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回到我身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该走了。”

叶景琰站了起来,拍拍因为汗水而变得粘稠的手指。

易天成没有听见其他人的声音,连忙站起来,拍了一下叶景琰的肩膀,“哎呀,憋死我了,怎么样?刚才那场戏我演的好吧!棒不棒?”

叶景琰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了下来,没有对他的演技做任何评价。

易天成的得不到满足,一直围在他耳边喋喋不休,“我这种颜值,这种演技,没有进娱乐圈真是一个人巨大的损失,世界欠我一座奥斯卡啊!”

“那易氏倒闭了,你就直接进娱乐圈,靠演技东山再起。”叶景琰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

易天成站在原地想了想。一想到自己以后要被人呼来喝去,连亲吻都不是发自内心,就忍不住抱着手臂抖了抖,连忙跟在叶景琰身后。

“诶……千万别,我还是安安静静开个餐厅,做我的甩手掌柜来得自在。”

……

段依瑶揉了揉被扭伤的脚踝,恨恨地拾起地上的小石块扔向远方。

她刚才明明已经成功从树上下来,只是一个不留神,踩到了地上凸出来的一个小石块。

远处有声音传来,段依瑶躲在树干后面看到两个人朝别墅这边走过来,她听力不好,可是视力却不错,看到其中一个人眼熟,她记得是守在别墅外面的人,脑子一团慌乱。

她连忙往另一边移动,跟他们正好是相反的方向。

“妈的,那个娘们怎么凭空就消失了,连个影子都没有,让我们怎么找?”一个人吐了一口痰,粗着嗓子大骂道。

“就是,害得我们连饭都不敢吃!妈的,臭婊子!”

段依瑶刚走到转角,就听到两个人骂骂咧咧,忍不住头冒黑线,这两个人没有那么彪形大汉魁梧,她粗略估计了一下,知道自己胜算很大,便琢磨着什么时候出去直接撂倒他们。

“哎呀,尿急,你先走着,我回去上个厕所。”

前方的人扭头,嫌弃的说。“快去快去!”

那个人答应了一声,捂着肚子往段依瑶所在的地方跑过去,刚转弯,就对上段依瑶的目光,他连忙刹住脚步,正要张嘴大喊,段依瑶却不给她机会。

一脚踢在他的肚子,扭身。一把捂住他要尖叫的嘴,随后又是一脚,让他跪倒在地。

“你……”

段依瑶松开手,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段依瑶一个手刀,就让他倒在了地上。

前面的人一直没有见到他出来,不禁好奇,走过去看他到底在干什么,走到转弯处,一个黑影在面前闪过,便只觉得眼前一黑,陷入无边黑暗。

段依瑶从墙后走了出来,拍了拍手,把脚边的人踢开,头也不回的离开。

……

“叶少爷,后面的事我们该怎么办?”易天成开着车,嘴角斜向上,一幅不可一世的模样。

叶景琰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车辆,淡淡回道,“什么也不用做,等着她上门。”

易天成点头,熟练的转动方向盘,“现在我们就回去等消息?”

“不,依瑶现在危险,我们必须的赶快救她!”

易天成从后视镜看不见叶景琰的表情,索性转头回望着他,“可是我们不知道她在哪里啊!”

“我知道。”叶景琰仔细注意着周围的建筑,终于在拐弯处说道,“就是这里,拐弯!”

易天成猝不及防,听到他说话。立刻调转车头,往另一条路行驶,这条路通往出城的方向,难道他们把段依瑶带到了城外?

想到这里易天成经不住眼皮直跳,该不会……该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他偷偷回头看叶景琰,见他面色凝重,却没有痛苦的表情,不禁放下心来。

车一路飞驰。叶景琰再也没说过话,易天成不知道到底该开往何方,只能一路直走。

转弯处,他的眼睛突然跳动,忍不住用手去揉了揉太阳穴,抬眼,突然看见一个影子从转角拐到他面前。

“滴滴……”

刺耳的鸣笛,加上轮胎摩擦地板的声音。让闭目养神的叶景琰睁开了眼睛。

他皱眉朝罪魁祸首望过去,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他往前靠了一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易天成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好像撞到人了。”

叶景琰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易天成也害怕的要下车,手颤抖着好几次都没力气打开车门。

等他们走近一看,一个女人倒在路边。叶景琰一怔,随即回过神来,“依瑶?”

他的声音颤抖,段依瑶双手捂着头,只听见有人在她头顶说话,却没有听见是在叫她。

她从手腕里抬头,看见熟悉的人,撑着地板想要起来。

叶景琰看她试了一次,没有爬起来,连忙伸手接住了她,“你怎么了?腿受伤了?”

她的脚一用力就疼,索性就一只脚站着,一只脚弯了起来,让身旁的叶景琰忍不住担忧。

“景琰?你怎么会在这里?”段依瑶非常惊讶,她刚才实在是太累了,想蹲在路边休息,可是这辆车却像是没长眼睛一样,直直朝她开过来。

她仰头,已经躲闪不及,还好之前在路队里待过,不然肯定已经被撞出去,不然怎么会只受一点皮外伤。

叶景琰抬起她的手腕,上面一大块擦伤,血淋淋的,“这还叫没事?”

她真是不会照顾自己的,都这样了,还说忍着疼痛不让他担心,可是她是个女人,难道不应该柔弱一些吗?

伤口暴露在空气中,段依瑶有些不自在,“景琰,我真的没事,这个只是看上去严重,其实一点也不痛……!”

段依瑶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眼前天旋地转,她已经到了叶景琰怀里。

“别乱动。”

她挣扎着想要下去,可是听到头顶严肃的声音,她的手僵在了原地。

易天成在一旁看着,不打扰也不注意,等他们上车后。自己才慢吞吞的坐上了驾驶位。

如果可以,他不想上去,毕竟这么大的电灯泡,就算再怎么忽略,也都有一定的亮度。

“现在我们去哪?”易天成回头,看了一眼段依瑶的手臂。

刚才他们是准备去救段依瑶,现在她自己逃了出来,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前进。

“医院。”

叶景琰自从见到段依瑶,视线就没有从从她身上离开,段依瑶连连摆手,“不不不,不用去医院了,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

可是易天成却像是自己屏蔽了她的声音一样,转动方向盘,朝他们这边的医院开了过去。

医院里。

浓重的消毒水让段依瑶心里压抑,其实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到这里来,每次进这里面,都会发生不愉快的事。

但是这次,她明显是想多了,叶景琰带她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准备离开。

……

戴口罩的男人回到别墅,见地上的两个人交叉躺在地上,怒气冲冲。

“起来!起来!”

脚上用力。将地上的两个人踢得“哎哟”一声,连忙爬了起来。

“谁?是谁敢踢老子?”

脾气暴躁的那个人揉着屁股,气势汹汹地喊到。

“是我踢的你!”

那人转头,看见戴口罩的男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不由得怂了下来,“老板,原来是你啊!”

“我让你找人,你们都给我睡到地上干什么?就这么累?”

“不不不!”两人连忙摆手,“老板,你不知道,那个臭娘们竟然还有一点身手,我们是被她打晕的!”

“你们还好意思说!”

戴口罩的男人朝他们一人踢了一脚,“输给一个女人,有什么值得说的?”

两人小腿本来就被段依瑶踢过,现在又是一脚,都忍不住跪了下来。

“老板,对不起,下次我们再也不轻敌了!”

“还有下次!”

“不……不是的,没有下一次了!”

“发生什么事了了?”吕琦从法拉利上走下来,靠在戴口罩男人的肩膀。

“怎么门是开着的?那个女人呢?”

“跑了。”戴口罩的男人伸手揽住她的腰,仍然消不去怒气。

吕琦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人,“既然这样,就让他们两个走吧,连个人都看不住,要他们有什么用?”

“嗯。”

戴口罩的男人附和着,“合同拿到手了吗。”

“拿到了!”吕琦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对着男人晃了晃。

“她跑了也没事,东西已经到手了,也不再需要她了!”

戴口罩的男人眼角轻弯,“也是,给我看看。”

说着,就接过文件,开始自己的翻起来,越到后面却越是皱眉。

“你看过这个文件没有?”

“当时太兴奋了,还没来得及看,怎么了?”

吕琦心跳加快,该不会是里面出了问题吧!

“没事,就是觉得这里面好几条都很奇怪。”

吕琦凑近,“哪里奇怪了?”

“你看这一条,项目里的所有事物必须得有乙方支付,我们买下了这个项目,虽然理应支付,可是为什么一定非要特意标注出来呢?”

“诶……我当是什么事呢,也许是撰写合同的人比较细致,这有什么不对劲的。”

吕琦顺了顺胸口,“你别一惊一乍的了,合同已经到手了,我们也应该开始准备了。”

戴口罩的男人仍旧有些膈应,但是一想到合同到手,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自己离开吧,这个月的工资找管家拿。”两人正要离开,吕琦突然想到地上跪着的讲个人,轻描淡写的说着。

那两人身子一怔,连忙磕头认错,“老板,我们错了,求你不要赶我们走,求你了!”

这个工作轻松悠闲,最主要的是工资非常多,他们怎么舍得离开!

才不愿意捏!

“自己去拿吧。”

吕琦说完携着戴口罩的男人一同离开,头也没有在回一下,地上的两个人立马从地上爬起来。

“我呸,臭婊子,不干就不干。老子还不乐意呢,整天呼来喝去,担惊受怕,还不如其他工作舒服。”

另一个人也跟着附和,“说的对,我们两个大男子,难道不要这个工作还不能活?”

“……”

两人骂骂咧咧回去收拾行李,而吕琦和戴口罩的男人却进了别墅。

一进门。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吕琦凑上自己的嘴唇,“你什么时候从那里过来,我都不想等了。”

“再过几天,等到易氏完全垮了,这样我们才没有后顾之忧!”

“现在他们也只是守着个空壳子,跟垮了没什么两样,你又何必这么坚持!”

吕琦说着在他耳边吹气,戴口罩的男人再也忍不住,脱下口罩,吻上她大红嘴唇。

两人你来我往纠缠了好一会,男人才放开吕琦,“你不懂,不亲眼看见,用担心有什么变故。”

“两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变故,只会让易氏更快倒闭!”

吕琦不满他提前移开嘴唇。伸出纤纤玉指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别动!”男人握住她的手,“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不然怕引起他们的疑心。”

“怀疑就怀疑呗!”吕琦不满的嘟囔,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却收回了手上的动作。

男人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以后好好补偿你,我现在真的得走了。”

“等一下!”

男人转身,听见吕琦说道。“来我的车去吧,你那辆车早就应该报废了,破成那样!”

“不用了,我一个职员,开你的车更加让人怀疑了,这辆车正好跟我的身份很符合。”

吕琦不满的噘嘴,没有再要求什么,静静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

……

易天成的办公室里,他焦头烂额的拿着笔,仔细研究着仅有的几份合同,都不是什么大数目,根本不能让他喘口气。

“总裁。”

门口,秘书手里捧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这是上个月一个公司跟我们签订的合同,他说要终止这个合同,所以我带过来让你看看。”

易天成接过他递来的文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文件的金额相对于他面前的来说要发一些,现在却要解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