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取消婚礼/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去手术室。”叶景琰丝毫不犹豫的回答。

对于段依瑶的身体,他从来不敢马虎,现在她耳朵听不见,也只能用他来帮她做决定了。

“好。”赵医生也没有多浪费时间,立刻通知了护士准备用具,然后将段依瑶推进了病房。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叶景琰很容易就进了手术室,护士见到他,都没有用再阻拦,直接拿出了一套衣服给他换上,随后就跟着进了手术室。

段依瑶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同样的一个地方,她的孩子在这里离她而去,她却没有一丝知觉。

“依瑶,不要害怕!有我在!”叶景琰以为她是害怕。握住她的手,手上却一片冰凉。

段依瑶仍旧没有动,任他握着手,眼睛连眨都没有眨,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照得她眼睛酸疼,可是,奇迹般的,她竟然觉得很不错。

叶景琰将她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心疼的想要抱一抱她,但是碍于她的伤口,生生忍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拿麻药。”赵医生一切准备就绪后,对身后的助手说道。助手准确的找到一个玻璃瓶,递给他。

赵医生敲破瓶子,正准备将液体吸进针管里,段依瑶的余光瞥到,立刻神情激动起来。

她从叶景琰的手里抽出手,在空中乱舞,想要把那个针筒夺过来,但是肚子疼得坐不起,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舞动着手臂。

叶景琰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段依瑶的动作,心里也跟着慌乱。

“依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叶景琰出现在视线里,段依瑶连忙扯住他的手腕,用焦急的眼神看着叶景琰,又向他指了指麻药。

“你不想打麻药?”叶景琰疑惑。

段依瑶借着灯光,看清叶景琰的嘴型,猛的点头。

“为什么?”不打麻药肯定非常疼,裂开的地方,还需要用针缝合,这种痛苦,连一个常年受伤的男人都忍受不下去。她怎么能……

段依瑶无法向他解释,她听不到声音,根本听不到自己说的话,她以为发出了声音,可是停在别人耳朵里就是“啊啊啊”的音节。

只能祈求的看着他,一直对着他摇头。

上一次,她在昏迷中失去了她的孩子,她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痛苦。现在心痛的快要滴血。

一团肉从自己的身体抽离应该是非常痛的,她想要体会一下那种感觉,而不是什么知觉都没有,孩子就这样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依瑶……”叶景琰哽咽,“你何必要这样……”

段依瑶不依不饶的盯着他,一点也没有退缩,叶景琰看了半晌,摇头说,“算了,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吧,我们不打麻药了。”

说完,把手递给她,“痛的话,就咬住我的手。”

既然她要痛,他就陪她一起!

赵医生毕竟到医院工作不久,还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做的,一时有些犹豫。

“你们真的决定好了吗?”

“动手吧。”叶景琰点了点头,腾出一只手,温柔的揉了一把段依瑶的头发。

赵医生摇头,嘴上虽然没说话,但是内心的想法是他们肯定疯了!这种不打麻药的事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

这样想着,他也不好拒绝,只能拿出缝合针,深呼吸一口气,不打麻药,不仅病人要受到极其痛苦的待遇,也需要医生的心理素质很高。

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把伤口缝上,让病人免受更多的伤害。

当针下去的一瞬间,段依瑶的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那种痛,痛至心扉。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除非她打了麻药。

“依瑶你怎么样?”叶景琰的放在她手里,手指都被捏得变形了,然而他却没有心情去关注你一点疼痛?

段依瑶勉强抬头,对叶景琰笑了笑,赵医生当然也注意到他们的动作,狠了狠心,加快速度缝了好几针。

叶景琰的手被掐出了血水。但他仍旧没有抽出手,看见段依瑶满头大汗,用另一只手帮她擦了擦。

她的眼睛里开始有了泪水,原来孩子从她的肚子里是这种痛,远比她想象的要痛得多。

一个刚成型的孩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有知觉,他会不会觉得痛?

转眼,赵医生手上的动作已经进入了尾声。他收回针,脱下手套,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此时的段依瑶满身大汗,浑身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随便捏一片衣角,都能拧出来水。

她半睁着眼睛。如果再过几分钟,她恐怕已经晕过去了。

“现在不能乱动了,在病房休养十几天,等伤口差不多愈合了,就可以出院了。”

赵医生吩咐身后的护士把她推出手术室,走到门口又想起来,特意嘱咐道,“不要再折腾了,虽然大人现在没什么事,但是再这样几次,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

“知道了!”叶景琰虚弱的抬头,他的也流了不少汗,但是比起段依瑶来,就少了很多了。

他的大拇指被段依瑶掐的血肉模糊,他试探了一下,手指连动都不能动。

护士将她们推了回去,看他们的目光也全都是胆怯,在她们看来,这两个人是疯了。

好好的,偏偏要求不打麻药,这怎么会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

……

叶家,叶景琰和段依瑶已经两天没回家了。

早上一大早,慕薇薇就等在客厅,打电话给叶景琰。仍旧是关机状态。

“怎么样了?”叶少辰坐在客厅翻看报纸,但是眼里却没有看清一个字。

“还是关机,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就是婚礼了,也不跟家里痛个信!”

慕薇薇在客厅急得团团转,握着电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别看了,快想想办法啊!”

叶少辰放下报纸,走过去把慕薇薇带到沙发上。“现在着急也没用,今天这个样子是办不成婚礼了,只能往后拖一拖。”

“只能这样了。”慕薇薇一脸愁容,“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妈!”

叶初雪这时候正好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站在楼梯口上转了一圈,“你觉得怎么样?”

慕薇薇看了她一眼,没有心情评论她的裙子,叶少辰对她使了一个眼色。但是叶初雪却没有看见。

屁颠屁颠的跑到慕薇薇面前,又转了一圈,“妈,你看啊!”

“咦?大哥和依瑶姐呢?不对不对,今天他们就结婚了,应该叫嫂子才对!”

叶初雪一个人那里自言自语,念了几遍嫂子,捂着脸说。“哎呀,突然这么叫还有些不习惯呢!”

“妈,大哥和大嫂呢?”

“你就别添乱了!”慕薇薇烦躁的转头,语气极其不耐烦。

叶初雪委屈的看着慕薇薇,“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是添乱了?我可是伴娘!”

“新郎新娘都不知道去哪了,你这个伴娘伴谁去?”

“你说什么?”叶初雪不解,“大哥大嫂去哪了?”

“不知道。”慕薇薇本来就很烦躁,听到她在耳边叽叽喳喳,更加烦躁了。

叶初雪见在慕薇薇面前问不出什么,转而看向叶景琰,“爸,你跟我说一下吧!”

叶少辰无奈的摇头,“他们前天离开就没有再回来过。”

“怎么会?”她记得那天大哥说过要去接依瑶姐的父亲,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就算是依瑶姐的父亲不同意,他们也应该回来了吧!

“我去给大哥打个电话!”叶初雪说着,提起裙子,转身就要上楼。

慕薇薇悠悠地说道,“没用的,他的手机关机了。”

“怎么会这样!”

“行了,收拾收拾去会场吧,他们人没到,还不得我们去主持。”叶少辰散开二郎腿,回身进了卧室。几分钟后,一身正装出现在客厅。

他身材高大,脸上的五官经过岁月的打磨,变得更加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神看向慕薇薇,竟然让她失神。

慕薇薇低头暗骂了一句,都已经老了还这么好看,真的是不正常。

“去换衣服吧。”叶少辰走到慕薇薇的面前,宠溺的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慕薇薇小声的应了一声,紧接着也进了卧室,这一次等的是要久一些。

等慕薇薇穿着量身定做的礼服,头发挽在身后,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除了惊艳,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

“哇,妈,你好漂亮啊!”叶初雪很少见到慕薇薇盛装打扮的一面,好多漂亮的衣服都被叶少辰以太暴露为由而否决了。

这次要不是大哥结婚,恐怕妈也不能穿这样的衣服出现在她面前,不过……真的好漂亮啊!

叶少辰也欣慰的点头,慕薇薇的身材没有因为整天安逸的待在家里而变得臃肿难堪,反倒有了一种以往没有的慵懒,更增添了几分韵味。

“我们快走吧!”

慕薇薇的思路丝毫没有被他们的目光打断,一心只想着赶快到现场,先解决了婚礼的事。

感受到自己被无视了,父女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叶初雪摊手,叶少辰撇嘴,都无奈的跟上慕薇薇。

会场。

虽然还没有到正点,但是人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都没有看见主人的身影,有人已经觉察到不对劲,不由的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还没来?”

“不应该啊,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就算新郎新娘不到,叶家的人也应该到了吧!”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能出什么事?”

“你不知道,这可不是叶家这个儿子第一次办婚礼,上一次就在几个月前。在帝都,我和叶家稍微亲近一点,所以有幸过去,你猜发生了什么?”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躺在靠背上,一脸洋洋得意,说到这里,还故意停顿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本来还在偷偷听的人,听到他停下来。连忙围成一团,向那个男人询问。

“台下的女人当场抢了新郎,硬生生把那个原本是新娘的人给挤掉了,所以那场婚礼就没有办成了。”

“还有这样的事?”

“可不是嘛!听说这个新娘就是当初抢叶景琰的那个女人!说不定半路上,又杀出个陈咬金也说不定!”

“啊?叶家这个大儿子原来这么花心!”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都唏嘘不已,在叶景琰身上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花心标志。

周围的女人也听到了他们的讨论,对于这场豪华的婚礼。再也没有之前的艳羡,都忍不住嗤之以鼻,看似风光,原来是随时都可以换人的啊!

会场顷刻间,乱成了一团糟,叶少辰和慕薇薇进来的时候,一件迷惑。

找来慕钰麟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在传这样的话题。

叶少辰拿着话筒,走上台,扫视了一眼台下的人,有些人已经反应过来,连忙闭嘴,等待着叶少辰说话。

“咳咳……”

叶少辰咳嗽了一声,“我很好奇你们都在说什么?有人跟我说一说么?”

他的声音一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但是却没有人站起来答话。

叶少辰的目的也不是想听他们说,于是,停了一会继续说到,“你们说的没错,这个婚礼是不准备继续下去了。”

“哗……”

刚才还异常安静的会场,立刻又人声鼎沸,这一次,叶少辰没有记着说话,静静地站在台上,等着他们讨论。

慕薇薇看他全身都是冷冽的气息,也走了上去,握住他的手。

手心的温度,让叶少辰收敛了一下,他转头,同慕薇薇对视了一眼,心里顿时安定了许多。

会场的议论声渐渐安静,叶少辰收紧握着慕薇薇的手。“无论你们的猜测是什么,都憋在心里,要是让我听见了不好的话……”

他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灯光正好打在他们所站在的位置,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慕薇薇回握住他的手,对他微微摇了摇头。

叶少辰回以一个放心的微笑,继续说,“你们可以随意猜测,但不要让我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