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出乎意料的妥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乎意料的,叶景琰没有再强调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转头对段依瑶说,“走吧。”

段依瑶有些愣神,她完全不懂刚才还在坚持的叶景琰怎么就这么好说话的离开。

回头看了一眼那条裙子,说不喜欢是假的,虽然她一直在部队生活,可是一个女人的天性是磨灭不掉的。

这一辈子,可能就只有一次看婚纱的机会,这条裙子无论什么地方,她都很满意。

段依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别人不想卖,她也实在没有办法。

叶景琰也像是感知到了什么,转头,看见段依瑶恋恋不舍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裙子会拿回来的,我们先回去。”

“昂?”段依瑶没有听清,回头一脸迷茫的看着叶景琰,叶景琰只是笑笑,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走吧。”

段依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见他没有想说下去的意思,也就没有说话了。

……

车里安静的让人窒息,叶初雪一直看向窗外,直到眼睛酸痛才收回眼神。

她不知道该看向什么地方,目光不自觉就移到南宫昭身上,叶初雪皱眉,这样看着他,竟然有一点莫名的帅气。

背影挺直,比平日更加伟岸了一些,叶初雪越看越觉得顺眼,连带之前对他的成见也少了很多。

“那个……初雪……”南宫昭不自在的动了动肩膀,他从后视镜看到她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害得他连动都不敢大动,背都挺酸了,终于忍不住才叫了她的名字。

叶初雪知道自己被发现后,也是一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咳嗽一声,问道。“怎么了?”

“额……”南宫昭一脸黑线,搞了半天,感情是他的问题?

“没……没事,我们这是去哪啊?”

“回家呗。”叶初雪撇嘴,看来是她看花眼了,一开口还是那么呆。

“哦……”南宫昭无辜的低下头,所以是他的错咯,这么简单的问题,不应该问的。

一路无言,南宫昭几次想转头去跟叶初雪说话,可是看到她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就忍住了。

到了别墅,叶初雪打开车门当先跳了下去,到了车门口,又转头对着准备下车的南宫昭说道,“对了,你就别跟着了,我爸妈可能在家。”

大哥马上就要结婚了,她可不想因为他们的事,又闹一次,依瑶姐还怀着孕,不应该再有这些烦忧的事来打扰她。

“我……”南宫昭刚想拒绝,可是看到叶初雪坚定的目光,只好妥协,“好吧。”

他闷声的打开车门,落寞的踏着步子离开,这个地方是别墅区,每个人几乎都有车,他如果就这样走出去的话,估计几个小时都打不到车,要走几十里才能到稍微繁华的地方。

叶初雪看到他可怜的样子,内心一软,就开口叫住了他。

“南宫昭!”

“怎么了?”南宫昭惊喜的转头,见叶初雪脸上面无表情,脸上的笑意渐渐褪了下去。

“怎么了初雪?”

叶初雪撩了一把刘海,指着他开过来的车,“你先开这辆车回去吧,太远了。”

“哦……”南宫昭淡淡的应了一声,他还以为她回心转意了,原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啊!

从叶初雪的手中接过钥匙,打开车门坐了上,启动车里,几个方向盘,便离开了叶初雪的视线。

叶初雪对着远去的车子挤眉弄眼,什么人啊,好心给他车,却给她脸色看,早知道就不给他。让他走起在路上算了。

而此刻,南宫昭的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了起来,他刚才是没有想通,现在仔细回想了一下,初雪让他开着自己车回去,何尝不是一种关心呢!

这样想着,南宫昭心情大好,脚下的油门到底。一路在高速上疾驰,将其他的车远远甩在身后,这个速度足以让表达他现在内心的狂喜。

……

叶初雪进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刚要抬脚往楼上走去,抬头看见叶少辰正站在楼梯口。

“爸、爸……”

“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谁?”叶少辰目光犀利,盯着叶初雪。像是要把她的心事看穿。

“一个朋……朋友。”

“朋友?”叶少辰冷笑一声,“那你怎么把我给你妈的周年礼物给他?到底是谁?”

叶初雪心头一颤,这种感觉就好像她还在上中学的时候,突然被逮到男同学送她回家,可是奇怪的是,她早已经过了早恋的年纪,现在有个男性朋友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再说,南宫昭至始至终背对着窗户。就算走回来的那几步,他也被车子挡住了,爸的眼睛就算再灵,隔得这么远,也不会看到吧!

想到这,叶初雪昂起头,“就是一个普通朋友,这个地方很难打车,所以我就先让他开回去了。”

“是吗?”叶少辰鹰鸠的目光一直缠绕在叶初雪身上。

“当……当然。”

“真的是这样,你害怕什么?”叶少辰仍旧不依不饶,他的目光深沉,像是看透了一切。

“那是因为……是因为爸你看的我害怕,没做亏心事,都被你看得怀疑人生了!”

说着,叶初雪连忙走上去挽住叶少辰的手臂,夸张的撒着娇,“爸,你不知道,刚才我们还遇见了碰瓷,要不是我那个朋友,您女儿就被留在那里了,有多可怜你知道吗?”

“碰瓷?”叶少辰挑眉,“是谁敢这么做?”

“他们还是有组织的呢!”

叶初雪说着,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当时那个场面,我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差点被他们撕了。”

叶少辰转头,见叶初雪不像是撒谎的样子,点了点头,“看来那小子还算有点用处。”

“谁?”叶初雪条件反射的问出声来,等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忙捂住自己的嘴。

爸……他看到了!

“还能有谁,南宫昭那小子。”叶少辰好整以暇的回头看着叶初雪,看到她阴晴不定的脸部表情不由的有些好笑。

“爸,你知道了……”

“就你这个样子,我不用看也知道了,还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一个朋友。”

叶初雪吐了吐舌头,“我们真的是在路上遇到的!”

叶少辰点头。“嗯。”

“你别不相信!”

“我信啊!”叶少辰越发觉得好笑,他还没有怪她,就成了这个样子,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而且,经过这么多事,他对南宫昭也有了改观,似乎也没有他想的那么糟。

“你们在聊什么呢?”慕薇薇听到声音从卧室出来,一眼就看见叶初雪挽住叶少辰的的胳膊。

“没……没什么。”叶初雪连忙摆手。背着慕薇薇拼命的给叶少辰使眼色。

叶少辰会意,对她点了点头,“没什么,就问她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对啊,初雪你不是比我们先走,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提这件事,慕薇薇就来了兴致。

“别提了。”叶初雪苦着脸,做出一副气愤的样子,“您不知道,我今天遇见碰瓷的了,差点就把老爸送给您的周年礼物赔给他们了!”

“哦?说说是怎么回事?”慕薇薇好奇的看着她,最近新闻的确是出了很多这样的事,她倒是还没遇见过。

“就是……”叶初雪刚要开始添油加醋的把故事润色一下,说给慕薇薇听,大门的门锁却突然转动。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叶景琰和段依瑶出现在门口。

“回来了!”慕薇薇上一秒还对叶初雪的故事感兴趣,在看到叶景琰的那一刻就忘到九霄云外。

叶初雪瞥了瞥嘴,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就等到她说故事的时候出现,现在好了,都下楼了,谁还听她讲今天的传奇经历。

“婚纱呢?”慕薇薇拉着段依瑶的手,却见他们两手空空,不由得好奇。

“没拿回来。”叶景琰淡淡的回道,说完就径直朝沙发走过去。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拿回来?”慕薇薇也带着段依瑶往沙发上走过去,但是话锋却没有指向段依瑶,而是指向叶景琰。

叶景琰揉了揉额头,“产生了些分歧,设计师不卖了。”

“不卖了?”慕薇薇惊奇,竟然还有这样的设计师,给钱怎么不卖?

叶景琰点头,“嗯。”

他不想多说,毕竟这不是什么体面的事。

“她要多少钱?”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叶少辰突然开口。

“不是钱的问题。”

“哦?”叶少辰挑眉,“那是因为什么?”

叶景琰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原因,看了一眼段依瑶,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因为我不能穿高跟鞋,设计师要求礼服必须配高跟鞋,所以没有谈好。”段依瑶的手一直被慕薇薇拉着,见叶景琰沉默,连忙帮忙补充。

“这么奇怪的设计师。”叶少辰皱眉,陷入沉思。

慕薇薇一脸担忧,“那怎么办,没有婚纱怎么举行婚礼?”

时间不多了,他们除了要准备这些,还要做很多其他的事,不可能只扑在这一件事上,而且重新再做肯定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会再想办法的。”叶景琰双手往后一摊,疲惫的闭上眼睛。

叶初雪看他们都是一脸愁容,不屑的说道,“她不给我们就不能强要吗,不缺钱,那就看看她缺什么,我们就拿这个要挟她!”

“嗯?”叶景琰突然睁开眼睛,他也正好想到这个办法。

“是吧?我聪明吧?”叶初雪昂起下巴。一脸得意。

叶景琰白了她一眼,无奈的说,“是是是,你最聪明。”

……

另一边,段子莹回到酒店,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段父接连敲了好几声,都没什么反应。叹息一声,正准备放下手离开。

突然,房间里面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摔东西的响动。

“啊啊啊啊!”

段子莹癫狂的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摔在地上,玻璃的都碎成了渣。

“子莹!”段父担忧的拍着门,“你在干什么?子莹!”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门又打不开,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爸,你不要管我!”段子莹带着哭腔,又摔了一个杯子,“我心情不好,您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吧。”

段父却没有听话的离开,“闺女,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跟爸爸讲啊!你需要什么,爸一定给你,别气坏了身子!”

“爸,您不明白的!”大滴大滴的泪珠落在棉被上,瞬间被吸收了进去,段子莹哽咽着声音,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女儿?女儿?”

段父叫了好几声,却再也没听到段子莹的回答,心跳一顿,连忙呼叫了酒店客服。

酒店客服很快就走了上来,“先生。请问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快点把门打开,我女儿里面,快点!”段父死死拽住酒店客服的手腕,转眼间,他的手已经被掐出了一个红印。

酒店客服仍旧好脾气的安抚他,“先生,您别急,我现在就去给您拿备用钥匙!”

“那你快去啊!快去!”

在他的咆哮中,酒店客服连忙挣脱了他的禁锢,他揉了揉手腕的伤痕,叹了一口气,真是做哪个行业都逃脱不了受伤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段父,见他眼里焦急的快要喷出火来,无奈的摇头,他女儿也真是不让人省心,父亲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她还耍小脾气!

怕他就等,客服用对讲机让自己的同伴把钥匙松了上来,段父刚一接到钥匙,连忙动手开起锁来。

“女儿!”段父打开门,快速的扫视了一眼,看见段子莹蜷缩在墙角,连忙冲上去抱住了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爸爸说,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爸……”段子莹本来抱着膝盖,听见段父在说话,抬头看见自己的的父亲正在眼前,伸手抱住了他。

“我该怎么办?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段父见她难过,自己心里也忍不住悲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