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因为喜欢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招呼,让南宫昭忍不住一抖,门便从里面拉开,“大晚上的,想干嘛……”

叶初雪本来气势汹汹,看到门口站着的南宫昭,声音瞬间小了很多。

“你怎么来了?”

南宫昭不自在的站在门口,吞吞吐吐的说,“那个……”

“臭死了!”还没等南宫昭说话,叶初雪就捂着鼻子要关门。

南宫昭连忙伸手拦截住正要关上的门,“初雪,你听我解释。”

“你说!”叶初雪放开手,瞪大眼睛看着他。

南宫昭挠着后脑勺,余光瞥见慕薇薇正朝他们方向看过来,小声的询问,“我们能进去说话吗?”

“舅妈,我舅呢?”叶初雪张嘴,正要拒绝,慕钰麒一句话从客厅传过来。

她忍了忍,侧开身子对南宫昭说,“进来吧。”

慕薇薇人在客厅。可是心却早已经跑到叶初雪那里去了,见到南宫昭要进门,想要出声阻拦,可是却被慕钰麒打断。

“呀,这个电视在网络上已经更新到三十集了,怎么电视才放到二十五集。”慕钰麟一惊一乍吸引慕薇薇的注意,帮自家兄弟争取时间。

“难怪呢。网络上都讨论的热火朝天,我却一脸懵。”慕薇薇成功被吸引,把楼上的事情已经抛在脑后。

“初雪,我错了,还不成吗?”微醺的南宫昭皱巴巴的看着叶初雪,请求原谅。

“还不成?南宫昭你是有多不情愿啊?不情愿的话,我也没有逼你来。赶紧给我出去!”叶初雪强势的将南宫昭推搡到门口。

南宫昭这个人她不是不了解,今日慕钰麟来作陪,她就明白,这一定是慕钰麟支招叫他来的,不然像南宫昭这样的榆木脑袋才不会想到这个方法呢。

“初雪,你别闹了,就原谅我吧,好不好?”南宫昭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道。

“南宫昭!什么叫我别闹了,到现在你都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吗?”本来还没那么生气的叶初雪在听到南宫昭的这句话之后心中的怒火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初雪,你也知道我不会说话,我就是个石头,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南宫昭不知所措,自己明明是来请求原谅的。怎么还惹得她更加生气了呢。

“别呀,就您这还不会讲话,惹我生气的时候,别提有多伶牙俐齿了。”南宫昭的不知所措,叶初雪看在眼里,她也不想过分折腾南宫昭。

“初雪,你别这么讲好不好,今天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诚意?抱歉,我并没有看到,你看看你这副醉醺醺的样子,是来道歉的吗?”南宫昭一身酒气惹得叶初雪多有不爽。

“我……”自己是来道歉的,南宫昭没有想到竟然又被抓住把柄,留下新的罪名。

“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你来这儿是慕钰麟揪你来的。”

“没有!是我自己要来的,不过是刚巧碰到他罢了。”被说中的南宫昭立刻狡辩。

“又撒谎!”叶初雪一针见血。

越来越处于下风的南宫昭准备换一种策略,“叶初雪,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你凶我。”叶初雪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情绪突变的男人,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好心好意来求得你的原谅,你还给我蹬鼻子上脸的。”南宫昭故作愤怒道。

“南宫昭,你疯了吧。”

“我清醒的很,既然你不原谅我,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南宫昭忽的一抬手。

“你……你要干嘛?”叶初雪害怕的闭上眼睛,等待那一巴掌的降临。

看着叶初雪像待在的羔羊般完全没了刚才的威风,南宫昭嘴角上扬,迅速的将跟前的女人搂住,再次道歉,“对不起。”

“呜呜呜……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打我呢。”叶初雪本来处在神经绷紧的状态,突然放松,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刚刚她真的以为南宫昭要扇自己呢。

“傻瓜,我怎么会舍得。”

叶初雪脸一红,“你……你放开我。”

“不放。”不管怀里的女人如何挣扎,南宫昭都将她死死的禁锢。手也跟着不老实的上下摸索。

“我还没原谅你呢,不许占我便宜。”

两个人吵架伤的是两个人,同时寂寞的也是两个人,其实,这一个拥抱已经软化叶初雪了,可她仍旧拉不下脸。

叶初雪这句话反倒提醒了南宫昭,他低头靠近叶初雪的脸。暧昧的吐气,“你确定还不原谅我?”

他的转变让叶初雪猝不及防,之前还是个木楞楞的傻子,怎么一转眼突然变成了情场高手。

各种暧昧的动作,话语,信手拈来,完全像是一个酒吧撩妹狂魔。

其实她哪知道。南宫昭没喜欢上她之前,就已经是他们之间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挑逗女人的技巧完全是出自本能。

只过不过遇上自己心爱之人,就不自觉的变得笨拙,之前清醒的时候,他还畏首畏尾,但是今天,借着酒精的作用,就忍不住跟着自己的心走了。

“你放……放开我!”鼻尖都是南宫昭呼出的气息,淡淡的酒精味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之前她嫌弃他身上的酒味,其实是故意想犟嘴,现在这么靠近,她感官更加清晰。奇怪的是,他身上的味道并没有那么难闻,甚至她潜意识里还觉得不错。

“那你原谅我吗?”南宫昭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

叶初雪立刻察觉到危机,她的头往后退了半分,“你要是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别忘了我爸妈还在外面呢!”

南宫昭一愣。偏头想了想,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反正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放开,不管谁进来都是一样的!”

“你疯了吗?”叶初雪震惊。

她不知道,南宫昭喝完酒,脑子更加清醒。她是不会叫的,因为她喜欢他!

“是你自己选的,可别怪我!”

“什么……”

叶初雪抬头想要问清楚,可南宫昭却不等她反应,直接欺身压下去,嘴唇上立刻又可以温润的触感。

“你……”

南宫昭趁着她开口的间隙,直接深入。将叶初雪还没说出口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

他借着三分的酒意,肆略的在她身上扫荡,将她仅剩的一起空气剥夺,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两人都在绝望中疯狂。

叶初雪心脏跳动的频率已经不由自己控制,她盯着南宫昭,任由他无礼的举动一步一步加深。

“咚咚咚……”

门口响起三声敲门声。原本抱作转动的两人像受惊的小鸟,立刻从对方胸前弹开。

“愣着干什么,去……去开门啊!”

叶初雪得到空气,便忍不住贪婪的大口呼吸。这个呆子,要是没人来打断,他是不是真的就要憋死自己了?

“哦,哦……”南宫昭低头。不敢去看叶初雪的眼睛。

叶初雪白了他一眼,现在知道怕了?刚才那个胆子肥了的人难道不是他吗?

门口敲门声接连又响了好几次了,从频率上看,外面的人已经有了不耐烦的趋势。

南宫昭慌忙整理了一下身上被叶初雪抓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

“你们在里面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慕薇薇皱眉看着出来开门的南宫昭。

后者一直低头,不敢与她对视。这样的举动,慕薇薇就更加怀疑了,“到底在做什么?”

“阿姨,我……”

“我们刚才在亲嘴呢,可激烈了,你不来我们都快滚到床上去了!”叶初雪抢先接话。

“是吗?”

慕薇薇眼里怀疑更甚,她面前的南宫昭头低得更厉害了。额前的头发挡住了流出的冷汗。

叶初雪见他这副怂样子,更加不屑,刚才的魄力都去哪了?她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有一瞬间觉得他很男人。

慕薇薇见他们都不说话,更加怀疑了,“老实交代,到底在干嘛?”

“都跟你说了,我们在亲嘴!火热的不可开交,都怪你进来打扰了我们的好事!”

叶初雪昂起头,振振有词,望向南宫昭的眼里甚至还有一丝戏谑。

慕薇薇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打量,他们家虽然开明,但是在家里做这种事,始终……

但是看叶初雪吊儿郎当的样子。又像是在说笑话,如果真的像她说的这样,纵使脸皮再厚,小女孩家家的,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啊!

目光再一次对上叶初雪,她立刻桀骜不驯的回看着她,一点也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

慕薇薇咳嗽一声,“你个女孩子,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开玩笑也应该有个限度吧!”

“是你要我说的。”叶初雪撇嘴,没有再做多余的解释。

“行了行了,以后说话好好想想,被别人听见像不像话?”

慕薇薇伸手在她的额头轻轻拍了一下,“做了一点夜宵,你们都下来吧!”

说完,就离开了,完全没有不放心的顾虑。

南宫昭不敢相信她就这样离开,转头疑惑的看着叶初雪。

叶初雪对他吐舌做鬼脸,“这就怕了?刚才是谁说的无论谁来都不放开我?”

“我……”南宫昭还处在震惊当中,“为什么跟你妈说实话,她反而不相信呢?”

“傻子!”

叶初雪没好气的瞪着南宫昭,“换做是你,我跟你这样说话,你会信吗?”

“好像……不会!”因为他根本不会想到一个女人会说出什么露骨的话。

叶初雪无奈的摊手,“那不就得了。”

南宫昭仔细想了一下,似乎也觉得很有道理,不禁为自己的智商苦笑,怎么跟她在一起。总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压制了呢?

“快下去吧,再过五分钟,就不只是我妈一个人上来了!”到时候在叶少辰的眼皮子底下,任凭她的演技再好,也是瞒不过他的。

……

萧钰麟坐在酒店松了一口,床上的罪魁祸首睡得正香,好不容易把她抱上来,中途还一直精力充沛的在他怀里各种扭动。

害得他一路在酒店服务员暧昧的眼光中进了房间,现在她倒好,闹累了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低头闻了闻自己,全身的烟酒味,又看了一眼扔在一边的外套,忍住干呕的冲动,伸出两根手指,将它掂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

“喂!”萧钰麟推了推床上死猪一样的女人,她砸吧了一下嘴,翻身继续睡觉。

萧钰麟顿时无力,将她从床上提起来,“你给我起来,一身的酒味,快点去洗澡!”

“唔……”女人嘤咛一声。抱着他的手臂,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你这个女人!”

萧钰麟怒不可遏,这样她竟然都能睡得着,真的事绝了!

“喂,喂!”拍了拍怀里女人的脸,想要将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可是他低估了她的睡眠能力,她的脸都红肿了,也不见有清醒的迹象。

望着树袋熊一样的她,萧钰麟嘴角抽搐,他怎么就心软,救了这样一个女人呢?

他无奈的坐在床上,任由女人靠在他身上流口水,毫无粉饰的脸庞皮肤有些暗淡,但是五官却是越看越清秀的那种。

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个在校学生的样子嘛,看她这身打扮,不像是混迹酒吧这种地方的女人,怎么连个认识的人都不带就敢闯进!

“我现在抓到你了,不许走了……”女人往他怀里蹭了蹭,钻得更深了些。

萧钰麟满脸无奈,他怎么突然就成了别人的替代品了?

他拨开她的手,“你先起来,我去洗个澡!”

“我不要,睡觉,我们一起睡觉!”

女人闭着眼睛,不依不饶的拽着萧钰麟的胳膊,一个用力,就将他压在了床上。

“喂!!!”

萧钰麟一个用力,将女人从自己身上拉开,刚要坐起来,那女人又手脚并用,整个人完全压在萧钰麟身上。

“你到底要干嘛?”

萧钰麟终于忍不住发火,她这样又跟那些酒吧女完全一样,都想着睡了他,就能得到一大笔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