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神秘的宴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起吃嘛,别那么小气!”慕钰麒将想要转身的叶初雪扳正,一路絮絮叨叨走进了酒店。

南宫昭舒了一口气,痛萧钰麟对视一眼,“吓死我了,还以为会穿帮呢!”

萧钰麟一章拍到南宫昭的肩膀,“得了,这次要是成功了,你应该好好请我们两兄弟吃个饭!”

“一定的,一定的。”

南宫昭又看了一眼叶初雪离开的路线,和萧钰麟一起往相反的方向走远。

……

段依瑶醒过来的时候,叶景琰正坐在窗户边上发呆,月光透过他的头发,将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银光。

她静静的看着,许久也没有动一下,而叶景琰也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眼睛的睫毛偶尔轻轻扇动,她都以为他快要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景琰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回头同她的目光对视上。

“依瑶。”他哑着嗓子,突然开口。

段依瑶在床上动了动脑袋,表示了回应,其实她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是觉得点头应该是不会错的选择。

事实上,叶景琰也不在乎她到底听没听到,继续自顾自的说,“明天……或许是后天,你就要去做手术了。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我害怕……”

“我知道你心里其实很难过,只是在人前,总是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感受,其实你应该痛痛快快的哭几场,就像那天一样,真的。这么什么丢人的!”

段依瑶盯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只是屋里没有开灯,她的眼睛完全跟不上他说话的频率。

只见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手碰上肚子上的绷带,也忍不住哽咽了一声。

叶景琰痛苦的咬牙,连忙转身背对着段依瑶。他怕他狰狞的样子吓到还处在悲伤中的段依瑶。

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自己的情绪,才走到段依瑶身边,帮她把滑落下来的被子盖在她身上。

段依瑶抬头,勉强对他笑了笑,她说不了话,但还是想安慰他,面前的男人应该自信快乐。那双眼睛真的不适合盛满悲伤。

见她这个样子,叶景琰心里好了大半,伸手在她的头发上摸了摸,“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准备手术。”

段依瑶听不懂,目露疑惑,叶景琰在她面前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她立刻反应过来,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

南宫昭做完最后一步,拍了拍手,满意的看着车里的玫瑰花,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

“你说初雪会喜欢吗?”他回头问一旁百无聊赖的萧钰麟。

萧钰麟摇头,“她古灵精怪的,很难摸得透,前一秒还非常喜欢的东西,后一秒就没什么兴趣了。”

“那怎么办?”南宫昭有些埋怨的看着萧钰麟,刚才准备的时候他怎么不说,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才来落井下石!

萧钰麟也很无奈,“我提前说了你就会停了吗?很显然你不会!”

“那我是直接求婚还是……”

“什么?你还想直接求婚?我跟你说想都不要想,不可能!”萧钰麟这次反应大了一些,拍着南宫昭的肩膀摇头。

“那要怎么办?”

“就一股脑的放,她要是能感动,就说明你已经成功了!”

“好吧……”

南宫昭不自信的摸了摸鼻子,也只能这样做了!

南宫昭和萧钰麟转身,往酒店走过去,远远的就从橱窗里看见了叶初雪正在和慕钰麒争吵。

他们两个为了最后一块糕点,正争吵的激烈。两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糕点在他们手里拉来拉去。

“你一个男人,跟我抢吃的,还要不要脸了!”

南宫昭一进门,就听见叶初雪气势汹汹的怒吼,他顿时停滞了脚步,进退不得。

萧钰麟只晚他一步。叶初雪说的话,他当然也听在耳朵里。

伸手推了推南宫昭的背,“现在就退缩了,那后面的事怎么办?”

南宫昭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心一横,就往叶初雪坐的位置走过去。

叶初雪和慕钰麒的争夺甜品战争正是白热化的阶段。两人谁都没注意到南宫昭的到来。

“咳咳……”南宫昭站在他们后面咳嗽了一声。

叶初雪连头都没有抬,直接说,“这里不需要你们服务!”

南宫昭额头满是黑线,感情她把自己当成了服务员啊!

“额,初雪……”

叶初雪听的不对劲,这次终于抬头看了一眼他,皱眉问道。“你不是有事么,怎么来了?”

“那个……我来是找你的!”

“找我?找我干什么?”

叶初雪好奇的望着他,难道还有什么吃的?

正在她分神的时候,慕钰麒连忙将她手里的甜点抢了过去,没容她有半点反应,一口咬了下去。

“慕钰麒!”叶初雪怒气冲冲的握拳,“你好过分啊!”

慕钰麒才不管她到底有多气愤,一脸得意的对她摇着头,一幅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

“你给我吐出来!吐出来!”叶初雪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顾形象的捏住慕钰麒的脸。

慕钰麒嘴巴正在咀嚼,被叶初雪搅得说不出话来,“唔唔唔……”

“行了行了!”萧钰麟叫他们打的不可开交,只好上前拉开叶初雪。

见她还张牙舞爪的想去纠缠慕钰麒,忍不住教训道。“不就是一个甜点么,弄得跟个泼妇一样,让别人笑话了,想吃,明天再叫南宫昭去买就是了!”

“真的吗?”叶初雪听到明天还能吃饭,立刻转头看向南宫昭。

她本来对这个甜点不以为然,但是吃到第一口的时候,真的被惊艳到了,那种味蕾上的碰撞,真的让她欲罢不能。

“真的!”南宫昭见叶初雪向自己投来目光,坚定的点头。

叶初雪这才放过了慕钰麒,“今天算你运气好,不然我非把你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弄吐出来不可!”

慕钰麒听了,忍不住一抖,“你什么女人啊,这么泼辣,谁还敢要你!”

“要你管!”叶初雪冷哼一声,背过身不去理他。

见到南宫昭吞吞吐吐的样子,自己先开了口,“你不是说找我么?有什么事?”

“对,我找你……那个外面的派对已经开始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我?”叶初雪狐疑,她不过是个嘉宾,出不出去也没什么要紧的吧!

慕钰麒翘起二郎腿,“要出去就出去,我可不想跟你待在一个空间!”

“哼,出去就出去,谁想跟你待一起!”

叶初雪正在气头上,也不多想,就跟着南宫昭走出酒店大厅。

南宫昭背着她偷偷乐着,在叶初雪看不见的地方对慕钰麒竖起了大拇指。

两次都是他把初雪带到他们想要到的地方,不得不说他很厉害!

叶初雪走出酒店的玻璃门,远处篝火燃起,一群人正围着狂魔乱舞。

她回头看了南宫昭一眼,南宫昭立刻会意。跑上前,“那里还挺好玩的,我们过去看看?”

叶初雪刚想要拒绝,但是想到这一天都在拒绝他,也就忍住了,便他点了点头,“你走前面吧!”

篝火的地方离酒店不远。他们没走几步就到了,叶初雪觉得不对劲,回头一看,慕钰麒两兄弟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初雪,你在找什么?”南宫昭见她一到沙滩就心不在焉,便出声询问道。

叶初雪被他的话拉回神来,“他们人呢?”

南宫昭当然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是谁,眼神闪烁着,“可能在人群里了吧!”

“哦……”叶初雪想想,也有这种可能,他们两个都是那种一见到美女,就忍不住搭讪的人。

由于人实在是太多了,篝火分为好几堆,叶初雪和南宫昭所在的位置,由于是中间,人最多。

南宫昭被一群人缠着说话,和叶初雪有几分钟的分开,就在这个空挡,连续有好几个男人走到叶初雪面前搭讪。

叶初雪全身的气质跟周围的人截然不同,油然而生的一种高贵,加上她精致的面容,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她。

有的是曾经在某些宴会上见过的,有些是全然陌生想要认识叶初雪的。

前面的都被叶初雪礼貌拒绝,她无聊的看了一眼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南宫昭,看得出来他想要脱身还要好一会。

她一个人站在人群中,显得很是突兀,这时候,一个男人走到了叶初雪面前。

“初雪,你还认识我吗?”

叶初雪皱眉,望向声音的来源处,面前的这个男人她脑子里没有一点映像。

“不好意思……”

“我就知道你忘了。”那个男人语气懊恼,但是脸上和煦的笑意却让叶初雪心里很舒服。

“我们在一个宴会上见过的!”那个男人提醒道。

叶初雪又按照他的提示在脑海中搜寻了好一会,从小到大,她参加的宴会数不胜数,实在记不起有这么个人了。

男人看了她好一会,见她仍旧苦恼,便开口说道,“不记得就算了,我们就从现在开始认识吧!”

说着,他伸出手,“你好初雪,我叫严修。”

叶初雪一愣,伸出手,同他相握,“你好。”

手指相握的瞬间,叶初雪只觉得手心有一股暖流,他整个人都是谦谦公子的模样,跟其他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让叶初雪生不出讨厌的心绪。

这期间。又有好几个男人想要跟叶初雪搭讪,她觉得有些头疼,正要离开。

却被严修看见,跟上她的步伐问道,“这边有些热了,我们去那里吹会风吧。”

他指的地方离他们现在的地方不远,是一块安静的海滩。叶初雪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自己这么早就回去,肯定要被慕薇薇追问,只好点头答应。

这边,南宫昭刚探出一个头,就看见叶初雪和一个陌生男人走在一起,顿时火冒三丈,也不管面前有多少人,直接伸手推开他们。

“初雪!”

眼看两人越走越远,他只好出声叫住他们。

叶初雪听见有人叫她,回头看见南宫昭正向他们跑过来,莫名的,叶初雪竟然能从他的脚步中看出了一些急切。

他们停下脚步,等南宫昭终于追上他们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

“干嘛?”叶初雪本来想温柔一点,但是一开口却只说出这两个字。

“你这是要去哪啊?”南宫昭看了一眼严修,目光就像是磨得锋利的刀片。

“去那边吹会风。”叶初雪不知道他问这个有什么用,实话实说的回答。

吹风!

南宫昭警惕的看着严修,他好不容易做的东西,可不能让这个小子捡了便宜!

“我正好没什么事,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叶初雪额头黑线。刚才还那么多人围着,怎么可能没什么事,但是叶初雪也不戳穿他,“好啊,一起去吧。”

“诶?等等?”南宫昭见严修一点眼色也没有,还一直跟在叶初雪后面,出声打断道。

“怎么了?”叶初雪觉得好笑,但是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南宫昭狠狠的瞪了一眼严修,“他是谁啊?”

叶初雪没有说话,等着严修自己回答。

严修温和有礼的对南宫昭笑笑,重复了刚才对叶初雪的话,“你好,我叫严修。”

严修,严修,一听这个名字就古板得很,又是严格又要修身养性,也不知道初雪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这么沉闷的男人走在一起!

南宫昭在心里恨恨的数落了一番这个名字,但是抬头又换上了一幅笑脸,“你好啊,我叫南宫昭。”

就这样,三个人陷入沉默,最后还是南宫昭沉不住气,对叶初雪说,“初雪我们还是别过去了,大家都在那边,就我们几个离开,显得多不好!”

“不会吧……”

“会的会的!”南宫昭一幅诚恳的样子。

内心却在腹诽,开玩笑,我准备的惊喜怎么能让另一个男人在她身边呢?不管怎么样,必须得把那什么严修弄走!

南宫昭正在思考该怎么样将严修支走,叶初雪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用手肘轻轻碰上碰严修,“不要理他了,我们先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