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需要节制/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雪趁着这个空挡,连忙进了车里,吩咐司机,“别开门,快开车!”

司机听到她的嘱咐,点头,立刻就启动车子,开始倒车。

“诶?”

段子莹被丢在停车场,车子从她身边擦过,她连忙后退几步,眼睁睁看着车离自己越来越远,狠狠的跺脚。

段依瑶坐在车里,往后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受伤才回头看着前方。

叶初雪则喜滋滋的检查包里的裙子,这一次,她并没有逛的尽兴,但是也收获了好几件战利品。

回到叶家,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叶景琰正坐在客厅等着她们回来,听到门口的动静,叶景琰抬头,见段依瑶没有受伤,这才放心。

慕薇薇和叶少辰正在商量着什么,等段依瑶走近,慕薇薇连忙向他招手。

段依瑶疑惑的坐了过去,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们商量了三个好日子,想跟你讨论讨论。”

慕薇薇说着就拿出一本历书,上面画了好几个小圈圈,有的被删去了,有的则做了批注,最后有三个圈,重点打上了五星符号。

段依瑶只看了一眼,就说道,“我都可以,您们做主就好了。”

正要把历书还回去,叶景琰却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指着离现在最近的日子说,“就这个吧!”

“这会不会太着急了?”慕薇薇皱眉,她一向不赞同急着办婚礼,毕竟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应该好好斟酌一下的。

她最中意的还是第二个,离的不远不近,既有时间准备,又不会让她们等得太久。

可叶景琰却摇头,这个时候依瑶还能穿上好看的婚纱,时间再久些,估计就有些影响了。

慕薇薇想想也是,他们这种家庭,最多的就是流言蜚语,虽然未婚先孕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传出去还是对段依瑶有些影响。

妥协道,“这个就这个。但是你们可不能敷衍了事!”

叶初雪一直没参与进来,忍不住探头探脑,“哎呀,到底是什么日子,我还没看到呢!”

“又不关你的事,吃饭去。”叶景琰将她的头掰了回来,指着餐桌说道。

他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众人,大家都回过神来,往餐桌上聚拢。

叶初雪逛了几个小时的街。早就已经饿了,要不是因为段子莹,她们估计会在外面吃了才回来。

因此见到桌子上的菜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呀,大哥你还真的没有食言!”

满桌子菜,几乎全是叶初雪爱吃的,这已经是连续好几天了,要不是吃饭,她早就快忘记了。

叶景琰挑眉,话的确是他说的,可是持续了这么久也真的是难得,慕薇薇和叶少辰对于吃已经没有什么要求,因此也就由着她去了。

大家都动着筷子,想起什么了,偶尔抬头说两句话,只有段依瑶拿着筷子不知道从何下手。

逛街虽然消耗了些食物,但是她肚子却仍旧是饱的,看到这些油腻的东西,就忍不住想干呕。

她的异常当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谁都没有开口,叶景琰给她夹了一块茄子,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段依瑶佯装笑容,“没有,只是下午吃的太多了,现在有些吃不下!”

她可不想再有什么大动静,免得别人说她排场多。

叶景琰点头,“那也吃一点,不然怎么会有营养。”

不知何时,饭桌已经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对话,段依瑶笑了笑,吃了一块碗里的肉,油腥味在嘴里弥漫,她肚子又忍不住一阵难受,终于还是忍不住。跑到厕所的方向。

“呕……”

叶景琰追了过去,温柔的拍着段依瑶的背。

慕薇薇坐在饭桌上,担忧的看着厕所的方向,“这可怎么办?一点肉都吃不了,怎么会身体好?”

她今天下午只给她吃了一些水果,关于肉的她连碰都没碰,这样下去,会导致严重的营养失衡,对她和胎儿都不好。

叶初雪却不太懂。“不行就不要吃了,免得让自己难受。”

慕薇薇却立刻严肃了,“你现在还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叶初雪被她一说,低头吐了吐舌头,哼,小孩子就小孩子呗,反正也没什么关系。

两人正冷着,段依瑶和叶景琰又重新回到座位上。见没有人吃饭,有些疑惑,“发生什么事了?”

叶初雪和慕薇薇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叶少辰发话,“没事,东西吃多了,拌拌嘴好消化。”

段依瑶嘴角抽动,这话说的,怎么不像是从叶少辰嘴里说出来的。

她吐过一些后。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吃了两口清淡的饭菜,就下了桌子。

“我们回房吧。”段依瑶贴在叶景琰耳边说道。

当然,无一例外的,又被众人听的清楚明白,段依瑶却自认为说的非常小声,足以瞒天过海。

耐力不够的叶初雪,脸上已经忍不住泛起戏谑的笑意。

慕薇薇则是轻轻摇头,年轻人,果然精力旺盛,但是这才两个月,那种事恐怕不能做吧。

想到这里,她连忙把叶景琰拉到一边,嘱咐道,“她要求什么,你也要懂得拒绝,不要全听她的,一切都还是要以身体为主!”

叶景琰脸上的表情定格,感情他们都想歪了,这种非常时机,他怎么可能会……

再说,依瑶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让自己陪她回房儿而已,他们倒是自己在心里上演了一出大戏。

叶景琰拍了一下慕薇薇的肩膀,“您就放心吧!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当然是最好的!”慕薇薇听他这么说,也放心下来。

转身离开的时候想到了什么,转头说。“是也没什么,年轻人嘛,谁没个这种时候,但是要注意安全。”

叶景琰无奈,也懒得解释,径直带着段依瑶上楼,留下一众暧昧的目光,就连迟钝的段依瑶也觉得背后发凉。

两人的婚期将近,段依瑶本来是无所谓的态度,因此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家里其他的人,越是时间临近,就越是神经紧张。

自从有了上一次结婚的经历,大家都不想在这次发生什么变故,因此准备的小心翼翼。

特别是叶景琰,他总觉得段子莹来到这里不会这么简单,可是结婚的决定是他们才决定的,她应该不会知道才对。

这样想着,又把结婚的会场安排了一遍,增加了许多巡逻的人。

“今天是去拿婚纱的日子,你们就先走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慕薇薇走过来,拍了拍叶景琰的肩膀说道。

叶景琰和段依瑶互相对视,然后转身离开。

这边叶初雪也觉得百无聊赖,待了一会,便跟慕薇薇说了一声,自己开车回家。

叶初雪开着车,在路上行驶了好一会,转弯处,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挡在眼前,伸手去拨了拨,再拿下来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

她连忙踩了刹车,解开安全带,跑过去一看,竟然是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

“奶奶。你没事吧?”叶初雪担忧的扶起她,可是她的力气本来就不大,这这个老人又过于重了些,她还没拉稳,老人又重新坐了回去。

“哎哟!”老人石破天惊的叫了一声,顿时周围就围了好几个人。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开始大声嚷嚷,附近的人都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眼间,叶初雪身边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地上的老人嗷嗷大叫,她急得手足无措。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这个老人的伤看起来挺严重的,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伤到了哪里,看不出哪里有血,但是现在这群人围着他们让她怎么带她去医院?

“撞了人还想跑?”最先围过来的一个人,指着她义愤填膺,“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素质吗?大家千万要看好她,别让她跑了!”

另一个人也跟着附和。“对,怎么着也得赔钱,就这样走了算怎么回事?”

叶初雪着急的摆手,“不是的,我没有想跑,我只是想带她去医院。”

“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万一我们一散开,你就跳上车跑了怎么办?”

“不会的,再说你们这么多人。我想跑也跑不掉啊!”叶初雪看着地上的老人哼哼,一声比一声弱,急得都快哭出声。

“你们就让我们出去吧,她看上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可是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让开的,最先过来的人,还在嚷嚷着要她赔钱。

“我会赔的,可是现在她的家人不在,等他们来了,我会给的!”

叶初雪带着哭腔,一边说,一边安慰老人,“没事的,我一定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帮你治好!”

“让开,让开!”这时候,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人来。

那人高高大大,身材健壮,见到地上的人,连忙趴上去,“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地上的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哼哼道,“哎哟,我受伤了,起不来……”

“什么?是谁撞了你?”

那个男人鹰鸠般的目光扫了一圈,看到叶初雪离自己最近,恶狠狠的瞪着叶初雪,“是不是你?”

“我……我不是故意的!”叶初雪连忙摆手。

“哼。一句不是故意的就想逃脱责任?那世界上还有杀人犯吗?”

叶初雪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语无伦次的解释道,“我不……不是那个意思,总之我们应该先带她去医院!”

“儿啊!我不去医院,家里已经没有闲钱了。”老人一听到要去医院,连忙拽住男人的手腕,言辞激动。

男人抹了一把泪水,“妈,家里没钱也要带你去看病,你养我不容易,我不能让你在晚年还受苦!”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年度大戏就此上演,周围的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最后,将这种感动都化作指责,纷纷对始作俑者叶初雪指指点点。

“这个女人真是狠心啊,人家家里都成那样了。她竟然还有脸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是啊是啊,小姑娘,技术不好还开什么车?”

“赔钱吧!”

最后一声起,激起千层浪,大家都义愤填膺的指着叶初雪大喊,“赔钱,赔钱!”

叶初雪手足无措,有些害怕的后退,但是身后的一群人立刻就迎了上去。

“我会赔的。我会赔!”

叶初雪一直在重复着,但是现在她实在拿不出钱,因为只是来看个会场,她也没有带多少钱,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叶初雪看见老人仍旧坐在地上,忍不住上前去扶她,“我们先去医院吧!”

“走开!”身边的男人像是被刺了一下,连忙弹到她面前,将叶初雪推出了老远,“别碰我妈!”

有好事的围观者也跟着情绪激动,“要么现在赔钱,要么咱们今天就这样耗着!”

周围的人都表示赞同,他们看戏的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何况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必须跟她耗到底。

叶初雪面色难堪的她要是有钱早就拿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要不然,我打个电话。让我家人帮忙送过来?”

“不行!”男人果断的拒绝了她,“谁知道你是不是叫救兵。”

没人知道这个女人的背景,能开这么好的车,绝对不是简单的人,到时候不仅钱没拿到,还惹上大人物!

“那……那你要我怎么办啊?”叶初雪垮着脸,眼睛里盛满泪水。

“我不管,你现在就拿钱来,不然……”他把头转向叶初雪的车。

他身后的人立刻会意,“这辆车可值不少钱,要不然你就把这辆车交出来,拿去卖了应该能够大娘的医药费。”

叶初雪一听,这个办法似乎也不错,但是这辆车是爸送给妈的结婚周年礼物,全球限量版,意义非常,她就这么给了他,怎么回去交代?

这怎么可以?绝对不行啊!

“怎么?不想给?”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她不情愿,立刻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想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