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我只是喜欢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八蛋!”

“对,我是王八蛋!”

南宫昭连忙认错,可是叶初雪听见他这么说,反而更生气了,“滚蛋!”

说完,她就要离开,可是南宫昭哪有那么容易放她走,直接拽着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又拽了回来,将她困在自己怀里。

“初雪,求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叶初雪却不听,扭捏着身体。“你放开我!在不放开我叫人了啊!”

“我不放,我不能再放开你了!”南宫昭借着酒意一股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知道你喜欢那个严修,我也知道你早就拒绝我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喜欢你,真的,初雪……我好喜欢你!”

叶初雪被他告白得心里一暖,但是想到刚才他身边的女人,又忍不住吃醋,“那你刚才还搂着那个女人?”

“我不喜欢她,是她缠着我……我……我只喜欢你!”

“真的?”

“嗯!”南宫昭坚定的点头,眼前模糊一片,但还是精准的找到了叶初雪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叶初雪这一次再也没有挣扎,任凭他再怎么索取,都积极的回应着。

吻得她快喘不过气了,南宫昭才放开她,抬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

“咳咳……”

慕钰麒捂着嘴唇咳嗽了一声,他在厕所里面等了太久了,本以为他们只搂搂抱抱就会分开没想到后面越演越烈,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局势,他实在在厕所待不下去,才迫不得已出来提醒。

他这一咳嗽,两个人立刻像惊弓之鸟,很快就弹开了。

“你怎么在这?吓死我了!”叶初雪拍了拍胸口,抱怨道。

慕钰麒白了她一眼,“我可是有提醒你们,只是你们如痴如醉,不知道而已!”

“你……”叶初雪无话可说,指着慕钰麒停了好久,也没说出个什么,最后只能放下手。

慕钰麟一脸无辜的摊手,“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说完对叶初雪和南宫昭分别使了一个眼神,叶初雪比了一个拳头,然后看着他灰溜溜的离开。

他一走。南宫昭和叶初雪陷入了沉默,两个人相视无言,突然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我先回去了,我妈估计在找我了……”叶初雪搅着手指,转身沿着慕钰麒离开的方向走。

“等等!”南宫昭伸手叫住了她。

叶初雪立刻停了下来,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刚刚……”

“什么?”

“刚刚是我喝醉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他知道她心里没有自己,这么说不过是给自己留一个面子。

“南宫昭!”叶初雪怒不可遏,原来她在他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随便的女人,说两句好话,就能随便让他亲!

“今天我从这里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叶初雪一甩手,直接转身离开,南宫昭想要出手挽留,可是他的酒已经醒了大半,没有什么借口在发疯。

“我说!”慕钰麒终于看不下去,直接从墙角跳了出来,“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纠结,明明两个人都互相喜欢,还闹出这么多事情!”

他都看不下去了,有什么误会的?根本连解释都没有,就这么判了对方的死刑,他真的是……

“你说什么?”南宫昭不可思议的看着慕钰麒,“你说初雪也喜欢我?”

“不然这里除了你们还有谁?”慕钰麒无语,真的是榆木脑袋啊!

南宫昭听到他这么说,立刻追了出去,拽住叶初雪的手。“初雪,我错了,不要走!”

叶初雪本来沉浸在悲伤当中,现在突然被南宫昭拽住,心里的情感终于有了着落,眼睛里强忍的泪水一下就流了下来。

“对不起!”南宫昭立刻就心软了,抱着叶初雪。一个劲的道歉。

叶初雪也不说话,静静地流着眼泪,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一点也不矫情,被他拉住的那一刹那,眼泪就流出来了。

“你个混蛋!”憋了好久她才终于吐出这么个不痛不痒的骂人声音。

“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不对你大吼大叫!”南宫昭伸手摸着叶初雪的头发。半是怜惜,半是自责。

“你们……!”林落雪现在路口,看见他们两个相拥,说不出话来。

“你们两个!”林落雪的声音突然拔高,引来周围很多人的注目。

他们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看见南宫昭和叶初雪抱在一起,顿时哗然。

叶初雪刚才不是跟严修在一起吗?怎么突然又转移到南宫昭的身上?

他们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想大声说话,又不敢说,怕待会叶少辰出来看见了,又记仇,让他们没有生意可做。

“发生什么事了?”叶少辰听见吵杂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虽然议论的声音非常大声,但是却听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叶初雪见引出了叶少辰,心中暗道完了,连忙推开南宫昭,自己走了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说话吗?”

底下全都是一片沉默,叶少辰目光一沉,看得本来要上前的叶初雪往后退了几步。

“你又闯什么祸了?”叶少辰犀利的看了一眼叶初雪,知道她心里有鬼。才会往后退。

叶初雪讪笑一声,“没……没什么事!”

“是吗?”叶少辰仍旧不放过她,一步一步逼近。

南宫昭实在看不下去,觉得自己这样躲在人群中非常窝囊,于是挺身而出,“不关她的事!”

“你干嘛?”叶初雪狠狠瞪了他一眼,明明只要自己撒个娇,就能敷衍过去,他倒好,这时候跳出来!

叶少辰冷笑,“不管她的事,那是关你的事了?”

南宫昭昂首挺头,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再说话。

叶少辰看了一眼叶初雪,知道自己的女儿也不会说话,转而将目光盯向了慕钰麒。

“你说!”

慕钰麒忐忑的后退了一步,额头冷汗直流,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事儿,不说肯定是不行的,说了的话,这辈子可能就跟叶初雪、南宫昭断绝关系了。

“你考虑的时间长了些。”叶少辰眯起眼睛。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议论下,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慕钰麒尴尬的笑了笑,“舅舅,我……”

“说重点!”叶少辰懒得听他磨磨唧唧,眼神凶狠的盯着慕钰麒。

慕钰麒终于在他的目光中妥协,“我就说一句。舅舅你要是不能领会,我也没办法了!”

“说!”

“他们……呃……就是你想的那样!”

慕钰麒说完,抬头瞥了一眼叶少辰,见他不说话,但是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已经完全懂了。

“那个……我还有事,先、先走了。”慕钰麒感觉自己的背后要被叶初雪和南宫昭戳穿了,慌忙的逃出了大厅。

“慕钰麒,你还敢跑!”

叶初雪立刻追出去,却被叶少辰拽住,“你要去哪?把你的事说清楚再走!”

“爸,你听我解释……”叶初雪立刻变换了脸色,一脸讨好的看着叶少辰。

“嗯,我听。”叶少辰好整以暇的盯着叶初雪。想听她到底能说出什么花样。

“我……”

叶初雪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个什么,回头想南宫昭求助。

南宫昭立刻会意,上前一步,“我们就是在一起了,你看怎么办吧!”

轰隆隆。

叶初雪的头顶感觉有惊雷响起,她本来想让南宫昭帮忙。没想到他这个智商,真是越帮越忙!

“什么?”

刚从楼梯口出来的慕薇薇刚好听到这一句,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她身后的男人也是一件懵懂。

方才还在自己身边的女子,转眼已经到了别的男人身边,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打情骂俏!

“我不同意!”慕薇薇蹭蹭蹭从楼上跑下来,站在叶少辰旁边。

她指着南宫昭。“你别想带走我的女儿!”

南宫昭刚想解释,就被叶初雪喝住,“妈!您就不要再管我们了!”

顿时,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各种言论都纷纷从口中说出,最多的当然是叶初雪水性杨花,同时和两个男人谈恋爱。

叶少辰听见风言风语。更加气怒,伸手给了叶初雪一巴掌,“我警告你,不要再跟他来往!”

叶初雪不敢置信的捂着脸,“你……你打我!”

从小到大,叶初雪都是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没有这样被扇过巴掌,脸上红肿的疼痛让她非常清醒,不等叶少辰说话,便扭头跑出了宴会。

叶少辰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一瞬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干了什么。

叶初雪出门却不知道该往哪儿跑,对面的大马路来来往往都是车辆,她擦干眼泪,直接朝大马路上奔过去。

“初雪!”南宫昭看她跑出来,自己也紧跟其后,直到叶初雪一头扎进还是红灯的十字路口,一连串的汽车轰鸣,伴随南宫昭的惊呼。

叶初雪站在马路中间回头,见南宫昭正惊恐的看着自己,耳边刺耳的鸣笛声将她的笑容打断。

跟着出来的慕薇薇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看见叶初雪倒在血泊中,她觉得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眼前定格的是叶初雪最后回头的那一笑。

南宫昭跟在急救队伍中,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叶初雪的名字,终究也没有听见她笑嘻嘻的睁开眼睛,对自己吐舌,说一句,“我骗你的!”

急救室的灯光打亮,慕薇薇站在门口,泪水飞流而下,她旁边的叶少辰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麻木的动了动自己的左右,刚才他就是用这个手给了初雪一巴掌。

如果因为这个让他们天人相隔,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奇怪的是。他们都静静地站着,没有人争吵,这件事本身就无法认定谁对谁错,他们能期盼的就只有叶初雪能平安的从急救室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在外面的人耐心一点点慢慢背耗尽。

南宫昭一直靠在墙壁,保持着这一个姿势,他想了许多事情。从第一次认识叶初雪,到刚才她扑向自己的怀里。

他觉得他们的感情实在是非常坎坷,为什么才刚刚确定了对方的心意,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先前他还同情叶景琰和段依瑶的遭遇,而他剩下只有苦笑,难道爱情都是这样?非要经历些什么事,才能修的圆满?

叶少辰抱着慕薇薇等在门外。叶景琰接到消息,也匆匆从段依瑶的病房赶了过来。

依瑶的病情刚好,初雪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进了急救室?

见慕薇薇情绪低落,叶少辰也肯定没有心情解释,而另一边的南宫昭早就已经失魂落魄,他只能站在门口,等着结果出来。

随着一声嘈杂的声音响起,门口的几个人都围拢过去,叶初雪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安静地像是一个木偶,完全不像是叶初雪。

南宫昭连忙上前几步。但是却被叶少辰等人拦在了外面,他叫了好一会也没人应他,最后颓然的看着病床远去。

“医生,那个女人的病怎么样了?”南宫昭本来准备放弃,但是转头,却看见医生并没有跟着一起离开。

主治医生一脸疲劳,他已经不眠不休好几天了,最近总有许多重大的手术,他工作了好几十个小时,每次都经历过不同的亲戚诘问,他已经麻木。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具体情况要等她苏醒过来才知道。”

说完,他揉了揉额头,避开南宫昭,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南宫昭得知叶初雪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堵在心里的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他这一刻竟然开始感谢上天的眷顾。

病房里,叶初雪仍旧静静地躺着,慕薇薇坐在床前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心里便凉了大半截。

“这可怎么办啊?”慕薇薇抬头望着叶少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少辰一直都是站着的,几个小时从未坐下,他像是不知疲倦,感觉不到腿上麻木的肌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