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一切都是骗人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天成揉着额头,将文件放下,“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秘书迟疑的看了一眼书桌,沉默的点了点头,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易天成叹息着将文件压在最底下,开始头疼其他的事。

……

叶景琰和段依瑶回到酒店,先前住的地方已经暴露了,他们便索性转移了地方,换了另外一个保安系统的更严密的地方。

“感觉怎么样?”叶景琰替段依瑶倒了一杯水,坐在她身边。

段依瑶摇头,“没……”

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绞痛,段依瑶连忙往洗手间跑过去。

叶景琰看到她的反应,也非常担忧的跟在她身后,等段依瑶干呕停歇的时候,递给他一杯水。

“依瑶,你怎么了?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段依瑶喝了一口水,忍住在胸口翻涌的酸水,“估计是吃的太多了,所以肚子有些难受。”

“吃的多?”叶景琰皱眉,被绑架的人会吃的很多吗?

“对。”

段依瑶说完又是一阵干呕,眼里的泪花瞬间涌出。身后的叶景琰实在看不下去,上前拉住她的手。

“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段依瑶抽出自己的手,“这几天作息没有调整好,多休息休息就好。”

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医院两个字就莫名的害怕,好像去了医院,孩子就保不住了一样。

可叶景琰却不听她的话,一个上前,就一把拽住了段依瑶,“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

段依瑶站在他身前,本身就无力的身子,被他一推,便顺着他的手臂倒在叶景琰怀里。

她皱眉,想要从他身上起来,可是干呕用了她太多的力气,刚站稳就又软倒在叶景琰怀里。

“走吧。”叶景琰二话不说,将段依瑶打横抱起。

段依瑶躺在叶景琰怀里,几天来的疲倦都涌现心头,渐渐昏睡过去。

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叶景琰温柔的笑笑,低头看见段依瑶躺在自己的胸口,就这样呼呼大睡。

转眼,叶景琰已经带着段依瑶来到了医院门口,他的手至始至终没有放开,直到走进医院,护士门蜂拥而至,推着病床,将他们围住,叶景琰才放开手。

“医生,她怎么样了?”叶景琰凑到医生面前询问,可医生一直全神贯注的检查着段依瑶的身体,没有注意停。

“她怎么样了?”叶景琰见他没有回答自己,凑得更近了,声音提高了好几倍。

医生终于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小伙子,年纪轻轻血气怎么这么严重,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

“到底怎么样了?”叶景琰无比焦急,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追问到底,估计就被他蒙混过关了,只是检查检查,并没有放在心上。

医生翻了一个白眼,“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样不负责任的医生吗?”

“她是动了胎气,要好好修养几天,本来就胎盘不稳。还做什么剧烈运动,再不好好调养,保不齐孩子就掉了!”

叶景琰应了一句,等到医生走后,他才板着脸开口,“怎么会动了胎气,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就是……趁他们不注意,自己偷跑出来的。”段依瑶害怕自己说了真话,又让叶景琰白白担心,索性撒了个谎。

叶景琰当然没有相信,他狐疑地看了她一会。没有说话。既然她不想说,他也没有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心里知道她跑出来肯定是不简单,以至于都动了胎气。

……

易氏,易天成在整理完所有的文件后,终于累垮在办公司。

易老爷子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伏在桌子上,连忙快步上前,推了推他的胳膊。

“起来!”

“怎么了?”

易天成感受到剧烈地摇晃,让他都以为是不是发生地震了,茫然的抬头,看见易老爷子站在自己面前,更加蒙神。

易老爷子见他醒了,不禁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他累得晕倒,现在看来他的担忧是有点多余了,除了眼睛上浓重的黑眼圈,倒是一切正常。

“老头子,你来干什么?”易天成揉了揉眼角问道。

“我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南山的那个项目被人拿走了?”

易天成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他是为了这件事,“还能有什么为什么,不过是因为我们钱少,所以自然就没办法抢过来啊。”

“多少钱?”易老爷子皱眉,果然是因为钱才没有成功。

“一个亿。”

“一个亿?”

易老爷子惊叫一声,这个项目虽然好,但是却不值这么多钱,花这么个大价钱不过是图个痛快,根本赚不了多少。

易天成见他反应这么激烈,悠悠开口补充道,“是我后妈买的,从起价十万,她倒是都咄咄逼人。”

“是她!”

在家里看新闻,他只知道结果是易天成落败,没有注意到得主到底是谁。

“不用这么惊讶,现在最不想让我们翻身的就是她。”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吕琦将他家公司的钱转移的这么彻底!

易老爷子坐在他对面,脸上都是颓败的神情,枉费他当初对她那么好,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

他捂着嘴唇咳嗽了一声,挫败的开口,“如果实在撑不起来,就算了吧!”

这个公司要倒不倒的强撑着,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反正迟早有这一天,还不如让人早点休息。

可易天成一改往日的痞气,正色道,“既然我都回来了,怎么能坐以待毙!”

易老爷子张张嘴,见他坚决,只好把后面的话都咽在了喉咙。

办公司陷入沉默,易天成正在找了借口打破这样的尴尬,突然一声电话铃声响起。

“喂?”

“你好,请问是易天成易先生吗?”

易天成抬眼,复杂的与易老爷子对视啦一眼。“是我。”

“请问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温柔的女声悠悠说到,“易先生,你们公司的经济状况出了问题,现在不能银行偿还因此,我们再三决定,要收回你的一栋别墅,做以抵押,请您有时间,务必来一趟。”

易天成挂断电话,面色凝重,现在更是雪上加霜。偏偏这个时候银行还来插上一脚。

“发生什么事了?”易老爷子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看易天成的脸色灰暗,一时间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是不是谁又要解约?”

易天成放下手机,点头道,“之前银行的贷款没有还清,现在需要我们的别墅作为抵押。”

“那……”岂不是他们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

易天成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便低头又开始忙碌起来。

“噔噔噔”

敲门声响起,门外秘书把今天要处理的文件摆在了易天成面前,“易总,这些是今天就要要的!”

“嗯。”

“这个必须得马上签字!”

秘书把手里的黄皮文件给了易天成。

易天成坐在位置上,没有接文件。揉了揉眉心,“你觉得我们易氏还能撑多久?”

秘书被他问得不知所措,只能捡好听的话说,“我相信在易总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撑过去的!”

易天成无声的笑了笑,挥手,“行了,你下去吧!”

秘书目光转到易老爷子,脸上的神色瞬间意味难鸣,他低头掩饰住自己的失态,悄声退了出去。

“那个文件给我看看。”等秘书出去后,易老爷子开口说道。

易天成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自己动手拿了过去,那本来只是一份普通的文件,只是后面还要多签一次名字。

易老爷子觉得好奇,便仔细看了起来,这不看不知道,后面的那一份,跟前面没有半点关系,它……竟然是一份转让协议,要的是易天成现在一半的股份。

“这个你看看。”易老爷子面无表情的将后面几页递给了叶景琰。

接过文件,叶景琰本来睡意朦胧的眼睛,立刻睁的老大,等看完之后,更加精神抖擞。

“这个是什么?”

“股份转让协议书。”

易天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要是今天易老爷子没来,他估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到时候,真的就不用再苦苦挣扎,这个公司就已经行将就木。

“是谁?”易天成首先想到的事叶景琰说的内鬼,但是具体是谁他不得而知。

易老爷子沉思了一会,“这份文件是秘书送过来的,你觉得会是谁?”

“难道是秘书?”

他送的文件,应该不至于用这么傻的办法,不然一下就猜出来了,他的工作也不保。

易老爷子摇头,“不是他,他跟了我二十年了,为人处事一直不错,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易天成又陷入焦头烂额的境地,怎么一件接一件的来啊,再这样下午他真的会倒下去!

……

叶景琰好不容易把段依瑶哄睡着,刚一起身,易天成就给他打来电话,让他立刻过去。

可是有了这次的疏忽,叶景琰不敢再只身一人离开,留下段依瑶,万一又遇到什么危险……

因此,硬生生等到段依瑶睡醒,才决定带着他一起离开。

他们到的时候,易老爷子已经离开了,易天成听到开门声,抬头见是他们,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们怎么才来!”

“有点事,耽误了。”叶景琰帮段依瑶顺了顺头发,刚才走的太急。她只是随便梳了一下,头发还有些打结。

段依瑶的脸有些发红,因为,那件事就是自己在睡觉,他不忍心叫醒她……

易天成一看他们两人的表情,就知道那些事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也懒得跟他们计较这些小问题。

“叶少爷,内鬼终于动手了!”

“哦?”叶景琰没想到他找他来,竟然是真的有正经事,问道,“有没有查出来是谁?”

易天成摊手,“无从查证。”

“他将股份转让协议夹在合同里,想让我顺便就签了字,还好我多看了一眼。”

叶景琰对他的话表示怀疑,但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撑着下巴,想了一会。

“我们的计划提前开始吧!”

“现在?!”易天成惊讶,“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行动,就一直处于被动。”

易天成犹豫的敲着桌子,脑海中飞速想了几种后果,眼睛一睁,反正都是一样。不如放手搏一搏。

“那好吧,我现在就给那边打电话!”

叶景琰点头,带着段依瑶坐到易天成对面的沙发上,等着他说完。

“好的……嗯,行!”

易天成一直重复着这几个词,几分钟后,挂断了电话,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可以了!”

“那就静观其变吧。”叶景琰在果盘里挑了你颗草莓,喂进段依瑶嘴里。

易天成看不下去,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我们不应该去看看吗?”

“有什么好看的?”在叶景琰眼里,现在最好看的是段依瑶,其他的看不看都没什么必要。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到了什么情况!”

说完,将求助的目光望向段依瑶,段依瑶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要不,我们就去看看吧,我也很好奇……”

“好。”

段依瑶还没有说完,叶景琰就温柔的答应了。

看看,看看!这就是差别!

一旁的易天成被狠狠撒了一波狗粮,他都不敢多呼吸,感觉周围都是恋爱的酸臭气息。

……

三人驱车来到南山项目的现场,远远的就看见吕琦站在高地,头戴着安全帽,虽然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是手指不停的上下摆动,却已经到手暴露了她的心情。

吕琦额头渐渐流了汗水,她不经意的转头,看见叶景琰一行人正向她的方向走过来。

“看来还不错。”易天成走在边上,虽然很嫌弃叶景琰身上的酸臭气息,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与他们报团行动。

“你们怎么来了?”吕琦本来就已经焦头烂额,看见易天成,更是满肚子火,所以脸上就完全没有任何笑意。

“我们来看看你的项目完成的怎么样了?”

易天成说到这里,故意看了一圈周围,“哎呀,怎么都倒了啊?那不是不能按时交货了?违约金是多少来着?”

他仰头想了想,“好像是拍卖的十倍吧!”

吕琦恨得咬牙切齿,“你……”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易天成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你说什么?”

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多顾虑,吕琦做的事太过分,再也没有丁点愧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再叫她后妈了。

“易天成,肯定是你动了手脚,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坍塌!”吕琦越说越激动,直接从高处下来,走过去指着易天成的鼻子。

易天成没想到,女人撒泼竟然这么厉害,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才控制住内心的惧怕,“我能动什么手脚,你可是天天看着的!”

吕琦一听确实是觉得他没有太大的可能,但是一想到他是过来幸灾乐祸的,又是一阵气恼。

易天成怕吕琦动手,转头想要求助叶景琰,可是见他正沉醉在和段依瑶的二人世界,顿时觉得无语凝噎。

“你们都给我离开这里!”吕琦见没有注意到自己更加怒不可遏,这个地方是她买下的,自然就是她的地盘,她不想看见他们!

她的怒吼声音非常刺耳,连听力不怎么好的段依瑶都听的有些难受,段依瑶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叶景琰的注意。

他皱眉,直视着吕琦,“你说什么?”

全身都是凌冽的寒气,让吕琦不由自主的颤抖,“你……你要干嘛?”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过于嚣张了些,我们是过来验货,不是看戏。”

叶景琰搂住段依瑶,脸上的表情仍旧没有破冰,吕琦听到后面的话,颤抖着手指指向他。

“你……你你是主办方?”

叶景琰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吕琦已经知道了结果,“你们早就有所预谋!”

“不然怎么能骗到你?”易天成笑嘻嘻抢先说了话,终于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今天问了老头子他们家的钱到底是怎么到了这个女人手里,才知道他们用的原来都是一个办法。

吕琦用自己存的钱注册了一个公司,又在网络和周围到处宣传,弄得神乎其技,让易老爷子以为有钱可赚,于是拿出了大半部分的钱进行投资。

后来投资出了问题,易老爷子又拿出剩余的全身家当投入到里面,想要把之前的钱救出来,可是终究无济于事。

到后来,吕琦要跟他离婚,他才后知后觉发觉这是一个陷阱,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公司的钱已经完全被她卷走。

“你们……卑鄙!无耻!”吕琦非常气愤,可是对面人多,她又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我们卑鄙?”易天成冷笑一声,“当初你做这样的事怎么不觉得卑鄙?现在我们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吕琦被他说的更加生气,举起手向易天成的脸上扇去,可是手挥到一半,就被易天成接了下来。

“还想打我?”易天成手用力,吕琦的手腕就被捏得钻心的疼。

“啊……”

吕琦整个人的脸都变得扭曲,本来就不够年轻的脸。因为几天的奔波忙碌,已经能看出许多细小的皱纹,“易天成,你放开我!”

易天成还想再说什么,叶景琰却在他前头慢悠悠的开口,“先放了她,不然钱去哪里拿?”

听到钱,易天成也没有多说,愤愤地扔开她的手。

吕琦揉了揉手腕,仍旧没有被刚才的变故吓到,“你们给我等着。离规定的时间还有十几天,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那我们拭目以待。”易天成也是当仁不让,非要在口头上赢过她。

吕琦哼了一声,转身往工地上走,她脚上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全然不见当初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

易天成站在原地,等她走远了才打断叶景琰和段依瑶的亲热,“我们现在干什么?”

人都已经走了,他们看好戏的对象不见了,干站在这里是不是有点无聊?

叶景琰没有理会他,低头温柔的问段依瑶,“累吗?”

段依瑶摇头,回来之后休息的很不错,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累的感觉。

“那我们在这里看一会?”

段依瑶点头,偏头看到叶景琰正在打电话。

正当她好奇的时候,一辆大卡车从远处开过来,段依瑶害怕的拉着叶景琰的衣角,叶景琰忍不住拍了拍她的手腕,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卡车很快就在叶景琰面前停了下来,然后从车厢尾部搬出一个简易的桌子和几把大伞。

“请问你想把他们放买哪里?”

叶景琰随手指了一处平地,“就在那吧!”

“景琰?怎么回事?”段依瑶看个叶景琰的手就是不松开。

“老是站在这里也不好,我们坐在那里听”

一旁的易天成早已经张大嘴巴。惊讶合不拢嘴巴,这两个人真恨不得随时随刻都腻歪在一起!让他这个单身狗好受伤啊!

叶景琰笑着把段依瑶送到位置坐下,随后又转头凶巴巴的对易天成说,“你还不快过来?”

“还有我的份?”易天成忍不住狂喜,“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知道为我着想!”

可是刚走到太阳伞下,瞬间傻了眼,他揉了揉眼睛,“你确定这是给我的?”

叶景琰反问,“不然呢?”

易天成生气的举拳,“你就给我个这样的地方。只有一把大伞,里面连个坐的地方的都没有!”

“想要坐,自己找一个能坐的地方。”

易天成欲哭无泪,同样是人,人与人之间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段依瑶可以躺在躺椅上,喝着水果汁,像是出去度假的人。段依瑶感受到有人的目光一直追寻着自己,无论干什么,都没有移开。

她抬头,是易天成可怜兮兮的眼神,“我也没办法。”

“有的有的。”易天成立刻献媚的跑到段依瑶身边,“我们可以一起坐啊,你一半,我一半!”

他的话停在叶景琰耳朵里,不禁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