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拒绝/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严修有些意外,本来看他跟初雪挺熟的样子,还在想该怎么办,现在初雪又一幅嫌弃的样子,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诶……初雪!”南宫昭思考回过神来,抬头看见叶初雪和严修已经走远,立刻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三人离那块地方越来越近,而南宫昭额头的汗也越来越多,每走一步,他都忍不住偏头去看她一眼。

“到底能不能好好走路了?”忍了好久的叶初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

她虽然一直在跟严修说话,但是余光还是能看见的,动作那么明显,也不知道掩饰一下!

南宫昭见自己被发现了,立刻慌乱的别过头,“能……能。”

看他一幅怂样,叶初雪积攒的怒气发泄不出来,憋了一肚子火。

这个宴会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周围稍微熟悉的一点的人,行为都很怪异,但是他们却装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是真当她傻还是他们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

“初雪,等一等!”终于,南宫昭忍不住叫住了她。

“又要干嘛?”叶初雪不耐烦的转头,走个路都不能消停,一直走走停停的,短短一截路他们走了都快半个小时了。

“那个,那个……”南宫昭在脑海中飞速转动着,怎么也找不出一个理由能拦住她。

看着叶初雪的耐心被一点一点磨光,他也是很焦急无奈。在心里默默的叹气,看来今天日子不好,他是没希望了!

这时候,好不容易脱身的慕钰麒看到三人在海边对峙,抬头翻了个白眼,默默的跑了过去。

他今天真的是什么身份都当,这次要是成了。他自己都佩服自己,公司的事也不用他管了,直接开一家相亲公司,专门承接各种棘手的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情况。

“你们在这啊!找的我好苦!”慕钰麒从南宫昭身后跑过来,一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见到叶初雪和严修靠的亲近。不禁皱起眉头,“这位……”

“你好,我叫严修。”严修不厌其烦的伸手要去跟慕钰麒问候。

慕钰麒也不客气,直接伸手握住他,“你好,慕钰麒,叶初雪的表哥。”

一听到是表哥。严修本来防备的心,立刻放松了下来,总算不是情敌了,不然他的路可怎么走?

既然眼前的男人是初雪的表哥,他也用不着这么提心吊胆的防备着他!

“不好意思,我表妹还小,不能随便跟陌生男子拉拉扯扯。”慕钰麒正着头都知道他的目光有多可怜了,又忍不住开口说道。

不仅嘴巴上是这样,他的动作也直接挤开严修,然后自己站到叶初雪的身边。

严修一脸懵然,现在一旁有些尴尬,刚才还放下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他该不是妹控吧,看上去不像啊!

慕钰麒当然没有理会他怪异的目光,背对着叶初雪向南宫昭使了个眼色,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点了点头。

“初雪,陪表哥去那里走走。”慕钰麒一幅很亲昵的样子,搂着叶初雪的肩膀。

“走走是可以,能不能先把你的猪蹄放开先?”叶初雪狠狠的瞪着慕钰麒,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钰麒却恬不知耻的搂得更紧了,“哈哈,又跟表哥闹别扭,你真是一点都不乖!”

“你放开。”叶初雪烦躁的去拿他的手,没成想他的力气这么大,像是紧紧箍住她的铁腕。

慕钰麒哈哈大笑,带着叶初雪几步就离开了现场,留下一脸懵逼的严修。

南宫昭心中暗自得意。谁叫你没给钱呢?谁叫你不跟慕钰麒和萧钰麟打好关系呢?还想跟我斗,门都没有!

他掩饰住自己内心的狂喜,问站在原地的严修,“你要过去吗?”

“不了。”严修想到叶初雪跟她那个妹控的表哥在一起,自己过去肯定不适合,所以转身准备往来的地方离开。

南宫昭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看在南宫昭眼里。异常的邪恶,他直直的走了两步,“那……麻烦你让一让我借个道。”

“哦……”严修往后退开两步,让南宫昭走过,到他面前的时候,还对他用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纵使他再好的脾气,也有些生气。明明是个海滩,错开两步就能过去,哪来的挡路一说?

而且刚才路过的时候,他的眼神,真的是让人气不过!

看他能这么悠哉悠哉的过去,丝毫不怕妹控的慕钰麒,他也有些动摇了。但是一想到刚才对话的时候,慕钰麒朝南宫昭对了个眼色,看上去他们好像很熟的样子,自己这样贸然过去,会不会不妥?

他在原地纠结了好一会,直到有人过来叫他,他才无奈的看了一眼叶初雪的地方,转身离开。

“你今天到底吃错什么药了?”到了目的地,叶初雪终于忍不住,狠狠地一扯,将慕钰麒半个手臂从肩膀扯了下来。

当然,也是慕钰麒看没什么威胁,自己稍稍松了一点力道,所以才让叶初雪这么轻松的扯了下来。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这么久没有关心妹妹了,想补偿一下嘛!”

慕钰麒揉了揉手指,这个叶初雪,没想到她的指甲这么长,一路上她都掐着自己的手指,再晚一点松开估计都得断了。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要是他能有这个想法,那最后的一块蛋糕就不会进入他嘴里了。

慕钰麒知道她还在记恨蛋糕的事,摊手,“那块蛋糕我其实是看你吃太多甜食,对身体不好,所以才勉为其难的帮你解决了,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不爱吃甜品的!”

叶初雪白了他一眼,“信你才有鬼!”

他不爱吃甜品她是知道的,所以这才奇怪,为什么非要跟她争那一块,最后也就吃了两口,就都浪费了。

还不如给她,还能物尽其用!

两人正吵的不可开交,南宫昭从段依瑶身后冒了出来,“初雪,我来了。”

“你来干什么?”叶初雪瞪了他一眼。

“我来陪你啊!”

……

慕钰麒趁着南宫昭同叶初雪的时候,立刻偷偷从另一边离开,走到快要离开他们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昭。

正好与他迟疑的目光对上,坚定的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示意,他一定要记得他尽心竭力的帮忙,南宫昭当然是肯定的点头。

“你说话啊?”叶初雪问他问题,却没有得到回答,忍不住恼怒,她抬头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才发现慕钰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叶初雪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她怎么问,都没有回答她,今天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宴会却不让她好好坐在会场。看他们跳舞聊天。

而是用各种借口来敷衍她,让她转移地方,一个又一个的,到底有什么目的,她想不通。

“初雪,你别生气,我……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叶初雪瞪着他。“那几个甜点?”

“不是不是!”

南宫昭急得手舞足蹈,拉着她,“你来这里!”

叶初雪被他突然的转变吓懵住了,愣愣的忘记了回应,被他带到海滩边上,等了好一会也没发生什么。

“你到底要干嘛?”叶初雪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愤怒的甩开他的手,自己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她已经打定主意想要回去,就算妈问起来,她也认了,如实回答就是了。

“初雪,初雪!”南宫昭见叶初雪就这样离开,急得满头大汗,这慕钰麒关键时刻怎么就掉链子了呢!

叶初雪不再理他,径直往前走,南宫昭拉着她不放手,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天空中突然放起了烟花。

“咻~嘣!”

叶初雪听着声音一抬头,天上的的烟花正好散开,一朵流行散花坠落。

她好歹是个少女,虽然这种东西她也算是常见,但是还是被吸引住了目光,停下脚步不走了。

紧接着,又是连着几声响,天上挂着的不再是简单的散花,而是拼成了一朵花,在空中停留了好一会才往下落去。

不远处,正打的火热的男男女女也都停了下来,望向天空,烟花越到后面,就越加绚丽,各式各样有创意的图案接憧而至。

叶初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看见天空中挂着一个星座图案,仔细一看她才发现是自己星座,细细的连在一起,就真的像是星星组成的一样。

“南宫昭,这……这这这是你干的吗?”叶初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除了眼前的南宫昭,她完全想不到还有谁。

南宫昭有些害羞,挠着头发,低头说不出话来,只能微微的点头。

“那你怎么不早说?”叶初雪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南宫昭吓得一缩,差点站不稳。

叶初雪鄙夷的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你就这点出息,敢做还不敢承认了!”

“不是的,初雪你先别说话!”南宫昭抬头看了一眼,直到最重头的压轴表演要开始了。

叶初雪这次倒是很听话。乖乖的仰望天空,等了大概一分钟,突然一阵强烈的响声,而后她就看见自己的名字挂在了天空。

周围有简单的装饰,再没有其他,叶初雪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庸俗的“我爱你”三个字,也没有看见她名字旁边挂着其他男人的名字。

“是不是你干的?”半天。叶初雪才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南宫昭。

“那个……”南宫昭看她的表情也不拿不准到底该怎么办,一直躲避着叶初雪的眼神。

叶初雪狐疑的看着南宫昭,他只觉得少有的压迫感,吓得不敢张嘴说话。

“是不是你?说话!”叶初雪的声音冷冷的,脸上仍旧看不出表情,。

南宫昭退缩半步,找不到可以商量的人,就这样和叶初雪两两对视,呆呆的。

叶初雪转身,“不说我走了。”

“等等!”

叶初雪嘴角勾起,有一抹细微的笑容,但很快就掩饰了下去,“干嘛?”

“是……是我干的。”南宫昭说完低下头,不敢去看叶初雪的眼睛,额头上面全是细密的汗珠。

“哦?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我怕……”

“怕什么?”叶初雪犀利的盯着南宫昭的眼睫毛,由于紧张,睫毛一颤一颤的。

“怕你不喜欢。”

叶初雪忍不住一笑,看他的神情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他,“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万一你为了邀功自己乱认。我又没有证据,怎么分得出来?”

南宫昭听她这么说,一下就着急了,“真的是我!初雪你要相信我!”

“证据呢?”叶初雪不去看他,但是却已经想象的出他的样子,忍不住偷笑。

“真的是我!证据……”这能有什么证据?难道要把发票给她看,这样也显得太小气了!

回头,看见人群中萧钰麟在向他招手,他离得太远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想问南宫昭后面的行程还走不走,南宫昭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叶初雪,咬牙点头。

花了这么多心思准备,不继续太亏了!

没过多久,海水上面漂浮着白色的游艇,一架两架……

越来越近,上面的船灯渐渐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叶初雪,她好奇的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进的游艇,心里充满了疑惑。

最前面的一辆停在她面前,南宫昭胆战心惊的牵起叶初雪的手,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人已经走到了游艇上。

“我们要去哪?”叶初雪转头望向南宫昭,她不会游泳,对大海自然而然有些畏惧,刚才站在岸上,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在飘摇的游艇上,虽然抓住栅栏,还是害怕得发抖。

南宫昭也感受到了她的害怕,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就在前面,不会很远的,别怕!”

“谁……谁说我怕的?”尽管叶初雪身体在发抖,但是还是嘴硬的顶了回去。

南宫昭知道她在呛自己,也没有拆穿她,只是将她小小的身子拥入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