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认同你们的关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昭想过去摸摸她的头发,但是慕薇薇就站在叶初雪的旁边挡住了一大半,因此也就控制住了上前的冲动。

“阿姨,你放心,什么价我都愿意出!我只希望初雪好!”

慕薇薇听见他这么说,对他也就没有那么有敌意了,和气的点点头,“那如果……我说跟你父亲断绝关系呢?”

“妈!!!”叶初雪陡然提高了音量,她这样的要求,怎么可能做到,如果南宫昭真的为了她放弃了他的父亲,那这样她的良心也过意不去!

可是南宫昭却没有说话,他像是早走预料,站在病房里思考着。时间过得不算很慢,可是叶初雪却觉得像是过了好几年,她的手心都攥得生疼,出了好几层汗水。

过了不知道多久,南宫昭才清了清嗓子,“对不起,如果非要选一个,我选不出来,可是阿姨,难道你们上一辈的恩怨就非要留到我们这里?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何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慕薇薇笑了笑,“这是两家人的恩怨,任何一个人,只要是南宫家和叶家的人,谁也逃不过。”

“如果是这样的话……”南宫昭看了一眼叶初雪,心疼得厉害,半天,他才低头,像是经历过苦痛挣扎,“我真的选不出来,我没法选择。”

让他离开叶初雪,他的心估计也就死了,可是让他和南宫昊断绝父子关系,他又实在做不出来,虽然平时关系并不是非常热络,可是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真的?”慕薇薇盯着南宫昭,眼神里都是看不懂的情绪。

“阿姨,我……”

不多久,慕薇薇突然转变了脸色,连连点头,“不错!跟南宫昊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南宫昊为爱疯狂,南宫昭却异常理智,虽然他表面上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一到了真正的事实面前,他就能冷静下来。

如果方才,他犹豫了这么久。最后满口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那么她才要开始怀疑这个人的人品了!

现在他直接告诉她,不知道怎么选,才是真正值得托付的男人。

这是人性,他不凉薄也不忘恩负义,慕薇薇到了现在才开始将他放在眼里。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但是……”

说到这里,慕薇薇停顿了好一会,“你知道的,我们两家恩怨颇深,我认同了你,但是我不认同你的父亲,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

“我想你的父亲也跟我们是一样的想法!”

南宫昭皱眉,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只是现在他和初雪才算是认定了对方,根本没来得及想到结婚这一块,所以每次他都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阿姨,初雪是跟我在一起,不是跟我的父亲,我可以向您保证的是事,初雪和我结婚,也只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住,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南宫昭说得诚恳,叶初雪听了忍不住害羞低头,“谁要跟你结婚了?不害臊!”

“跟我在一起就是我媳妇儿了!”南宫昭昂头,得意的看着叶初雪。那个眼神让叶初雪气得两眼喷火。

她的性格就是不服输,当然不知道服软,“谁说跟你在一起就是你媳妇儿,我不满意的话,是要跟你分手的!”

“你什么不满意?”

“我……”叶初雪无言以对,她本来就是为了逞强说出的这一番话,真要她现在指出个所以然。她还真的想不出来。

“哎呀,总之以后得事情说不准!”

南宫昭笑得一脸狡黠,“你的意思是说,想要我跟你立刻结婚?”

“你……”叶初雪不知道怎么了,以往伶牙俐齿的她,今天怎么就两三句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慕薇薇摇头,偷偷退开两步。他们两个小情侣打情骂俏,她站在中间实在有些煞风景。

叶少辰打了一壶开水,推开门,见南宫昭和慕薇薇换了位置,慕薇薇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而南宫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叶初雪的床前。

慕薇薇见到他准备开口。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指着斗嘴的两个人对他笑了一下。

叶少辰很快就明白过来,放下水壶,牵着慕薇薇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南宫昭早就发现了他们离开,可是叶初雪沉浸在和他斗嘴的乐趣当中,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叶初雪被堵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拿这个来威胁南宫昭。

之前在网络上看过一个段子,能用不理你了四个字威胁到的人,一定是离不开你的人。

她也想借此来矫情一次,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而南宫昭愣了一会,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比真金还要真!”

南宫昭停了好一会,向她服软。“我错了,原谅我吧!”

“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叶初雪虽然嘴上傲娇,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感觉全身都浸泡在蜜罐里似的。

南宫昭知道自己又被她耍了,但是也只有无可奈何的摇头,感情里面,谁爱得多一点就弱势一点。

他比她更害怕失去,因此,这显然自己永远都在劣势,不过他也不在意,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从来都非常大度。

叶初雪见他半天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表情,拿不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

“我能说什么?”南宫昭一脸无奈。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有……”他更加无语了,女人的心思真的是变得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已经进入下一个角色。

慕薇薇和叶少辰在门外听着两人斗嘴,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忍不住相视而笑。

其实,他们也不是不喜欢南宫昭。只是他家里的人,的确是让他们太难接受了。

做了那么多事,每一件都是不可原谅,作为那个男人的儿子,自然也会受到牵连。

叶初雪醒过来后,叶家的氛围便轻松了许多,他们对于南宫昭的到来。也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基本上也没人关注他。

叶景琰和段依瑶期间也来过好几次,跟叶初雪聊了两句,就被南宫昭闯进来打断。

两人腻歪的打情骂俏了一阵,叶景琰便看不下去了,牵着段依瑶毫不犹豫就出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段依瑶半躺在病房里,呼吸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她突然转头对叶景琰说,“我们出院吧,我不想待在这里。”

叶景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说,“好。我待会就出去办出院手续。”

段依瑶点了点头,看着床前飞过的气球,低头,地上站着这一个追逐的孩子,两只小胳膊在空中乱抓,但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气球在天空越飞越高。

他身后还跟一个中年妇女,几步就逮住了他的小胳膊。蹲下身子轻声安慰着。

“在看什么?”叶景琰收拾好桌子,回头见段依瑶的注意力全都在窗外,也跟着看了过去。

“没什么。”段依瑶急忙转头,想挡住叶景琰的目光,可是动作的时间已经晚了,叶景琰刚好透过窗户看见孩子在跟他的母亲撒娇。

他瞬间沉默了,等了好一会。开口,“依瑶……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段依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知道不是叶景琰的错,情绪上的牵连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的要怪他,或许是她身边除了他,再也没有人会一直无条件的迁就她了吧。

“其实有时候我很庆幸这个孩子没了。”

叶景琰低头苦笑。不想让段依瑶看见自己不小心流露出的脆弱,“你的眼睛是必须要做手术的,如果他还在你的肚子里,现在肯定是受到了影响……”

段子莹误打误撞把孩子弄掉了,他在痛苦的同时却松了一口气,这个罪责终于用不着他来担着,他也可以找到一个愤怒的宣泄口,而不是因此失去段依瑶。

段依瑶摸了摸肚子上的伤疤,心似乎已经痛的麻木,完全感觉不到之前的痛苦,只是冰凉一片。

她自然知道叶景琰心里的想法,要在路易斯出现的那一天她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打算,只是那时候孩子已经没了,她没有办法矫情的拒绝。

这样的话,是不是她也算是个自私的人,如果心里还有一丝痛苦,应该放弃治疗,用这种放弃惩罚自己的过失才对。

可是,她没有……

有了孩子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做手术的……

那这样的话,她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叶景琰?她也没有给孩子纯洁的母爱,大家都是自私的人,她又何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一味的指责别人?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段依瑶闭上眼睛,转头,埋进了枕头,一滴眼泪渗进了棉布纤维里。

叶景琰也不去揭穿她的伪装,有时候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软弱,他也就配合着不去说。

“我去办出院手续,待会收拾一下就出去。”

段依瑶在枕头里点了点头,听到关门的声音,忍不住哽咽了一声,若不是亲身经历,她不会知道剥夺了一个做母亲的权利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

叶景琰很快就办好了手续,出院的时候碰见慕钰麒和萧钰麟提着大包小包来慰问两个病人。

“哎呀。这就出院了!我这一份补品还没有送出手呢!”慕钰麒拍了一下叶景琰的肩膀,见他目光杀人,悻悻的收回了手。

叶景琰瞥了一眼他,“你是希望我们一直住在医院?”

“我投降,你可别给我扣帽子!”慕钰麒连忙举起手,“不过是随便说了一句话,大哥你就曲解我的意思!”

“不是这么想的就好。”叶景琰淡淡的笑了笑。让慕钰麒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连忙拉着萧钰麟,“快走吧,快走吧,再待下去我都要被他的眼神杀死了!”

萧钰麟也正有此意,便同意的点了点头,跟叶景琰告了别,然后立刻冲进叶初雪的病房。

“你有那么可怕吗?”段依瑶听到慕钰麒说的话。特意趴在他的眼睛处看了好一会。

“还好吧。”叶景琰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刚好避开了自己的眼神。

段依瑶还想再看,却被叶景琰扣得更紧了,“别乱动,你身体才刚刚好,不要磕着碰着。”

“哦……”段依瑶轻声应了一句。

两人上了车,却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喂?请问是叶先生吗?”

“我是。”叶景琰皱眉,取下手机开了扩音。

“是这样的,您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好几个月,嫌疑人已经被人保释,您是否还要继续起诉呢?”

叶景琰看了一眼段依瑶,毫不犹豫的说,“要。”

“那你待会过来做个案件记录,等着具体开庭的日子吧。”

叶景琰应了几声。便挂了电话,他抬头,只见段依瑶也心不在焉,“怎么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段依瑶摇头,“我相信孩子不是她故意弄掉的,这样咄咄逼人的要让她负责任,是不是有些太……”不道德?

叶景琰却只是皱眉,“我要告她并不是这个罪名,而是绑架,故意伤人罪!”

见段依瑶疑惑,他详细的解释,“已经有人招认了,那几个男人当中由于欲求不满,故意拖拽你,导致孩子流掉。”

不然,以这个罪名,段子莹怎么可能被人保释出去?

“那你……”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让她明白,不要再随意伤害你,不然我会让她付出代价!”

叶景琰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看向前方的,他不想让段依瑶看见自己充满戾气的一面,他留给她的应该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事实上,段依瑶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只是他身上的感觉让她有些不舒服,毕竟是当过几年兵,对于这种东西还是很敏感的。

叶景琰也没有多说,反正无论如何,这件事他一定要让段子莹尝到苦头,不然谁能保证后面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