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我不是故意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雪看不下去,拉着严修往外走,“我吃饱了,看见有些人,就觉得反胃。”

南宫昭搂着林落雪笑得一脸落寞,等叶初雪走出了他的视线,就放下了手,转身就要离开。

林落雪一时没反应过来,“昭哥哥,你要去哪里?”

“你用不着知道。”南宫昭走了几步,林落雪连忙跟上,他停下来,指着她,“还有,别跟着我!”

“为什么?”林落雪委屈的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南宫昭。

南宫昭却直接从门口走出去。不理会林落雪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眼泪。

外面仍旧是热闹,南宫昭却觉得异常乏味,他随意走了一圈,跟周围认识的人喝了一杯酒,再也没见到叶初雪和严修。

大概是找了地方,独自亲密去了吧!

南宫昭苦笑着摇头,回过神,面前却塞了一杯酒。

“怎么,喝一杯?”

他抬头,见慕钰麒正笑着看他,摆手说道,“不了,喝多了,头有点晕。”

“这才喝了几杯,那天晚上你在酒吧可是点了五六瓶威士忌,也没头晕啊!”

南宫昭想起那天晚上,不由的有些嘲讽,那时候他已经半醉了,只是心痛却一直在提醒他受过的伤,所以越喝越清醒。

现在,他已经清醒了,初雪跟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如果只是家庭的原因,他大可以斗争一下,可是……

刚才的一幕,已经让他足够明白,初雪也喜欢上了别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慕钰麒见他今天话少,以为是没有见到叶初雪,所以心情低落,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安抚道,“初雪也来了,只不过应该……”

“我知道。”南宫昭打断他寻找的目光,“刚才在后厨碰见了。”

“那……”慕钰麒打量着他,既然看见了,还这么不高兴,说明看见的不是什么好事。

他连忙打着哈哈,“看见就好,这宴会美女倒是挺多的!”

南宫昭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简单的敷衍了他两句,就要离开,慕钰麒却拉着他不放。

“来都来了,你这样走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他扫了一圈,拉着南宫昭往人多的地方走过去,边走还边唠叨,“难得参加一次,就这么走了也太亏了,走,喝酒去!”

南宫昭跟在他身后,有些无奈,“我都已经收心了,你能不能别带坏我!”

“是吗?”慕钰麒转头邪肆的看着南宫昭,“某人可是一直放心不下呢!”

“什么意思?”南宫昭摸不着头脑,他这样的语气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钰麒自知自己说漏嘴了,连当事人都没有说话,他提前告诉他,肯定不妥,就随便敷衍了过去,“能有什么意思,当然说的是那边的女人,见你这么个砖石王老五离开,她们怎能放心?”

南宫昭也没有过多纠结,知道是逢场作戏,也就任由慕钰麟拉着过去。

他们两个人一进来,立刻就有女人围上来,对着他们不依不饶的敬酒。

萧钰麟终于能从人群中摆脱出来,拍着胸口缓了好一会,“你们终于是来了,我可算见着什么叫女人猛如虎了!”

“瞧把你吓得,不就是几个女人么?”慕钰麒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和那群女人打成一片。

南宫昭避开几个端着酒水的女人,和萧钰麟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天。

“他一直都这样吗?”南宫昭看着慕钰麒放荡不羁的在各种女人面前游走,一幅游刃有余的样子。

脑袋里突然就浮现出自己当初的样子,他们这些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富二代,总是天生都会这样的手段。

可是自从见到了初雪,其他的所有女人在他看来都成了浮云,根本提不起一丝兴趣。

萧钰麟也静静地看着,感慨道。“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件事,然后瞬间长大吧!”

就像感情,他们都还没遇到那个让他们放下一切的女子,所以仍旧留恋在花丛中,不停的寻找。

南宫昭猛的灌下一杯酒,烈酒让眼睛渗出了点点泪光,如果他知道爱一个人会这么痛苦,那他宁愿不要。像慕钰麒这样无忧无虑,最后随便找个顺眼的人结婚,虽然乏味,但是至少心不会痛!

这是,门口突然一阵吵闹,南宫昭抬头,却被萧钰麟挡了下来,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冲进女人堆,“唉,真没意思,还是几个人一起喝酒来得热闹。”

南宫昭有些莫名其妙,再抬头时,已经被人群淹没,他只听见有人的赞美。

“郎才女貌……”

“金童玉女……”

“天生一对。”

他更加好奇了,到底是谁,这么多人在敷衍赞美,肯定身份不低吧!

“来来来,南宫昭,喝酒!”他还没反应过来,萧钰麟就递给他一杯酒。

他欲言又止,看见萧钰麟期待的眼神,什么也没说,仰头一饮而尽。

大厅中央。叶初雪轻飘飘的朝南宫昭的地方看了一眼,不知道说了什么,身边的女人开怀大笑,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意气风发的样子,自信而又张扬。

“初雪,你在看什么呢?”严修顺着她的目光,看见了南宫昭在人群中大声呼喊。

他垂眸,如果之前两次他能装傻,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但是现在他是真的明白了,初雪……

她喜欢南宫昭!

准确的说应该是非常喜欢!

他放开叶初雪的手,犹豫了好久说,“想去找他就去吧!”

叶初雪倔强的扭头,“谁说我想去了,他跟谁一起喝酒聊天是他的事,我才不要去找他!”

严修见她这样,也不戳穿她,牵起她的手,“那我们走吧。”

刚才叶初雪突然难过,他追出去,在花园找到她,安慰了好一会,才答应跟他一起进来。

却没有想到,正好被一些八卦的人拦在门口。非要把他们两个人凑成一对,就连初雪的父母都惊动了,这不,现在他们正要赶过去。

二楼的房间里,慕薇薇和叶少辰已经早早等在了里面,听到有人敲门,立刻让他们进来。

“妈……”叶初雪一进门,就闯进慕薇薇的怀里。赖在她的怀抱不肯离开。

比起叶初雪的随意,严修则安稳了许多,他从一进门,就规规矩矩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等着慕薇薇和叶少辰说话。

慕薇薇捋了捋叶初雪的碎发,安抚了她一会,才开口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严修收敛了心神,没有多做犹豫,“伯母,我叫严修。”

“严修?”慕薇薇上下打量着他,见他沉稳内敛,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认识我们初雪的?”

严修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慕薇薇怀里的叶初雪,笑道,“几天前,也是一个宴会。跟初雪有过一面之缘。”

其实他们见面要追溯到很久之前了,那时候她跟着叶景琰屁股后面,到处蹭吃蹭喝,小小的一个身体,却总也吃不饱,竟然还因为掉了一块糖,哭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还是自己给她买了一大袋,才止住了水龙头似的眼泪。

慕薇薇面无表情。但是内心却有些嘀咕,一面之缘就这么熟了,初雪初雪的叫,肯定有猫腻。

但是表面上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笑了笑,“那挺好……”

“你喜欢我们初雪什么啊?”

“妈!”叶初雪本来是躺在她怀里,温暖的想要睡觉,突然被她这一句惊得睡意全无。

慕薇薇将她的头按了下来。“大人的事,你个小孩不要插嘴!”

叶初雪想要再次起来,可是慕薇薇却早有防备,将她控制得爬不起来,只能在她怀里翻着白眼。

“爸,你看她!”

叶少辰吹凉手里的茶,轻描淡写的说,“女人的事。男人也管不了。”

“哼!”叶初雪气愤得说不出话来,她早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气的。

严修难得见她这么可爱的样子仿佛又回到那个爱吃糖年纪,他想要逗一逗她,于是配合着慕薇薇回答,“回伯母,初雪非常可爱,我喜欢她这种天真烂漫。”

“你……”叶初雪也没想到严修竟然会配合自己的母亲来调侃自己,顿时脸红得像发烧。

严修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表白,虽然是男人应该做的,但是他活了二十几年,还从来没这么做过,直到说完,他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

对自己喜欢的人表白,是这种感觉啊!

叶少辰终于放下手里的茶杯,抬头正眼看着严修,目光冷冽,“你喜欢我们家初雪?”

“嗯。”虽然在叶少辰的目光下有些压力,但是严修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喜欢一个人不能遮遮掩掩,否则错过了就什么都不行了。

叶少辰打量了他许久,才移开眼神,慕薇薇却仍旧不放过严修。

“初雪是我们全家人的宝贝,你可要对她好一点,不然……”说着,她的目光变得犀利。

严修立刻严肃起来,“我会的!”

他们三言两语就把叶初雪的终身大事商量了下来,叶初雪一个当事人竟然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

段依瑶从病床上起来,这几天她耳朵的伤口渐渐愈合,能听见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就连偶尔路过病房的护士在说悄悄话,她都能听见。

叶景琰日夜不离的坐在床头,等着段依瑶醒过来,自从她被绑架后,他真的是片刻都不愿意离开她,生怕哪一天就真的失去了她。

段依瑶动了动僵硬的身子,叶景琰立刻迎了过去,“依瑶,你怎么样?”

他找了个枕头。帮段依瑶垫在身后,让她靠在墙壁。

段依瑶的肚子已经好了许多,伤口愈合,只是偶尔动作仍旧疼得出一身冷汗,好几次她从睡梦中醒来,都被惊醒,摸了摸肚子的伤痕才发现孩子已经真的离开了她。

叶景琰也看到了她的动作,知道她难过是因为孩子的事。伸手握住她的手,“依瑶,不要难过,我们一定会还有孩子的!”

段依瑶忍住内心的悲伤,虽然话是这么说,孩子终归是有的,但是却已经不是这个了……

她将头埋在叶景琰的怀里,夏天薄薄的衬衫。立刻就有了湿意,叶景琰明白那是她的眼泪。

更加心疼的抱住段依瑶,“等你好一点,我们一起去找凶手算账。”

凶手?

段依瑶脑海中回想起段子莹的样子,越发的痛苦,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原谅她?可是她的痛该怎么办?不原谅?她离开的儿子又该怎么办?

……

叶初雪终于忍不下去,从慕薇薇的怀里钻了出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她走到楼梯口,正好碰见南宫昭,他眼神飘忽的略过自己,最终与她擦肩而过。

“喂!”叶初雪气不过他竟然就这样无视了自己,立刻跟着他跑了过去。

等到越走越没人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跟着他到了洗手间,南宫昭走在前面,他早就发现了叶初雪。只是怕她叫的不是自己,转头却变成了自作多情。

但是到洗手间门口,透过玻璃反射,他已经确定了叶初雪是在叫他,嘴角不由自主就范起了微笑。

“喂,南宫昭!你给我站住!”叶初雪眼看着他就要走进男厕所,立刻跑到他面前,将他拦了下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南宫昭一伸手,将她困在墙壁上,然后不由分说的靠近她的嘴唇。

“唔……”

叶初雪想要说话,但是一开口,却变成了羞人的呻吟。

她连忙闭上嘴,可是动作已经晚了,南宫昭直接横冲直撞,钻进了她的嘴里,两人不可避免的纠缠在了一起。

叶初雪想要反抗,但是直觉告诉她,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有些沉醉其中,她的嘴里都是酒味,奇怪的是,她反而觉得有点甜。

疯了疯了!

叶初雪沉静了自己的脑子,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推开南宫昭。

“怎么了?”

南宫昭一脸茫然,看见叶初雪愤怒的脸都红了,这才想起自己干了什么,连忙跟她道歉,“初雪,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