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从未喜欢过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局里,段子莹和段父已经接到通知,早早就等在了警察局。

叶景琰和段依瑶进去的时候,段子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呐呐的叫了一声,“景琰哥哥……”

这次她叫的不再活泼,有了一点忧郁,在被关进审讯室,在重新被叫到警察局,尽管心里仍旧对他有些情愫,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

她不敢靠近叶景琰,因为他的眼神陌生,仿佛一刹那就能将她全部淹没,就此走不出去。

“叶先生,你来了。”审讯的警察出去找了一下资料,回来就看见了叶景琰站在门口。连忙方面手里的东西走过去。

这样的人物,他可惹不起,只能热络点,虽然算不上献媚,但是好歹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也不至于某一天无缘无故就被撤职了。

叶景琰对他点了点头,“开始吧。”

警察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似乎被无视了,但好在调节能力还不错,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心里郁结。

段子莹见叶景琰那么冷酷无情,心里升起一丝绝望,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叶景琰这么嫌弃。

警察看了一眼段子莹,又看了一眼段依瑶,觉得两人长得真的是很像,在心里猜测,她们该不会是双胞胎吧?

只是后者,似乎有一股凌然正气,无论坐着还是站着,背都挺得笔直,跟一般人的小女人完全不一样,难怪得到了这个总裁的心!

他摇了摇头,暗道自己犯了这个行业里的大忌,随意去猜测别人的家事,可以说是非常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出问题。

警察翻开手里的本子,看了好一会,问道,“段依瑶女士,你被绑架当日看没看清主使者的脸?”

段依瑶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被绑架的那一幕,忍不住痛苦的眯起眼睛,“看见了。”

虽然只是后面的那几眼,她已经疼的失去知觉,但是她还是将段子莹记在了脑海里。

警察点了点头,又问,“叶先生,你也看见了?”

叶景琰扭头看了一眼段子莹的方向,见她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而她身后的段父也不停的祈求着。

他们这样虽然可怜,但段依瑶被绑架的时候孤立无援,她的痛苦又有谁知道?

他坚定的点头。“是的!”

段子莹面如死灰,这一次,她终于不再奢望叶景琰能爱上自己,他分明是想置她于死地!

警察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他在本子上记了几笔,然后转而问段子莹,“段依瑶女士,你承认绑架过段依瑶女士吗?”

“我……”段子莹已经心如死灰,她想着就这样承认了吧,自己真的太累了,早点解脱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没有!”她身后的段父见女儿这个样子,连忙按住她的手,抢先回答了。

“她那天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是真的吗?”警察早就看里面了人生百态,这种事只要一眼就看出了到底谁在撒谎。

“做假证是妨碍公务,也会被判刑的!”

段父点头,“我说的是事实,不知道你说的假证跟我有什么关系!”

“爸……”

段父连忙拽住段子莹,将她后面的几句话掐断在肚子里。

警察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执迷不悟。”便在本子上记了下来。

而后又问了几个问题,段父都一口咬定跟他们没有关系,是叶景琰和段依瑶看错了,世界上长得像的人不止她们两个人,也许是另外一个女人。

这种提议虽然荒谬,但是还不至于乱了逻辑,至少从正方的角度分析,也是有那么一点可能的。

叶景琰和段依瑶也不生气,反正他们的证据充足,并不会因为这三言两语就有了反转。

“好了,笔录做的差不多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开庭会通知你们的!”警察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桌子,想都没想,就当先走了出去。

叶景琰和段依瑶也不想多做停留,痛警察的前后脚踏出房间,刚到门口就被叫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叶景琰停了下来,回头恭敬的问段父。

段父犹豫了一会,艰难的开口。“就算我求你,当过我们家子莹吧!她只是一时被迷了心窍,她已经为她做下的事付出了代价,一直都活在悔恨当中!”

叶景琰面色严肃了起来,“代价?就这样装作楚楚可怜,就是代价了?”

那他们整天活在痛苦当中,每夜都从梦里惊醒,这又算什么?

段父不知道他竟然绝情到这个样子。也放弃了求他,直接开始蛮横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还不够吗?她已经在拘留所呆了半个月,难道非要把她送进监狱?”

“这个不是我想不想,她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就好像我对她冷淡,我的孩子就因此而离开一样,所有的事都有因果关系。”

叶景琰说完。见段父仍旧不理解,也就放弃了和他争论,拉着段依瑶离开。

一直站在黑暗倒影里的段子莹连忙跑了出来,拦在叶景琰面前。

“景琰哥哥,我知道我做错了,这样的惩罚,我可以承受,但是……”

她目光混沌,看不出多少情绪,“虽然这个问题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我还是想问一问你,你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哪怕只有一刹那,或者……一秒?”

叶景琰愣住,看见眼前仍旧稚嫩的女孩,她本该天真无邪,可是遇见了自己。就这样毁了。

他虽然很想安慰她,可让他撒谎,他又做不到,垂下眼睑,“对不起。”

段子莹突然笑了起来,眼泪顺着眼眶大滴大滴往下落,“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一直都错了!”

连一秒都没有,她这样祈求的姿态,如果只是一秒,段依瑶也不会吃醋吧,却能让她从容面对接下来的牢狱之灾,可他连这么一个小小谎言都不肯给她……

她想自己或许是错了,一味的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最后,所有人都因此受伤。

叶景琰见她这副模样,有些不忍,但是感情这种事他也控制不住自己,如果非要他撒谎,恐怕一眼就会被戳破吧。

他不再停留,和段依瑶果断的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不应该给她安慰,否则又让她燃起了火苗。到时候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段父走过去,揽住段子莹的肩膀,这样痴情,跟他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初她的母亲拒绝他的时候,他感觉天都快塌了,好在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但是她跟叶景琰却是不可能了,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无论做什么都得不到他的心!

“爸,我是不是很傻?”

段子莹带着哭腔,伏在段父的肩膀,“以后我进了监狱,你回去的时候就跟妈说,我要出去散散心,过两年就回去,千万别说实话,让她担心。”

段父心跳漏了一拍,连忙拍了拍她的脑袋,“瞎说什么呢?有爸在,你不会有事的!”

“爸,不要再做假证了,没有必要!”

叶景琰告的绑架,如果并没有伤害人,她的情况最多在监狱待两年。大不了用两年静静心。

段父当然知道她的想法,摸了摸她的脑袋,“傻孩子,不要想太多了,爸爸不会让你进去吃苦的!”

段子莹不想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趴在段父的肩膀没有说话。

……

段依瑶躺在副驾驶上,脑子里一直浮现出段子莹绝望的眼神。

“景琰。我们一定要这样做吗?”

“怎么了?”叶景琰回头,看她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大半,“放心吧,我问了一下,她这样的情况,只会在里面呆两年。”

“可是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为了爱,就要进监狱呆两年。这样未免太让人寒心。

女孩子的一辈子又有几个两年,而且正好是大好的年华……

进了监狱,她这一辈子就有污点了!

叶景琰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没事的,我们到时候说轻一点,再减一年。”

段依瑶呐呐的点了点头,她说不出来自己的想法,只是觉得这样实在有些不妥。

她不是白莲花。对于害她的人,她一点也不会心软,可是段子莹除了绑架她,就再也没犯错了……

叶景琰却在这时开口,“不,她有!”

段依瑶疑惑的看着叶景琰,他正专注的开着车,“她找人想玷污你,不管有没有成功,总之是有这个想法。”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来晚了一点,依瑶会变成什么样子?目光呆滞?生无可恋?

好在这些都不成立,他去的早,所以才阻止了这些事的发生!

段依瑶转念一想,似乎也没错,她不由得嘲笑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

就在两人的聊天中,车子到达了叶景琰所住的别墅,他一停车,就有仆人出来迎出来。

段依瑶拒绝了叶景琰的搀扶,自己下了车,却不知道脚下踩了一块什么,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

“怎么了?”叶景琰及时扶住段依瑶,关切的问道。

段依瑶摇了摇头,“好久没走路了,只是觉得脚下无力,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她想让叶景琰放开自己,但是叶景琰却不愿意,直接打横抱了起来,往别墅走去。

段依瑶觉得不好意思,期间遇到仆人她都羞涩的将头埋进了叶景琰的臂弯。

叶景琰也很享受她这幅小女人的姿态,一路往前走,到了目的地都不愿意放下。

“放我下来!”段依瑶见大厅里没有人,立刻变了样,虎视眈眈的望着叶景琰。

叶景琰也很听话,直接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俯身,用他充满魅惑的声音在段依瑶耳边吹气。

“你现在可是有伤在身,真要动手。你可动不赢我!”

说着,他便将段依瑶的双手握住,头缓缓一沉,最后额头抵在段依瑶额头上。

“别,别!”段依瑶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吞吞吐吐的想让叶景琰停下。

可是叶景琰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还会停下,直接贴上她的嘴唇。浅尝着。

段依瑶扭了扭身子,肚子上的疼让她僵住了身子,“嗯……”

她想开口说话,但是一开口就发出呻吟,让她面红耳赤,但是叶景琰却很受用,吻得越加火热。

“放……”放开我!

她的话永远说不出第二个字,就全部吞进了叶景琰的嘴里。他在她的嘴里索求着,段依瑶自然不甘示弱,两人你来我往,竟然和谐了起来。

到最后,段依瑶终于呼吸不过来,叶景琰见她面红耳赤,知道不是因为动情而出现的,连忙放开了她的唇。

段依瑶得到了新鲜的空气,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叶景琰有些无奈,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学会用鼻子呼吸?”

段依瑶咳嗽了几声,听到叶景琰这么说,脸才真正开始红了起来。

“咕……”

安静暧昧的空气中,一个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和谐。

叶景琰看了段依瑶一眼,认命的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怎么关键时刻,总是这么煞风景?”

段依瑶也很委屈,那人生理反应,她也控制不住嘛!

见她撇嘴,段依瑶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叫管家做饭吧,累了这么久,也是该饿了。”

一听到吃饭,段依瑶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其实早就饿了,只是中间有太多的事,一直忍着没有说,如果这里肚子不叫,她也不会说,继续忍着。

毕竟最让她自豪的就是忍耐力!

吃饭期间,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段依瑶转头,见是段军,有些震惊。

“爸?”

这样想起来,自从她住院醒过来,就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现在才回来。

段军看到段依瑶没事松了一口气,“终于赶回来了,你没事就好!”

段依瑶一脸莫名其妙,“你到底去哪里了?”

“部队上突然有个紧急任务,那时候知道你脱离了危险,上面又催的急,所以就先离开了一段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