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他的伤势/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军看了一眼段依瑶,见她的目光与自己相对,连忙低头。

之后段军又向她解释了好久,原来是一个非常紧急的缉毒任务,头目是一个十几年都没漏出破绽的商业人士,这次他们得到了消息,领头的人深入内部,没有人领导作战,于是才调回正在休息的段军。

段依瑶本来就懂他们的职位有多么忙碌和危险,这次段军能安全站在她面前,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怎么还会怪他?

“女儿,你相信我,真的是必须得去,不然我也不会离开!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也在担心……”

“爸,你不用说了!”段依瑶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还是太不了解你女儿了,什么时候不是以大局为重?”

段军点了点头,脸上还是有些愧疚,抬头,见叶景琰站在一旁,对他笑笑。

他看叶景琰终于有了些顺眼,他不在的时候都是叶景琰陪在依瑶身边,如果没有他……

段军摇头,没有如果,他看得出叶景琰是真的爱依瑶,要不上一次他太伤依瑶的心,凭他看她的眼神,自己早就同意了!

“爸?”

“嗯?”段军回过神,听见段依瑶在叫自己,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

“在想什么呢?你还没吃饭吧?过来坐!”

段依瑶让出一个位置,拍了拍椅子,旁边侯着的人立刻懂了眼色,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

“哦。”段军抹了一把汗水,他一路赶过来,的确是忘记了吃饭。

坐在饭桌上,原本还轻松的氛围,立刻变得有些尴尬,叶景琰给段依瑶碗里夹了一块肉,“你身体刚好,多吃点。”

段依瑶一脸欣慰,直接夹起肉喂进嘴里,看得一旁的段军也是欣慰。

饭桌上,一派和乐融融,段军随便扒了几口饭,就匆匆下了桌子。

段依瑶见他这样,自己也吃不下去,放下碗筷,坐在他身边。

“你耳朵好了吗?”段军想了许久,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嗯,做了手术。”

“那就好!”听她这么回答,段军才放下心,一开始见到她就想问,却看见她这么幸福,又不想打破那种温馨。

段依瑶见他松了一口气,知道他一直在担心这个事。安慰道,“我真的没什么事了,爸,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

段军有些心不在焉,“我就是回来看看你,这件案子还没有结束,待会就要走了。”

“什么?”段依瑶惊讶,如果真的是这么紧急的案子,危险就越大,她担忧的看着段军。

“爸,一定要让你去吗?”

段军点头,“领头的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任务,我这个只是指挥,你放心,跟他们比起来,一点也不危险。”

“真的吗?”段依瑶怀疑的盯着他,从一进门她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以她当了这么多年特种兵的经历来看,段军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他的左手一只不自然的下垂,她刚才吃饭就问过他,尽管他说左手来的时候被车门夹到,但是段依瑶直觉没那么简单。

她不相信一个这么严谨的军人,竟然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她试探性的拍了一下段军的左肩膀。

“爸,你这里有灰尘,我帮你拍一拍。”

段军的身子一怔,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坐直了身体,任由段依瑶怎么拍都一如既往,段依瑶其实手上是加了一些力道的,但是见段军神色如常,也就没有追究下去。

段军见她放手。立刻松了一口气,轻轻捋了一下衣袖,“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段依瑶还是觉得不放心,可是让她直接去撩起段军的衣袖,似乎又有些不妥。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段军若无其事的转身,心却跳得厉害,他微微动了动僵硬的手臂。感觉走液体从上面滑落。

稍微弯了一下手臂,假装看时间,皱眉说,“时间真的不早了,我要走了。”

段依瑶不置可否,起身,“我送你出去吧,任务一定要小心!”

段军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一个好好的男人,还用不着你送!”

说完,也不等段依瑶回应,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口,他终于忍不住,褪下外套。手臂上一块纱布全都渗出了血水。

“爸……”

段军身子一怔,回头,见段依瑶正站在大门前,他拿着外套的手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半天才呐呐开口,“你怎么出来了?”

“我不放心你。”段依瑶几步走到段军面前,“你怎么了?”

“没……没事。”段军往后藏了藏左手臂,可是段依瑶已经看见了,就不会放过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段军的手臂上是厚厚的几层纱布,一直从肩膀到下面的手臂,破裂的范围很大,有些血水纱布已经吸不住,直接滴在了地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段依瑶目光变得犀利,盯着段军让他不知道该看向什么地方。

“也……也没发生什么事。”段军将头撇向另一个方向,“只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捅了一刀。”

他说的轻巧,可是段依瑶却不相信。如果只是简单得捅了一刀,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伤口。

“爸,你跟我说实话吧!”

段军叹了一口气,知道不实话实说,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几天前我们本来已经找到了贼窝,可是我们在里面安插的人也被发现了,那些人把他当成人质来要挟我们。”

“我不得不进去换人……”

后面他没有详细的说,可是段依瑶知道他一定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过程。

她担忧的看了一眼段军的手臂,“你都这样了,还要去?”

“嗯。”段军点了点头,其实他被特批回来休息,但是回来后发现段依瑶过的很幸福,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就不能再待几天?”段依瑶察觉到不对劲,若是以往有任务,段军肯定是立刻就走,不会留这么多时间来絮絮叨叨的说话。

“嗯,我要走了。”

段军没有看见段依瑶狐疑的目光,正准备转身,手腕仍旧被拽住。

“我不相信我们就这么差人,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让休假!”

段军有些无奈,“这是上头的命令,还有什么好质疑的?”

“我不相信!”段依瑶掏出手机。在电话本里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之前在部队里的和段军是老战友的上司,毫不犹豫的拨通了电话。

“喂?”一个中年男人接通了电话。

段依瑶看了一眼段军,后者无奈的摊手,她清了清嗓子,“陈伯伯,您好,我是段依瑶。”

“哦。依瑶啊,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问一下,我爸他怎么样?”段依瑶脚步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让一旁的段军忍不住气绝。

这样问肯定比直接问要来的好,毕竟是多年的战友,直接问,估计他就会意了,不会说出实情,可是这样问就变成了关心,他也没理由隐瞒。

“你不知道吗?”对面果然上套,“你爸昨天受了很严重的伤了部队已经特批他回去休养几天了。”

“真的吗?伤严不严重啊?”段依瑶立刻紧张了起来,让对面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陈队长立刻严肃了许多,“他的伤是挺严重的,医生说如果晚送进医院,那他的左手就废了!”

“依瑶啊。你如果有空就去看看他吧……”

“嗯,我现在就去,这些陈伯伯。”

挂断电话后,段依瑶盯着段军,“爸,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对于段依瑶的演技,段军真的是无法挑出破绽,难怪老陈没有察觉到。

“依瑶。别听他胡说,我就是手臂上有块小伤口,是他们过于紧张。”

可段依瑶这次却不再相信了,“我们先进去,你带药了吧?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

段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跟着段依瑶走了进去。

他的越野车里放着大量的换药,段依瑶拆开伤口的时候。尽管早有心里准备,但是看见伤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别开眼睛。

一条血淋淋的伤口,从肩膀一直蔓延到小手腕那里,皮肉向外翻飞,有些地方过于深,竟然能看见森森白骨。

“这叫小伤口?”段依瑶笑了一下,让段军有些不知所错。

“我没事。现在不是好着呢?”段军呐呐的回答了一句,就没有再说话。

事实上,他也说不出话来,段依瑶找到箱子里用来敷伤口的药,在流血的地方洒了些,段军立刻皱眉,但是却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段依瑶当然也注意到了段军的表情,但是她没有办法,这种药敷在伤口上,本来就是非常疼的。

叶景琰站在段依瑶身后,看见她熟练的清理伤口,一时间感慨万千。

她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些都是由她独完成,想喊声疼也没人听见,如果受了这样的伤,是不是都没有帮忙换药呢?

叶景琰越想越觉得愧疚,目光不经意间看见她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心里又是一阵沉痛。

或许在部队她也受伤,但是却比不上在他身边,这种伤是致命的,她的心也被摧残的支离破碎……

“愣着干嘛?拿药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段依瑶已经转头,见叶景琰目光放空,忍不住皱眉。

叶景琰听见段依瑶的声音,立刻回神,“啊?要什么药?”

“靠近你右手的那个粉末状的药。”

叶景琰低头看了一圈散落在自己身边药,按照段依瑶说的拿起一盒递给她。

那是一盒消炎药,上完这一层,基本就可以包纱布了,段军看着段依瑶比医院护士还熟练的手法,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当初要是不让她进部队,她是不是就少了这许多磨难,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无忧无虑长到二十多岁,遇见喜欢的人就结婚,或许现在孩子已经会到处乱跑了。

说到孩子,他看了一眼叶景琰,见他也在段依瑶肚子上停留了好一会,轻轻摇头。

他们两个的情路的确是坎坷,但好在都没有放弃彼此。

“好了,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别再到处乱跑了。”

段依瑶说出这句话,才觉得有些好笑,以前都是他来嘱咐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不知不觉就转变了角色。

“好的,长官!”段军做了一个军礼,让段依瑶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以前都是不苟言笑的模样,连句玩笑话都不会开。更别说故意逗她开心。

……

医院里,叶初雪也嚷嚷着要出院,她其实只是受了皮外伤,除了断了一只腿,也没有什么大碍,当初进医院是因为失血过多才导致昏迷,现在打上石膏,她就躺不住了。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出去,依瑶姐都出去了,我也要出去!”

叶初雪在床上翻滚,一不小心床沿碰到了她的脚,“啊!好疼!”

慕薇薇连忙着急的跑过去查看,“怎么样?你没事吧,初雪?”

“我想回去!”叶初雪扑闪着可怜巴巴的眼睛,一幅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我知道你想回去,但是也要把伤养好啊,在家万一出了问题……”

“不会的,在家能出什么问题?”叶初雪抬眼,见门口南宫昭走了进来,立刻将话头转向了他,“呆子,你说对不对?”

“什么?”南宫昭刚进门,就被问住了。最关键的事慕薇薇和叶少辰正回头看着自己,他有些莫名其妙,给叶初雪使了个眼色,问是什么情况。

叶初雪对他挤眉弄眼了一阵,南宫昭便有些回过味来,知道自己接下来就是无条件的配合就对了。

“现在有四个人,我们投票决定吧!”叶初雪弯了眉眼,将目光投向叶少辰。

慕薇薇自然也发现了叶初雪的小心思,同时转头,叶少辰只觉得头大,这两个女人他都不能得罪,要他帮谁他也不清楚,只是现在必须要他表态。

“爸,你说句话吧。”叶初雪挑衅的看了一眼慕薇薇,现在不用开始她就已经有了两票了,就等着叶景琰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