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我要和你在一起/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梯传来一阵响声,将叶景琰从悲伤中拉了出来,他双眼立刻燃起了希望,站起来跑了过去。

上面的数字显示着一楼,说明段依瑶也是刚刚才下电梯,他顾不得那么多,转身就进了安全通道。

电梯里都是封闭的,他看不到段依瑶的动态,只有往楼道里跑,那里有窗户,他一直看着也能安心一点。

医院的楼层很陡,叶景琰也没有耐心一格一格下去,他用没有手上的手扶着把手,一跳就是好几格。

另一只手却由于剧烈摆动又开始渗血,他皱眉看了一眼,便不再管它。

透过楼道的窗户,叶景琰看见夏安楠停在了十字路口,路口正好是红灯,让叶景琰不禁松了一口气。

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他手腕的血水开始滴滴落下,疼痛让他忍不住咬牙,可是一想到段依瑶就在下面他也顾不上这么多痛了。

只有三层楼梯了,段依瑶等的红灯已经过去,她抬步走过十字路口,叶景琰想大声叫住她,可是离得太远,她的耳朵又不一定能听得见。

叶景琰终于跑下了所有楼层,他趁着最后的时间冲过十字路口,却被人流包围其中,根本找不到段依瑶在哪里。

“依瑶!”

叶景琰大声的呼喊,心里又是一阵无妄。

这么多人,她或许已经随着人群走远,他这么叫她,她连听都听不见,又怎么会找到呢?

叶景琰跟着人群的方向挪动着步子,眼前被人头遮得严严实实。他不知道他要寻找的人在哪,只能一路走一路呼喊。

喊到最后,几乎绝望,他不想再前进,也许根本跟她根本就是背道而驰,他蹲在地上,低着头,掩饰住自己悲伤的样子。

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完全裂开,可是他此刻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

周围的人因为他挡着路,都骂骂咧咧的绕开他,因为说的是英文,叶景琰只要不注意去听也就听不出个什么来。

他在地上蹲了好一会。才整理好情绪,站起身,如果注定要追逐,那他就追到底好了。

看了看手臂流出的血,有些已经干涸,他轻嘲地笑笑,这点痛哪里比得过心里的疼痛?

叶景琰逆着人流仰头,突然愣在原地,一米之遥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他连忙拨开人群,双手拥住段依瑶。“依瑶,你回来了!”

段依瑶手缓缓放在他的肩膀,“你怎么这么傻,手流血了知不知道?”

“只要你回来就好!”

叶景琰喃喃自语,只要段依瑶回到他身边,就算手臂断了,他也会笑得很开心。

“你先放开我,跟我一起回去重新包扎。”

“不要,我要多抱你一会!”

段依瑶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背,“你还是个孩子吗?自己的身体都不管!”

“啊!疼!”叶景琰嗷嗷直叫,其实段依瑶拍得一点都不疼,比起手臂的破解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他就是想说出来,让段依瑶知道。

“哪疼?我打到你伤口了吗?”段依瑶立刻从他怀里弹了出来,关切的察看他的伤口。

他手臂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根本看不出是一块白布的样子。

“都这么严重了还不回去!”段依瑶脸上变得严肃,拉着叶景琰就往原路返回。

叶景琰跟在她身后,心里暖洋洋的,虽然被她说了,但是他还是很开心!

依瑶终于没有生他的气了!

回到病房,夏安楠还没有离开,推开门的段依瑶脚步一顿,停在了门口。

“怎么了?为什么不进去?”叶景琰在她身后探头,看见夏安楠坐在病床边上。忍不住一阵头疼。

“你的小情人还等着你的呢!我就先不打扰了。”

段依瑶说完,放开拉着叶景琰的手,折身大步往回走,还好叶景琰眼疾手快,拽住了她的手腕。

“依瑶……她不是我的小情人!我只有你一个!”

段依瑶忍不住冷笑,“刚才两个人甜蜜喂食,温馨接吻的时候你可没有想到过我。”

“你明知道那不是出自我本意……!”

段依瑶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难道还是人家小姑娘强迫你的?我可看不出来……”

叶景琰被问得无话可说,他确实是被强迫的,可是当着这几个主人公的面说,却有些过于自信了些。

“无话可说了?”段依瑶掰开他的手,就要离开。

可是叶景琰要有准备,他的手指收紧,牢牢箍住她的手腕。

段依瑶毕竟是在部队待过,虽然手腕上有些疼痛,但硬是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两人相持不下,直到夏安楠出声打破,“对不起,我……我不该待在这的,我现在就离开!”

“你别走!”叶景琰下意识的出声阻止。

她要是离开的话,他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段依瑶却误以为他是舍不得她走,冷哼一声,撇过头不想见到他的脸。

“先……先生,还有什么事吗?”夏安楠被他叫的一愣,收回踏出的脚,半步也不敢榻出去。

在刚才他没有生气吼她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可是刚才去追段依瑶的时候,让她真正感受到了他的寒气。

因此,再次见到他,便不由的有些害怕。

叶景琰无奈,“能有什么事,你帮我解释一下啊!”

“解释……解释什么?”

叶景琰被她彻底打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这让他身上的污水更加脏了。

“不要强求人家了,根本没什么好解释的。”段依瑶忍住即将爆发的怒气,咬牙笑了笑。

这不笑还好,一笑就让夏安楠忍不住瑟缩。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景琰急得跳脚,语气也稍微加重了一些。

“我……我……”

夏安楠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直接吓得说不出话来,眼角已经隐约有了泪水。

“你这个样子……”

叶景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怕她哭出来,又怕段依瑶执意离开,三个人便都站在了门口。

他的手臂传来阵阵疼痛,叶景琰灵机一动,他的手臂已经疼得麻木,为什么不装作失血过多而晕倒呢?

想到就要到。叶景琰“哎哟”一声,放开段依瑶的手,扶着额头,顺着墙壁软软倒了下去。

“叶景琰,叶景琰!”

段依瑶本想离开,可是见他晕倒,心里又急又怕。

夏安楠也慌了手脚,“怎……怎么办?”

“快去叫医生!”

“好!”

夏安楠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慌不择路的往走廊跑。

段依瑶用尽力气,将他抗了进去,放到病床上。

叶景琰闭着眼睛,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起一落。已经躺进柔软的被窝。

他不知道周围是什么情况,只听见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忍不住想睁开眼角一看究竟。

他轻微的挪了挪身子,从被褥掩盖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睁开一条缝,打量着四周。

段依瑶背对着他,在桌子上摆弄着什么东西,好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叶景琰皱眉,好歹他是晕倒了,怎么一点也不关心自己!

出乎意料的,不出一会段依瑶就拿着一小管东西走向他的病床。

“这个药混合了好多只晕倒症状的药。今天就先给你试一下!”

叶景琰身体发抖,几个大牌的晕倒药混合在一起,能吃吗?

他想往后退,拒绝她递给自己的药,可是他正在装晕,根本不可能爬起来往后退。

段依瑶离他越来越近,拿着试管里的药,慢慢靠近他。

突然,门被打开,叶景琰提到嗓子眼上的心停了下来,谢天谢地,终于被人救了!

“医生,就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他突然就晕倒了!你快去看看!”

医生点头,拿着听诊器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刚一靠近,段依瑶就让开几步,好让自己不要挡住医生。

他走近床头,在叶景琰身上都查看了一遍,病床上的人却睁开眼睛对他眨了眨眼睛。

医生微怔,随即明了,帮他合上被子,说道,“他失血过多。所以才晕倒的,需要输血。”

“那赶快输吧,谢谢医生。”段依瑶听见他没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赶忙让出更宽敞的地方让医生好活动手脚。

医生别有深意的看了叶景琰一眼,“现在还没有血袋,我先出去拿一趟。”

段依瑶乖乖等在原地,手里的药一着急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这也正是叶景琰所期望的,他可不想吃她乱配的药然后真的晕过去。

良久,他都没听到动静,心里越发好奇她在干什么。

借着被子的掩护,叶景琰睁开眼睛,偷偷看了一圈病房。在看到段依瑶背影的时候停住。

这一看让他冷汗直流,另一边是夏安楠,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对峙起来。

他没有听见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说话,也不敢轻举妄动,平躺在被窝里,可身上却逐渐冒起了热气。

“姑娘,你应该走了吧?”

最先说话的是段依瑶,她开门见山的下了逐客令。

可夏安楠要是能听得懂,就不叫夏安楠了,“姐姐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妹妹,夏安楠小姐你不要叫的这么亲密!”

要说心狠,段依瑶绝对不输给任何人,她这么一说,让原本和颜悦色的夏安楠,立刻挂不住脸,笑容也从脸上消失。

“既然你不让我叫姐姐,那就不叫了,可是你没有资格赶我走!”

段依瑶觉得好笑,反问道,“我没有资格,那谁有?”

“谁也没有!”

“可是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这句话像是戳到了夏安楠的痛处,她像是炸了毛的猫,竖起了层层防御。

“你不要得意,景琰先生说,他不爱你,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好玩。”

“你当你写青春偶像剧啊?”段依瑶嗤笑道,“这样的剧情谁会相信,小姑娘,想骗人还是在继续渐渐吧!”

“你……”

段依瑶昂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是我不相信,是我了解他,他也许心里会这么想,但是要他说出来,恐怕还是有些难度的。”

“因为他喜欢我!”夏安楠见缝插针,补了一句。

听得躺在床上的叶景琰牙痒痒,他哪里说过这些话。完全都是反着的!

果然女人的话都不能相信,简直比蛇蝎还要歹毒。

段依瑶摇头,“他喜欢谁,不喜欢谁,跟我没关系,等他醒过来我就会离开。”

叶景琰心里一阵抽痛,原来她嘴上说着了解自己,可是内心深处还是没有相信他!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离开?”夏安楠警惕的看着她,咄咄逼人。

段依瑶笑笑,“我会离开,但是不是被你赶走的。”

她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可是夏安楠不在乎。只要她能离开,自己就有跟他在一起的机会。

到时候谁输谁赢,只要看自己的手段就行了!

段依瑶不再跟她说话,转身回到叶景琰身边,叶景琰连忙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可是,夏安楠却仍旧不依不饶,“你现在走的话,他不会再找到你,等他醒过来,可就晚了!”

“晚了又怎么样?”

“你不想离开他吗?”

段依瑶失笑,“并没有太想!”

“你……骗人!”

“小姑娘,我骗你什么了?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我偏偏要来个欲擒故纵,你能怎么样?”

夏安楠无话可说,眼神愤恨的看着段依瑶,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字来。

段依瑶将滑下的被子往叶景琰身上拉了拉,“别装了,看戏很好玩吗?”

叶景琰自知露馅,笑嘻嘻的睁开眼睛,有些讨好的样子,“依瑶,你真聪明。这都被你发现了!”

“有哪个晕倒的人把被子往身下拽?”段依瑶找了一块地方坐下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夏安楠。

眼里的意味就好像,看你怎么解释,当事人都在你面前,还要怎么说谎!

“先……先生!”

夏安楠没有想到叶景琰是装晕,那她刚才说的话应该全都被他听见了,自己伪装的良善也被一举撕裂。

“别说了,你走吧!”叶景琰看着段依瑶,眼里本来是浓情蜜意,可是一听夏安楠说话,就忍不住头疼。

他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心机会这么严重,而他前面竟然也相信了她。

夏安楠委屈地现在原地,没有离开,这个样子要是放在以前,叶景琰还真有些不忍心,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怎么可能还会有半点怜惜。

“先生,对不起,我刚才说的话不是那个意思……”

“我……我只是想试探一下她对你的真心。”

“我的真心用不着你来试探。”段依瑶在她对面冷冷的说道。

这么撇脚的借口,叶景琰怎么还会再相信,“你就这样离开吧,我也不想撕破脸皮。”

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纵使夏安楠再厚的脸皮,也有些挂不住,她低头还是没有挪动脚步。

“依瑶,我好痛。”叶景琰为了转移注意力,佯装可怜的看着段依瑶。

“现在知道痛了,刚才装晕的时候怎么忍得住?”段依瑶调侃道,一句话堵的叶景琰说不出话来。

段依瑶和叶景琰不再理会站在一旁的夏安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他们的举动让夏安楠非常尴尬,可是就这样默默离去她又有些不甘心,她觉得段依瑶太强势了,根本配不上叶景琰。

他需要一个温柔的女人,像她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段依瑶其实也不强势,只是来到这里,又因为她的出现,她必须向她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只有叶景琰,他虽然早已经看透,但是却极其配合,乐在其中,享受被段依瑶重视的感觉。

可是她一直不离开,让装作她不在的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夏安楠小姐,对于我让你引起的误会,我非常抱歉,可是事实就是我向你解释的这么多。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知道后果会这么麻烦,那我不会救你。”

叶景琰说的非常直白,之前还想给她就一点面子,可是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后,他就再也生不出什么怜香惜玉了。

夏安楠听见他这么说,负气离开,跑到门口,撞上了一个人,医生已经推着车子回来。

车子上面摆满了血袋和针管,她这一撞,让医生忍不住皱眉。要是针管戳破了血袋,那就麻烦了。

“对不起!”夏安楠匆匆到了一句谦,然后侧开一步,逃离了病房。

医生有些莫名其妙,听到“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挠了挠头,他只觉得这三个字自己曾经听到过,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推开病房门,叶景琰正喜笑颜开的跟段依瑶说话,医生只看一眼就明了了。

“女士,麻烦你让一下!”段依瑶虽然听没太清,但是懂得看人手势,连忙往旁边避开了一点。

医生在针管上消了消毒。然后找准叶景琰的血脉,一个用力,没入了他的手臂。

血袋里面的血便顺着管子流进叶景琰的身体。

动作一气呵成,段依瑶只是眨个眼睛的功夫,他已经做完了所有的事。

“叶景琰先生的手臂还在流血,应该需要止血,然后重新包扎。”

叶景琰点头,“就在这里止血吧。”

医生没有说话,他带了工具也正好是这个意思,只是旁边的段依瑶让他有些为难,女孩子见到血肉模糊的场景一般都会惊叫,或者晕倒。

到时候他一个人。实在很难顾得过来!

“没事,拆线吧!”叶景琰看出了他脸上的犹豫,看了一眼段依瑶,说道。

她是军人,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如果只是被这边小伤吓得晕倒,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停了他的话,医生硬着头皮拿起剪刀,开始拆线,有些血水已经干涸,便将纱布和皮肉连在了一起,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牵动着伤口,让叶景琰镇不住皱眉。

纱布拆到一半,叶景琰额头的冷汗已经汇成了水滴。

段依瑶在一旁看着,也不由的有些心悚,这样的伤口即使放在特种兵身上,他们也会轻微的哼上一声,可是叶景琰从始至终完全没有发出声音。

中间的纱布大块和肉连在一起,医生不敢乱扯,在它周边涂上了酒精,酒精的液体侵入伤口,更是增添了几分疼痛。

叶景琰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脸上全都是细密的汗水。

十来分钟后,纱布终于拆完了,叶景琰全身无力的靠在身后墙壁上,腮帮子被自己咬得酸疼。

段依瑶见了,连忙走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

叶景琰回以一笑,脸色苍白的让人心疼。

他的手臂上血肉往外翻开,清晰可见里面的骨头,一般人看见都会忍不住想吐,可是段依瑶却只有满脸心疼。

医生擦了一把汗水,抬头看见段依瑶的表情,像是见了什么惊奇的事物一样。

她竟然一点也不怕。还满脸心疼的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伤口。

“女士,麻烦你请让开一下,我要开始包扎了!”

段依瑶往后退了一步,欲言又止,这个医生的动作太粗鲁了,伤口本来没有这么严重都被他弄得严重。

纱布拆开后,接下来的步骤就轻松得多,医生只需要给伤口消消毒,撒上止血的药粉,让后再小心翼翼的为他裹上纱布。

伤口本来是缝了十几针,可是叶景琰跑得不管不顾。已经有些松,医生叹息的嘱咐,“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剧烈运动了!”

段依瑶也是一脸严肃,“要是你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以后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听到她要走,叶景琰连忙保证,“以后不会了!”

两人的眼里都只有对方,医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默默退出了病房。

段依瑶注意到医生的动静有些尴尬,但是他一走,两人的确自在了许多。

叶景琰见她没有再生气,心里转了一个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