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艳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昭不解,“你为什么老是想要出去呢?”

“我……”叶初雪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想着逃离,只是这样控制,她的情绪就非常烦躁。

“反正你别管,要是不同意,我就自己想办法了。”

叶初雪冷笑一声,坐回了沙发里面,让南宫昭猝不及防。

“初雪,你又怎么了?”

他觉得很无奈,好像自己说两句话,无论对与否,只要跟她的想法相驳就会没由来的生气,甚至还会大发雷霆。

“我……”叶初雪也自我反省,她到底是怎么了?在别人面前,她都不会太过于自我,可是一到南宫昭面前,似乎太过于娇纵,两人的相处模式,完全是她一个人独断,她……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了。

南宫昭见她不说话,以为是自己又触碰到了她的逆鳞,小心翼翼的赔着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再说了!”叶初雪抱着枕头窝在沙发一角生着闷气。

南宫昭几次想要凑过去赔礼道歉,都被叶初雪轰了回去,到最后南宫昭的脾气也上来了,“你到底有为什么生气啊?莫名其妙的……”

“就是不想见到你!”叶初雪听到‘莫名其妙’四个字,更加生气了,说出的话都没有在脑子里过一遍。直接脱口而出。

南宫昭怒极反笑,“原来是这样,你要说嘛,我走就是了!”

说完转身大踏步离开,随着大门关闭,叶初雪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客厅,她蜷缩成一团,心里隐隐钝痛。

这个傻子,怎么会那么傻,叫他走他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他难道不懂女人的小脾气?

她越想越委屈,想着如果南宫昭以后再也不找她,是不是两个人就这样结束了?

可是……让她去找他,自己又拉不下脸,啊啊啊啊,到底要她怎么办?

慕薇薇和叶少辰回来的时候。看见叶初雪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他们一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她的性格,绝对不像是这么安分待着。

再看了一眼客厅,发现少了些什么,叶少辰走过去查看叶初雪的脚,两人这才想起。少了一个人!

南宫昭去哪了?

以他的厚脸皮,恨不得住进他们家里,怎么会在他们之前离开?

“醒醒,醒醒!”慕薇薇朝叶初雪的脸拍了几下,她砸吧着嘴,悠悠转醒。

“怎么了?”叶初雪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清是慕薇薇,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

“到床上去睡,口水都流到地上了,也不盖被子……”慕薇薇心里又对南宫昭有了一丝成见,怎么人家睡觉,什么也不帮她盖,就这样离开呢?

叶初雪满不在乎的抹了一把嘴,“你们怎么回来了?”

“晚上了,我们不回来要去哪?”

经慕薇薇这么一提醒,叶初雪望向窗外,才知道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南宫昭在干嘛……

呸呸呸,她怎么又想起他了,不争气的脑子!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还有个人呢?”慕薇薇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她没有直接问那个人是谁,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叶初雪无所谓的耸肩,“我让他先回去了。”

慕薇薇和叶少辰对视一眼,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他们也不想多问,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参与太多,反而是累赘。

……

慕钰麟来着车在空旷的大街上兜风,身后是紧追不舍的萧钰麟,转了一个弯,两人就齐排并进。

“你那个小明星怎么样了?”萧钰麟打着方向盘。问专心开车的慕钰麒。

慕钰麒手上动作一卡,车子的速度就落后了萧钰麟许多,他嘴角勾起一起不羁的笑,“小明星哪有收心谈恋爱的,以后还是不要对她们有什么想法。”

“怎么?听样子像是情伤啊!”萧钰麟调侃的笑,找了一个空地,将车停了下来。

慕钰麒见他停车,自己也跟在他后面停下。“情伤倒是说不上,只是看明白一些事。”

“哦?说说看!”萧钰麟饶有兴致的挑眉。

“这要不怎么说戏子无情呢,只要给钱,谁都能追。”

说到这里慕钰麒苦笑,“你说,我这长相难道很差?”

萧钰麟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得嘛还是不错的,只是比起我还是差了许多。”

“去你的!”本来严肃的慕钰麒被他这么一说。做了一个踢脚的动作。

“她就为了一部电影,跑去跟那个胖头大耳的导演睡了,你说……”

慕钰麒想到这还是有些气不过,“你说她要是安安分分跟着我,别说一部电影,十部二十部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

“哟,慕老板阔气啊!”萧钰麟忍不住调笑。

“得得得,别跟我贫嘴。”慕钰麒心情极差。跟他随便说了几句,便没有什么想说的欲望了。

可萧钰麟却不怕他,一路调侃,直到到了目的地才停下。

“行了行了,知道你有先见之明,就这样吧,待会喝酒就别说了,听见你说话我心烦!”

慕钰麒摆手,提到这件事,他本来就非常心塞,萧钰麟还一个劲往他伤口上撒盐。

萧钰麟也懂得见好就收,自己万一有一天也是这样的下场呢?爱情这种事没人能说得准。

酒吧里,嘈杂的音乐,迷乱的灯光,随着音乐摆动的人群。

慕钰麒和萧钰麟一进到里面,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们走到吧台随便点了一杯威士忌。

坐在椅子上,愉快的交谈,通常这个时候,就算他们坐在角落,也会有很多女人上前搭讪,因为两个气度不凡而又英俊的男人,是所有酒吧女人的猎物。

他们刚说到一半,就有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扭着水蛇腰朝他们走过来。

“两位先生没有其他同伴吗。要不要我陪你们喝一杯?”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身子却已经坐了下来。

慕钰麒眉头一皱,刚要说话,就被萧钰麟按住。

他勾起唇角,笑得痞气十足,“可以啊,先把这杯喝了吧。”

那个女人想都没想,直接灌了下去。刚入嘴,就觉得味道有些奇怪,但是还没有多想,头就有些晕了。

“先生,你给我喝的什么酒,我怎么感觉头有点晕呢?”女人扶着自己的额头,摇摇摆摆的要往萧钰麟身上倒。

萧钰麟微微侧开身子,女人倒在柜台边上,她扶住台子,娇嗔,“你真坏。”

“你自己先把她解决了!”慕钰麒对这种人非常反感,直接掉头就走。

“唉?”萧钰麟想要叫住他,可是却被身后的女人缠住。

“不要走嘛,我们再喝一杯。”

萧钰麟满头黑线,他刚才那一杯酒,混合了三四种酒。普通人一喝保证醉的不省人事。

可他不知道这个女人酒品这么差,喝完就一直抱着他的胳膊,等他好不容易挣脱,已经看不见慕钰麒的影子。

他无奈的坐在一个卡座上,独饮独酌,身边莺莺燕燕总是来招惹他,几次过后,就没有人再来试图跟他搭讪。

“你在这里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再头顶响起。萧钰麟抬头,正好奇是谁,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黑影已经压在他身上。

“喂,你谁啊?快给我起来!”萧钰麟想要推开她,但是她却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了他身上。

“别……别说话,喝酒!”

女人趴在他身上,手胡乱的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干杯!”

萧钰麟觉得莫名其妙,“我不认识你啊,别装醉了,快给我起来!”

“我……我才没有醉,呕~”

女人说到一半,忍不住吐了出来,所有的污秽全都吐到了他身上。

“你给我起开!”萧钰麟终于保持不住他的绅士风度,直接一个使劲。将女人推到了地上。

脱下外套,扔到卡座上,“你这个女人……唉,算了!”

地上的女人还在迷迷糊糊的,嘴里还咬字不清,萧钰麟低头,才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不同于酒吧其他人,她的脸上水粉气息很少,不像别人涂涂抹抹,整张脸就像个脸谱。

她的眉眼清秀,身上穿着简单干净的牛仔裤,白T恤,不像是个来酒吧的人。

“你干嘛啊,我又惹你生气了?”萧钰麟正准备从她身边离开,却被她抱住了大腿,他抽了两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索性便蹲下来,想跟她讲讲道理,“小姑娘,你这样在酒吧拉着一个陌生男人是很危险的!”

“哪里陌生了,你是我男朋友啊!”女人可怜兮兮的扒着他的腿,无论他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萧钰麟满头黑线,难道是他看错了,这个女人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单纯?

他这样想着,就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放在她面前,“你认错人了,如果想要钱,就放开我!”

谁知道那个女人听到要给她钱,却嚎啕大哭,“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回来!”

萧钰麟这回全懂了,感情她这是失恋了,来酒吧买醉,把他认成自己的男朋友了啊。

萧钰麟他什么都好,就有一点,那就是心软,看见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就不忍心责怪。

他的腿被她抱得紧紧的,索性就坐在地上,给女人递纸巾。

“你先别哭。跟我讲讲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温柔让女人稍微缓和了些,“我梦见你不要我了,要跟我分手,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额……”萧钰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是一个遇见渣男的女人。

他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于脚踏两只船的男人却是非常不齿的,这种行为根本不能提现他有多么厉害,只会掉了身份。

他抽了一张纸递给女人。“别哭了,好男人多的是,何必为了个渣男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萧钰麟苦笑,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竟然会成为别人的情感顾问,而且还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做思想教育。

那个女人大概是喝酒喝多了的缘故,看着慕钰麟的大腿砸吧嘴,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找了你半天,原来在这里泡妞!”

慕钰麒跑过来,见到萧钰麟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嘲笑,“怎么,口味变得但是挺快的,从性感熟女一下变成了懵懂少女啊!”

“别说风凉话了,快把她给我扯开,脚都麻了!”萧钰麟瞪了他一眼。向他求助。

慕钰麒也觉得奇怪,收起调笑的的嘴角,“怎么回事?被赖上了?”

“失恋了,一个人跑酒吧喝酒,结果认错人了。”

萧钰麟无奈的摊手,难道他的长相就这么大众化,随便拉一个人都跟他长得很像?

“行啊,你的桃花到了!”慕钰麒拍着他的肩膀,忍不住笑到。

“什么破桃花,一个黄毛丫头,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慕钰麒撇嘴,“不至于吧!”

“行了行了,别墨迹了,赶快把她拖开!”

两人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女人从萧钰麟脚上扯下来,萧钰麟刚一走开,腰上就多了一双手。

“你别走……”

萧钰麟无奈的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被这么个女人给缠上了。

他回头向慕钰麒求救,慕钰麒往后退了一步,“是你的就是你的,强给别人也没用,按我说,你就收下这朵桃花吧,免得多费体力。”

“去去去。”萧钰麟手劲毕竟比她大,很容易就扯开了她,将她推到卡座上,起身准备离开。

“疼……”那女人捂着手,委屈的嘤咛一声,她的手被萧钰麟弄得通红,也不敢再去拉住他的手。

萧钰麟刚走出几步,一个混混就凑了过去,他一撇眼,正好看见混混对她动手动脚。

终究还是没忍心,退了回去,沉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混混不悦回头,见萧钰麟跟周围其他人的气质不一样,也不敢乱发作,悻悻的收回手,骂骂咧咧的从他身边离开。

萧钰麟无奈的回身,站在女人的上方,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