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我爸被绑架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觉得怎么样?”

“试试吧。”叶景琰摊手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指着身边的一排衣服,“这里的都试一遍。”

段依瑶嘴角抽搐,“你确定是这些?”

那一排也有几十件,让她一件一件试过去,肯定早就累瘫了!

叶景琰也淡淡瞥了一眼,知道这样确实会很耗费体力,起身给她挑了几件自己喜欢的风格。

段依瑶拿着衣服有些犹豫,这些都是裙子,她没有忘记自己先前穿裙子时的窘迫。

不过好在裙摆已经到了脚踝,她还是可以自由活动,有了上次的教训,叶景琰挑的东西都非常保守,袖子都是五分袖。

段依瑶带着东西走进试衣间。可是换好衣服却没有人帮她拉拉链,她打开一条小缝,却没有看见服务员。

“怎么了?”叶景琰正好从报纸里抬头,看见门缝中段依瑶求助的目光,皱眉问她。

“那个……”段依瑶犹豫的站在门口,叶景琰却已经不等她答话,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你别过!”

叶景琰皱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竟然叫他别过去,看她的样子,他觉得就好像他是个禽兽一样。

“没事,你去叫一下服务员吧!”

叶景琰恍然大悟,脚下走的更快了,“给我看看。”

段依瑶本来想关门,他却已经走到她面前。撑住了门,见他这么坚持,段依瑶不好意思的转身。

“你帮我拉一下拉链吧。”

叶景琰手一顿,看到她光滑的背呈现在自己面前,有一瞬间的失神,“就是这个?”

“对啊!”段依瑶见背后迟迟没有动静,好奇的转头。

刚才她的确是有些害羞。可是见叶景琰丝毫没有尴尬,也就释怀了,可是现在却又轮到他别扭了。

叶景琰摇了摇头,帮她把拉链拉上。

两人呼吸相闻,段依瑶一抬头就看见了叶景琰,她的脸有些发烫,她佯装镇定,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我们出去吧。”

叶景琰没有说话,漩涡般深不见底的瞳孔直勾勾的看着她,她穿着裙子,玲珑的线条勾勒得淋漓精致。

鼻尖全是她的气息,叶景琰来不及多想,低头吻住了段依瑶。

“唔……”

突如其来的攻势让段依瑶有些反应不过来。嘤咛了一声,便沉醉在他的诱惑中。

试衣间的气氛暧昧至极,瞬间攀升到最高温度,段依瑶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她死死扣住叶景琰的肩膀,踩让自己不至于滑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依瑶脑袋发晕,她懂自己这是缺氧了,连忙伸手推开叶景琰。

叶景琰正吻得专注,猝不及防被推开,后背重重砸在墙壁上。

他揉了揉背,皱眉,“依瑶,怎么了?”

“……”段依瑶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没有回答叶景琰。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服务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返回,“女士,你换好了吗?”

段依瑶刚平静下来的心,立刻又剧烈的跳动起来,转头像一旁的叶景琰求助,“唔……怎么办?”

“出去吧。”叶景琰添了一下嘴唇,笑得暧昧。

“你……”

他们这样出去,肯定会被她看到的,到时候有十张嘴都说不清,她可不想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叶景琰好整以暇的看向她,“有什么好心虚的?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他们只是亲了一下,什么事都没干!

叶景琰当然猜到了她的想法,“亲吻好像也是一项很暧昧的事吧!”

“那……”段依瑶无话可说。“那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外面的服务员听得皱眉,正好经理从她身边路过,连忙低声对她说,“试衣间里好像有两个人!”

经理警惕的看了一眼禁闭的试衣间,“怎么回事?”

“东西太多了,一个推车可能不够,我就再去拿了一个。可是刚才坐在这里的先生不见了,刚才敲门的时候,我好像听见里面有人对话。”

经理听了走到试衣间门口,敲了三下门,“女士,你在里面吗女士?”

“啊?我在!”段依瑶听又多了一个声音,更加焦头烂额了。

“你有什么问题吗?要不我进来帮你看一下?”

“不……不用了!”

段依瑶立刻回绝。转头瞪着好整以暇的叶景琰,低声说,“你别站在这里,倒是想想办法啊!”

叶景琰无辜的移开一步,“我都说了直接出去,要是再这么呆下去,估计店里的所有人都围过来了。”

段依瑶想了一下。确实有这种可能,冷哼了一声,“都怪你!”

叶景琰不置可否,等着她做决断。

“你……你去吧!”段依瑶囫囵的说了一句。

叶景琰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伸手去开门。

“等等!”

外面等待的两人一愣,她们都没动,等什么?难道她有透视眼,能看见她们在做什么!

试衣间里面,叶景琰无奈的转头,“又怎么了?”

“出去你要怎么说?”

“如实说啊!”

段依瑶瞪大眼睛,“那怎么行,拉拉链怎么可能要这么久!”

“你再不让我出去,估计人家真以为我们干什么了!”

段依瑶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眼睛一闭,“你出去吧!”

叶景琰点头,这次没有等她喊出声,动作飞快的打开门,从试衣间里面走了出来。

外面等待的两个人见是个男人出来,呆若木鸡,等了一会,段依瑶也从里面出来了,她们两人对视一眼,心知肚明。

段依瑶眼角她们误会,连忙说,“这衣服的拉链太紧了我一个人拉不上……”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瞬间又变得暧昧,服务员和经理已经有七八分确定。

服务员心思也非常玲珑,连忙替她解围。“我刚才去拿了一个推车,所以耽误了时间,还好先生在,不然你可就要等好一会了!”

“呵呵……是……是的。”段依瑶挠着后脑勺,讪笑道。

服务员又说了几句,见段依瑶都无心理会,就悻悻地闭了嘴。

段依瑶一直往左右看来看去,她极力去无视身边异样的目光,可是无论她看不看她们,都觉得她们的内心不够单纯。

“我们走吧。”段依瑶贴在叶景琰耳边说道。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哪里还有心思悠闲的逛。

叶景琰看她窘迫的样子,步子一点一点往门外移动,点头同意,“那也得先结完账。”

“哦。”

段依瑶仍旧不敢抬头,等走到柜台,便凝神细听,看看她们又没有背着自己说风言风语。

“先生,一共是五万七千块,请问是刷卡吗?”

“嗯。”叶景琰点头,递给她们一张卡。

东西都装好了之后,段依瑶终于松了一口气,跟着叶景琰走出店门,叶景琰身上挂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路都看不见脚下。

“我也拿一点吧!”

段依瑶连忙伸手去拿,却被叶景琰挡住,“我来拿就好,你小心点。”

段依瑶收回手,趁着扭头的间隙。偷偷看了一眼店门口,叫服务员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心里就忍不住打鼓。

她们该不会是在说刚才的事吧?啊……真是丢死人了!

……

易氏总裁办公室。

易天成仍旧低着头看文件,秘书则站在他身边,时不时给他递上新的文件。

“还剩多少?”易天成抹了一把汗,抬头问身边的秘书。

秘书回过神来,指了指手边堆积如山的文件,“就剩这些了。”

目光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易天成忍不住绝倒,什么叫就剩这些了?这些已经足够他不眠不休看三天了!

他额头非常痛,揉了揉问道,“那边怎么样了?”

易天成没有指明说是什么事,但是只要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们所在意的是什么。

秘书想了想,“好像没什么大动静,只是听说她请了一个著名的建筑师,来重新规划。”

易天成嘴角一勾,内部有问题,请什么重要的人都没有用!

他抬头,看见秘书正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知道自己失态,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

“那个……太久没休息了。活动了一下脸部表情。”

秘书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总裁想到什么对付她的好办法了呢!”

“我也很想……可是脑子太乱了。”

易天成将头埋在文件里,看了半天却没有看进去,叶景琰说公司有内鬼,可是到底是谁他们不知道,敌人在暗,我在明。后面的计划除了在自己心里憋着,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商量!

叶景琰那个见色忘友的男人,段依瑶一呼,他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打电话也不接,搞得他现在都找不到他!

“对了总裁,刚才好像有个人给你送了个包裹,我一时忘了,现在就去给你拿。”

易天成点头,心里升起疑惑,什么人会给他送包裹?

叶景琰?

不可能啊!他要是想给他,几步路而已,何必让人转交给他!

就在他思考的空挡,秘书已经拿着包裹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包裹很大,已经将秘书的头完全遮挡住。

“总裁,就是这个!”秘书想把包裹放在书桌上,可是文件太多,已经腾不出一个空间放这个大包裹。

他只能把包裹放在地上,易天成便站了起来,走过去仔细查看。上面贴得严严实实,光是胶带恐怕就用了一卷,转了一周,易天成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想法。

这么大,该不会是炸弹吧?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将手碰到箱子,尝试着去撕胶带。但是胶带重重叠叠了好几层,他没有办法撕开。

易天成估计自己的实力,知道没有办法徒手打开,便转头对秘书说,“帮我拿把裁纸刀来。”

秘书应了一声,又折返出去,不多久。就拿着一把裁纸刀跑了回来。

易天成拿着刀,在箱子边缘的缝隙中划了一圈,箱子没课禁锢,轻而易举就可以打开。

“你退后些。”易天成看了一眼秘书,这里面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他必须得保证不能伤害别人,鬼知道那个女人发起疯会做些什么!

秘书不明所以。但是还是退了出了几步,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天成。

易天成眼睛一闭,打开了箱子,等睁开眼睛,看到里面的东西却目瞪口呆。

里面很安静,没有预想炸弹倒计时的声音,一个相机躺在底部。

易天成无语。这么大一个箱子,里面就一个相机,正式浪费资源!他缓缓将相机拿起来。

打开机器,易天成皱眉,对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好奇。

刚一开机,里面的图片就跳了出来,易天成瞳孔一缩。照片里是易老爷子,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他的身上被五花大绑成了一个粽子,嘴里塞着一团白布。

“怎么了,总裁?”秘书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凑近去看他手上的相机。

“这……”秘书惊呼,“怎么会这样?”

易天成放下相机,脸色平静的转头,“给你送箱子的人说了什么?”

“没有说什么。”

秘书昂头想了想,“不对,好像……好像说了句什么。”

“什么?”易天成捏住他的手臂,情绪过于激动,让秘书忍不住嚎叫。

“总裁,我……我……”

“你快说!”

“好像说让你停下现在做的事。”

易天成目光中的红血丝凸显,“刚才你怎么不说?”

“我以为就是让你停下工作,来看一看这个包裹……”

易天成盯了他好一会,直到他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才放开他的手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爷子明明待在别墅,里面安保系统普通的歹徒绝对进不去,吕琦已经跟老爷子离婚,里面的密码已经完全换了一个遍,她怎么进得去?

他非常慌乱,找出公司里的内鬼刻不容缓!

……

“喂?”

叶景琰在酒店的躺椅上看报纸,接到易天成的电话,皱眉问道。

他知道只要是他的电话,肯定就没有什么好事!

“我爸被绑架了!”

易天成没有像以前一样跟他磨蹭,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现在的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