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一亿买下的女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百万!

已经让周围的有些人没有能力在喊价,他们望向那个喊出这个数字的人,都纷纷明了。

原来是她!

刚才最后进来的那个女人。

一些商业界的八卦者,他们知道这个女人是因为原来她是易氏老总裁的女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易氏老总裁,还突然多出了一大笔钱。

“两百万。”易天成也不甘示弱,既然现在开始真正的喊价,他自然也就没有了顾虑。

“五百万!”吕琦毫无压力的举牌,且没有耐心一百万一百万的加上去。

易天成额头钝痛,他口袋里的钱估计支撑不过三次,就再也没有能力喊下去了。

他硬着头皮,伸出牌子,“六百万。”

“八百万。”吕琦喊的轻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朝叶景琰的方向瞥了一眼。

“九百万。”

“一千万。”

易天成牙关紧咬,这已经到了他的临界点,再往下他已经拿不出钱了。

忍不住转头看叶景琰,见他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他。

“嗯?”叶景琰回过神,注意到易天成的窘迫。

易天成张了张嘴,忍住屈辱说道,“已经到了一千万了。”

“继续。”

叶景琰看他犹豫,自己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两千万。”

本来屏息凝神的众人听到这个数字后都炸开了锅,他们本以为这个年轻人是易天成请来的朋友,也许是个富二代,但是这种大型的拍卖,估计还是不敢说话。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说话了,而且一说还是直接加了一倍!!!

他到底是谁,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疑问。

前面的三人没有管身后的人议论,依旧如火如荼的举牌喊数字。直到到了八千万。

这个项目虽然两方志在必得,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叫到这个数字,已经完全超出了预料。

吕琦额头冒出了冷汗,脸上精致的妆容有一丝崩塌,她转头看向叶景琰,见他仍旧云淡风轻,像在经历跟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她将手放进外套的兜里,脸上渐渐平静。

不多久。叶景琰的电话突然震动,看到号码他不禁皱眉,将牌子递给易天成,嘱咐他不要在乎钱。

而后,再没有多想,拿着手机跑出了大堂,“喂?”

“叶先生。”

熟悉的变声男声出现在听筒里,叶景琰声音清淡,“嗯。”

“我需要你做的事已经来了。”

“你说。”

对面的人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要你放弃南山这个项目。”

“什么?”

“我相信你已经听清楚了我的意思。”

那人怪笑了一声,“你可一定要听话啊,不然……”

“段小姐的安危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停!”叶景琰一听到关于段依瑶,就连忙出声打断,“要我怎么做,你说清楚一点。我照做就是。”

“只要你放弃这个项目的竞争我们是不会为难段小姐的!”

“行,我知道了!”

叶景琰拿着电话,焦急的说,“我答应你,什么时候放了依瑶?”

“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自然会放过她!”

随后听筒便是一阵忙音,叶景琰现在原地吹了吹冷风,最后深呼吸一口,重新走回拍卖会场。

……

别墅里。

段依瑶把屋子转了一个遍,所有能用到的办法都已经试过了,她虽然已经没什么希望,但是还是放不下。

别墅里能娱乐的东西实在是太少,她只能吃完饭在楼梯上移动,透过窗户,看见外面花开得极好,而且有一块刚松开的泥土,种着一些均匀的草。

段依瑶在楼梯上来回走了好几遍,突然灵光一闪,脑子里有了新的想法。

之前她都在想怎么从一楼逃出去,可是二楼却没有那么多限制,也是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子,所以除了大门的守卫非常森严,可是其他地方却没什么人。

她只要动静小一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去了!

走到拐角处的窗户,轻轻推了推,发现是反锁了的,她又是一阵绝望。

从二楼跳下去,孩子肯定会出事,只有从这个口下去,才会有安然无恙的可能。

她四处找了找,发现屋子里没有什么能打开的工具,而且想要敲碎玻璃。恐怕动静会非常大,到时候把守在门外的人引了进来,让他们走了警惕,逃出去更是难上加难。

段依瑶毫无进展地踱步,时不时走过去掰一下窗户,突然,窗户有了着动静。

她像是看到了希望,难道……这个窗户没有锁上?

段依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一边掰着,窗户竟然在缓缓移动。

原来这个窗户不能反锁,只是重量太大,一般人是打不开的,可是他们低估了段依瑶,她可是在部队待过,早就练成了一副铁拳。

当窗户终于容得下她钻出去的时候,段依瑶内心是窃喜的。她控制住自己狂喜的想要跳起来的冲动,目测了一下地面离她的高度。

又小心翼翼的朝大门口看了一眼,见没有动静,才放心的探出身子。

平常都是饭点出现人给她送饭,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没什么人进来的!

她拽着窗户上木框,缓缓往下滑,最后挂在了墙壁上。

段依瑶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地面离自己的距离,知道自己不能硬跳,便一个纵身,拽住了窗户边上的一颗苍天大树,树冠苍郁茂盛,将她小小的身影遮挡了个全面。

“主人。”大门口齐刷刷的弯腰说道。

段依瑶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是绑架自己的那个男人来了,她努力往上够了够,正好穿上了绿色的衣服。让树叶子将她全部挡住了。

“嗯。”那个男人戴着口罩点头,“把门打开吧!”

彪形大汉弯腰,扭开门锁,侧身让戴口罩的男人走了进去。

客厅里空无一人,口罩男觉得有些不对劲,一间一间打开别墅的门开始寻找。

一楼找了个遍,没有见到段依瑶的影子,他不禁皱眉。抬脚往楼上走去……

转角处,他停了下来,目光“咻”的扫到楼梯口的窗户,眼角一跳,回头看向身后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阻拦段依瑶的彪形大汉,也是一脸愣神,他一直守在门口,没有听到什么动静,这个窗户到底是什么时候打开的?

“老……老板,或许是我忘记关了,她肯定还在这个别墅里面!”她一个弱女子,不可能从这里跳下去,一定是藏在这个别墅的某个角落。

戴口罩的男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上楼,一间一间打开门,里面除了原本摆放的东西,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躲下人的地方。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戴口罩的男人目光阴冷,能找的地方已经找了一个遍,没有发现任何影子。

“这个……这个,老板,我一直在外面守着,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听到声音!让你听到声音别人还怎么跑?”蒙面男人伸手重重朝他打了一巴掌,眼里冒火。

连忙跑到那个被打开的窗口。推开窗户,门外一颗苍天大树,视线移到伸向窗口的树枝,那里有鞋子磨出来的痕迹。

眼神瞬间犀利,看来她就是从这颗树上溜下去的,还是他太低估这个女人了,没想到她竟然能从这么高的树上下去。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找!”他转头。视线越过彪形大汉,胸中的无名之火猛烈燃烧。

“是是是。”彪形大汉听得身体一抖,连忙连滚带爬的往楼下去找人。

院子里的人早就等在门口,见领头人都这么灰不溜丢,全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你,你,你们两个去那边,你跟我走,必须尽快找到那个女人!”彪形大汉咬牙切齿的吩咐,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让她后悔逃出去!

戴口罩的男人又在窗口处了看了好一会,见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才独自走下楼梯。

躲在树丛里的段依瑶松了一口气,从枝繁叶茂的藏身处探了出来,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已经被他发现,手指拽着树枝发颤。想着就这样放弃,在他们面前现身,反正也不会伤害她。

可是一想到叶景琰在苦苦担心,她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终于等到他们全部都离开。

低头看着地面,胸口的翻涌又忍不住开始,她轻柔地拍了拍肚子,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有反应。要她如何下去?

段依瑶伏在树枝上干呕,她没有办法,只好轻柔的安抚着肚子里的孩子,“宝宝乖,不要闹脾气,妈妈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不然爸爸会担心的!”

没过多久,肚子竟然奇迹般的开始平静,段依瑶直起腰,眼里都是慈母般的目光。

她的孩子果然还是懂事的,知道这是危机时刻,竟然也不闹脾气了!

段依瑶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目测了一下高度,知道自己不可能直接从树枝上跳下来,只好将视线转移到粗壮的树干。

她默默在心中计算,只用三步就可以从她现在的位置跳到草地上。只是落脚点得找好,既不能踩滑,又不能磨到肚子,因此要格外小心。

……

另一边,叶景琰接到电话后,面色凝重地走进会场,竞拍已经如火如荼,两个人咬得很紧。但是往上叫的差距越来越小。

易天成看到叶景琰走进来,脸上一喜,“叶财主,你总算来了,我快撑不下去了!”

“叫到多少了。”

叶景琰面无表情,但是还是被细心的易天成看出了端倪,隐去脸上的笑意,“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叶景琰答得随意。可易天成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相信这样敷衍的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被他追问得急了,叶景琰正视他的眼睛,“绑架依瑶的人来电话了……”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两个人都已经心知肚明,肯定是威胁他们不要再继续竞标!

“一亿一次,一亿两次。一亿……”

易天成听到台上的人高喊,转头,看见小锤子高高举起,正准备捶下去。

他条件反射的举起手中的牌子,台上的人眼前一亮,手里的锤子迟迟不肯落下。

“一亿……”

易天成正要开口加价,手却被另一个人拽住,他回头。叶景琰正坚定的盯着他。

“景琰!”

他目光惊惧,这个要是放弃了,他们就真的完了,他知道他很爱段依瑶,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易氏就这样没落下去!

“你可以叫,但是我不会给你钱。”

叶景琰放下手,清淡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像是在跟他交谈今天的天气一样。可是却让易天成身子颤抖。

“景琰!你不能开玩笑啊!会死人的!”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开玩笑吗?”叶景琰皱眉道。

易天成仔仔细细盯着他看了半晌,手颓然松开,牌子从手心滑落,他也跟着低头,目光晦涩不明。

吕琦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哼,想跟她斗,他还嫩了点。

台上的人见举牌的人丢掉牌子,冷哼一声,洪亮的声音传遍会场每个角落,“一亿,成交!”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个项目终于落下,他们虽然都没得到,但是还是看到了一场精彩的竞拍。

吕琦得意洋洋的站起来,对众人点头。随后像一个赢得胜利的公鸡,昂头走上台,去接过合约书,看都没看,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拿着合约书回来的时候,挑衅的瞥了一眼易天成,“怎么样?后妈可是让过你的,一开始就向你示意不要参加。现在输得这么难看,又是何必呢?”

易天成抬头,嘴角苦涩,“谢谢您让我。”

吕琦骄傲的笑了一声,随后朝大门口走过去,所有原本准备退场的人都纷纷给她让出一道路,投以注目礼给这个胜利的女人。

她极其享受在这个过程,全程都昂起骄傲的脖子,目不斜视的走过一群崇拜者组成的大道。

易天成站在大厅,等所有人都离开,也不曾起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