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变故/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落地,段依瑶走出机舱,深呼吸了一口气,“哈……终于能呼吸了,飞机里面一直是封闭的空间,真难受。”

自从飞机上闹了一个小插曲,她的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来,这几天萦绕在心头的烦闷全都一扫而光。

“咦?”懒腰伸到一半,段依瑶皱眉目光停在远方,叶景琰正好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迎面走来一大批人。

那群人由远及近,最后在他们跟前停了下来,领头的人带着他们对易天成弯腰。

“少爷。”

“嗯。”易天成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变得沉稳正经。

“公司的事怎么样了?”

领头的人迟疑地看了一眼叶景琰和段依瑶,回头看见易天成摇头,“不碍事。”

“还是老样子,总裁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但是资金缺口实在是太大,夫人又不肯相助,恐怕……恐怕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领头的人一脸愁容,步入中年的他,脸上沟壑纵横,再加上没日没夜的熬夜,眼皮耷拉。黑眼圈浓重,看上去非常萎靡。

“知道了,带我们回公司吧。”易天成听了这个消息后,脸色更加阴沉。

虽然心急如焚,但是仍旧对叶景琰和段依瑶笑了笑,“估计你们是不能休息了。”

“走吧。”叶景琰没有多余的话,全程牵着段依瑶的手,往路边停靠的车辆走过去。

……

“咚咚咚”

易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易父正焦头烂额的看着文件,听到敲门声,随口说了声,“进来。”

门锁转动,易天成当先走进去,“老头子,我回来了!”

“你回来干什么?”易父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

“回来看看你。没有我在,是不是撑不下去了!”

易天成又恢复成吊儿郎当的样子,自顾自的坐在易父对面,倒了泡杯茶,“诶?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易父正要发作,看到门外有人,硬生生压住了怒火,“这两位是谁?”

“是我请来帮你的。”

“胡闹!”

易父拍着桌子,高声怒喝,他一个经商几十年的老手,都束手无策,就凭三个毛孩子还想着拯救这个公司?

“我们过来就是通知你一声,你同不同意其实没有那么要紧。”易天成拍了拍手,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着手心的汗。

回头看了一眼叶景琰的方向,见他至始至终都面不改色,心里也稍稍平静了些。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易父喘息了好久。才平静下来,耐着性子问道。

易天成摊手,他也不知道准备干什么,只知道叶景琰出手,他们成功的把握将会有大大的提升。

“要我帮你们了可以,但是后面的事,得听我的。”叶景琰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才悠悠开口。

段依瑶坐在他身边,忍不住想笑,看他的样子,是又要端架子了,她也不戳穿他,低着头开始神游。

“那我们听你的?”易父怒极反笑,“那你说说看,要我们做什么?”

“把易氏所有的财务都给我,还有把所有的权利都转让给我……”

“笑话!那跟我易氏倒闭有什么两样?黄毛小儿果然想得天真!”易父不愿再多听,匆匆打断了叶景琰的话。

“你们走吧,我易氏再如何败落,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老头子……”

“你闭嘴!”

易父颤抖着手指向易天成,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这个败家子,我还没说你,你反而倒开口了,这种不靠谱的事你都干的出来,以后我怎么放心把易氏交给你?”

“拉倒吧你就,易氏都快倒闭了,你给我一个空壳子有什么用,到头来不还得我来还债。”

易天成枕着双手,不屑的瞥了一眼易父,“我倒觉得易氏交给他无妨,反正也已经半倒不倒,成功了。赚回一个易氏,输了,大不了提前倒闭,也省的你这么累。”

“你……”易父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不孝子,不孝子!”

“行了。老头子,别装了,这一套也只有我妈吃,你看看我那个后妈能心疼你不?她巴不得你早点死。”

他这话一出,易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别跟我提那个贱人,等我缓过劲来,一定要她好看!”

“哟。现在知道不提了,当初可是宝贝的紧啊!”

易父捂着胸口,躺在身后的躺椅上,“你诚心要气死我是吗?”

“行了行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气你,你把易氏交给我吧,由我来执掌,你总放心了吧!”

“小兔崽子,我还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诶……看来某人是不想要易氏了,我这次回来可是带了资金的,公司不给我,这钱还是不要白白砸进去的好。”

易天成故意提高了声音,在资金两个字上,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他这次回来是有备而来。早就料到老爷子不会这么轻易的把自己半辈子的心血交给他,所以他才一下飞机就打听易氏的消息。

得知易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才有了办成把握,要不是走投无路,他这点钱老爷子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可是,当他说到资金的时候,易天成特意看了一眼易老爷子,发现他面上有一丝动容。心中忍不住窃喜,知道这件事已经成功了一半。

“哼,我会要你那点钱?”易父扭头,丝毫不在意他所说的资金有多少金额。

“我知道你眼高,那我这一千万就收回去了,看样子你是有办法解决的。”

说着,便招呼着叶景琰和段依瑶起身,“真是对不住,我已经给你们定好了最好的酒店,明天带你们去附近游玩。”

叶景琰默然无声,对他点了点头,牵着段依瑶就要走,易天成紧随其后。

“等等!”

易天成的脚还没有踏出,就被易父叫住,“小兔崽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明知道他缺这笔钱,却拿着它来威胁自己!

“不想干什么啊,就按刚才说的那么办呗。”

扭头,易天成笑嘻嘻的看着易父,“给我怎么了,你的迟早也是我的,就当给我个考验,历练历练我。”

“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易天成坚毅的点头,一脸严肃。

“既然是这样。我给你就是。”

易父颓然耷拉着肩膀,他辛苦了大半辈子,仿佛能预见易氏最后的下场,在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都衰老了好几岁。

“你也别太绝望,我保证还你一个完整健全的易氏。”看他那个样子,易天成也于心不忍,毕竟是亲生父子。就算不连心,也差不到哪儿去。

……

交接仪式很简单,易父在转让书上签了字,而后向几个公司元老介绍了易天成。

大多数元老都认识易天成,毕竟是总裁的儿子,多多少少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所以行使起来并不困难。

最后,易父让秘书把所有的资料都黑了易天成,自己便坐着车回到了还没被银行拿去抵押的别墅。

易天成坐在总裁办公室里,转了好几圈,“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我还以为要多费很多唇舌呢!”

叶景琰坐在他下方,为段依瑶整理着裙子,“不要高兴地太早,现在得做一场戏,让外人都以为你们撑过来了。”

听到他说正经事。易天成连忙凑近,“要我怎么做?”

“我刚才看了易氏的资料,发现你们一直在为一个项目争破了脑袋,就用你手上的钱,全部砸进去,无论,我再推波助澜一下,所有人都以为你们已经挨过来了。”

“到时候再借这个项目。彻底摆脱易氏萧条的场面,你的买个后妈估计就坐不住了……”

叶景琰说得仔细,易天成也听得入迷,等听完整个计划,易天成忍不住拍手叫好。

一个简单的方法,却被叶景琰用的一点也不简单,他现在才是真正的服了。

叶景琰说完神了一个懒腰,“计划已经跟你说好了,前面的事,你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很好,我就带着依瑶先回去休息了!”

“别啊,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故,我可应付不过来!”

“怎么会有突发事故,只会有缺钱的时候。”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易天成悻悻地摸了摸鼻尖,这还是人吗?都会读心术了!

“就当我借吧,等资金回转。我会还给你的。”

叶景琰淡淡瞥了他一眼,牵起段依瑶的手,“借我钱,利息很高的。”

说完,便不停留的离开,就下愣神的易天成,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拍着手跳了起来。

他的意思就是答应了!

里面的声音让门外的秘书停下了敲门的手。犹豫着要不要打断少爷的好心情,低头看了一眼文件,是刻不容缓的加急文件。

他狠了狠心,敲门打断了易天成独自欢喜。

“进来!”

易天成整理好衣服,坐在凳子上,低头开始认真的看起了文件,就好像刚才在屋里乱蹦乱跳的人不是他一样。

“少……总裁。”秘书刚想按平常那样的叫他,突然想到他现在已经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可。便连忙改了口。

“嗯,怎么了?”易天成从文件堆里抬头,秘书抱着文件正站在他对面。

这个秘书就是刚才在机场接他们的领头人,带着金丝边框的眼睛,整个人都散发着书香气息。

“这个是公司最近几个月的财务报表,以及竞争的项目。”

他把手里的文件全都码在易天成面前,疲惫地揉了揉眼角,瞥见他正在看的红色文件。问道,“总裁,这个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个项目。”易天成漫不经心的将他送过来的文件码在上面,认真的看了起来。

秘书还有些迟疑,但是看见易天成这么专心,只能欲言又止的点头退下。

听到关门声,易天成从文件里抬起头。将压在底下的文件,重新抽了出来。

叶景琰要他不要向任何人透漏他们的计划,他怀疑易氏里面有内鬼,他也只能宁可信其有,虽然秘书跟了老爷子很多年,但是保不齐他已经被人收买了呢!

危机时刻,还是应该小心一点的好,他现在只想按照计划。顺利的进行,中间不要出什么插曲才好!

……

酒店。

段依瑶走进酒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好累啊,我没想到穿个裙子,竟然会累的腰酸背痛。”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背上轻轻的捶打,叶景琰走过来坐到她侧面,抬手挡在她的肩膀。

用专业的手法帮她捏着肩膀,“这样舒服一些了吗?”

“嗯,力道刚刚好。”

段依瑶闭上眼睛,肩膀上的动作让她神经放松,好像随时都快要睡着。

“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

段依瑶闭着眼,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了出来,她知道他问的是她耳朵的情况,其实今天偶尔她也有听不到声音的时候。所以才会那么沉默。

可是她不想让他知道,让他白白担心。

“我一定要全部好起来,依瑶……”

沉默了很久,叶景琰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只是声音太小,近乎喃喃自语,段依瑶听不清楚,她只能点头附和。

叶景琰苦涩的一笑。只是到时候,你估计会怪我,不理我,甚至会离开我……可是我不允许你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对了,你说要帮易天成,就只是这样跟他说了个大概?”段依瑶突然睁开眼睛,问道。

“他会懂的。”

“那我们还跟着来干嘛?”完全可以在塞班岛就告诉他解决方案,何必跟着他长途跋涉过来。

“有些事,他做不来。”

叶景琰没有讲是什么事,但是段依瑶心知肚明,肯定是威胁易天成那个后母,易天成看上去吊儿郎当,实际上重情重义。

之前就因为后母从易父手里救过快要被打断腿的他,他一直记到现在,就算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想自己与她对质。

“哦……”

段依瑶长长哼了一声,眼皮不由自主的下沉。

“想睡觉了?”

叶景琰点了点她的额头,自从怀孕,她好像特别嗜睡,走到哪里都能睡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