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猫捉老鼠的游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女士?”路易斯跟在她身后,满脸担忧。

段依瑶茫然转头,抬起右手抚额,顿了顿道,“我没事。”

她面色苍白,让一旁的路易斯非常担忧,忍了几次,还是想试图劝说她离开。

可是段依瑶已经知道了里面是叶景琰,她不可能就这样放心离开。

路易斯摇头,在一旁的等候椅上坐了下来,一个小时后,急救室的灯光熄灭。

段依瑶立刻瞪大了眼睛,门缓缓打开,医生将病床从里面推了出来。

病床上沉睡的容颜赫然是段依瑶日思夜想的人,他坚毅的五官让人痴迷,可是此刻他却紧闭着双眼。

“叶景琰!!!”

段依瑶脚下一软,伸手扶住身边的墙壁,路易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到熟悉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没看到叶景琰之前,他一直抱有侥幸的心理,也许只是名字相同,直到病床推出来的那一刻,他才真正相信了那份记录。

“他怎么了?”路易斯看了一眼段依瑶,怕主治医生说出什么让她难以接受的话,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

医生一愣,回道,“他被人用啤酒瓶子袭击,破了很大的伤口,缝了十几针。”

段依瑶只听他们在说话,却听不懂在说什么,加上她的耳朵不够灵敏,只有微弱的声音进入她的听觉。完全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她凑上前去,看到叶景琰没有任何反应,心里慌乱如麻,“医生,他……他是怎么回事?”

医生从路易斯面前转头,见到段依瑶焦急地看着自己,有些茫然,他听不懂段依瑶讲的话,只能摊手对她摇头。

可是段依瑶却误认为他的意思是无药可救,她眼角湿润,颤抖的摸上叶景琰的手臂。

路易斯也不懂她为何突然而来的悲伤。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叫人把叶景琰推进病房。

“不……不要!”段依瑶拦在他们面前,声音歇斯底里。

叶景琰躺在床上,没有要醒的意思,现在要推他去哪里,她自己心里有数。

“你们有的是时间,让我和他告个别吧!”

路易斯更加茫然了,他疑惑的看着段依瑶,同时也挥手示意让他们不要上去。

不过是把他推进病房,怎么就要跟他告别了?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叶景琰后来找过他的事?

段依瑶没有管身旁怪异的目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才一个小时,你就成了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手锤在叶景琰的身侧,哭得更加无助。

“他应该有他的苦衷,等他……”醒过来就会告诉你了。

路易斯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段依瑶打断,“有什么苦衷?难道就这样躺在病床上就想让我原谅你?”

她声嘶凄厉,让本来就不善言辞的路易斯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闭上嘴巴。

段依瑶趴在叶景琰身上,又断断续续说了好多话,一旁的医生和护士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神情有些不耐烦。

周围也聚集了几个患者,见这个娇小的姑娘哭得歇斯底里,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都停下来围观。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景琰感觉脸上有一滴冰凉的液体滴在上面,他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就是段依瑶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叶景琰还没回过神,伸手在段依瑶脸上轻轻抹去她的眼泪。

“怎么了?”

段依瑶见叶景琰醒了过来,目光怔愣了好一会,才问道,“你没事了?”

“没事啊!嗯……”叶景琰抬起另一只手想去揉揉她的头发。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他皱着眉头,打量着手臂,上面抱着纱布,血水渗了出来,他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在外面跟人打架了。

“我没事,依瑶。”

尽管很痛,他还是强装着安慰段依瑶。

段依瑶破涕为笑,伸手打在他的胸膛,“那你干嘛要骗我,我还以为……”

我还以为你死了……

叶景琰温柔的笑笑,忍住疼痛将手掌放在她头顶。

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抬头望向路易斯,路易斯露出无辜的眼神,跟他们解释了一下。

原来,叶景琰受伤本来不是很严重,可是有人拨打了他们的急救电话,他们的人到了之后,发现叶景琰倒在血泊之中,以为受伤严重,于是送进了急救病房。

送出来之后,由于打了麻药所以迟迟没有醒,让段依瑶误以为他受了很严重的伤,甚至是……死了。

“先生!”

一声惊呼打断他们的情绪,叶景琰和段依瑶齐齐望向声音的来源处。

叶景琰只觉得眼熟,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你……叫我?”

“对啊,谢谢先生救了我!”卖汤圆的姑娘连忙凑到叶景琰和段依瑶面前,对他们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这是我刚煮好的汤圆,现在刚好,趁热赶快吃了吧!”

“唔……”叶景琰反应不及,被她喂进一颗汤圆,把他想说的话都堵在了嘴里,只能先咀嚼着。

“先生,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

叶景琰嘴里有汤圆,说不出话,只好连连摆手,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

卖汤圆的姑娘却摇头,“不不不,先生,你为我都受伤了。我一定要报答你!”

这一句话如醍醐灌顶,震得叶景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好试探性地转头,果然看见段依瑶杀人般的眼神。

叶景琰立刻收回眼神,眼角瞥到路易斯,求助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路易斯会意,捋了捋花白的胡子,“都散开吧,别堵在过道了。”

而后,又转头让护士把叶景琰的病床推走,这才让僵持的三人有了缓和的余地。

病房里。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先说话。

最后是叶景琰受不了段依瑶犀利的目光,率先打破沉静,“咳咳,那个,依瑶……”

“解释一下吧。”

段依瑶双手抱胸,耳朵的助听器一阵杂音,让她微微皱眉,叶景琰看了,以为她在生自己的气。

开口说道。“我去给你买食物的途中遇见了这位……诶?你叫什么?”

“夏安楠。”

“对,就是遇见这个夏安楠,她被一群黑人围住,我当然不能见势不管,于是上去帮忙,可惜……双拳不敌四手,所以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他怕段依瑶听不清,索性抬高了一点声音这样倒是慷锵有力的感觉。

段依瑶将信将疑,“真的?”

“当然,不信你问她!”

段依瑶将目光转向夏安楠,夏安楠怯怯的点头,然后看向叶景琰。

这细微的动作,让段依瑶非常不舒服,她刚放下防备的心,又提了起来。

叶景琰知道再不做出些举动恐怕很难脱身,转头对夏安楠说,“我真的只是见义勇为,你也不用报恩,快回去吧。”

“先生……”夏安楠满脸委屈,现在原地动也不动。

眼看段依瑶就要离开,叶景琰连忙从病床上坐起来,拽住段依瑶的手。

“依瑶。你别走。”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事,他不想因为这一个小小的误会浪费时间,“夏安楠小姐是吧?我再次跟你声明一下,我只是出于良心的谴责救了你,如果知道是这种情况,我那时候也许不会出手。”

夏安楠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你为此受了伤……”

“这是我自己不够谨慎,不是因为你。”

他说得如此决绝,相信夏安楠也不会再误会,因此,闭上嘴将目光都转向段依瑶。

两人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的瞳孔看到了自己,一时间,段依瑶所有的不满都消失殆尽。

夏安楠看了好一会,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机会了,才负气离开。

而沉浸在对方目光里的叶景琰和段依瑶都没有去管她,只当作是中间的一个小插曲。

“依瑶,我饿了。”

叶景琰可怜巴巴的看着段依瑶,他去给她买食物的时候已经饿了,可是经历过这么多事,他的肚子早就已经荒废,刚才还吃了一口香甜的汤圆,更加是雪上加霜。

他不说还好,一说段依瑶的肚子也开始“咕咕”直叫,她从进了医院就滴水未进。

后来又得知叶景琰进了急救室,担心都来不及哪还有时间去吃饭。

“我去医院食堂看看,还有没有吃的。”

刚一转身,叶景琰就拉住了她的手,“我不吃了。”

她不想让段依瑶离开,怕又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所以宁愿饿着,也不愿让她离开。

段依瑶无奈转身,“你不吃我还要吃呢。”

“对啊,你也没吃东西,我去帮你……”叶景琰从床上跳起来,不小心动了手臂,疼得龇牙咧嘴,“嘶……”

段依瑶扶住他的手臂,让他躺下,“你就消停的躺下吧,我去给你找吃的。”

“那你要赶快回来……”

叶景琰依依不舍的看她离开,自己躺在床上,无聊地看着天花板。

段依瑶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他一眼,见他像个深闺怨毒似的躺在床上不由得失笑。

摇头。往电梯口走过去,在她刚进电梯的瞬间,楼梯处出来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人就是夏安楠。

她提着手里的汤圆,恨恨地看了一眼电梯,才收拾好脸上的表情,踏进了叶景琰的病房。

叶景琰躺在床上,听到门口的动静,以为是段依瑶回来了,立刻喜笑颜开的转头,“依瑶。你回来……”了?

“先生。”夏安楠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眼神,怯懦的看着叶景琰。

叶景琰一下垮了脸,“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也许饿了,所以回来给你送这个。”

夏安楠举起手中的保温杯,叶景琰看着眼熟,知道是刚才她用来袭击自己的汤圆。

“我不饿,你拿走吧!”

可夏安楠却像是没听见似的,自顾自的走进来,打开保温杯,里面的香气立刻就让叶景琰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他实在是饿得太久了,可是一想到段依瑶已经下楼去给他买吃的了,便强忍住转头,“叫你拿走就拿走。”

“先生,你这又是何苦为难自己?”

此刻,叶景琰感觉自己就像是唐僧,一个妖精在使尽浑身解数逼迫他破解。

他将头面对墙壁,无论她怎么诱惑自己都不转头。

“哎呀!”

叶景琰听得背后夏安楠一声惊呼,连忙转头,“你怎么了?”

“对不起啊,先生,汤圆的汤汁洒了。”

夏安楠窘迫的看着叶景琰,床单上有一小片湿润。她手上也有一丝汤水。

汤圆虽然放置得很久了,但是由于是保温杯,里面的汤汁还是滚烫的,叶景琰无奈的接过保温杯,让她自己抽纸擦拭。

“你就吃一口吧,就当是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没有那么严重吧!”叶景琰额头黑线。

“当然有,要是今天我被那几个人糟蹋了……我就……我就不活了!”

叶景琰迟疑的看着她,想想女孩子遇见这种事确实很严重,便接受了她的汤圆,免得她以后再来纠缠自己。

“行了,你别哭。我吃就是。”

叶景琰一只手捧着保温杯,另一只手想要拿勺子去舀汤圆,可是够了好半天,手都使不上力气。

“我来吧。”

夏安楠夺过勺子,抑制住了叶景琰想要拒绝的动作,“你现在有伤在身,我报恩如果连这点诚意也没有,那我算什么报恩?”

叶景琰知道如果不给她机会,自己恐怕还要跟她在纠缠好一会,一想到段依瑶随时有可能会回来,他就后怕。

“行吧,那就快点!”

夏安楠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用勺子舀了一个浑圆的汤圆,递到叶景琰的嘴边。

叶景琰看了她一眼,不自在的张嘴,可汤圆还是很烫,他一时不注意,眼角的泪水都被烫了出来。

“啊!先生,对不起!我一定会注意的!”

夏安楠满脸惊慌,看得叶景琰有些尴尬,仰头笑了笑。“没事,也不是很烫。”

他的眼角挂着泪珠,夏安楠将信将疑,但是下一勺子她却有些注意了,喂到叶景琰嘴里之前还自己吹了吹。

这让叶景琰更加尴尬,扭捏了好半晌才张嘴吃了进去,尽管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反胃。

毕竟不是段依瑶,对于一个陌生女人这么亲昵的举动,让他觉得自己负罪感很强。

可他不知道这一切已经被段依瑶看在眼里,她手里提着在医院食堂里买的饭菜。现在门外,透过中间的玻璃,刚好看见了夏安楠吹汤圆喂他的这一幕。

他们说话声音很小,段依瑶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但是能看见叶景琰洋溢着笑容的嘴脸。

手不自觉得握紧,她恨不得立刻冲进去,逮住叶景琰问个究竟,可是又怕他说出自己不想听到的事实。

里面的人一无所知,仍旧一口一口的喂着汤圆,叶景琰看了看时间,觉得不对劲。

这么久了。依瑶还没有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样想着,有一口汤圆送到嘴边,叶景琰实在是不能难为自己在囫囵吐下去这个汤圆。

他的头微微往后退了一分,温和的笑着,“我吃不下了,真的很饱了,谢谢你!”

“怎么会,这才第五个……”

五个……

叶景琰满脸黑线,他竟然吞下了这么多,不知道肚子受不受得了。

“估计是汤圆有饱腹感。我现在已经很饱了。”

叶景琰诚恳的看着她,显示自己没有说谎。

“先生,你是不是嫌弃我?”

“不不不!”叶景琰连忙摆手,“我没有嫌弃你,只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后面还要跟她结婚,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保持点距离,这样让她也放心,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你爱她吗?”夏安楠仍旧不死心。

“我爱她!”这次叶景琰没有在吊儿郎当,而是一本正经地答道。

他爱她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又怎么会遮遮掩掩呢?

“怎么会?”夏安楠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如果你爱她,为什么这么惧怕她?”

“这不是惧怕……”

叶景琰无奈,她看上还是个年轻的姑娘,或许还在读大学,卖汤圆可能是勤工俭学。

“小姑娘,爱一个人,不是谁怕谁,而是你心甘情愿的被她管着,有一点点误会就想要解释,不想她受任何委屈。”

“我不懂……”

夏安楠低头,她只觉得自己心里难受。像是被搅拌机在胡乱搅着。

“你以后总会懂的。”

叶景琰躺在墙上,“汤圆我不吃了,以后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喂给他吃吧。”

夏安楠没有说话,她每呼吸一口气,胸口就是一阵钝痛。

叶景琰闭着眼睛,也不打算再继续跟她耗下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两人僵持了一会,夏安楠最终受不住,她毕竟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经受这样的冷漠,便升起一股挫败的感觉。

转身将保温杯收了起来,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瞥见门口的黑影,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

“先生。”

“嗯?”叶景琰睁开眼睛,看她还有什么要问自己的。

“你脸上有东西,过来一下,我帮你拿了。”

叶景琰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东西?”

他想到汤圆里的黑芝麻……

又怕待会段依瑶回来发现什么,所以也就没有防备,向夏安楠凑近了一点,让她帮自己擦干净。

夏安楠举着餐巾纸向叶景琰靠近,等两人相距不到一个拳头。夏安楠突然加快速度,在叶景琰嘴唇上亲了一口。

叶景琰无比震惊,立刻往后弹开,“你干什么?”

“这个就当是报恩的最后一步了,后面我就不欠你了!”

夏安楠拍了拍手,脸上笑得皎洁而又怪异。

叶景琰听她这么解释,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教育了她一顿,直到她再三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才放过了她。

里面相处的和乐融融。可是外面的段依瑶却不淡定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被占了便宜,而那个男人非但不生气反而还笑嘻嘻的。

这……这这这……

是可忍孰不可忍!

段依瑶推门而入,打破了两人轻快的气氛,高大的影子投到叶景琰的床铺上。

“依……依瑶……?”

“是我。”段依瑶面无表情的说,“你要吃的我给你买回来了,可惜看你现在估计是吃不下了。”

她走到垃圾桶旁边,将手里几份打包的食物都扔了进去。

“依瑶!”叶景琰想去阻止,可是他距离的远,床前还有夏安楠挡着,只眼睁睁看着食物都扔进了垃圾桶。

“你怎么了?”

“呵呵?”段依瑶冷笑一声,心里很难过,“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倒是好,我饿着肚子去给你买吃的,回来就看见你们浓情蜜意的一幕。”

“我能怎么?”

叶景琰知道她是误会了,可是前面的事都好解释,要怎么跟她说两个人接吻的事呢?

“依瑶,你听我解释!”

段依瑶不给他机会,转身就往门外走,让她留下来像个笑话一样的看着他们,她做不到!

叶景琰立刻就懂了她的想法,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可是夏安楠却不让开位置。

“先生,你的手臂还没好,不能下去的!”

“让开!”

“先生……”

“我叫你让开,你听不听得见!”叶景琰对她咆哮道。

这次要是让依瑶离开,他不知道又要上哪去找到她了,前几次是运气,可是这一次他不想在依赖运气了,他要在她没走之前就留住她!

夏安楠哪里见过他发脾气,只觉得寒气从头灌到脚,她迟疑的挪了挪位置,叶景琰不去看她,径直下了床。

出了病房门,楼道里空无一人,叶景琰举目四望,心里升起一股绝望,她离开了……

又一次,要去寻找了吗?

他们就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永远不知道疲倦。可是万一那一天他累了……

或者是,她累了……

两个人是不是就会因此而断了联系,然而天各一方,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

不!

叶景琰摇头,他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