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女人,别逞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收回手,坐直身体,不自在的伸出聊。萧钰麟见她窘迫,忍不住笑了笑,扶起她的脚,将鞋子套上。

“好了,你试试,看能不能走。”萧钰麟站起来,拍了拍手,伸到她面前。

谢安娜有一瞬间的恍惚,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握住萧钰麟的手,双手交叠,她的手心一阵发热。

“很热吗?”萧钰麟低头,见谢安娜脸上的表情怪异,“或者是鞋太高了。不能走路?”

“没……没事!”谢安娜连忙低头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悸动,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老是心不在焉的,不敢看萧钰麟的眼睛,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今天的萧钰麟跟前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终于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贵气,脱去了吊儿郎当的伪装,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真的让人很难不喜欢。

“实在不行就告诉我,别逞强!”萧钰麟带她下楼的时候凑到她耳边嘱咐了一句。

谢安娜连忙打包票,“我可以的,不过是一点点擦伤,一点也不疼!”

“是吗?”萧钰麟别有深意的看了谢安娜一眼,“总之太疼的话就跟我说。”

在谢安娜第三次点头确认之后,萧钰麟才带着她走到楼下,下面的人看到他们走下来,早就停了自己正在做的事,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他们。

就连众星捧月的女主人也不例外,她看到萧钰麟温柔的握住谢安娜的手,却不自觉的握紧的拳头。

虽然知道萧钰麟很有可能是故意在气自己,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气怒。

“钰麟,你来了!”女人上前一步,自然而然的挽上了萧钰麟的另一边手臂。

顿时,全场哗然,谢安娜感觉自己的手火辣辣的,她动了动手指,最后松开了萧钰麟,手放下的一瞬间,却被萧钰麟及时握住。

“抓紧我,别走散了!”在谢安娜疑惑的目光里,萧钰麟说道。

谢安娜一愣,见对面的女人皱着眉头,鹰鸠的盯着自己,后知后觉的答应,“好。”

萧钰麟说的话虽然小声,但是周围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不敢议论,但是都从各自的眼睛里看见了惊讶。

“徐薇,今天是你生日,应该到舞台中间了。”萧钰麟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说话期间。还帮谢安娜挽了一下头发。

徐薇握着他的手臂紧了紧,笑道,“你跟我一起去吧,每年的吹蜡烛不都是你跟我一起的吗?”

“这次恐怕不行了,我怕她会吃醋。”萧钰麟说着宠溺的刮了一下谢安娜的鼻子。

在谢安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徐薇拉住她,“不会的,我跟钰麟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你不会生气的吧?”

“啊?”谢安娜没有跟上他们的节奏,两眼迷惑的看向萧钰麟,可萧钰麟这次却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徐薇目光逼迫,她别无选择,只好对她说,“我……我不生气。”

“看吧,她已经说了不生气了,钰麟我们上去吧。”

萧钰麟从徐薇那里抽出自己的手腕,握住了谢安娜的手臂,“她说的是气话,我最了解她,待会肯定会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哭鼻子,我可舍不得。”

“不会的,不会的……”

谢安娜想要解释,却被萧钰麟打断,“你就不要再逞强了,我都知道。”

谢安娜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个大头鬼,明明是你自己不想上去,还拉着我做挡箭牌!

“钰麟……”徐薇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你变了。”

“人都在长大,总不可能一成不变,应该变了……”萧钰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有些惋惜。但是决绝的意味却更重一些。

“你说的对,这一次,我应该学会自己一个人上去。”

徐薇对谢安娜笑了笑,随即昂起头,仍旧像个公主一样在众星捧月重走上了舞台中间。

灯光熄灭的瞬间,徐薇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谢安娜,她被看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但是总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就好像她抢了一样她很珍惜的东西。

点燃蜡烛,徐薇双手抱拳,闭着眼睛许了一个愿,在吹熄蜡烛的之前,她拿起话筒,清咳了一声。

“感谢大家今天来这里,我很高兴,但是有一件事。却让我不那么开心。”

说着,她将目光移向萧钰麟所在的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以为她会借着这个机会像个怨妇一样发泄自己的不满。

可是,徐薇生来骄傲,能在人前说这样的话已经是她的极限。

说完这句话,她忽而笑了笑,“但还是祝福你。我最好的朋友,虽然你找女朋友这件事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说完,就一口气吹熄了蜡烛,吹完之后,就像赌气似的,抬头看向萧钰麟的方向。

好像是在说,看吧,你没有你。我也一样能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

萧钰麟握着谢安娜的手渐渐收紧,刚开始谢安娜还能承受得住,但是萧钰麟却没有一丝自觉,越来越变本加厉。

谢安娜终于忍不住,凑近他的身体,小声开口,“我的手有些疼!”

萧钰麟被她提醒,就像如梦初醒,低头,看见两人相握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他单方面的握紧。

放开手,谢安娜犹豫太过疼痛,眉头深深皱起,她手指通红,但看见有人向他们这边看过来,仍旧昂起头微笑。

萧钰麟有些愧疚,虽然名义上是她来补偿自己,可是只有他知道,她根本不需要什么补偿,没有什么义务承受自己的痛苦。

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她,萧钰麟直接伸手一捞,将谢安娜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这个动作本来没有多的意思,但是在外人看来,却像是宣誓主权,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徐薇。

徐薇在跟人一杯一杯碰酒,她虽然被热闹包围,可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落寞。

她手里的酒杯一次又一次的续满,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萧钰麟看了一会,觉得刺眼,移开了眼睛。

“怎么了?”谢安娜感觉自己周身都是低气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问完之后她就后悔了,在这里,除了被人群中包围的那个女人,还有什么事能让他不自在?

她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就凭这两个人的动作,就已经明了,绝对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

“走吧。”萧钰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将她带到了人群中。递给她一杯红酒。

顿了顿,又嘱咐道,“如果不能喝,就抿一下,不要勉强。”

谢安娜朝萧钰麟翻了一个白眼,她可是千杯不醉,不然怎么可能一个人去酒吧那种地方。

“那你是怎么喝醉的?”萧钰麟明白她白眼的含义,问道。

“那……那只是一个意外!”不提还好。一提就让谢安娜郁结,要不是那天太伤心,故意将自己灌醉,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破事。

“行了,别吐槽了,待会进去,你不用说话,跟着我就行。”

谢安娜点了点头。说的好像要进古墓似的,有什么天大的危险,一不小心就命丧于此。

想着想着,谢安娜就笑出了声,萧钰麟见她双眼无神的盯着人群,知道她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了,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别走神!”

“哦。”谢安娜委屈的应了一声,这只手就是刚才被他捏的那只。稍微一碰,都有些疼。

见她的神情不对,萧钰麟顺着手臂看到两人握住的手,愣了一下,松开一些,“我没发现……”

谢安娜抬头对他笑得灿烂,“我没事!”

你当然没发现,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徐薇身上。哪能顾得上别人!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这声音虽然没听过几遍,但是谢安娜还是一下就能判断,这是徐薇的声音。

抬头看到她优雅的执着酒杯,无懈可击的笑容挂在脸上,谢安娜不禁有些反感。

这两个人都是,明明心里都不爽,却偏偏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虽然萧钰麟如果一直对她嘘寒问暖她会有一点生气。但是这样压抑着自己,她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更生气一些。

“钰麟,我敬你。”

不等他们两个人回答,徐薇已经举起手机的酒杯,对着萧钰麟微微一送。

萧钰麟手指动了动,最后也抬了起来,清脆的碰上徐薇的杯子。“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两人对视了一眼,仰头将所有的酒都灌进了喉咙。

这种感觉,让谢安娜想起了古装电视里离别的一幕,两人都是决绝的碰杯,一饮杯中的酒,然后两人转身,各自往各自的方向离开。

现实虽然没有电视里面那么豪壮,但是无形中却弥漫饮一股淡淡的忧伤。

谢安娜不知道这种心情是从萧钰麟身上蔓延出来的,还是从徐薇身上,又或者两个人身上都有。

“今晚就住这里?”喝完酒,徐薇用纸巾擦拭着嘴角,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开车回去。”萧钰麟按了按太阳穴,“所以今天只能喝这一杯,不然就成酒驾了。”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谢安娜疑惑。

萧钰麟偏头,将左手握住的谢安娜举了起来,“以前是我一个人的命,现在还有她,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哦?”徐薇擦嘴的动作一顿,“萧钰麟,你真的变了!”

萧钰麟不置可否,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要不是你顶着这张脸,我真的要以为你是冒名顶替的萧钰麟了。”

萧钰麟脚步一顿,“我还是原来的我。”

萧钰麟走出人群,就加快了脚步,谢安娜膝盖有伤,刚开始还能跟上他的步伐,后面却有些力不从心。

“唉呀!”

终于,在快要出门口的时候,谢安娜被门槛绊倒。整个人都跪坐在地板上。

“你怎么样?”萧钰麟被她的惊叫声拉回神智,跑过去,蹲在地上。

“没事,对不起。”她知道他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她也不想拖后腿,可是这腿不争气!

“跟我道什么歉?”萧钰麟又怒又气,她明明没有错,是他不注意。她却要反过来道歉。

“这是怎么了?”徐薇听到动静连忙走过来,跟在她身后的一些小跟班也都围了上来。

“摔倒了?”徐薇皱眉,转身吩咐佣人,“去把屋里的医药箱拿过来!”

“我没事。”所有人都过来,将她围城一个圈,她坐在地上,有些呼吸不过来。

她想提醒他们散开一点,可是转念一想。她又不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有人听她的呢?

她坐在地上,努力的呼吸,但还是感觉有些缺氧,眼睛不由自主的想要眯上。

萧钰麟察觉到谢安娜的异样,将凑近的徐薇推开,“我来就好了,你带着他们散开吧!”

徐薇一愣。嘴角苦涩,“好。”

说完就带头走出人群,“大家都散了吧,反正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萧钰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也有些发愣,但还是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谢安娜身上。

“你没事吧?”

谢安娜摇头,“我没事。”

她觉得有些罪恶,感觉他和徐薇两个人是王子公主。而自己却是横在他们之间的那个巫婆。

萧钰麟不等她反应过来,直接将她打横抱起,“你的伤口裂开了一点,我车上有备用药,待会给你重新包扎一下。”

“哦。”谢安娜伏在萧钰麟的肩膀上,透过人群,看见徐薇正好在朝他们的方向看。

她忍不住发抖,那种眼神,幽怨而又痛苦,肯定是受了很大的伤害。

“在想什么?”萧钰麟将她抱进副驾驶,这一路上她都异常安静,不像是她的风格。

“是太疼了吗?”

萧钰麟蹲在身子,看她的膝盖,已经渗出了一点血水,除了这个伤口,其他地方也有许多淤青和擦破皮的小伤口。

“怎么这么不注意。”萧钰麟皱眉,跟着他不过参加了一个宴会,一个多小时,将自己弄得全身都是伤,真的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