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我绝不会放弃/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咳嗽了一声,连忙开口打圆场,“这个的确是我们疏忽了,过几天我们就挑选一个好的日子,帮你们把婚事办了。”

“不……不是的!”段依瑶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事的。”慕薇薇抛给她一个我懂的眼神,大家都是过来人,她都懂!

……

段依瑶和叶景琰从医院里出来,司机已经等在了外面。

“我来!”段依瑶正要伸手打开车门,却被叶景琰抢先一步,将她拦在身后。

刚才他还是不放心带着段依瑶到医院去看了一下,医生检查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最后得出结论只是怀孕的普通反应。

可是叶景琰还是没有放松。所有的事都亲力亲为,就连开车门,他也怕叶景琰也害怕她被撞到。

他必须保证没有一丁点意外,才能放心!

段依瑶乖乖等在他身后,看着他打开门,她知道要是不让他做,恐怕就是一阵僵持,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就让他动手也不错。

司机回身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他在叶家待了这么几十年,从年轻到快要退休的年纪,终于看到叶景琰也像个勇士一样挡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为她遮风挡雨,心里感触颇多。

等叶景琰坐上去后,司机脚下踩着油门,一溜烟就离开了医院。

叶景琰转头,看见段依瑶正上眼皮跟下眼皮打着架,无奈的摇头,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睡一会吧!”

一天都在飞机上奔波,连休息都没有休息,又坐着车到了医院,对于嗜睡的她,现在一定非常疲惫了!

段依瑶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睡觉。

她真的是太累了,干呕让她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倒在叶景琰肩膀上,几分钟就熟睡过去。

叶景琰小心翼翼的转头,见她长长的睫毛在空气中扑扇,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咋吧了一下。

他把手放在她的比较轻轻刮了一下,这么乖巧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只小猫。

“少爷,我们到了。”司机停下车,一直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叶景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先下车。司机愣了一下,随即打开车门。

“等等。”

“怎么了?”司机茫然的回头,不知道叶景琰为什么会突然叫住自己。

“去拿件外套来。”

司机这才发现段依瑶整个人已经瑟缩在叶景琰怀里,顿时明白了叶景琰的用意,应了一声,便下了车。

不多久,他就拿着一件西装外套过来,叶景琰接过去,轻手轻脚的将它盖在段依瑶的身上。

“景琰哥哥!”

司机正准备关门,一个人影已经快他一步,钻了进来。

叶景琰额头青筋跳动,抬眼看向声音的来源处,果不其然,和他猜的一模一样。

会这样叫他的,这个人不是段子莹又是谁?

段依瑶本来就感觉到有人在她背上盖衣服,猛的听到一声呼喊,顿时被惊醒,她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四周。

“怎么不睡了?”叶景琰温柔的帮她缕了一下额头前散落的碎发问道。

段依瑶按了一下太阳穴,“我听到有人叫你。”

“是我!”段子莹趁着叶景琰还没有说话,连忙插了进来。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叶景琰只觉得头疼,要是当初知道她这么麻烦,还不如没有认识她。

“我爸爸在这边有个项目,所以我也跟过来了,景琰哥哥。我好想你……”段子莹委屈的看着他,生怕他说出什么绝情的话。

可是她不懂,对于不在乎的人,连绝情的话都不会说,只会是疏离的让人绝望。

叶景琰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而看向段依瑶,“你肯定没睡好。到家了,回去再睡会吧!”

段依瑶看了一眼段子莹,想说什么,但是又实在太累,不想卷进去,只能点头,在叶景琰的帮忙下下了车。

她本该连这个也拒绝的。不就是怀孕么,搞得她像是残疾了一样!

可叶景琰一直坚持,她不好在段子莹面前跟他争论,也就由着他折腾了。

客厅里,叶少辰坐在沙发上,里面还多了一个人,面相很眼熟。段依瑶看了好一会,记得自己见过他。

段子莹跟着他们进门,一头就扎进那个陌生男人的怀里,“爸。”

段依瑶这才明白,这个男人原来是段子莹的父亲,难怪她觉得有些眼熟。

段依瑶的脸型长得很像他,而本身她和段子莹又有几分相似,所以她看着便像是在哪见过。

段父宠溺的揉了揉段子莹的头发,“去哪了?要这么久?”

“去找景琰哥哥了!”

段父脸上的笑容一僵,抬头见停车过后的叶景琰正从门外走进来。

这男人怎么说也抛弃过自己的女儿,要不是这次的项目需要和叶家谈,他绝对不会和这个男人正面交锋。

“爸爸,你也在这里!”

“嗯。”

段父哼了一声,刚才和叶少辰的谈话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了许多。

婚礼的时候,由于没有举行成功,他已经不想和叶家有交集了,这次工事也是身不由己,如果违约的话,高昂的违约金他们段家赔不起。

所以自己跟叶家继续商业合作,却还是没有躲过现在的一幕。

现在要让他跟这个小毛孩子谈工作,于公,这个项目对他们没有多大好处,于私,他们有过那样的过节,怎么样都该是老死不相往来才对!

叶景琰皱眉,从他们的对话他已经猜出了个大概,本来想直接带着段依瑶上楼,可是父亲又把这件事推给了自己。他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跟段父打招呼。

“段伯父。”

段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本来就对他没有好感,现在看见他身旁跟着一个女子,更加生气了。

他能感觉到这两个人关系的亲密无间。

“别叫我伯父,担不起!”

叶景琰尴尬的扯了下嘴角,当做没有听到,“听说您是来谈项目的。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没什么,叶总,今天是我们打扰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段父起身,拉着段子莹要走,可是段子莹却没有动。

“跟我走!”段父咬牙切齿。人家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在这里丢人现眼。

“爸……”段子莹祈求的看着叶景琰,希望他能留自己,她不相信自己跟他经历过那么多事,没有一件让留恋的!

可是等来的却是无尽的失望,叶景琰至始至终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走!”段父恼羞成怒,他的女儿竟然在向一个渣男摇尾乞怜,对于一个时常把自尊心挂在嘴边的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段子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真的生气了,留恋的看了叶景琰一眼,最后不得不跟着自己的父亲离开。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一片一片碎成渣,她还记得他说过会娶她,对她负责。可是转眼,一切都变了,他的身边已经跟着别的女人。

“哥……”叶初雪现在自己房间门口,将所有的事都看在眼里。

她知道他不爱段子莹,可是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于狠心了?

以前她还是个爱笑的女孩,这次见面,脸上虽然还是天真。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不知不觉的开始转变了。

叶景琰抬头看了楼上的叶初雪一眼,搂着段依瑶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也明白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有些残酷,可是这是对她最好的方法,一味的软弱只会让她觉得还有希望。

而她的死缠烂打也会对依瑶有伤害,他不想再让自己深爱的女人误会。

叶初雪见他无动于衷,忍不住剁脚,连忙下楼追了出去。

既然他不解释,她这个做妹妹的就帮一帮他,免得后面更麻烦。

诶……她为他这个亲哥真是操碎了心!

“子莹!”

段子莹正要上车,叶初雪连忙加快脚步,出声叫住了她。

段子莹扭头,见叶初雪向自己跑过来,眼睛突然一亮,难道是景琰哥哥回心转意了。不好追出来,才让叶初雪找跑过来跟她说。

“怎么了?”段子莹关上车门,让段父在车里等着,自己则跟着叶初雪走到一旁的草坪。

“是不是景琰哥哥让你带话给我?”

叶初雪叹了一口气,“我哥什么都没说。”

段子莹眼里闪过失望,但是很快就掩饰了过去,“那你来是为什么?”

“我是来跟你说清楚的。”

“什么说清楚?”段子莹眼皮一跳。从她眼里看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叶初雪犹豫了半晌,“我哥过不了多久要跟依瑶姐结婚了,你就不要……”

“怎么会?我都不知道!”段子莹不敢置信的盯着叶初雪,“你骗我的对不对?还是段依瑶让你跟我说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我缠着景琰哥哥?”

“是真的!”

叶初雪可怜的看着她,“我妈已经挑好了时间,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么快?”

叶初雪肯定的点了点头,实际上只是下午随口说说。谁知道她妈这么上心,就短短的几个小时,几乎已经敲定了。

“不可能,不可能!”段子莹摇头,景琰哥哥是要跟她结婚的!

对,是要跟她结婚的!

想到这里,段子莹笑了起来。“那又怎么样?还没有真正结婚我就还有机会,别忘了我也是差点就跟景琰哥哥结婚的,谁知道这中间会发生什么事?”

“你就不要再执着了!”叶初雪看她面容扭曲,忍不住提醒道。

“我哥本来就是喜欢依瑶姐的,当初我也跟你说过,可是你偏偏不听,要一意孤行。现在成了这样……”

她还记得他们自己出去玩的时候,就劝过她,可是当时她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大家又都以为依瑶姐已经没了,所以才任由她做那些事,想着能让大哥走出阴影也好。

后面的事谁也没料到,已经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段子莹摇头。“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没有努力过,怎么就能说不可能呢!”

叶初雪见她已经无药可救,摇头对她说最后一句话,“你跟我大哥已经不可能了,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就转身往来时的路回去。听到身后段子莹哽咽,脚步一顿,回头递给她一张纸巾。

“不要太难过了。”

段子莹接过纸巾,擦去脸上的泪痕,勉强对她笑了笑,“我没事。”

便落寞的离开草坪,打开早已停了许久的车门。

叶初雪伫立在原地。看着车发动远去,忍不住摇头叹息,又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她从小跟母亲看韩剧,故事里的女二,男二都让人伤碎了心,这么看来段子莹应该就是大哥和依瑶姐只见的女二吧!

回头,叶景琰站在门口,叶初雪一愣,走了过去。

“她怎么说?”

叶初雪摊手,“我劝过她了,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不过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

叶景琰点头,他也不想伤害她,可是三个人当中,总有一个人受伤,他不想让依瑶受伤,剩下的只能是她了。

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她能早点想通,不要一直耿耿于怀。

叶初雪撇嘴,“她肯定是把我当坏人了,你没看到她刚才抬头的眼神,怨愤的像是要把我掐死。”

说到这里,叶初雪忍不住瑟缩一下,不想还好,一想就背后发凉。

叶景琰只当她在开玩笑,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不要乱说!”

在他的印象中,段子莹一直是天真烂漫的形象,很难跟叶初雪形容的老巫婆挂上钩。

叶初雪不满的拿来他的手,“你别不信我,是真的,我给她递纸巾都得不到一个好脸色,这种女人最会演戏了,专骗哥哥你这种男人。”

“行行行,回去让保姆多做几个你爱吃的菜慰劳你一下。”叶景琰虽然这么说,但是内心还是不相信。

段依瑶坐在沙发上,受宠若惊的接过慕薇薇递给她的水果,缓缓的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