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吃你的豆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然让自己的大嫂穿那么暴露的衣服,自己穿也就算了,叶景琰才懒得管她,可是段依瑶就不一样了。

段依瑶是他女人,怎么能穿那种衣服出去。

叶景琰算是明白了,叶初雪来他们家就是在教坏段依瑶来的。

叶景琰都有些怀疑了,叶初雪到底是不是被赶出来了,说不准就是叶初雪自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又找来南宫昭一起作戏。

目的就是在他们家住下,然后教坏段依瑶。

叶景琰蹙眉看着叶初雪,“你去把你带来的钱包拿出来。”

叶初雪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便也就乖乖的去把钱包拿了过来。

“诺”叶初雪把钱包递给叶景琰,叶景琰看了一眼。嘴角扯了扯,眼中带了笑意。

突然说道:“咦?有人敲门,初雪你去看看是谁?”

叶景琰说的话叶初雪一般不好违抗,便只是努了努嘴,跑过去开了门,可是门口谁都没有。

叶景琰在叶初雪身后,轻轻推了一把叶初雪,随手把叶初雪的钱包也给扔了出去。

拍拍手,利落的关上门。

“大哥,大哥你干嘛啊”

“大哥,开门啊,我可是你亲妹妹……”

“大哥……依瑶姐……救我……”

“这……景琰,要不给她开门吧?”段依瑶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的叶初雪的哀求。

“不行,那么多钱,还要赖在我们家干嘛?”叶景琰不用质疑的说道。

口气强硬,态度鲜明,就是不能给段依瑶开门。

“依瑶,我们去睡会吧?”叶景琰笑眯眯的看着段依瑶。

“不行。”刚吃完饭,就要睡觉,是会胖的。而且自己也不是很困。

“为什么?”叶景琰装作有些受伤的样子,看着段依瑶。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的段依瑶有些不忍心。

“好吧,好吧,那就是去躺会。”段依瑶说完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初雪怎么办?”

刚刚叶初雪可是被叶景琰给关在门外了,而且大中午的太阳那么毒,万一叶初雪中暑了可怎么办?

叶景琰听到段依瑶说的事情是叶初雪的事,当下也是蹙了蹙眉,而后一想,这丫头又不傻。

“没事。叶初雪她又不傻她会自己找地方的,走吧,咱们去休息吧。”叶景琰看着段依瑶温柔的说道。

“可是……初雪……真的没事吗?”段依瑶还是有些不放心叶初雪,再次抬头询问叶景琰。

“没事。”叶景琰蹙眉,他女人这是怎么了。

都怪叶初雪,把他女人都弄的不把他放在第一位了。

叶景琰不开心了当下就直接打横抱起段依瑶,直接抱回卧室。

“啊!”

“干嘛啊,景琰。”绕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段依瑶依然有些害羞,脸色微红。

“干嘛,睡午觉”叶景琰抱着段依瑶,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把粘人的叶初雪打发走了。

终于又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

叶景琰乐了,真好。

……

哼,大哥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给赶出来了,……呜呜呜……

大哥好狠的心……就把我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扔在了门外。还不给我一分钱……连手机还没有给我……让我怎么联系南宫昭……

咦……?对了,大哥推我出来的时候好像是扔出来一个东西吧?

那个被叶景琰随手扔出来的好像就是自己的钱包。

叶初雪迈着碎步,一步一步的走着仔细的看着旁边的草丛里是不是会有什么东西。

“找到了。”叶初雪在一旁的草丛里找到了她的钱包。

“还是大哥好,知道把我的钱包给我扔出来。可是……可是……我的手机啊……”

叶初雪知道回不去了,就自己走到外边的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附近的商场。”叶初雪看了看自己脚上穿着的拖鞋和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可犹豫的说道。

出租车师傅在后视镜中多看了两眼叶初雪,这姑娘穿的真是奇怪。不会是把钥匙锁家里了吧?

嗯,看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嘛。

司机师傅一个人在脑海中脑补了很多叶初雪为什么穿着拖鞋和睡衣就出来的情况。

……

“景琰,你说初雪她一个人不会还在门外边吧?”段依瑶依旧觉得叶初雪一个人在外面有些不放心。

叶景琰不乐意了,蹙眉,“没事。不用管她。”叶景琰闭着眼睛,淡淡开口。

段依瑶想了想。觉得还是不放心,想要起身下去看看叶初雪是否还在门口。

“你干嘛?”本来闭着眼睛的叶景琰因为段依瑶的动作,而睁开。

“初雪没有带钱也没有带手机,她能去哪里啊?不行我得去看看。”段依瑶着急的说道。

叶景琰听着段依瑶说的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段依瑶不知道叶景琰在笑什么,只能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叶景琰。

这傻丫头。“刚刚我把手机装在钱包里一起给她扔出去了。”

叶景琰笑笑,看着呆愣主的段依瑶,伸出手刮了刮段依瑶的鼻子。

“你刚刚把钱包和手机都给扔出去了?”段依瑶还是有些疑惑。

“是啊,她可是我亲妹妹啊。”叶景琰有些好笑的说道。

叶初雪在怎么样,也是他叶景琰的亲妹妹,就是叶景琰在怎么使唤叶初雪。骨子里还是疼她的。

“好啦,乖乖睡觉。”叶景琰在段依瑶的额间吻了吻,把头埋在段依瑶的颈间淡淡开口。

“嗯,好。”段依瑶看着叶景琰安静的侧颜,心里暖暖的。

但是时不时的她还是会想起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那个因为意外而去世的宝宝。

前两天刚接到法院的传票,说是就这几天。就会开庭,一想到这里段依瑶就难受。

叶景琰察觉到了段依瑶的变化,睁开眼睛,温柔的看着段依瑶,“依瑶,怎么了?睡不着吗?”

叶景琰本是觉得中午了,想让段依瑶休息会,可是现在看段依瑶好像并不困的样子。

“没事,景琰,我们一起休息会儿。”说完段依瑶便闭上了好看的眸子。

叶景琰,眯眼,他知道,段依瑶应该又想到了孩子,心里难过。

“嗯。”叶景琰看着已经闭上眸子的段依瑶,淡淡开口,便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

谢安娜回了学校,每天依旧是上课下课,不迟到,不早退。

一切依旧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谢安娜最近没有什么课了,大都是一些复习,每天都抱着一大推的复习资料,在图书馆,阶梯教室看着。

谢安娜没有去联系萧钰麟。萧钰麟也没有来学校找过谢安娜,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来过。

萧钰麟在这一个星期里没有联系谢安娜,谢安娜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有一种什么感觉,心里有处地方有些难受,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就是疼痛。

不过……萧钰麟没有来找自己不就是自己想的吗?自己不是决定要和萧钰麟断绝联系吗?

正好……现在这样。谁都不联系……

一切都是自己所想的样子。

阶梯教室里,靠窗的位置,谢安娜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

萧钰麟进教室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谢安娜正在低头看着什么,认真的低头看着。突然轻声笑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窗外的风景。

恰好窗外吹来一阵微风,吹的谢安娜本来披散在肩上的秀发飞起,谢安娜抬起手来,把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

就是这么一幕,让萧钰麟的心似乎漏了一拍。仿佛这一个星期空落落的心,低落的心情,在见到谢安娜的一瞬间,都随着从窗口吹进的微风而去。

“谢安娜!”

谢安娜听到有人在叫她,便扭头,扭头就看到了斜靠在墙壁的萧钰麟。痞气的笑着,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萧钰麟身上,似是一个天使般,但是确实噙着邪笑的天使。

“你怎么来了?”谢安娜见到萧钰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中有微微的欣喜。

此时的萧钰麟少了平时的桀骜不羁,多了一丝温柔。多了几分阳光。

萧钰麟脸上洋溢着笑意,缓缓的从门口向谢安娜走来。“怎么?来看看你啊,毕竟……”

萧钰麟顿了顿,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谢安娜,说:“毕竟。咱们俩的关系又不是一般的关系,来看看你也是正常的不是吗?”

是啊,萧钰麟他本来就是一个公子哥,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他怎么可能是因为想自己,所以才来看自己的呢?

呵呵,谢安娜在心中自嘲的笑道。

“怎么?看本公子来了不开心吗?”萧钰麟蹙眉。原本好看的眉眼因为蹙眉而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谢安娜为什么突然就变了脸?明明刚刚还是很开心的样子的。

是因为讨厌自己吗?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吗?

想到这里,萧钰麟心中却不知为什么有些郁闷。

可是萧钰麟又转头想了想,自己想这么多干嘛?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管她谢安娜开不开心,讨不讨厌自己。

“你来干嘛?上一次不是已经赔偿过你了吗?”谢安娜瞪眼,皱着好看的眉,有些疑惑的看向萧钰麟。

萧钰麟痞笑,“是啊,上次的你是已经赔偿过了自己,可是……”

走到谢安娜面前附身在谢安娜耳边轻声说“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可还没有赔偿自己呢。”

“谢小姐那天晚上可是奔放的很呢。”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近在咫尺的谢安娜的眸子,一字一句的道。

“你……”谢安娜气结,脸已经红成了苹果状,好看的眼睛怒瞪着萧钰麟,想要说,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萧钰麟觉得谢安娜就是自己的开心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逗她,喜欢看她现在这样炸毛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

萧钰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也没有这样的爱好趣味。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好像……好像是在遇到谢安娜之后吧。

想着想着,萧钰麟的嘴角就不直觉的扬起,谢安娜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着萧钰麟,“那晚上本来就是意外。而且……而且是我吃亏了好不好?”

呦,这丫头倒也不是很傻嘛,知道是自己吃亏了。

说起那晚的事情,萧钰麟就有些别扭,那天送完谢安娜以后,他本来是想要去和自己的几个哥们去酒吧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他就鬼使神差的开着车到了那栋别墅,进了酒窖傻站着,想着他那晚和谢安娜进酒窖拿酒的样子,越想越开心,竟然还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站了许久以后依旧是是蒙头蒙脑的去了那间房间,站在门口看着。想起和谢安娜那个傻丫头说的话。

回到床上躺着,没有换过的床单,萧钰麟是个有些许洁癖的人,可是那天就是那么随意的躺了下去。

本来没有留意的床单中间,居然有一抹红。

萧钰麟在看到的那一瞬间真的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情,兴奋。开心,紧张,惊讶?

多种情绪瞬间充斥着萧钰麟的大脑。

“我不管,反正那晚谢小姐是生猛的很,占尽了我的便宜吃尽了我的豆腐。”

“怎么?现在想反悔了?”萧钰麟一点一点的逼近,“谢小姐……你不会是想借醉酒的名义来不承认吧?”

谢安娜真是百口莫辩。明明就是他萧钰麟占了她谢安娜的便宜不说,现在还说是自己占了他的便宜,吃了他的豆腐。

世界上还能有比他更不要脸的生物吗?人类可能是没有他这么不要脸的了,说不定还会有这么一种这样的生物同萧钰麟一般无二。

“明明就是都喝醉了,你兽性大发,居然说我占你便宜!”谢安娜被萧钰麟的逼近不得不向后靠去。

为什么她和萧钰麟每次都是这样?

先是自己在酒吧喝醉酒遇到萧钰麟,两人产生了纠葛,那晚也是,明明是陪失恋的萧钰麟喝酒解闷的,可是为什么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明明……明明自己的酒量是非常的好,那晚怎么就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这傻丫头居然敢走神?在和我说话的同时居然敢想其他的事情?萧钰麟不能忍了,蹙眉,不悦的说道:“谢安娜,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