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带你看最美的风景/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通透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叶景琰推开窗深呼吸了一口,“依瑶,我们就在这里呆到孩子生下来,好不好?”

段依瑶对这个地方也非常满意,欣慰点了点头,“嗯……”

叶景琰转身,面对着段依瑶微笑,他身后是蔚蓝色的天空,映在段依瑶眼里,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段依瑶和叶景琰在酒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一身清爽的携手走出酒店。

异国风情,他们走在其中,全身都是轻松的感觉,一改往日在医院的沉闷。

“咕……”但是,很快就有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两人相处的气氛。

“饿了吧?”叶景琰握着段依瑶的手,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

“嗯……”段依瑶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

自从下了飞机,就一直没有吃过东西,她不饿,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该饿了!

叶景琰看出她的窘迫,握着她手的力道紧了几分。“我知道有一家好吃的海鲜店,味道很不错,我带你去!”

看他这么热情,段依瑶不忍心拒绝,只得配合的点头,其实她更想吃中餐,但是在海外旅游。这种要求似乎或许苛刻了。

他们来到饭店,出乎段依瑶意料的是,不同于周围千篇一律的地中海风格,店里装修的竟然是中式风格,雕花屏风,墙上是泼墨写意的中国山水画。

“景琰,你确定这里是吃海鲜的?”这种装修更像是吃火锅的。

叶景琰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拍了拍她的手背,“这家餐厅的老板是中国人,他爱吃海鲜,但是又钟爱中国古典美,所以就奇思妙想的将两者结合起来。”

看到段依瑶惊讶的合不拢嘴,叶景琰无奈的摇头,“你啊你,这有什么好惊奇的!走,进去还有更惊奇的!”

段依瑶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呆呆的跟着叶景琰身后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有人迎出来,接待他们。

“叶少爷,你来了!”

年轻的服务员看起来是早已熟悉了叶景琰,带着他上了电梯。“还是原来的那个包间?”

叶景琰点头,沉声“嗯”了一声,便牵着段依瑶不再说话。

服务员看了一眼他们紧握的手,很有眼色的闭上了嘴巴,她能长久待下去的原因就是因为从来不多嘴,也不像其他人一样生出一些不该属于自己的想法。

电梯很快就停了下来,服务员带着叶景琰饶了几个弯,在一个包间停了下来。

段依瑶特意抬头看了看,这个饭店的房间是仿照古代客栈起的名,他们停下的房间上面挂着一个牌匾,上面用隶书写:天字间。

一踏进去,他们仿若穿越了几百年的时光,雕花窗柩,刻画座椅,还有走起路来“咚咚”直响的楠木地板,一切都让段依瑶如坠梦境。

“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服务员从身后拿出一个菜单,是古时候用的竹简。

段依瑶觉得很有新意,便拿在手里把玩,叶景琰也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但是却放在一旁。

“还是原来的样子吧,你们老板呢?”

“老板有事出去了,今天也许应该回来了,他回来就让他过来吗?”服务员应对自如,这种场景似乎已经在她面前发生了好多遍,她根本就不用多想。

叶景琰摆手,“不用了,快些上菜吧。”

服务员没有再多话,收了菜单默默准备退出。可段依瑶还没有看够菜单里的名字,眼神一直没有从服务员手上离开。

叶景琰转头,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他好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对服务员说,“留一本菜单。”

服务员泰然的微笑,什么也没说。留下一本菜单就退了出去,还贴心的把门关上。

“想吃什么?”叶景琰凑近看到她翻的页面,脸上的笑意僵在眼角。

原来她翻到的是第一页,介绍店铺的来历,竟然就这样足足看到现在,而且还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有什么好看的吗?”叶景琰也跟着看了一会,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忍不住好奇,就问了出来。

段依瑶偏头,对上叶景琰的眼睛,脸刷地通红,“没……没什么。”

可叶景琰哪有那么好忽悠,他盯着段依瑶的眼睛,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段依瑶连忙低下头,指着一个角落说道,“这个标志好奇特啊,是老板自己想出来的吗?”

叶景琰顺着她指的地方看了好一会,才看见在菜单的右下角有一块小小的标志,是汉字变形而来的。

他的额头有几根黑线,没想到就这么个小小的标志竟然吸引着段依瑶看了这么久。

“这是老板自己设计的。”

又是老板。段依瑶不禁对这个素未蒙面的老板有了些好奇,能有这样品味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不准当着我的面想别的男人!”叶景琰转过她的头,让她再一次直视着自己。

段依瑶哭笑不得,“我不是想他,我只是在好奇他是什么样的人。”

“那也不许!”

“好吧,不想了。”段依瑶妥协。

他的占有欲不知道什么时候越来越严重。总是无理取闹的要求她不要这不要那。

两人正聊着,门口响起敲门声,叶景琰停下话,抬头,“进来。”

门从外面打开,一群人端着菜盘子鱼贯而入,上面是各式各样的海鲜,各种各样的形状,段依瑶见过的,没见过的,通通都摆到了她面前。

摆盘好,服务员见没有其他的吩咐,便排好队像来时候一样,纷纷走出房间。

“依瑶,你饿了吧,我帮你剥壳。”

叶景琰拿起一只碗口大小的螃蟹,一边剥壳一边对她笑眯眯的说。

三下五除二,一只螃蟹就只剩下肉,叶景琰将肉都拨到段依瑶的碗里,满眼期待,“尝尝。”

段依瑶点头。夹起一块螃蟹肉放进嘴里,顿时眼睛明亮,“好吃!”

她不是敷衍,这个螃蟹是真的很好吃,没有加过多的调味料,就这样清煮,保持了它的原滋原味。又不像人工养殖的那样,腥味浓重,自带一股甘甜。

叶景琰看到她的笑容,心里也得到了满足,他希望他一直喜欢吃的东西也能得到她的认可,也能让她喜欢,这样,好吃的东西就会变得更加好吃。

接下去又是几道海鲜,每一个都让段依瑶啧啧称赞,她活了这么大,才知道以前的海鲜是白吃了。

这些海鲜都是用最原始的做法保持了海鲜中的鲜美,跟用辣椒熬煮,味精调制的完全不一样。

段依瑶吃的津津有味,让一旁帮忙剥壳的叶景琰也异常满足。哪怕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吃过一口海鲜。

“咚咚咚”

屋里两个人,一个吃的正香,一个剥的正起劲,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

叶景琰大致看了下桌子上的菜,差不多已经到齐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没有送进来。

“进来。”

这次,门没有那么快就推了进来。而是犹豫了许久,等的叶景琰都快没了耐心才有了细微动静。

门外的人显然很懂叶景琰的脾气,磨得他快要发飙的时候,才姗姗来迟的露出本来面目。

“叶少,你还是老样子啊!”门外走进来一个白衣男人,像是民国时期的白袍,走起路来还带着风。

段依瑶转头,正好看见他翩然而至,忽略了他本来的容貌,她以为那就是谪仙下凡的场景。

叶景琰对她的反应很不满意,咳嗽了一声,说的话却是针对进来的人,“你来就来,不要这么装神弄鬼的。”

“不这样又怎么会引起这位美丽女士的注意呢?”

来人走到段依瑶身边。对她温和的笑笑,而后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在段依瑶的另一侧。

“你注意点。”叶景琰脸上已经有了明显不悦,但仍旧在极力克制。

他却不在意的看着段依瑶,继续问叶景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易天成!”

叶景琰终于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叫出了易天成的名字,同时,一把搂住段依瑶的肩膀,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哈哈哈……”

易天成抚掌大笑,“你果然还是这么有意思,逗你可比做生意有意思多了。”

“整天都没事闲逛。我看你这个餐厅也开不下去了!”叶景琰狠狠地盯着他,眼里充满了警惕。

“怎么,你想要收购了?”易天成不甚在意的加了一个虾,慢条斯理的剥着壳。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考虑的。”

易天成脸上的笑顿了一下,随即麻利的继续手上的动作,“叶老板。财大气粗,我这个小店能入得了你的眼,是我的荣幸。”

叶景琰拉开段依瑶和他的距离,对于前面的话题不置可否,他一来,就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叶景琰早就已经习惯了。

“我喘不过气了。”段依瑶被他们忽略的彻底。终于逮到空隙,连忙对叶景琰说道。

叶景琰听到段依瑶的控诉,手下意识的松开了一点,但是仍旧没有松开。

易天成这才开始打量起段依瑶来,见她也就是个普通的女人,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叶景琰为什么会这么宝贝她。

房间里,自从易天成来了。就有些低沉,段依瑶被他打量得不自在,扭头看向叶景琰。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吃饭就吃,不吃就出去。”叶景琰感受到段依瑶求助的目光,不爽的对易天成说道。

“你也不跟我介绍介绍这位……女士!”易天成仍旧自在的吃饭,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

叶景琰冷冷地看着他,好一会才开口介绍道,“这是段依瑶,我的未婚妻。”

“哦!嫂子你好,我叫易天成,是这个餐厅的老板。”

易天成一听是叶景琰的未婚妻,就连忙开口叫嫂子,还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嫂子?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就连叶初雪也没有这样叫过她。段依瑶一时间红了脸,她怯懦的伸出自己的手,和易天成相握。

可是易天成却迟迟不肯放手,别有深意的对她笑着。

看得一旁的叶景琰终于忍不住发火,“易天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看清嫂子长得什么样而已。”

“那你为什么还不松开手?”

“这是礼仪啊!”

易天成理所当然的转头,“中国是握手礼。可外国是亲面礼,我在思考到底要不要亲,万一你把我打成残废,那这个店该怎么办?”

“你也知道我会打人,告诉你,我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再不松手,后果自负。”

叶景琰目光凶狠,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易天成知道再不松手,真的有可能会被他逮住打断手,便悻悻地松开自己的手。

这让段依瑶松了一口气,想立刻转头,但还是礼貌的对易天成笑了笑。一旁的叶景琰虽然不爽但是也无话可说。

“你刚才去哪了?”

叶景琰跟段依瑶换了个位置,边帮她剥虾皮,边问易天成。

听到他问的话,易天成的脸色稍微收敛了一点,“我爸的公司出了点状况。”

“很棘手?”不然的话,他怎么露出这样的表情。

“有点,我后妈转移了大半的资产,估计快周转不灵了。”

听他这么说,叶景琰也忍不住皱眉,大半资产的确可以让一个公司顷刻垮台,易天成家里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估计是把他这几年在外面打拼的钱也砸了进去。

“老头子现在被气出心脏病,我今天回来就是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店卖了。”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卖了这个也只能是杯水车薪。”叶景琰不赞同的摇头,这个店只有他能做出这样的感觉,换做是别人,恐怕都会沦为不伦不类。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易天成眉头紧锁,不再像刚才那么意气风发。他身上的白袍笔直,可段依瑶还是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他已经弯了腰。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你后妈卷走了钱,那也不是没有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