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苏醒,他的照顾/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害得他都不得不相信天意了……

“真的,我从来不骗人,我们店长看你的眼神,分明是喜欢上你了!”服务员见南宫昭不可置信的眼神,有些急了,一直在向他解释。

南宫昭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服务员一直在他耳朵边叽叽喳喳,他也听不清她到底在讲什么。

只是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一个声音,初雪喜欢他,初雪原来喜欢他!

他想起初雪出车祸那天,她的确是跟自己表白了,可是他没有想过在那么久远之前初雪就已经喜欢上了他!

他们互相相爱,为什么要分开?这让刚准备放弃的他,越来越不甘心,就像一团小小的火苗,逐渐燃烧成熊熊大火。

……

叶景琰在叶初雪的病房里守了一会。见慕薇薇和叶少辰一直不肯离开,也就不再逗留,直接去了段依瑶的病房。

进去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段依瑶一个人坐在床沿上,望着墙壁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景琰走路的声音故意放重,走到一半果然引起段依瑶的注意,她茫然的回头,见是叶景琰,瞳仁才慢慢开始聚焦。

“初雪怎么样了?”段依瑶记起叶景琰离开是因为叶初雪出了车祸,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她知道叶少辰和慕薇薇是不会让他过去的。

叶景琰叹了一口气,“说是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一直高烧不退……”

说不担忧是假的,但是他也不是医生,只能干着急。

段依瑶听他这么说,心也悬了起来,“那你怎么过来了?不在那里守着,万一……”

段依瑶不敢再讲下去,为什么最近总是发生这些事?一波接着一波,让人猝不及防!

叶景琰摇了摇头,“爸妈在那守着,人太多了反而不好,我过来看看你。”

段依瑶一愣,“我已经没事了……”

她肚子上的伤忍忍也就没那么疼了,耳朵虽然偶尔会听不清声音,但是已经没什么大碍,能正常跟人沟通。

叶景琰点了点头,走过去抱住段依瑶,她身上传来温暖的温度让叶景琰安心。

“别动!”感受到怀里女人的挣扎,叶景琰出声制止道,“让我抱一会……”

段依瑶在听见他开口的时候就已经不敢动弹,僵着身子任由他抱着。

他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展现过这么脆弱的自己,段依瑶的心如同被刀片划了一道,然后一滴一滴的淌着血。

不久前他的孩子没了,紧接着他的老婆也面临着伤残,现在他的妹妹又出了车祸,生死未卜……

……

经过了三天漫长的煎熬,慕薇薇终于坚持不下去。几夜不睡觉,加上没胃口吃东西,她站起来的一刹那,眼前一黑,晕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叶少辰端着洗漱用的水进来,见她倒在地上,连忙扔掉自己手里的东西,抱起慕薇薇。

“医生,医生!”

叶少辰抱着慕薇薇在走廊上大叫,不一会就有人听到,打开办公室的门。

“怎么了?”

叶少辰连忙看了一眼怀里的慕薇薇,“你看看她怎么了?”

人都到中年了,还这么腻歪,医生对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用下巴示意,“把她抱到那间病房。”

叶少辰犹疑了一下,最后走了进去,将慕薇薇平放在病床上,等着医生拿着医药箱进门。

他在慕薇薇周围观察了好一会,最后抽了一小瓶的血,“十分钟后,检查结果就出来了,你先等等。”

可是叶初雪那里怎么能等?病房里没有一个人,如果这期间她醒过来了怎么办?

慕薇薇也是昏迷的,这让他更加走不开!叶少辰终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就跟妈妈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你选择救谁一样。

最终他选择了慕薇薇,而后又给叶景琰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听到的却是已关机。

放下手机,叶少辰有些心神不宁,但是转念又一想,不就是十几二十来分钟。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这样想着他也就心安理得的等着医生将检查报告拿过来。

……

南宫昭一杯蓝山咖啡还没有喝完,就放下几张红色钞票,匆匆跑到医院,依着记忆里的路线,找到了叶初雪所在的病房。

他忐忑的推开门,做好了被慕薇薇和叶少辰冷眼相对的准备,但是眼睛在病房里扫了一圈,竟然没有见到他们两人的影子。

他心里惊奇。但还是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在这种时候跟别人争吵,让初雪都不能好好休息。

走近,叶初雪安静的闭着眼睛,眼睫毛在空中被风吹动,他伸手把她额前的碎发撩在耳后。

南宫昭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这是第一次。他们两人在同一个空间,没有吵吵闹闹,安静平和的呼吸着同一块空气。

想到过去,叶初雪总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指着他的鼻子说话,每次他都是又气又无可奈何。

当时,他恨不得找个东西给她的嘴巴堵住,可是现在听不见她的声音。他却更加难过。

这就是犯贱吧!南宫昭心想。

自己先前有的不好好珍惜,现在又这么的渴望,哪怕她起来打他一顿也好,可是这也是奢望……

他揉了揉额头,苦笑,这样守着她,心中的苦涩更甚。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南宫昭伸手在叶初雪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不早点告诉我你喜欢我,我怎么会犹豫这么久,害得和你错过了这么多的时间。”

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可笑,跟一个昏迷的人说这些,她又怎么可能会回应自己?

他垂下手,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她,低着头定定地发呆,只要感受到身边有她。心里就安心了许多。

看了看时间,猜想慕薇薇他们应该会回来了,他控制住自己跳的没有规律的心跳,低头在叶初雪的额头亲了一下。

嘴唇碰到她额头,他就舍不得再离开,鼻尖都是她特有的香味,不刺鼻,也不浓烈,只是一股淡淡的味道,却奇迹般地让人瞬间平复了躁动的心。

南宫昭停了好久,直到感觉身下的人微微有了动作,他连忙弹了起来,再低头,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

“那个……”南宫昭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

“少废话!”叶初雪咬牙,轻轻拽了一下南宫昭的手臂,他起的太快,本就没站稳,被这么一拉,整个人都倒在了叶初雪身上。

“嘶!”

她的伤口也正好被南宫昭按住,“你谋杀啊!”

南宫昭连忙用手在她周围撑起一个安全范围,低头看见叶初雪的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废话!”叶初雪被他的样子逗笑,双手搂住南宫昭的脖子,微微一用力,两人的嘴唇轻而易举就贴在了一起。

南宫昭怕再次碰到她伤口,只好用力撑着,但是嘴唇上温润的触感让他震惊。

他瞪大了眼睛,忘记了下一步的动作。

相对于他,叶初雪就自然了很多。主动的攻城略池,直接伸进他的嘴里,迫使他和自己纠缠在一起。

南宫昭被她大胆的动作惊到了,但是也只有一刹那,毕竟是过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很快就掌握了主动权。

两人缠绵纠缠,浑然忘我,叶初雪刚醒就经历了一场缺氧的运动,险些再次晕倒过去。

南宫昭见状,立刻离开叶初雪的唇,担忧的看着叶初雪,“你还好吗?初雪。”

叶初雪得到自由,大口大口呼吸,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想憋死我啊?”

“不是……”

“行了,敢偷亲我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呢!原来也是个胆小鬼!”

南宫昭额头黑线,这哪里看出他胆小了?他只是怕她太难受了,没想到这小妮子理解成自己怕了。

他勾唇一笑,“是不是胆小鬼,你现在下结论还有点早了!”

叶初雪也不敢示弱,冷哼,“是吗?”

话音刚落。叶初雪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就被人堵住。

“唔唔唔……”

她试图挣扎了几下,南宫昭轻柔的将她的双手控制住,而后缠绵悱恻了好一会。

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吓得两人双双分开,南宫昭转头,头被一阵发麻,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叶少辰和刚刚苏醒的慕薇薇。

他们两个人还处在震惊之中,谁都没有先开口,南宫昭张了张嘴,以后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闭上了嘴巴。

“那个……爸,妈。”叶初雪最先开了口,声音轻弱和无力,她昏迷了好几天。本来是虚弱的时候,谁知道遇见南宫昭占她便宜,才勉强打起精神跟他逗趣。

现在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又有些疲劳,躺在床上有些无力。

慕薇薇听出了她的虚弱,跨出好几步,跑到了叶初雪的床头,她的脸色苍白,额头也有几滴汗水。

慕薇薇担忧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已经不那么烫了,“为什么皱眉?是哪里痛吗?”

“嗯,全身都痛!”叶初雪抓住这个机会,连忙转移话题。

可叶少辰不是那么好敷衍的,他始终站在门口,冷眼的看着南宫昭,叶初雪见到这种样子,想了会,撒娇道,“我好难受啊,想喝水……”

慕薇薇立刻就不忍心了,吩咐叶少辰,“你去给她打点水吧,这里面的水都不热了。”

叶少辰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又看了一眼南宫昭,仍旧有些不放心,张了张嘴,转身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慕薇薇,叶初雪和南宫昭,慕薇薇放开叶初雪的手,一本正经的说,“别装了,我还能看不出来。”

痛肯定是有的,只是不可能变化的那么快,刚才两人还如胶似漆的纠缠在一起,他们一进门,叶初雪就快不行了,是她太天真?还是觉得他们像傻子?

“妈~”叶初雪蠕嗫了一声,“还是妈最聪明了!”

“别贫嘴,你爸也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想揭穿你而已。还真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

“那你们为什么都不说?”叶初雪挫败,害得她以为自己的演技炉火纯青,完全可以拿奥斯卡了!

原来这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而已!

慕薇薇无所谓的耸肩,“你要演就演呗,戳穿了多没意思?”

叶初雪哼了一声,他们两个人都是腹黑的类型,自己还是没有到能跟他们斗的程度。

“倒是你……”慕薇薇突然将目光转向了南宫昭,上下打量了一会。

“诱拐我女儿。还这么一幅肆无忌惮的样子,不觉得心虚吗?”

“妈!”叶初雪羞恼,什么叫诱拐,她也不是很傻好吧?

而且他们来的根本不是时候,第一次明明是她主动勾引他的,要是他们看见了自己英勇的身姿,肯定不会这么说了!

慕薇薇头都没有转,“你别捣乱。后面再找你好好算账!”

南宫昭其实是有些意外的,比起前几次的偏激,这一次可以说是心平气和的在跟他谈话,就好像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

比起前几次,这次,他明明占了叶初雪的便宜,为什么偏偏这次的态度好了起来呢?难道是在考验他?

想到这,南宫昭也不敢怠慢,恭谨的回慕薇薇,“阿姨,我会好好对初雪的,这次占了她的便宜,我一定会对她负责,不让她吃苦!”

慕薇薇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继续问道,“我还没答应。你怎么就肯定我会把初雪交给你?”

这句话说的非常强势,连床上的叶初雪都躺不住了,挣扎着想要起来,被慕薇薇一把按住,“你乖乖躺着,别给我捣乱!”

“不是,妈,怎么听你们两个的对话,是想把我按斤论两的卖了啊!”

慕薇薇这次总算看了叶初雪一眼,“这次倒是聪明了一回,如果他出不起我心里的价位,你们两个就算是没戏了。”

“不是吧,我好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忍心!”叶初雪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看得南宫昭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