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只是开玩笑/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她的手段要更加高超,表面一副纯情无害的小女孩模样,到了床上仍旧是浪荡不堪。

女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听见有人在吼自己,忍不住就委屈,紧闭的眼睛流下几滴清泪。

“对不起,我不说话了,这样是不是就不会惹你生气了?”

萧钰麟见到她流眼泪就没了注意,抬起的手无处安放,只能在她的头顶轻轻拍了拍,“我没有怪你……”

“嗯……”女人听到这句话,满意的躺在他的胳膊上。

萧钰麟皱眉,躺在床上纠结,不推吧,他实在是难受,推开她吧,万一又开始流眼泪……

真的是个两难的选择,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怀里的女人已然熟睡。

萧钰麟低头看了一眼,最终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算了。反正就只有一晚上,忍忍也就过去了!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慕钰麟就被一声惊叫吵醒,他揉了揉眼睛,疑惑的看着怀里的人,“你干嘛啊?”

女人从他怀里跳了起来。捂住自己的胸口,“你……你……你是谁?对我干了什么?”

她起来,让萧钰麟麻痹的手臂稍微有了一点知觉,抬手活动了一下,睁开了半边眼皮,“酒醒了?”

那女人点头,而后又摇头。“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哪里?”

萧钰麟不发反问,“现在知道害怕了?”

“你到底是谁?”女人得不到答案,更加恼怒了。

南宫昭翻了个白眼,妥协,“得得得,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除了皱巴巴之外,哪里还少了半块角?”

听到他的话,女人不自觉的朝自己身上看了看,见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那你为什么要抱着我睡觉?”

“我?抱着你?”萧钰麟好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谎良心都不会痛吗?明明是你死拽着我,要跟我睡觉。现在还想诬赖我?”

“怎么可能!”女人下意识的反驳,可是细细一想,刚才的确是自己抱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见她冷静下来,萧钰麟翘着二郎腿静静地看着她,开始端起架子来。

“你倒是说啊!”女人急得跺脚,她酒品不会这么差吧?喝醉了就抓着男人跟他睡觉?

萧钰麟勾唇,“现在是怎么了?昨晚上你可是火热得很呐!”

女人的脸立刻火烧火燎,“我昨晚到底干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搂搂抱抱,然后亲亲嘴儿什么的,放心,你虽然想勾引我,但我是正人君子,没对你干什么。”

“搂搂抱抱亲亲嘴儿?”女人指着自己,不敢置信的问道。

她没有这么开放吧?

“嗯!”萧钰麟挑眉,见她头发凌乱,呆楞的站在自己对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女人狐疑的靠近他,“你肯定是编的,对不对?”

萧钰麟只觉得逗她好玩,继续模棱两可的说,“你自己的酒品,自己还不知道?”

“我……”女人被堵的无话可说,昨晚是她第一次喝醉,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酒品是什么样的!

萧钰麟还想说什么,一股奇怪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子,嫌弃的在鼻子前扇了扇,“不行。我得赶快去洗个澡!”

走到女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你这个样子还是不要急着出去的好,否则人家会以为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

不等女人开口,萧钰麟直接走进浴室,将门关上。

女人站在镜子面前打量自己,刚才她只是简单的低头。知道自己很狼狈,可是从镜子里反射出来的影子,却不是狼狈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完全就是一副失足少女的模样!

她坐在床上,听着里面传来的水声,脑子焦急的转动,留下来肯定是不可能的,虽然这个男人看不出有什么险恶的动机。但是毕竟是个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太不保险了!

就这样出去,也不太现实!就算她可以忍受酒店其他人的目光,可是大街上的人,回到学校的同学……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摇头,自己还是不要太任性。

就在她思考的期间。浴室的门被打开,她听见声音抬头,慕钰麟裹着浴巾出现在她面前。

上半身什么都没穿,肚子上的腹肌一览无余,他穿着衣服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肉,可是等脱了下来,该有的肌肉,一点也没少!

“咳咳!”

慕钰麒擦干头发上的水珠,没听到床上人的动静,以为她趁着自己洗澡已经偷跑了,回头却正对上,一双痴迷的眼神,忍不住咳嗽一声,提醒她回身。

“额……那个……”女人不好意思的笑笑。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失礼都被慕钰麒发现了!

“你也去洗澡。”萧钰麟直接劈头扔给她一块浴巾。

女人扯下头顶的浴巾,有些生气,“洗就洗,能不能好好说话!”

萧钰麟翻白眼,“我的公主,请您去洗澡!”

“哼!”

女人扯着浴巾,瞪了他一眼。直接朝萧钰麟出来的地方走去。

“等等!”

“又怎么了?”女人听到他叫自己,虽然烦躁,但是还是停下了脚步。

萧钰麟也没有看她,对着镜子梳理了一下头发,“你叫什么名字?”

“谢安娜。”

……

谢安娜在浴室磨蹭了半天,直到萧钰麟来敲浴室的门。

“死在里头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催!”谢安娜一把扯过浴巾,将自己身上裹得严严实实。

但奈何浴巾太短。肩膀和大腿都遮挡不住,她开门的手停了一下,最后一咬牙,打开门。

“你……”

萧钰麟张嘴,看到面前的人害羞的低着头,一瞬间惊艳了目光。

“洗这么久,我还以为你缺氧晕倒了。”

他蠕嗫了一句。慌忙转身,回到沙发上,谢安娜看他穿上了一身休闲运动装,也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圈酒店。

难道这种高级酒店,还专门准备了换洗衣服?

“看什么呢?”萧钰麟抬头,正好见她贼眉鼠眼的四处寻找着什么。

“你的……衣服哪来的?”谢安娜挽着手指,别扭的问了一句。

她迟迟不出浴室就是因为单独围一个浴巾。真的是太暴露了,一直在做思想斗争。

她不问还好,一问,萧钰麟就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她的全身上下只裹了一条浴巾,白皙的皮肤露出了二分之一,纤细笔直的腿更是只遮住了一点点。

萧钰麟目光一暗。捂着嘴唇咳嗽,“我已经叫人给你送衣服了!你再等一会。”

“哦……”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尴尬,谢安娜就这么站着,萧钰麟也将目光移向了别的地方。

谢安娜站的累了,摸着床铺的边角坐了下去,拿眼睛偷偷瞥萧钰麟。

萧钰麟却不敢抬头,他也是个正常男人。又是大早上,有这样的刺激,谁有把握能把持得住?

“你怎么了?”谢安娜想试图缓和他们之间的气氛,随口问道。

萧钰麟摇头,“不要跟我说话!”

“哦……”

谢安娜低头观察自己的手指,有钱人都是这种喜怒无常的脾气吗?刚才还好好的,这下无缘无故的又叫她闭嘴……

萧钰麟当然没察觉到谢安娜的情绪变化。坐在沙发上,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她。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手里的财经杂志一页都没有翻开。

“噔噔噔!”

敲门声适时的打破了他们之间沉闷的气氛。

萧钰麟打开门,是秘书拿着一个袋子站在门口。

“少爷,这是你要的东西!”

“行了,你先下去吧。”萧钰麟接过东西,侧开半步,挡住秘书的视线。

秘书虽然疑惑,但还是服从的点头,“那我先下去了。”

萧钰麟关上门,将袋子拿了进来,递给缩在床脚的谢安娜,“去换了吧,我送你回去。”

谢安娜一愣。原来这是为自己拿的东西,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对萧钰麟点点头,转身重新进了浴室。

萧钰麟坐在沙发上努力深呼吸几口,平复下自己心里的杂念,低头自嘲。

他这是怎么了?一个黄毛丫头都会引起自己的兴趣,而且这个念头还这么难以消散!

不就是一个看起来有点青涩的女人,身体甚至还没有发育完全,脸也只能算普普通通,这样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女人,他竟然……

有了生理反应!

几分钟后,谢安娜重新出现在萧钰麟面前,这是一条宽松的休闲风t恤连衣裙,尺码不大,但是穿在她身上却闲的异常宽松。

她有些别扭的挽着衣服,穿着这样的衣服,简直就像是睡衣嘛,那跟刚才那样出去也没什么两样……

萧钰麟也忍不住皱眉,他不知道她穿衣的尺码,只能随便吩咐秘书买一个所有人都能穿的衣服,没想到他的审美竟然这么……难以想象。

萧钰麟楞了好一会,突然看见自己昨天穿的裤子上有一根皮带,他走过去将它扯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

谢安娜往后退了几步,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的萧钰麟。

萧钰麟什么也没说,将她逼到墙角,见她瑟瑟发抖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

“我警告你……别再过来了,不然……”

萧钰麟好笑的看着她,“不然你要干什么?”

“不然……我就要喊人了!”

谢安娜昂起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让萧钰麟更加觉得有趣。

“好啊,你喊啊!要是喊不到人,我可就要将你绑起来,然后……嘿嘿嘿嘿……”

“你……”谢安娜见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之前都是装的?”

“当然!不然怎么能哄你乖乖洗澡,我可不想跟臭哄哄的人做。”

谢安娜瞪大了眼睛,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算你狠!”

“那你还不束手就擒?”萧钰麟一只手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脸上仍旧挂着猥琐的笑。

谢安娜拼命的在他怀里挣扎,“你休想!”

“哟,还想嘴硬啊!”

萧钰麟不等她反应,直接将皮带套在她的腰上,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

“你放开我,放开我!”

一开始谢安娜还以为他开玩笑,可是当皮带绑在自己身上,她就已经完全慌乱了。

萧钰麟不管她挣扎。三下五除二将皮带系在了她的腰上。

“行了,我手都被你抓破了!”

萧钰麟系好之后,立刻松开了谢安娜,他的手上全是被指甲划出的痕迹,细细长长的几条口子,不注意还会渗出血水。

“嘶,小野猫,下手还挺狠的!”

“你到底要干嘛?”

谢安娜突然放松下来,整个人就崩溃了,抹着眼泪问道。

“喂,你至不至于这么小气啊!”

萧钰麟见她哭,立刻慌了手脚,他刚才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想要开个玩笑,没想到她看起来凶凶的,竟然这么不禁吓。

谢安娜根本不听他的劝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你……你怎么这么坏?”

“行行行,我认错,你别哭了!”

“吓死我了……呜呜呜……呜呜呜……”

萧钰麟一脸无奈,陪在她身边,等她哭的差不多了,就递给她一张纸巾。

……

“到底好了没有啊?你都快哭到吃中午饭了!”萧钰麟暗中翻了个白眼,早知道他就不开玩笑了!害得自己饿着肚子来哄她。

“我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只是想帮你加根腰带,让衣服更合身而已!”

“谁……谁叫你……不好好说话?”谢安娜虽然已经停止抹眼泪,可是说话仍旧是一抽一抽的。

她当时是真的吓惨了,以为自己就要失身在这个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的错,我认了,你别哭了行不行?”萧钰麟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馊主意,早知道她会哭一上午,打死他也不敢调戏她啊!

谢安娜抬头,水灵灵的眼睛盯得萧钰麟的心一抽,她张嘴说道,“我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