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要她付出代价/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看着段依瑶睁着眼睛,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内心一酸,紧紧将她抱进怀里。

“依瑶,哭吧,别憋着,难过就哭出来……”那样只会更难过!

段依瑶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大滴大滴的往下落,她埋在叶景琰怀里,呜咽着。

渐渐地,忍不住心中的情绪,放声大哭。

门外,段军靠墙站着,他突然觉自己有些失败,对于女儿的关心。似乎仅限于口头上的问候,从来没有真正的用心去为她想过。

他能看得出依瑶对叶景琰的依赖,虽然她一直喜怒不形于色,但是从一些细微的小动作却能感受到了叶景琰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

他走出病房,悄悄关上门,转身却对上赶过来的赵医生。

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道,“让他们两个待会吧!”

等依瑶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再去打扰他们。

赵医生也是年轻人,立刻就明白了,转身的时候,邀请段军,“要不去我的办公室坐坐?”

……

段父接到警察的通知的时候,正在酒店开会,前一天,子莹突然要让他换酒店,他还没来得及多问,就被转移到了这个酒店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他开会开到一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在进行的方案。

段父不悦的开门,见到是警察,整个人懵在原地,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警察同志,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他们只是开个会而已,应该没有触犯什么刑法吧?

警察拿出自己的牌照,“段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段父现在原地没有动,身后的员工已经开始议论纷纷,“警察同志,请问我犯了什么法?”

“段子莹是你的女儿吧?”

“是的。”

“那就没有错了。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警察一脸严肃。

段父听到女儿的名字,也收敛了神情,对身后的人吩咐了几句,就让他们散了,随后配合的跟着警察离开。

路上,段父还是有些不放心,“警察同志,是不是子莹出了什么事啊?”

开车的警察回头看了他一眼。一脸的鄙夷,“她能出什么事,她没把别人害死就不错了。”

“啊?”段父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子莹怎么会……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警察冷哼了一声,背过身不再理会他,段父在忐忑的煎熬中终于到达了警署。

“爸爸!”

刚一打开审讯室的门,段子莹蹲在地上,抬头的瞬间,看见段父出现在门口,顿时激动的想站起来。

奈何她坐在有些枷锁的椅子上,刚一用力,就坐了回去。

“女儿!”段父看见段子莹坐在审讯室里,终于从愣神中清醒过来。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段子莹一看见段父就已经泪流满面,根本说不出话来,哪里还听的进段父的询问。

带他进来的警察皱眉,“有什么事待会再说,段先生,请你劝说一下你的女儿,好好配合我们做笔录,不然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好好好,警察同志,我们一定会好好配合的!”段父忙不迭的向他身边的警察保证。

拉着段子莹轻言细语的问道,“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警察同志说一说,不要让他误会了咱们!”

段子莹看着段父蠕嗫了半晌,眼泪始终没有停止,“爸,我……我……”

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他,全程都是凭着自己的意愿。想要这么做就做了。

之后更是没有想到,会把段依瑶的孩子弄掉,最后被逼上天台,她的举动完全是没有经过脑子,自主进行的。

毕竟是亲生女儿,段父也看出了一点端倪,语气严厉了不少,“你到底做了什么?”

想到警察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说她差点被人弄死。该不会是真的吧?

警察见这样也问不出个什么,只好拿着审讯录坐在两人的对面,“既然你不好意思说,那就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他抬头看了一眼段子莹,“你是什么时候绑架的段依瑶?”

“绑架?”段父不敢相信的看着段子莹,“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

段子莹低头,不敢看段父。“我是真的很爱景琰哥哥,我受不了他要娶别的女人,所以我就……”

“你就绑架了那个女人来要挟他?”

“嗯。”

“女儿啊!你怎么……”

段父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眼看他的高血压马上就要犯了,段子莹又哭出了声音,“爸,你别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为了我气伤了身体!”

段父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点着她的额头,“你怎么不动动脑子想想,要挟得来的爱情,那是爱情吗?我以前都是白教你了!”

段依瑶眼泪汪汪,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一时间,整个审讯室都是她的哭声。

“行了行了,是来做笔录的还是哭丧的?”警察一脸不耐烦的盯着他们,本来被安排到做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就够让他恼怒了,而且竟然还是审问一个女人!

男人也就算了,实在问不出还可以和他打一架,女人要他怎么打?

被他这么一说,哭声果然小声了许多,他松了一口气,继续问道,“段依瑶肚子里的孩子是你恶意打掉的吗?”

“没有,不是我!”段子莹听到这个问题,反应激烈的摇头。

“一定是那两个人,他们想要非礼段依瑶,一定是他们干的!”

警察抬头,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可那两个人说是你干的,是你指使他们做事。上楼也是你拖着段依瑶上去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段子莹猛地摇头,她连鸡都不敢捉,更别说杀人了!

段父也在一旁替她说,“警察同志,这个肯定不是她做的,她虽然为爱犯了错,但是本质是不坏的!”

警察也没有再继续追问,收起审讯录。“好了,后面的问题要等到当事人身体稳定下来,在继续做笔录,段先生,你就先回去吧!”

段父懵神,他扭头询问道,“警察同志,那我女儿呢?”

“她?”警察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她不能离开,万一跑了怎么办?”

“爸,我不要!”一听到警察这么说,段子莹就开始强烈的动作起来。

段父听了也异常着急,拉着警察的手腕,不让他离开。

“警察先生,能不能让我女儿跟我一起回去,监狱她肯定不习惯,我保证,不会让她逃掉,真的,我保证!”

警察转身,“怎么?不习惯?当这里的酒店啊?谁来了会习惯?住久了就习惯了!”

段父连忙摆手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她年纪还小,这么突如其来的让她休进来住下,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既然知道后果,就不应该做出那样的事!”

警察不再逗留,让段父出来后,直接毫不留情的锁上了房门。

“诶?警察同志?里面什么都没有,让我女儿睡哪啊?再说,她的手还被拷着,难道就这样坐着睡?”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警察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略过他,“等你走了之后,我们我自己会安排的!”

段父站在原地等了好久,终于还是无奈的离开,但是他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打听了到叶景琰和段依瑶的医院,想去找找他们。

医院里。

叶景琰好不容易把段依瑶哄睡着,她压抑的太久了。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才渐渐平歇。

帮她掖了掖被角,就听见门口有人在敲门,叶景琰皱眉,几步走过去打开门。

映入眼帘的就是段父满面沧桑的脸庞,他一愣,“段伯父,你怎么来了?”

“景琰,我求你……”段父一见到叶景琰就要往地下跪倒。

叶景琰连忙伸手扶住他,“段伯父,你别这样!”

其实他心里是有气的,但是段父又不知情,他不能把心里的气全部都撒在他身上。

“那你能不能放过子莹?”段父几近哀求,眼里是希冀的目光。

“对不起……”他的话音刚落,叶景琰就立刻道歉,丧子之痛,痛彻心扉,他不可能原谅段子莹!

“叶景琰!”段父气急败坏,他都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他了!他为什么还是这么固执!

叶景琰丝毫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到,“段伯父,我知道你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请你也谅解一下我的心情,我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

段父拽住他手的动作一愣,“孩子……真的没了?”

叶景琰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从他滚动的喉结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子莹她不是故意的,她现在也很后悔,真的,景琰,你相信伯父,她已经非常愧疚了……!”

段父一连串说了很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他的全身发抖,必须要找些话来镇定下来。

自己的女儿变相杀了人,后面的刑事责任恐怕是逃不掉了,只能得到当事人的原谅,才有一线希望。

叶景琰揉了揉额头,眼前又浮现出手术室里的那一幕,一片血淋淋的红。

“抱歉。”他冷下了声音,将身子退回了病房,“段伯父。如果你还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关门了,依瑶需要休息。”

段父回过神来,叶景琰已经不见了,他原本站着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门。

他站在门口久久没有回过神,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这才回神。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赵医生温和的对他笑着,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背挺得笔直的男人,两个人眼里都是疑惑。

“你认识依瑶吗?”段军皱眉,眼前的男人看上去跟自己的年纪差不多,跟依瑶又会是什么关系呢?

段父连忙摇头,“不认识,我只是路过,在思考一些事情,所以停了下来。”

说着,便转身往相反的方向离开,但是脚下却有些踉跄,还好医院都有墙壁挡住了风,不然身后的两人都怕他被风吹倒在地。

看着段父离开,赵医生才伸手去敲门,叶景琰坐在里面,正专注的描摹着段依瑶的眉眼,听到敲门声,眉头皱成了“川”字。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原谅她的,请你不要……”在敲门了!

叶景琰沉着声音,正要让门外的人离开,可是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外的人不再是段父,便吞下了后半句话。

“景琰,怎么回事?不原谅谁啊?”段军听到前半句,顿时敏感的回问。

叶景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便转移了话题,向赵医生问道,“是要来检查吗?”

赵医生点头,“来看看她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进来吧。”

叶景琰侧身让他们走进病房,这时候段依瑶也有了些反应,动了动身子,睁开眼正对上赵医生。

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耳朵听不见任何的声音,连忙转头去寻找叶景琰。

“我在。”叶景琰见她焦躁不安,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

感受到手上的温度,段依瑶这才放了心。

赵医生戴好一次性手套,对叶景琰点头,“我要拆开绷带了。”

叶景琰看了一眼段依瑶,见她情绪稳定,这才说道,“嗯,开始吧。”

绷带上面全是血,赵医生只看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伤口已经裂开了,看起来就非常疼,她怎么能忍这么久,而且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

有些血迹已经干涸,让绷带跟皮肉连在了一起,赵医生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但是还是有不小心牵扯到伤口。

只听头顶上传来一声凉气,赵医生抬头看到段依瑶神色如常,动作也不由的轻了下来。

叶景琰在一旁看着也不由的皱眉,但是如果不拆下来,伤口会更严重,所以只好捂着嘴唇咳嗽一声,什么也没说。

好不容易拆完绷带,伤口血肉翻飞,赵医生也觉得有些棘手,“这个必须得去手术室重新缝合一下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