微皱眉,转身对段依瑶解释道,“不要怕,有我在,没事的!”

可是段依瑶听不见他刚才与空姐的对话,只见他一脸凝重,握着的双手忍不住颤抖。

叶景琰将她一把拥入怀中,手轻轻拍着她的头顶。

他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见,只会让她心情更加恶劣。

段依瑶见他反常的温柔,心里更加笃定是出事了,她伸手缓缓抱住叶景琰的腰,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放开。

这时候,飞机又是一阵偏斜,机身在气流中翻滚,段依瑶只觉得耳朵轰鸣,身体随着机身倒挂。

段依瑶终于忍不住全身开始颤抖,她的手也逐渐麻木,但仍旧死命抓住叶景琰的腰。

“依瑶。不要害怕!”叶景琰拍着她的背,大声吼着,由于飞机的声音太大,他自己都听不清楚他说出的话。

可是段依瑶却听清楚了,虽然耳朵嗡嗡作响,她还是听见了……

飞机翻涌地越来越厉害,段依瑶感觉机身俯冲而下,她闭上眼睛,心想:就这样结束了吧,生命最后的时刻还有叶景琰在身边,老天待她不薄。

他们一家三口在今天总算是团聚了……

飞机声音停歇,段依瑶没有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她觉得奇怪,但是仔细一想,又似乎有些道理。

飞机爆炸是一瞬间的事,她还没来的及感受,人就已经四分五裂,怎么会感觉到疼痛。

现在她还有自己的思想,应该是她的灵魂吧。

“依瑶,依瑶?”

头顶传来温柔的呼唤,段依瑶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叶景琰良善的目光。

“该起来了!”叶景琰拍拍她的脑袋,笑眼弯弯。

段依瑶有一瞬间的愣神,她竟然听到了一丝声音。

她呆愣了好一会。才哑着声音问,“我们……到天堂了吗?”

不然她怎么能听见细微的声音呢?

叶景琰也没想到她会说话,等理解了她的意思之后,哈哈大笑。

“我们已经安全着陆了,怎么会去天堂呢?”

段依瑶两眼迷茫,直到有人来催促,“先生,飞机已经到达目的地,祝你们旅途愉快。”

叶景琰点头,随后替段依瑶解开安全带,“我们下去吧!”

等她回应后,叶景琰就牵起她的手。走出了头等舱。

段依瑶踩在水泥地上,还觉得有些不真实,整个人都非常无力,要不是有叶景琰托着,她恐怕已经跌坐在地上。

耳边是不同人的交谈,她极其不自在,好几天都是一片安静的世界,突然有了声音,让她很不适应。

叶景琰也许是察觉到她的反常,揽过她的腰,紧紧箍住她,“别怕,有我在。”

他的声音沉稳,让原本害怕的段依瑶安下心来。

他们两人的动作,时不时吸引着周围的目光,俊男美女让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段依瑶有些怕生,自从失鸣后,她总是害怕别人的目光,因为他们无论多么和善,她都认为是在嘲笑自己。

她往后退了一步,挣开了叶景琰的手臂,却没有注意脚下,一颗小石子将她绊倒在地上。

段依瑶急忙抬头,见已经有人朝他们围观过来,耳旁议论纷纷,她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感觉他们阖嘴的样子,都充满了嘲笑。

“依瑶!”

她听见有人从遥远的时空在叫她,眼睛一阵阵困意向她袭来,但是她还不想睡,也不能睡!

段依瑶强睁开眼睛,叶景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她身边,嘴里张张合合,她却又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

叶景琰见她目光呆滞,将她拦腰抱起,“让开,都让开!”

他失去了理智,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女人,此刻却呆呆的躺在他怀里,让他怎么能不着急!

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

她不能变成这样!绝不能!

周围的人本来想要帮忙,可是听见这个男人的咆哮,都忍不住退来半步,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有好心人帮他打了出租车,叶景琰道了一声谢,抱着段依瑶钻进了车里。

司机正在犹豫该怎么问他去目的地,叶景琰就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了要到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