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争,一定要争/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点累。”

叶景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放在柔软的大床上,“那就睡会吧,待会带你出去吃东西。”

段依瑶迷迷糊糊的点头,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叶景琰闲着无事,下楼去给她挑选了几套衣服,清一色的T恤牛仔裤。

她穿着裙子走了一天,看样子是累坏了,知道了她不喜欢,以后再也不会让她穿裙子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讨厌那些男人看她的目光。

他的女人,凭什么要给他们看!

……

段依瑶醒过来的时候,屋里空无一人,她有些慌乱,赤着脚就到处就找叶景琰。

可是找了好半天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她的额头青筋直跳。

叶景琰提着大包小包不能拿房卡,只好用身体按了一下门铃。

坐在地板上的段依瑶像打满了鸡血,立刻从地上弹跳起来,打开酒店的门。

“你回来了!”

叶景琰对于她的热情猝不及防,手里的东西也被惊的散落在地上,他边蹲下拾起。边问道,“你怎么了?”

这么亢奋!

“我找了你很久。”叶景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陈述了事实,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她都不曾感觉到的埋怨。

叶景琰一愣,“是我欠缺考虑,以后出去一定要要跟你说一声。”

捡起最后一个纸袋子,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光脚丫。叶景琰皱眉,“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

“哦,我忘了。”

段依瑶无所谓的打了个哈哈,掩饰住自己因为叶景琰离开而升起的恐慌。

叶景琰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门口,二话不说就把段依瑶抱了起来,“来不及穿鞋就不要来开门,我可以等一等。你这样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孕妇可不能吃药的。”

说着,就把将她抱到了床上,找来拖鞋,仔细的为她穿上。

“你去哪了?”段依瑶专注的看着他一举一动,小声的问道。

“给你买了几件衣服。”

说到这里,叶景琰才想起门口的衣服,将它们都拿了进来,一件一件的展示给段依瑶看。

“觉得怎么样?”

“还不错。”段依瑶不是说的敷衍话,他还真是挑的都是她喜欢的类型,果然在一起久了,对方的生活习性都摸清楚了。

叶景琰显然对她的回答非常满意,把她一把搂进怀里,“真是不让人省心。”

段依瑶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会,找到呼吸的地方。背着他翻了一个白眼。

她不过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然怎么会到处去找他,还不如继续睡觉来得实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要看你的眼神,我就全都明白了。”叶景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以示惩罚。

段依瑶正要反驳,电话声却突然响起。

拿过手机,上面是易天成三个大字,叶景琰接通电话,暗骂了一声,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又被他搅了。

“喂?什么事?”

“叶少,求助啊!”

“怎么了?”听到对方愁苦的声音,叶景琰也没来得及反应,脸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我遇到问题了!你能不能现在过来一趟?”

“现在?”叶景琰皱眉,他们的计划都还没有开始,不应该出现什么问题啊!

“对啊,就是现在。”

易天成语气焦急,听上去也不像是开玩笑,他压下心中的疑惑,“等着,马上过去。”

而后挂断电话,开始整理衣服。

段依瑶有些茫然,“是易天成出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得过去看看,你跟我一起去。”

“你去吧!”

段依瑶坐在床上对他给予他一个放心的微笑,“我还想再睡一会,等你回来。我就应该醒了。”

叶景琰顿下动作,看了她好一会,“那我回来给你带吃的。”

“好!”

她坐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叶景琰离开,心里泛起一阵失落。

打住!是你让别人自己去的,现在又心里不平衡,算什么?

睡觉!睡觉!

段依瑶将自己裹进被子,闭上眼睛开始催眠大脑。果然没过多久,她就呼呼大睡起来。

……

易氏总裁办公室。

叶景琰推开门,走了进去,见到易天成就开门见山的问道,“怎么了?”

“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个项目的投标人,竟然……竟然有我后母。”

易天成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叶景琰,“这可怎么办。她要是看我一直穷追不舍,估计也会跟着加价,到时候,我这小小的一千万,怎么可能跟她手里的钱相提并论。”

“她对这个也感兴趣?”

“不见得,她以前可是从来不管这些,不知道今天怎么就投了这个。”

叶景琰撑着下巴思考了好一会,“既然是这样,那就更能断定公司有内鬼了!”

“这些都是只有高层才会知道的事,难道是他们其中的一位?”

易天成在脑海中过滤了高层,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怎么可能,高层都出了资,易氏倒闭对他们绝对没有好处!”

叶景琰不置可否,“既然已经转移了易氏的全部资金。这个空壳倒不倒闭实际上跟他已经没有太大关系。”

“也许他正是想要易氏倒闭,然后进而收购,获得易氏这块响亮的招牌。”

“歹毒!”易天成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他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想的人,于是刚才过滤的人又全部都有了怀疑。

“我们该怎么办?”

叶景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才来的太急,还没顾得上喝水。就跟他说了这么多,嘴巴早就渴的不行了。

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别急,既然已经参加投标了,我们也不可能让她在退回去,只能静观其变,走一步看一步了。”

易天成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刚才还跟老爷子信誓旦旦的说还他一个完好的易氏,现在都快连残渣都保不住了……

“那我们还争这个项目吗?”

“争,当然争!”既然有内鬼,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杜绝泄密,那他们就只能孤注一掷。

“那我们的资金怎么办?”

易天成见到他后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忍不住提了起来,今时不同往日,不是说争就能争的,易氏已经连支撑都很难了,更别说拿出多余的钱来投资项目。

“不够的钱来我这里借,但是得打个欠条。”叶景琰轻描淡写的吹开杯子里的茶叶,完全没放在心上。

易天成额头冒出几滴冷汗。好歹他也自认为两个人关系不错,借钱竟然还要打欠条,他……也好意思说出口。

但是想归想,毕竟是他有求于人,脸上再次抬头,就换上了笑意,“那是自然的。有你这句话我就有底了。”

“没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借钱给你的。”

叶景琰放下杯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高兴过早的易天成。

易天成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垮了下来,“你这样……”是没有朋友的!

说到一半,看见叶景琰冰冷的眼神,吞了一口口水,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吞进了喉咙。

这人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就会这么狠!

……

两人又聊了一会后面的事,叶景琰拿起外套就准备回去,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对了,以后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事不要给我打电话。比如今天的事,浪费时间!”

“什么?”易天成抬头,一脸茫然的看向他。

“不要打扰我们!”叶景琰懒得重复,提高声音强调了一下重点。

“哦……”

易天成重新拿起笔,装作认真的看文件,其实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他竟然嫌这件事不够紧急。那什么值得他浪费时间?在酒店陪段依瑶谈天说地?

对于这样的事,他非常不耻,已经是老夫老妻,哪还有那么多话题腻歪?

叶景琰关上门,走出易氏大楼,完全不知道身后的人在腹诽自己,一心想着段依瑶。

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叶景琰的车等在高架桥上,一点点龟速移动,他摸了一下座位上的食物,已经不再滚烫。

心里忍不住着急,那是段依瑶爱吃的糖醋排骨,凉了味道就变了……

他的手排着方向盘,想了一会。将糖醋排骨放进怀里,用自己的体温让它不至于快速失温。

一个小时后,叶景琰终于到了酒店,怕段依瑶等得急了,在楼下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却迟迟没有人接。

他不禁皱眉,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嗜睡,连手机都叫不醒她。

走进电梯,中途突然“咯噔”一下,他一个不注意,差点将排骨洒在地上。

眼皮不由自主地跳动,叶景琰愈加心神不宁,伸手在额角揉了揉。摇头,也许是这几天没有睡好,出现幻觉了。

电梯停在酒店门口,叶景琰走在过道,脚下却被一个硬邦邦的小颗粒硌了脚。

他一脚踢开,余光无意间划过,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心里着急见段依瑶,也没有心力去管这个东西。

敲了几声门,也没见人应声,叶景琰无奈的摇头,将排骨换了一只手,在衣兜里掏了掏,摸出房卡。

“滴”

房间门打开。叶景琰用力推开,没有见到段依瑶的身影。

他皱眉越过屏风,床上被子乱糟糟的,却不见段依瑶睡在上面。

“依瑶?”叶景琰开口叫了一声,房间就这么大,她去哪了?既然醒了,听到开门的声音肯定就会回应一声。怎么会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静静聆听了一会,还是没有回应,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难道是助听器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他提高声音,大声的叫了一声,“依瑶!”

一边叫一边到处寻找,把整个房间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段依瑶身影。

到底去哪了?

叶景琰额头神经跳动,掏出手机又打了一个电话,可是听筒里却传来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他离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连手机都关机了!

叶景琰心情开始烦躁。他又在酒店的房间翻了一遍,却没有找到任何痕迹,只是茶几边上打碎了一只杯子。

眼前突然晃过在门口踢开的小东西,看形状好像是一块石头,硌得他脚现在还疼。

他在房间看了一圈,地上偌大的花盆里就是那样的彩色石头,脑海中精光一闪而过。

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叶景琰连忙奔出去寻找被他踢远的小石头。可是刚才没有注意,它滚到了什么地方,一时半会竟然也找不到。

蹲在地上仔细摸索着,脚也麻了,手上都是地毯上的污渍,可是他顾不上这么多,一心只想着找到石头。

“先生?请问有什么能为你帮忙的吗?”过道上推着餐车的服务员看见叶景琰像疯子一样的在地毯上摸索,忍不住上前问道。

“滚开!”

叶景琰心急如焚,哪里还有时间搭话,看见她挡了自己的路不禁火冒三丈。

“对……对不起。”服务员往后退了几步,手不由自主的摸上腰间的传呼机。

虽然看他长得帅气,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坏人,可是他的行为和语言却让人害怕,难道是患了精神病?

叶景琰在地上寻找着,突然眼睛瞥见一只脚下有一小块细缝,他说着那人的脚网上看,见还是那个服务员,不耐烦的推了一把她的腿。

“叫你滚开!”

服务员被他的眼神看得一窒,加之冷不丁被叶景琰“摸”了一把大腿,吓得惊叫起来,连忙按了传呼机。

叶景琰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拾起地上的小石块,来回翻看,果然在背面看见了线索。

上面有淡淡的划痕,由于是沙石,很容易就出现了痕迹,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是三个英文字母。

SOS!

求救信号!

果然,依瑶是遇到麻烦了!

可是又是谁会针对依瑶,他们才到这里一天,怎么就会得罪人?

“怎么回事?是谁在闹事?”

一群保安从电梯里冲了出来,看见送餐的服务员,就大喊大叫。

“是他,他……他是个变态!”

服务员伸出芊芊玉指指向蹲在地上的叶景琰,吓得声音都颤抖变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