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二人度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缓和两个之间的气氛,叶景琰干笑了一声,“我想吃个苹果,依瑶,你喂我!”

段依瑶却不想配合他,“要吃你自己吃。”

“可是我的手……”

叶景琰举起手臂,一副欠揍的样子,让段依瑶恨得牙痒痒。

桌子上摆了一大袋苹果,她随手挑了一个,熟练的拿起来,开始削皮。

叶景琰坐在床上看着,又觉得有些无聊,“依瑶,你喜欢这里吗?”

“哪里?”

“这个城市。”

段依瑶脑海中回想起这座城市的冷漠,以及她无助的时候,他们冷笑旁观的眼神,耳边是生冷的英语。

她摇头,“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叶景琰转了一圈脖子,皱着眉头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不如等我的手好一点,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段依瑶削水果的手一顿,模糊的应道,“嗯,好……”

到这里是为了买助听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后面又有了这些不开心的事,她也想早点离开。

叶景琰满意的闭上眼睛,嘴角勾勒出一丝轻笑。

他要急着带她离开,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地方,而是让路易斯好好准备手术的事宜。

路易斯已经明确跟他讲过,等到孩子生下来,她的耳朵一定会完全听不清楚,而手术只要准备得充分,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

只是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将面临着重大的人生打击,或许因为母体子宫问题,成长的不那么顺利。

他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可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想依瑶听不见声音,并且跟他无法对话。

思虑间,段依瑶已经削好了一个苹果,她从中间削了一半,去掉里面的核,递给叶景琰。

叶景琰只接了一块,“你也吃,不然我一个人总觉得不舒畅。”

段依瑶也没有扭捏。收回另一半,放在嘴里啃了一口。

“这袋血要输完了,吃完我就去叫医生。”

叶景琰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上面,他盯着段依瑶看了半天,惊讶道,“依瑶,你是不是化妆了?”

段依瑶不自在的转头,她选的是最自然的口红和粉底,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她在看到叶景琰和夏安楠浓情蜜意的时候,心里升起了滔天怒意。

以为叶景琰喜欢夏安楠是因为小姑娘脸上精致的妆容,以及楚楚可怜的眼神。

于是。把包里一直带着却不曾用过的化妆品都翻了出来,对着洗手间仔细描摹了一遍,才鼓足了勇气推开病房的门。

先前,叶景琰一直忙着跟她解释,没有怎么注意,现在平静了下来,距离又不是很远,叶景琰一眼就看出了她和平常不一样。

叶景琰啧啧的盯着段依瑶,最后给出中肯的评价,“所以,我觉得还是不化妆的好。”

他的意思是,段依瑶的化妆技术不好,可是段依瑶却没有领会,只当他夸自己素颜好看。

当即昂首挺胸,“我也只是试一试这被人吹得神乎其技的化妆术,看来到了我面前,也不过如此。”

“或许别人是神乎其技,可是你……简直是在毁容。”

叶景琰不忍直视的别过头,她的化妆技术本来就不好,又是磨蹭,又是流汗,没有补妆。现在脸上已经花得像只小猫。

段依瑶终于反应过来,知道叶景琰是在贬她,怒气冲冲的说,“就你话多!”

她拿手机照了照,确实是惨不忍睹,也懒得再跟叶景琰说话,拽着包急匆匆的往外面跑。

洗手间,段依瑶骂骂咧咧的卸掉了所有的粉底,顿时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

少了脸上一层又一层的粉,也让她自在了很多。

面对洗漱台上散乱的化妆品,段依瑶顿时生起一股无名怒火,为什么别人是锦上添花,而她却……

一想到这,她就忍不住又开始尝试起来,并且暗下决心,一定要认认真真完成一次。

“放弃吧,有些技能是天生的!”

段依瑶听声音有些熟悉,一转头,夏安楠就现在洗手间出口处,纯良无害的看着她。

若不是这个地方就只有她们两个人,段依瑶都要怀疑她听错了,那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怎么会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

“你是在跟我说话?”段依瑶已经懒得追究她为什么还没有离开医院,而是在厕所堵她。

夏安楠嗤笑,“你的耳朵现在已经不行了吗?”

先前看起来良善的脸现在却只能用扭曲来形容,段依瑶仿佛感觉自己脸上被重重打了一巴掌。

段依瑶没有再说一句话,收拾好东西,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便挎着包离开。

与夏安楠擦肩而过的瞬间,夏安楠拉住了她的手臂,“我问你话呢!”

段依瑶皱眉,“我耳朵聋没聋不知道,但是之前我估计是眼瞎了。”

“你……”

夏安楠气极,扬起另一只手,用尽了力气向段依瑶的脸上挥了过去。

可她打错了对象,段依瑶从小到大,被人打过巴掌的数目寥寥无几,还都是她父亲动的手。

段依瑶看都没看她的动作,直接伸手截住她的手腕,身子缓缓压低,“小姑娘,看来今天我要好好教你一下,记住,无论何时,你想要打一个人。都要摸清楚那个人的底细!”

夏安楠被她握住手腕,眼神慌乱,“你……你想要干什么?”

“放心,我不会打你,那样太没有成就感了。”

段依瑶松开她的手,径直掠过她的身边。

夏安楠揉着手腕不服气的叫住了段依瑶,“喂,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脚步停下,她的人品段依瑶已经无比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相信,之所以等她说完。是能给她最后的一点尊重。

见她停下,夏安楠已经知道自己至少成功了一半,她几步走上去,围在段依瑶身边转了几圈。

“刚才我出来,你猜我碰见了谁?”

段依瑶挑眉,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我看见你的主治医生和先生的主治医生在谈话……”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完好了。”段依瑶终于有了些不耐烦,总是说半句断半句,她真的就以为自己很想听她说?

“我隐约听见说什么手术,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先生的伤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夏安楠看她不耐烦的样子,生怕她再动手。或者就这样离开,连忙一溜串全部说了出来。

出乎她意料的是,段依瑶听了面色平静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她不禁愤愤不平,“先生对你那么好,你听到这个消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枉费先生那么爱你!”

“我们的事,好像用不着你管!”

段依瑶丢下这句话,再也没有理会她,甩着包往病房里走去。

然而,她的心里却不像表面来得这么平静,一阵一阵如同波涛翻涌。

手术!

她自己不会像夏安楠那么傻,会以为叶景琰的手臂还需要手术。

除去了他的身体健康,她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耳朵,既然是路易斯在说,更是十有八九的事!

段依瑶推开门,却只看见叶景琰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吹着口哨,见到她开门,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回来了?果然还是这样最顺眼!”

“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这里去旅游?”段依瑶心里怀揣着疑问,不想跟他拐弯抹角,因此就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

叶景琰抖脚的动作。“不是这个时候啊,我一直都想带你去!”

“为什么不等孩子生下来再去?”

“因为医院的环境太压抑了,我不想让你过的太累……!”

“呵……”段依瑶冷笑一声,不等他继续找借口,“你是不是在让人准备手术?”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叶景琰心里打了一个凸,但是面上却没有露出一起破绽,“我既然答应了你,当然不会食言,怎么会偷偷准备手术呢!”

他说的诚恳,让段依瑶将信将疑,“我亲耳听见路易斯说的。”

叶景琰悄悄松了一口气。听出了她明显在试探自己,路易斯跟除了他以外的人都是说英语,且他不可能当面对段依瑶说,如果是她偷听的,以她现在的听力似乎不大能做的到。

“路易斯或许是说的别的什么人,依瑶,你也许不相信我,可是我是真的没有骗你!”

“因为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段依瑶看叶景琰说得煞有其事,忍不住心生疑惑,对夏安楠的话又有了几分质疑。

她说的是为叶景琰手术,不是为自己,而且她本身说话就存在不可信的因素……

“对不起,我……”

“你相信我就好!”叶景琰打断她的话,脸上隐隐有受伤的神色。

看得段依瑶心里愧疚,“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来质疑你。”

“谁的话?”

叶景琰抓住了重点,他就知道以依瑶的听力肯定听不见任何风吹草动,又怎么会莫名其妙跑来质问他!

段依瑶揉着额头,她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以至于现在竟然开始有些头疼,“刚才从洗手间出来,遇见了夏安楠,就聊了几句。”

她说的简单,但是叶景琰却知道过程没有这么省略,两人肯定是针锋相对,然后夏安楠故意说出了那些话。

庆幸的是,她或许没有听完全,只传达了片面的意思,否则他不可能这么好糊弄过去!

叶景琰想到后果,忍不住头皮发麻,他好不容易和路易斯计划好,可不能让一个女人给破坏了!

段依瑶当然不知道他内心这么复杂,只当是以为她和夏安楠碰面,让他有些不舒服。

倒反过来安慰他。“我跟她也没有聊什么,况且她说的话十句有九句是假的,肯定是不可信的!”

“你知道就好!”叶景琰声音闷闷的,心中却慢慢有了另一个想法。

不能再让依瑶跟夏安楠碰面了,否则等她反应过来,肯定会揭穿他们的计划,到时候不仅功亏一篑,还会让依瑶对他更加戒备!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段依瑶有些懊恼,她怎么在叶景琰面前提起夏安楠,让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叶景琰抬头看了一眼,手机在桌子上不停的振动,他求助似的看向段依瑶。

段依瑶会意,帮他拿过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名字是叶初雪。

“大哥?你在哪啊?我们都找不到你!”

电话一接通,叶初雪就珠连炮轰似的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让叶景琰没有回答的余地。

他叹了一声,“我在医院,你们已经结束了吗?”

“对啊,就等你……”

说到这里叶初雪赶忙止住了声音,叶景琰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慕钰麒在旁边提示了她。

玩的时候没有找他,现在结束了倒给他打电话了,肯定是费用超出了预支。

“说吧,到底要多少钱?”

“那个……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叶初雪吞吞吐吐的解释道。

“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我也就随便问问。”

说着,叶景琰就要拿下手机,准备挂断电话。

“诶诶诶,大哥你别挂,还差……还差五十万。”

叶景琰对于这个数字并不震惊,况且是还差五十万,他们已经付了前面的钱,而这个已经是零头了。

“待会我叫人过去结账。就这样了。”

“等一下!”

叶景琰皱眉,“又怎么了?”

“那个……那个……”

叶初雪那个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易主,到了段子莹手里,“景琰哥哥,你在哪里啊!”

叶景琰一愣,“我在国外,你玩了之后,就见慕钰麒送你回去吧!”

“我不要,我要等你回来!”段子莹语气坚定。

“我不会再回去了。”

说完,叶景琰挂断了电话。抬头看见段依瑶正看着他。

“段子莹的电话?”

叶景琰放手机的动作一顿,“不是,初雪的。”

段依瑶没有再问下去,他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要再咄咄逼人的问了,不然刚缓和的气氛又会变得尴尬。

但是叶景琰却不是这样的想法,他只是不想再让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不要再为其他人来浪费时间。

……

几天后。

叶景琰活动活动了手臂,“嗯,好了!”

他的手臂已经拆了线,那条长长的伤口盘踞在他的皮肉上,狰狞恐怖。

段依瑶心疼的抚上他的伤口,“那时候你一定很疼吧!”

她记得他追出去的时候他的伤口已经再次裂开,而在她面前至始至终都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

拆完线后,他的伤口高高隆起,依稀能预见当初裂开的严重。

“不疼!”叶景琰温柔的揉揉她的头发,只要能让她回到自己身边,无论是怎样的伤口他也不会感觉到疼。

段依瑶说不出话来,她一直以为自己自立自强,可是在叶景琰面前,她似乎过于任性了些。

“我现在也可以出院了,今天就出去吧,我已经计划好了旅程。”叶景琰看她难过,故意转移了话题。

“去哪里?”

段依瑶皱眉。她仍旧对这个话题敏感,虽然叶景琰已经向她解释清楚,可是她依然有些怀疑。

“去塞班岛,那里安静,适合你修养,对我们孩子也好。”

听到孩子,段依瑶放下了防备,“好,那就去那里!”

见她答应,叶景琰轻轻一笑,低头掩饰住深思的眼神。

让她离开很容易。可是怎么回来又是个问题,打晕了带回来?还是自己再受一次伤?

他选择去塞班岛也是因为离这里比较近,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选择再受一次伤。

段依瑶收拾着东西,她们本来就没有带东西过来,走的时候也不需要带走什么,只是把房间的垃圾收拾一下,顺便带下楼。

看到垃圾桶里变质的饭菜,里面传来一股恶臭,段依瑶捂着鼻子皱眉,回想起自己当天的态度。确实是吃醋吃得很严重了!

这时候叶景琰也换好了衣服,拉开帘子,见到地上的垃圾,有些意外,“怎么没有清洁工人来清理?”

“你自己吩咐别人不要进来,难道你忘了?”

叶景琰在脑中搜寻了一会,才依稀记得,那天气氛正好,他将将吻上段依瑶的嘴唇,就被进来收拾的清洁工人打断,然后……

他好像异常愤怒的将她赶了出来。

叶景琰嘴角抽搐。他没想到她们这么实诚,叫她们不来收拾就真的不来收拾。

难怪他睡觉总觉得有什么异味,还好屋里开着空调,否则这个屋里恐怕是住不了人了!

两人又磨蹭了一会,就下了楼。

“叶先生!”

叶景琰转头,见路易斯正从大楼里追了出来。

他忍不住皱眉,手下意识的搂住段依瑶,掩饰着自己的不安,“有什么事吗?”

“我忘了跟你说,这个助听器还在试验阶段,你们一定要注意。不要进水,不要重击,否则会大大减短助听器的使用寿命。”

原来是说这个!

叶景琰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手术的事。

“嗯,我们会注意的。”叶景琰压着声音说道。

他回答完之后,路易斯迟迟不肯离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叶景琰会意,对怀里的段依瑶轻声说道,“依瑶,我有些渴了……”

“那我去给你买水吧!”段依瑶打断他的话。她知道这是一个借口,目的是支开自己,她也正好借着这个离开,找个地方听听他们讲什么。

她的爽快让叶景琰有些意外,但是也只是点点头,放开手。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路易斯开口对叶景琰说,“只能去半个月,半个月之后……”

“用英文。”

他才说了几个字就被叶景琰打断,段依瑶去的路上正巧有个转角,就算段依瑶的听力不好,他也要做好防范措施。

路易斯微愣,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用英语继续说道,“要让她保持愉快的心情,等到仪器从总部运过来,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叶景琰点头,“那就这样吧!”

“一定不要让她恐慌,否则手术会很麻烦!”路易斯临走是还不忘叮嘱一句。

“嗯。”

叶景琰不甚在意,跟他在一起,怎么会有恐慌呢!

不多久,段依瑶那些两瓶水从转角处走了出来。“你跟他说了什么?”

她本来想偷听,可是两人用的都是英文,她本身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反应过来意思,偏偏又说得小声。

“让我带他问候我爸。”

叶景琰接过瓶子,扭开就往喉咙里灌了一口水,回答的自然而又随意。

段依瑶似信非信的看了他半晌,才扭开瓶盖,“希望你不要骗我!”

“怎么会呢!”叶景琰笑嘻嘻的搂着段依瑶的肩膀,“我们快走吧,再晚坐不上飞机了。”

举起手腕,段依瑶看了一眼时间。也没有再追究刚才的对话。

……

这一次飞行得非常顺利,一路上晴空万里,两个小时后就到了目的地。

一下飞机,一股热浪迎面袭来,带着咸味的海风吹在脸上,段依瑶捂着脸,咳嗽了一声。

“怎么了?”叶景琰皱眉,这么热的天气应该不会感冒才对啊!

“没事,估计是不太适应吧!”

段依瑶轻抚着肚子,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叶景琰见她下意识的动作,忍不住一酸,她那么爱这个孩子,可是却因为自己……

他也像其他父亲一样,期待着孩子的降临,可是如果让他在两个人之中非要选一个,那他无疑是选择自己最爱的人。

叶景琰摇头,摒去多余的想法,牵起正在愣神的段依瑶,“酒店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走吧。”

比起思来想去,他应该珍惜眼前三人同游的机会,况且路易斯也说过,孩子的问题先不要担心,只要她的心情起伏不要太大。

坐着酒店提供的专车到了酒店,周围都用墙围了起来,是一个独门独院的住处,酒店前面就是沙滩,比起公用的地方,沙子清澈纯净,没有任何垃圾。

他们住在二楼,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海,阳台很大,中间安放着浴缸,此时的阳光已经不再照射进来。

……

今天看稿子的时候才发现365章更新的时候,复制粘贴少了200字的内容,已经补上了,看过的宝贝们可以重新看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