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羞死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雪摆弄着耳环,“好看啊!你不信问我大哥!”

说着就将段依瑶带到叶景琰身边,“大哥,你看我给依瑶姐挑的耳环好看吗?”

叶景琰本身在看报纸,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就抬了头,心里腹诽:现在终于知道还有我了?我还真以为你要把我媳妇儿拐走呢!

头转到段依瑶耳朵上,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段依瑶忐忑的看了他一眼,“好……好看吗?”

“好看。”叶景琰硬生生从牙齿里挤出这两个字。

这都是什么啊!

他的媳妇儿,被这个小屁孩搞成什么样了?活脱脱一股风尘女子的味道!

“看吧,我就说嘛,大哥就是喜欢这样的!”叶初雪骄傲的抬头,一幅知兄莫若妹的姿态。

段依瑶又看了几眼镜子中的自己,“是吗?”

她怎么觉得这个样子有些轻浮呢?

还是说……景琰就喜欢轻浮一点的女人?

叶初雪见他们都赞同自己的眼光,连忙邀功,“这个今年最流行了,我大哥之前去应酬的时候,身边跟着的就是这样的女人,我看他应该是非常喜欢这种打扮的,可是我的脸有点圆,不太适合。”

说着便垂眉自己观察着自己的脸。

叶初雪两头转向叶景琰。别有深意的问他,“是吗?”

“不不不,都说了是应酬!”叶景琰表面陪笑,内心实际上已经把叶初雪骂了好几个来回。

“在夜场应酬?”段依瑶虽然不懂商业上的规律,但是她毕竟做了这么多的特种兵,知道这种穿着打扮,基本上都是夜总会的陪酒女。

叶景琰连忙陪笑。“不全是,有些名门千金也喜欢追求潮流,你看,初雪不就收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么?”

段依瑶却不相信,“你哪个时间段应酬最多?”

叶景琰一时说不出话来,她这样问,摆明了是在问。进夜总会是在认识她之前还是在她之后……

“一年前吧,我大哥前一两年都是整天不回家的!”叶初雪听到段依瑶文化,连忙出声打断了叶景琰。

叶景琰狠狠瞪了一眼,恨不得将她喋喋不休的嘴巴分分钟堵上。

叶初雪却仍旧没心没肺,同叶景琰对视一眼后,只是无所谓的对他吐舌,“大哥,你瞪我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得很,我看你今晚就住甜品店吧,我这里可能住不下你。”叶景琰咬牙,要不是他亲妹妹,估计早就控制不住将她暴打一顿。

“别啊,甜品店还没收拾好呢!”听到叶景琰的威胁。叶初雪一下就乖巧了许多,“大不了我不说话了,你们……好好讨论,嗯,好好讨论!”

段依瑶也回过神来,冷着目光问道,“现在你可以解释了吗?”

“可以。”叶景琰收回目光,“那是之前,客户一定要去夜总会谈事情,我们无奈之下才做的决定,我自己真的从来没有进去过!”

“真的?”

“真的!”

见叶景琰这么斩钉截铁的说话,段依瑶一愣,心里的疑问也就消失了一大半。

叶初雪跑过去拉住段依瑶,“依瑶姐,你要是不喜欢这个,我还可以给你换一个!”

这次是叶初雪手上拿的是一把朋克风的耳钉,让段依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摇头,“不用了,我还是适合原来的耳环。”

“人嘛,总要改变……”

“行了!”叶景琰忍不住插嘴,戴一个耳环,自己就已经被逼问,要是再来几个,他们估计就会分手了,他这个妹妹真的是一点都不靠谱!

“你要是闲的慌,不去自己去书房拿几本书看看,别在这里晃悠。我们还有正事呢!”

“正事?”叶初雪一下来了兴趣,“有什么正事的我也可以帮忙啊!”

叶景琰额头流了汗水,他们两个的“正事”,你能帮上什么忙?

“对啊,我们有什么正事?”段依瑶也是疑惑,她怎么不记得他们有正事了?

叶景琰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跟叶初雪说。“你就别管了,该睡觉睡觉,别一直在我们面前晃悠!”

“大哥……”

叶初雪委屈的盯着叶景琰,见他一脸严肃,只能委屈的点头,“哦。”

她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叶景琰和段依瑶,默默上了楼。大厅里一下就安静了起来。

段依瑶狐疑的盯着叶景琰,“你到底有什么事?”

叶景琰不说话,只是站着靠近她,最后到她的正上方,缓缓低头,“什么‘正事’你还不知道么?”

“我……我我我,初雪可是在楼上。万一被她听见……”段依瑶被他逼到沙发的靠背上,仍旧在努力的往后仰。

叶景琰一只手托住她的肩膀,将她拉了回来,“她不会听见的,就算听见,她也会假装没听见。”

段依瑶无语,那早上起来多尴尬,肯定连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了!

“你先起来,这里是客厅,初雪随时都有可能出来的!”段依瑶怕他真的在客厅就对自己动手动脚,伸手在他胸口上推了推。

出乎意料的是,叶景琰没有在这件事上犹豫,很快就起身。

但是还没等段依瑶反应过来,他就打横抱起她。“既然你怕在这被看见,那我们就回房间吧!”

段依瑶只觉得天旋地转,回神,她已经稳稳当当躺在了叶景琰怀里。

“你放开……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她想要叫他放自己下来,可是怕楼上的叶初雪听见,说到一半。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叶景琰回以邪魅的一笑,然后就再也没有管她的动作,径直往卧室里面走去。

期间,段依瑶好几次想要下来,都被叶景琰紧紧的抱住了身子,几次过后,她也不敢再乱动了。毕竟叶景琰是个人,绕是抱她再怎么轻松,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叶景琰见她怪怪的躺在自己怀里,眼睛都温柔了许多。

而楼上,叶初雪拿了几本书,躺在床上随意的翻阅着,其实。她早就听见了他们两人的动静,闹得那么大,怎么可能假装听不见?

但是这种事难以避免,他们两个好不容易过这么一会平静日子,让她这么打扰,肯定是很不乐意的,她也就只好闷不做声。

叶景琰将段依瑶放在床上。段依瑶得了解脱,正要爬起来,却被叶景琰欺身压了上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段依瑶抵住他的胸口,皱眉问道。

叶景琰故意有些沉重,但还是保持着理智,“我好歹是个男人,禁欲这么久了。你说我怎么了?”

段依瑶听他这么说,耳根忍不住一红,“今天不行,初雪在家呢!”

“不管她。”

叶景琰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给段依瑶拒绝的机会,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

段依瑶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随着叶景琰的深入。她也渐渐迷失了自我,段依瑶搂着叶景琰的脖子,开始回应。

得到段依瑶的回应,叶景琰心中一喜,手在她的身上撩拨起一层又一层的火焰。

……

段依瑶醒过来,只觉得全身酸疼,她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僵硬。忍不住动了动,却吵醒了睡在身边的男人。

昨晚他们太过于激烈,做完之后,匆匆洗了一个澡,几乎是刚碰到床,就睡着了。

事实上,她连自己是怎么洗澡就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她迷迷糊糊被叶景琰冲洗了一会,拿着浴巾一裹,就躺上了床。

“醒了?”叶景琰温柔的捋了一下她脸上的头发。

“嗯。”

叶景琰动了动手臂,重新搂上了段依瑶,“天还没亮,再睡会吧!”

段依瑶微微睁开眼,看见室内一片黑暗。闭着眼点头。

……

“大哥,都几点了你们怎么还没起?”

段依瑶刚重新睡熟,被一声惊呼叫了起来,她疑惑的睁开眼睛,又听见了敲门声。

“大哥,你们在吗?”

叶景琰额头上的青筋凸起,他将手臂从段依瑶的头下抽了出来,温柔的帮她盖好被子,“你先再睡一会,我去看看。”

段依瑶哪里还睡得着,只是点头,但却没有闭上眼睛。

“大……”

叶初雪刚想要再接再厉,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她看着叶景琰现在门口,剩下的话都吞进了肚子。

“到底有什么事?”叶景琰不耐烦的揉着额头。

“那……那个……”叶初雪支支吾吾了半天,“我饿了,可是冰箱里没有什么吃的……”

叶景琰听见事这件小事,强忍住发火的冲动,“你不会自己出去买?”

“我对这里又不熟,不知道在哪里买早餐啊!”

叶景琰目光冷冷的盯着她,“出门就是便利店。”

“哦……那我先去了。”说完,叶初雪把腿就跑,她可不想等着叶景琰发脾气再走,那到时候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离开的了!

走到一半,她又突然退了回来,叫住准备关门的叶景琰,“对了,大哥。你和……依瑶姐要不要吃什么?”毕竟累了一晚上……

后面的那句话她不敢说,怕叶景琰记仇。

“你看到有什么就都买点回来。”叶景琰不耐烦的打发她离开,然后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

“是初雪?”段依瑶躺在床上问道。

叶景琰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他轻声应了一声。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初雪刚才可是说这么晚了。

如果连她都说晚,那肯定是很晚了!

叶景琰拉开窗帘,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铺上,他回头,看了一眼手表,“快到十一点了。”

“啊!”

段依瑶惊叫一声,想要坐起来,但是意识到自己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连忙又躺了回去。

难怪初雪说晚了!他们的卧室是因为没有拉开窗帘,所以让她一直以为天还没亮,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睡好,他们到底折腾到什么时候啊!

叶景琰回到床上,将段依瑶搂进怀里,“还早呢,你要是累就再睡一会。”

“不睡了。”段依瑶挣扎着要起身。她怎么敢再睡,马上就要到午饭了,被叶初雪看见,影响多不好!

叶景琰像是看出了她心里的顾虑,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头,“你要是觉得有顾虑,我就叫她别回来了!”

“那怎么行!”段依瑶昂起头,“她可是你亲生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做!”

“亲生妹妹怎么会这么不懂事。”

经管叶初雪早上自认为发挥到了自己最极致的演技,但还是被叶景琰一眼看穿,他这个妹妹这个完全就是故意的,她肯定是听见了他们的事,故意过来挑衅他。

但是为了保护屋内依瑶的面子,他也只能陪她演戏了。

他们静静的坐了一会,叶初雪就提着大包小包屁颠屁颠的回来了。

“大哥,你看,我把我看到的都买回来了!怎么样?不错吧!”

叶初雪将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各种补品燕窝,琳琅满目,中间还有一些普通的早点零食。

“怎么样?我想的周到吧?”叶初雪凑近叶景琰,想要等他的夸奖。

段依瑶看见桌上的东西,顿时明白过来,脸红成了猴子屁股,但是叶景琰却丝毫没有变色。

叶景琰翻了翻桌上的东西,满意的点头,“还行,待会给你钱。”

“好嘞!”叶初雪拍手,眯了眯眼睛,笑得一脸灿烂。

提到钱,她就知道叶景琰给她的肯定不可能只有这点燕窝钱,于是自告奋勇的拿起桌上的燕窝,就要往厨房跑,“这个燕窝我会熬,我去给你们做!”

说完,乐颠颠的跑开,从她的背影看来,活脱脱就像是他们聘请的一个小保姆。

段依瑶由始至终都红着脸,等叶初雪进了厨房,她才终于害羞的抬了一点头,“初雪她是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吗?”

叶景琰思索着该怎么回答,但是看到段依瑶红的滴血的脸,没有办法,只能对她点头。

“啊!羞死人了!”段依瑶将头埋进枕头,她还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没想到人家早就听到了!

关键听见的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小姨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