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这个女人是我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她睡的很累,也很沉。

任窗外的闲言碎语飞过,任网上的流言成倍的增长,她都不在乎。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希望明天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而萧钰麟,此刻还在捏着谢安娜留给他的纸条。

这就是那个女人的处理方式吗?她自认为这样他们就互不相欠了吗?这个女人还真是个笨女人。

哼!决不允许!

萧钰麟的拳头攥的更紧了些,他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让她明白,她是他萧钰麟的女人,不是她想走就可以走的。

她竟然让他如此丢人,他就要让她尝尝背叛他的下场。

第二日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了谢安娜的床上,春末的气息越来越来越明显,甚至都有了夏的痕迹。

谢安娜感到头疼的厉害,可能是昨夜想事情想的太多了,以至于睡的非常沉。

“哎呦。”刚要起床,却一个踉跄,又跌了回去。原来昨天走路太多,而磨破了脚后跟,谢安娜这才想起来,昨天的时候,她曾经光着脚丫从萧钰麟的公寓里出来,然后还走了一段路。之后才遇到了东子,一想到东子,谢安娜又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还给东子买鞋的钱呢。

“安娜,电话!”谢安娜的手机回来之后就设置了静音,她不想再去被电话烦扰。

可是,这会儿她的手机来电显示却是“萧钰麟”三个字。

“好的,谢谢。”在听到同学的呼喊声后,谢安娜紧张去看了一眼手机。

她有些犹豫,要不要接电话,可是又忍不住想要接听电话。

按下接听键之后,谢安娜的心砰砰的跳的厉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一样。

“谢安娜,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洗漱换衣服。二十分钟后,务必出现在学校门口东侧,车牌号是……”萧钰麟以快的语速结束了话语,而谢安娜则是愣在了原地。

她虽然非常抗拒萧钰麟,但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自己摆脱他。

抗拒是抗拒,可是每次一接到他的电话,还是乖乖的跟着他的思路走。

“好。”沉默良久,谢安娜终于说话了。

萧钰麟长舒了一口气,如果这次她没有说话,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冲进宿舍把她给揪出来。

“我等你。”顿了顿。萧钰麟又说到。

大学校园向来都是花的海洋,而谢安娜所在的这所大学,也不例外。

萧钰麟坐在车里,望着窗外的花,突然想起那句,我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这句话曾经是他非常喜欢的一句诗,现在,貌似很应景。

看着这些花儿,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徐薇的那一通电话。

谢安娜从宿舍出来之后,忐忑不安的往外走。

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嘶”的一声。

“上车。”男子的声音浑厚而有力,再抬头,就看到了萧钰麟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带着一丝英气,还有那么点点的傲气。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让谢安娜毫无招架之力。

“我……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谢安娜的声音很小,像是从嗓子里面挤出来的一般,可是,这并不妨碍萧钰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是么?你不让我来找你?难道是想和东子在一起么?”萧钰麟的声音凌厉的就像是一把剑,径直插在了谢安娜的心上。

她竟然还感觉到了丝丝痛苦。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至于萧钰麟到底想象的是什么样子,其是谢安娜也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不应该让萧钰麟误会,尤其是误会她和东子。

萧钰麟冷笑一声,“是么?难道你和她侧面接吻,你能告诉我这是假的?有铁证呢。”

说完,冷哼一声,“上车。”

萧钰麟的手上,青筋暴露。无不彰显出他的愤怒。

谢安娜不敢再多说话,跟着萧钰麟上了车。

“女人,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萧钰麟一边说,一边猛踩油门,一下子就冲出了好几米,身后扬起一层尘土,让人们不得不为这个城市的空气感到悲哀。为这个城市的环境感到悲哀。

“你要带我去哪里?”谢安娜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扯得更紧了些。

“回家。”

“我不去。”谢安娜一听到萧钰麟说要带她回家,立马摆出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她才不要跟他回家呢。本来就已经说不清楚了,如今更是稀里糊涂了,何况,又搅和进来一个东子。这都让她感到无比的迷茫。

只是。在这个时候,谢安娜的手机响了。

谢安娜看着来电显示,没有接。

“怎么?接电话啊,看看是不是哪个男人想你了呢?”萧钰麟说着这些话,有些酸涩。

“没什么。不接了。”

萧钰麟淡淡的一笑,心头竟然有些高兴,因为这个女人也知道考虑自己的感受了。可是。他微微一瞥,看到了来电显示上“东子”二字。脸色不由得变了许多。

东子是萧钰麟的哥们儿,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呢?

而且,还给谢安娜打电话,这着实让萧钰麟有些不爽。

“接吧。没准儿找你真的有事儿呢。”萧钰麟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好。”谢安娜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完全没有听出来他说的是反话啊。

“啊……!”一个急刹车。谢安娜差点趴在前面的车座椅上。

其实,萧钰麟已经带着他出了校门走了一截子路,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下车。”萧钰麟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到底懂不懂得廉耻,都这个时候了,他都将她从学校接出来,她去还要去接东子的电话,果然是水性杨花啊。

谢安娜根本就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但是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去问。

谢安娜下车之后,萧钰麟一刻都没有停留,开着车子绝尘而去,留下一地狼烟和落寞的谢安娜。

东子在打了谢安娜的电话之后,发现她总是不接,心下奇怪,隐隐的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发信息给谢安娜,谢安娜回复他说自己在路上。

东子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东子,你不用管我。真的,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不用,你真的不用来。”谢安娜和东子在电话里聊着,却没有注意到换了一辆车的萧钰麟其实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原来,萧钰麟开车走了之后不放心她,又换了一辆其他的车子跟在了她的后面。

可是,却听到了她和东子的对话。

“哼,她还真是不缺男人啊。”萧钰麟一拳打在了方向盘上。再也没有回头去看谢安娜,既然一会儿会有东子来接她,他还跟着凑什么热闹呢。

良久,谢安娜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不知怎么就好怀念小时候,想起来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看星星,无忧无虑。

而现在,竟然会遇到了这么多棘手的事情。

只是,她未能料到,此刻,危险这在悄悄的靠近,一点点的向她袭来。

路边突然出现了好几个男人。似乎在聊着什么。

“对,就是她,我们看过照片了,就是这个丫头。老大说了,如果真能卖出好价钱,给咱们一人多加两万块奖金!哈哈。”

“这个丫头,真的是老大说的那个么?可别给弄错了。回头再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会的。”其中一个大胡子的男人说道,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似乎这胡子是万能的,只要他摸一摸,就能够将事情办成一样。

“那咱们现在开始行动?”另外一个精瘦的男人说。

“哥几个,上……!”

谢安娜一边走一边无奈的笑笑,大家都传言她被包养。却不知道,此刻他将她一个人放在这路边,谢安娜心底生出无限的悲凉来,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她感到温暖了。

虽然谢安娜已经告诉东子,不让他来,可是东子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但就在下一秒。谢安娜挂了东子的电话之后,一扭头的瞬间,感到自己脖子一紧,似乎有重物在自己击倒。

一个踉跄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紧接着,眼前一黑。

她彻底什么也看不见了,什么情况?

“你们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谢安娜这才知道。自己被人黑了,用东西罩住了头,感觉手脚被控制住,然后他们用一些绳子把自己绑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谢安娜欲哭无泪,自己不曾得罪任何人,怎么就会被人……绑架了呢。

“别说话,否则哥几个。就把你……强……了。”一个男子厉声喝道,谢安娜感到自己好像是被抬到了一处地方。

直觉得一阵前倾,她知道,这是在车上,他们把她放在了一辆……黑车上?谢安娜不禁想起了以前电视里面的情节。

可那些都是绑架的富人家的女儿,和她谢安娜一介草根,有什么关系?

“老大。妥了……”

迷迷糊糊中,谢安娜听到他们在打电话。

而这个时候,谢安娜自己的手机也响了。她猜到了是东子的电话,因为之前东子一直说要来接她。

“滴……”谢安娜的手机被那群人给关掉了。

她的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次真是遇上坏人了。

“哈哈,没想到这丫头竟然都有了人惦记啊。”其中一个声音粗犷的人说道,谢安娜被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这一路颠簸,似乎是在走一段山路。

路上极其不平整,而这一路,不断的听到他们在谈论一些什么,自己又听不大懂。

谢安娜的心里害怕极了,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好的,老大,知道了,把那小子放了吧,他说的姑娘我们已经到手了,晚上就可以送到您说的拍卖场,条顺盘靓,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又一个声音温和纤细的男人在接电话。

拍卖场,姑娘,老大……一切都让谢安娜感到恐惧,姑娘是说她无疑,可是拍卖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丫头,老实点,别老乱晃,小心把你扔到这荒山野岭去喂狗!”

原来。是谢安娜听到他们的对话和打电话的声音之后,感觉到了危险,悄悄的用自己的感知往车门的方向挪,但还没挪几步,就被发现了。

而东子在不断的给谢安娜打电话而没人接的时候,这才又和萧钰麟联系。

“怎么?你接到她了?”对于东子的行为,让萧钰麟很是生气。好歹东子也是他哥们儿,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拐带自己的女人。

但是,萧钰麟虽然生气,可是并没有真的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而是很生气那个女人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避讳呢?该死的笨女人!

……

蔚蓝天空中有风轻轻吹过的痕迹,还有飞鸟时而划过云朵的芬芳。

萧钰麟站在公寓的顶层,看着窗外的阳光。此刻,他心尖上的女人,正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他自己完全不知情。

东子在听到萧钰麟的斥责的时候,并没有对他的情绪或者说和谢安娜之间的事情进行就一下解释。他现在没有这个心思,也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早晚有一点。事情会水落石出。

而此刻,他最想让萧钰麟知道的是,他已经找不到谢安娜了。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位置,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之前还和谢安娜通过电话,可是猛然间就联系不上了。这让他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萧,我不想多说其他的。现在。谢安娜已经联系不上了。”说到谢安娜的时候,东子特意用了谢安娜的全名,也好以此来撇清关系。

只是,萧钰麟现在根本还是在气头上,别说是能够对这件事情做一个正确的判断,就连好好听东子说完话,都做不到。

“好了,别说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萧钰麟说完,将电话挂断了。

留下东子一个人拿着电话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