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审问,孩子没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急冲冲的下车,看到路边停下的一辆车,忍不住皱眉,抬头看了一眼废弃的大楼,看见天台上似乎有人头晃动。

他略一定神,连忙跑进大楼里,身后的段军刚一下车,也察觉到不同,跟着叶景琰一起跑上了天台。

天台上,段子莹有些手足无措,“怎么回事?你们打她了?”

“没有啊!”大汉也觉得很无奈,他们连碰都没碰她,怎么会流出这么多血?

段子莹脑袋中闪过一丝灵光,顿时头皮发麻。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那么脆弱?”段子莹摇头。她听说过她怀孕了,可是她也没有怎么凶残的对她,怎么会流血呢?

正在挣扎间,叶景琰和段军已经跑上了天台,映入眼帘的就是段依瑶躺在地上,身下漫出一摊血。

“依瑶!”叶景琰看到段依瑶这幅模样,上前几步,看见段子莹手里的刀,又停了下来。

“景琰哥哥,你别过来!”段子莹的手又朝段依瑶的脖子陷进了几分。

段军看见段子莹的动作,连忙拉住了叶景琰,“你别乱动,我们不上去!”

段子莹抬头,楚楚可怜的看着叶景琰,“景琰哥哥,你来了?”

她在酒店就察觉到叶景琰的动作。这才立刻转移了地方,现在见了他,她竟然觉得如释重负。

叶景琰眼里满是焦急,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段依瑶,她身下的血越来越多,急得叶景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跟在他身后的段军更是愤怒,段依瑶身上的衣服被扯开,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狠狠的瞪着段子莹。

“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可段子莹一直盯着叶景琰,见他的目光始终盯着段依瑶,非常不甘心,回头对其中一个大汉说,“你来。”

“我?”那个大汉指了指自己,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她只说绑架人,没有说过要他拿刀挟持人,而且还很有可能会杀人,他一时升起了退堂鼓。

段子莹见他犹豫,冷哼一声,“你要是现在不来,我们谁也走不掉,那剩下没给你们的钱你们可能就得不到了。”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最后妥协了下来,上前蹲在段子莹面前,接过水果刀。

就在这时。说是迟那时快,叶景琰就在这时候突然到了段段子莹身边。

周围的人一脸茫然,他们都没有看清叶景琰是什么时候开始移动,就已经从楼梯口到了他们身边。

段军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立刻就反应过来,几步上前,两三个动作就把大汉撂倒。

“景琰哥哥!”

段子莹还没反应过来,叶景琰已经抱着段依瑶飞快的跑下了楼梯,她还想再追出去,但是却被段军挡在了身后。

段军深深的看了一眼段子莹,扔下他们,立刻跟上了叶景琰,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报了警,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这里,因此他也不用太担心。

“依瑶,依瑶?”叶景琰抱着了无生气的段依瑶,一边跑,一边叫她的名字。

可是无论他怎么叫了段依瑶都没有回应过他,他的手上淌满了鲜血。

把她放进车里,叶景琰将车开到了最大码,一路红灯都没有停下,路旁的交警见了,立刻出动了好几辆警车跟在他后面。

很快,就到了医院,段依瑶在颠簸中终于睁开了眼睛。

“依瑶,你醒了!”叶景琰低头看到怀里的段依瑶睁开眼睛,脸上的笑意取代了焦急。

“嗯?”段依瑶神志不清,她身上衣衫凌乱,在叶景琰怀里摇摇欲坠。

睁着迷糊的眼睛,只看见叶景琰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等神智恢复了一点后,就感觉身下是钻心的疼痛。

“你再忍一忍,马上就到医院了,依瑶!”叶景琰见她眼神涣散,像是要立刻昏睡过去的样子,连忙跟她说话。

可是段依瑶听不见他的声音,她眼皮沉重,想在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上一觉。

……

叶景琰将她抱到病床上,跟着来到急救室门外,就被人拦下,但是看见段依瑶一直没再醒过来,他顾不上其他,硬是要跟进去。

“先生,你不能进去,先生!”

几个护士拦在叶景琰面前。她们盯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想拦又不敢拦。

“让我进去。”

叶景琰烦躁的将她们一把推开,正要踏进去,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不想让她断气,就不要妨碍我们工作。”

叶景琰脚步一顿,看见是主刀医生在说话,犹豫着想往后退。

主刀医生是个极其年轻的男人。他看见叶景琰一幅悲伤的样子,摇头叹了一口气,对外面的护士说,“算了,你带他去换一身无菌服吧。”

叶景琰没想到他竟然松了口,愣了一下,连忙走了出去。路过守在外面的护士,她们也是一脸讶异,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赵医生松口过。

跟着护士匆匆换了无菌病服,里面已经开始准备手术。

看到段依瑶的情况,赵医生皱眉,“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她周身血肉模糊,脸上完全看不出她的真是面容,身上的衬衫虽然已经扣好,但是看得出来,跟人撕扯过的痕迹。

“你快点看看她有没有事?”叶景琰一脸急切,他不知道段依瑶的情况,只是站在旁边看到这些触目心惊的血水,就已经乱了情绪。

赵医生没有再理他,认认真真的开始检查段依瑶的身体,最后转头询问了一句,“孩子是保不住了。”

叶景琰只觉得晴天霹雳,孩子没了,依瑶该怎么办?

他想到这里。指着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段依瑶问道,“她咋么样?”

“大人没什么事,只是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叶景琰这才放下心来,点头问医生,那该怎么办?

“只能打掉了,否则就是一个死胎,在肚子里面待的越久。大人就会越危险。”

叶景琰沉痛的哽咽,他虽然嘴上没有说过有多爱这个孩子,但是却一直期待着他的降临,可是现在就这样没了!

他眼睁睁看着赵医生从段依瑶的肚子里取出来,放进盘子,血糊糊的一团,他走过去一看是一个将将成型的孩子,四肢都还没完整。

段依瑶躺在病床上,她的身体没有知觉,但是眼角却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泪。

赵医生叹了一口气,将划开的肚子仔细缝上,回身,仍旧看见叶景琰木愣愣的现在原地,脸上是深深的痛苦。

护士等他一切都做完后,挂上了一个血袋,赵医生拍了拍叶景琰的肩膀。“转进病房吧。”

病房里,叶景琰一直守在段依瑶的身边,眼睛很久才眨一次,红血丝布满整个眼球。

段依瑶缓缓睁开眼睛,神智刚一恢复,就被肚子疼醒,那种皮肉撕裂的痛苦,让她有些害怕,她伸手要去试探。

却被叶景琰握住,他沙哑着声音,“不要去碰,会感染的。”

段依瑶听不见他说什么,执意要挣脱他的手,无奈之下,叶景琰将她的手放进了怀里。

“依瑶,不要这样,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唔唔……”段依瑶张嘴,发出的声音却是几声模糊的音调。

“怎么了?”

叶景琰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连忙查看段依瑶的耳朵,“你的助听器呢?”

段依瑶摇头,他听不清他说什么,但是看他的嘴型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他们……!”叶景琰握拳,他果真是太好欺负了!

他们不禁让依瑶受尽了侮辱,还把他们的孩子也弄得滑胎了。这个仇,他叶景琰不报,就就不算是男人!

叶景琰将段依瑶的头搂在怀里,轻言细语的安慰,“没事了,听不见也好,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让你伤心了。”

段依瑶枕在叶景琰的胸口,感受着他胸腔的震动。突然觉得无比心安。

其实,就算他不让她去碰肚子,她也明白,里面的孩子没了,在手术台上,她不是没有知觉,如果没有麻药的作用,她恐怕会坐起来。拒绝手术。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她的肚子空荡荡的,心也变得空空的,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那么绝望。

心,平静的就像是一滩死水,段依瑶用另一只手抚上心口。平稳的跳动着,她竟然感觉不到一丝难过,那是心死的征兆。

叶景琰当然看到了段依瑶的动作,将她搂得更紧了。

门口有脚步声响起,段军推门而入,直接忽略了叶景琰,见到躺在病床上的段依瑶,连忙走过去。

“女儿,你怎么样了?”

段依瑶抬头,对着段军扯了扯嘴角,看在段军眼里,却比哭都还难看。

“到底怎么样了,你说句话啊!”段军焦急的跺了一下脚,他们去的时候,她的身上流了那么大一滩血,怎么可能会没事!

“伯父。我们出去说吧。”叶景琰将段依瑶重新放进了被窝里,拉着段军往病房外面走。

段军本来有所犹豫,但是回头看了一眼闭上眼睛的段依瑶,知道她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也就没有说什么,跟叶景琰一起走了出去。

“怎么样了?”

叶景琰刚关上门,段军就开门见山的询问,他实在是太担心段依瑶了。根本没有心情拐弯抹角。

“伯父……”叶景琰叫了一声,在内心组织好语言,开口说道,“你可能不知道,依瑶怀了我的孩子,已经两三个月了……”

“什么?”段军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孩子的事他竟然会不知道!

“是这样的,这次他们绑架了依瑶。或许是动作粗鲁,让依瑶在楼梯上滚动,导致孩子现在……”

说到这里叶景琰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孩子没了。”

“没了?”段军重复着他的话,等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整个人都气得发抖。

他的女儿,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看来刚才自己看段子莹可怜,就是放过了他们,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段军撸起袖子,就往原路返回,挪动了好几步,却被叶景琰拽了回来。

“他们已经被待会警察局,有的是时间去找他们,现在得当务之急是安抚好依瑶的情绪。”

叶景琰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她现在太闷了,我怕她想不开。”

段军叹了一口气,段依瑶这种脾气是从小养成的,遇到大事就会更加沉默,连她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景琰闭着眼,揉着太阳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伯父,你知道依瑶的耳朵是怎么回事吗?”

“耳朵?”时间离得很久了,段依瑶一直没提,他就以为她快好了,难道是现在又出现什么问题了?

“在一次任务中,依瑶为了保护自己的下属,被炸伤了耳朵,导致听力下降。”

“炸伤的?”叶景琰皱眉,得知了原因,治起来就容易多了,他必须得尽快联系路易斯。

现在孩子没了,依瑶的身体肯定很难恢复,要是现在又再做一个耳朵的手术,他简直不敢想象。

“哐当。”一个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同时还有段依瑶的闷哼声。

“依瑶!”叶景琰暗道不好,连忙推开病房的门。

一进门,就看见段依瑶躺在地板上,眼里疼得直冒泪花。

“你怎么样?”

叶景琰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查看段依瑶的伤口,见她的肚子已经渗出血水,把她抱起来,在墙壁上的呼叫铃上连按了好几下。

段依瑶皱眉,强忍住眼泪,她刚掀开被子想看看自己的肚子,没有见到伤口,还是保有一丝希望。

可是她坐不起来,只能偏头去看,等终于看到伤口,她的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在了外面,只轻轻一动就躺在了地上。

痛!全身都痛!散架的痛,撕裂的痛,可是……

都比不上心里的痛!

自从得知有了孩子,她日夜都盼着他降临,那一瞬间,恐怕是世上最幸福的时候了。

可现在,她永远也见不到她的孩子了!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