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她和他没有缘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叶景琰从坐到站再到蹲,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去敲急救室门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

病床和他面对面,叶景琰连忙跑过去,等病床全部从急救室出来,路易斯才用手帕擦着眼镜。

“她怎么样了?”叶景琰的手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路易斯欣慰的笑笑,“手术很成功,只等着恢复就好了!”

叶景琰终于松了一口气,望着段依瑶的目光温暖而又阳光。

段依瑶皱着眉头正在熟睡,她的麻药劲还没过,因此无论说什么,她仍旧听不见。

叶景琰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转身问路易斯,“她什么时候能听见呢?”

路易斯取下眼镜。脱掉手上的橡胶手套,“恢复得好的话,一周左右就会慢慢听见,但是记住这几个月最好不要,让她听见尖锐刺耳的声音。”

叶景琰满口答应,送走路易斯后,便急匆匆跟着护士一起进了原来的病房。

本来慕薇薇一行人要进去,但是叶景琰以段依瑶刚做完手术需要安静为由,把他们都赶走。

自己则坐在床头紧紧的看着段依瑶,她的呼吸均匀,动了动嘴巴,像极了一个需要爸妈哄的小孩子。

叶景琰心里充实,她就在自己身边,什么事都像没有发生,一切都是在做梦。

段依瑶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掖被子,她动了动,那人丝毫没有被自己的动作吓跑,但是动作却变得小心翼翼了。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见叶景琰忍不住的在笑,心里不禁暖洋洋的。

她知道手术的时候,他在外面等着有多煎熬,现在得知自己没有事,肯定控制不住激动。

段依瑶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陈设,全身仍旧麻木,脑袋浑浑噩噩的,目光不知道该转向哪里。

叶景琰看见她醒过来,连忙凑近,“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他伸手把段依瑶皱紧的眉头抚平,“是不是很痛?”

他不知道手术到底是做了什么,但是只要稍微想一想,他都知道,肯定是要开刀的,现在她的脑袋被一层一层的纱布包围,显得笨重而又木讷。

段依瑶努力想抬头,可是太阳穴火辣辣的疼,耳朵也是前所未有的痛。

“依瑶,你能听得见我说话吗?依瑶?”叶景琰凑近段依瑶的耳朵。

段依瑶只觉得耳朵像是要炸裂,她连忙避开叶景琰的轻声呢喃,而她仍旧皱眉。听不见叶景琰讲话,她茫然的摇头。

“哦……”叶景琰低头,又是在内心的一阵落寞,但还是安慰着段依瑶,“没事的,刚做完手术,总得有一个恢复期吧!”

段依瑶却懒得再睁开眼睛,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仔细地注意着周围的意思声音。

……

叶初雪走出病房,却不想跟慕薇薇他们回家,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她现在已经对南宫昭有点意思,可是却迟迟等不到他给自己打电话。

高傲如她,仍旧忍不住拿出手机,想要低声下气问问他,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叶初雪一咬牙拨通了属于南宫昭的那串熟悉,这次到没有等多久,南宫昭惊奇的接起电话。

“初雪?怎么了?”

叶初雪皱眉,从他一句话当中,清醒过来,他肯定是喝酒了,不然怎么会是那种口气?

“南宫昭,你在哪?”

“在自己家啊!”南宫昭刚说完,叶初雪脑子里就浮现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人喝着小酒,搂搂抱抱的场景。

她生气的握紧拳头,从牙缝里突出几个字,“到底在哪?”

南宫昭一脸茫然,他摸着脑袋,看了一圈周围,我的别墅里面啊!

“你等着!”叶初雪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冲出医院的打了个车直奔南宫昭的别墅。

南宫昭握着手机。有些莫名其妙,不一会儿,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他想都不想直接接了起来,“喂?初雪到底有……”

“臭小子,干什么呢?”

南宫昭一听这个声音,顿时背后一激灵,原来不是初雪打过来的。而是……他爸!

他连忙赔不是,“对不起啊,爸,我不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

“你跟叶家那个丫头怎么回事?”电话那头显然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抓住了重点。

提到这个事,南宫昭就有些落寞了,“没什么事了。都已经结束了。”

“什么结束了,我告诉你不准跟她来往!”

南宫昭苦笑一声,“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听他的声音不对劲,听筒里的声音也不再咄咄逼人,“今天先回来一趟吧!”

“现在?”南宫昭有些惊讶,“有什么事吗?”

“你别废话,赶紧的!”

说完。电话里传来忙音,南宫昭又是一阵迷惑,大家今天都是怎么了,都这么火急火燎!

他闻了闻身上的味道,一身酒气,这样回去,肯定又会被挨骂了南宫昭也不犹豫,直接走进浴室,冲了一个澡。

换好衣服后,顺便又收拾了家里的垃圾,磨蹭了大半天,才准备出门。

他的车在地下车库,从他的别墅可以直接进去,在客厅盘旋了好一会,才去车库取了车。

启动车子,左侧的玻璃缓缓上升。一辆车出租车与他插肩而过,叶初雪无意间转头,看见南宫昭戴着墨镜,一脸意气风发的开车敞篷车奔驰而去。

“停车,停车!”她连忙叫出租车司机停车,自己打开车门,跟在南宫昭后面。

这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路面上的车极其拥堵,南宫昭看了一眼拼成长蛇的车流,没有多想直接踩着油门进入高速。

叶初雪眼看就要追上了,可是谁知道他突然加速,几个转弯就离开了她的视线。

叶初雪颓然的站在路口,周围都是汽车鸣笛的声音,她像是没听见似的,只是望着南宫昭离开的方向。

难道这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她明明喜欢他,却拒绝了他,所以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这些她能承受,可是她不知道再有几次,她会怎么样?或许会磨掉那一点喜欢,最终放弃也说不定……

也许……她和他,终究是没有缘分的吧……

……

南宫昭回到家里,客厅空无一人,他揉了揉昏沉的脑袋。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后,开始寻找南宫昊的身影。

“爸?爸?”

叫了好几声,都没听到有人回应,南宫昭一脸莫名其妙的坐在沙发上。

他不懂南宫昊找他来到底有什么事,但是现在离开,无疑会再跑一趟。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反正快要天黑了,他就不信他还不会来休息了!

这样想着南宫昭一扫方才的焦急。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扣着手机,手指不小心点进通话记录,叶初雪的名字占了一排。

他不禁有些奇怪,想到不久前他接到电话,的确是有些奇怪了。

又等了一会,外面已经全部黑了下来,南宫昭起身拍了拍屁股,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门锁转动的声音,他望过去,见南宫昊从门口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女子,打扮艳丽时尚,南宫昭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有见过她。

“叫我回来干嘛?”南宫昭走过去,亲热的搂着南宫昊,实际上眼神却在打量那个年轻的女子。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什么时候换口味了,找了个这么年轻看上去单单纯纯的女孩子,而且跟他的年纪比不多吧!

南宫昊是个老狐狸,当然知道南宫昭的眼神往哪里瞟,他也不点破,“你没有良心,我不叫你回来,你是不是就在外面鬼混。一直都不回来?”

“哪有是事,你看,你一说我就立刻回来了,什么都没说对不对?”

他跟南宫昊贫嘴了几句,见他身后的女人一直没有说话,低头害羞的看着脚下。

南宫昭觉得有些奇怪,要放在以往,女人早就上前扒着他。竭尽全力的讨好他,可是这一次,似乎青涩的过了头啊!

“行了行了,你这小子……”南宫昊将他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白了他一眼。

“别一直盯着人家小女孩看,眼珠子都黏在她身上了!”

“叔叔!”那个女人终于开口说话,带着少女特有的娇嗔,只不过叫的不是南宫昭想的那个称呼。

“她是谁啊?”南宫昭将憋在心里的话问出了口。

南宫昊将女子拉到自己面前。跟南宫昭面对面,“这是林落雪,我年轻是一个朋友的女儿,今天正巧回国,就叫你回来,一起带她出去吃个饭,你们年轻人也比较聊的来。”

南宫昭满头黑线,原来是想给他牵红线,他还以为又是一个要当他后妈的人呢!

“我不去,来的时候我已经吃过饭了。”南宫昭直接拒绝了南宫昊的提议,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关于叶初雪的情愫,他不可能说忘就能忘的。

南宫昊目光一瞪,“人女孩子还没吃,你吃过了也陪落雪去吃饭!”

“你怎么不去?”南宫昭不满,“你们两个都没吃饭,正好可以一起,我肚子又不饿,难道看着你们吃?”

说完,南宫昭拿起客厅上的外套,看了一眼躲在墙角的林落雪,转头对南宫昊说,“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先回去吧!”

“你敢!”南宫昊拦在他面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是被那个叶初雪迷住了眼睛,叶家肯把她嫁给你吗?别再想了!”

“够了!”南宫昭怒气冲冲,甩开他的手,对南宫昊咆哮。

“这件事我知道,你以为要不是你,我就会输得那么彻底吗?但凡你当初心软一点,我也不至于像这样,跟初雪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

南宫昊想破口大骂,可是想到他说的话,回想起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让他们无法原谅自己。

南宫昭找到发泄出口,越说越尖酸,“你没有什么话说了吧?我要是慕阿姨,我也不会选择你!”

“啪!”

南宫昊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打在南宫昭的脸上,他白皙的皮肤上。很快就起来五个手指印。

“你打我?”南宫昭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昊,眼神里各种复杂的情绪夹杂在一起。

“我……”

南宫昊眼神闪躲,他说的话实在太伤人,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手掌自然而然就打在了南宫昭的脸上。

“哼”南宫昭不想听他多余的解释,夺门而出,留下南宫昊和一脸惊愕的林落雪。

南宫昊转身,苦笑。“对不起落雪,是我管教不严,让你看笑话了!”

“叔叔哪里的话,昭哥哥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很欣赏。”林落雪还没从南宫昭别有深意的眼神中抽离,那种受伤,愤怒融为一体的感觉,只有他能完全展现出来!

南宫昊望着南宫昭离开的方向。有些无力,多年将他养大,现在他羽翼丰满,已经可以完全逃离他的掌控。

“那个……叔叔要不我还是先回去吧!”林落雪低着头不敢看他,刚才他对南宫昭说谎,说是从外国回来的,她的耳根就已经红的发烫。

南宫昊看了一眼软弱的林落雪,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落雪,有的时候自己喜欢的东西要自己争取。”

林落雪心里一咯噔,“叔叔,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冰雪聪明,我相信你会懂的!”

说完,南宫昊伸手在林落雪的头顶拍了拍,走进内室,临到一半说。“想要回去就回去吧。”

林落雪低声应了一句,轻轻打开大门,生怕打扰到南宫昊。

……

南宫昭从家里走出来,漫无目的的开着车,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腾出一只手,开了蓝牙。

“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你在哪里?”

南宫昭皱眉,这声音有点像慕钰麒,但毕竟不熟,于是他试探性的问了句,“你是慕钰麒?”

“是我。”慕钰麒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承认。

“你现在在哪?”

这句话,他问了两次,第一次被南宫昭忽略了,这次南宫昭终于听清,“我在高速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