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不想让她逃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情况,如果萧钰麟不出手的话,他根本就无从下手。

连对方是谁?连谢安娜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萧钰麟在飘窗的位置,站了很久,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最多金、最风流的萧钰麟,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黯然伤神,而且还是因为她和自己兄弟之间的暧昧绯闻,这更加的让萧钰麟感到苦恼了。

对于他来说,这世上的女人,几乎没有他得不到的,只要他想要。

可是,他现在就想要谢安娜,要谢安娜的心。他甚至决定,把她禁锢在他的世界里。让她终生都套不出他的手掌心。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至于谢安娜怎么想的?他也无从了解。

思量许久,才反过味来,想到了东子刚才的电话,才他刚才所说谢安娜联系不上了。

想到这些,萧钰麟的心有些慌乱,这到底又怎么回事儿呢?

之前,他只是一个人在那里伤春悲秋,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而现在,回头想起来,似乎感觉自己好象是错过了什么。

电话打出去之后,他有些担忧,东子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不会一个人贸然行动吧。

不管怎样,再怎么说,东子也是他的好哥们儿,就算是东子看上了他的女人,他依然还是他的哥们儿,男人的思维有的时候很奇特,朋友是朋友,女人是女人。

“萧,你听我说,我之前给谢安娜联系,他还接我电话,我说她一个人在路上不安全,想要去接她,可能也是最近网站的一些流言让她害怕。所以,她决拒绝了我。现在,她的手机,根本就不打不通。”东子说这些的时候,声音比较急,听着就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声音里带着一点点抽泣。

“你哭什么?”萧钰麟不屑的说道,其实内心早就有一点点的自责,这个事情,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引起来的。

不过是因为看到她要界接听东子的电话。就被他赶下车。想象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只是,他们两个在打电话的时候,谢安娜却早就被人推进了一个暗室里。

谢安娜的眼睛,此刻已经被白布蒙起来,这样,在换布的瞬间,她好象是看到了一点点光线,而这光线,恰巧就是镁光灯的光线。

作为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谢安娜这点的还是懂得的。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起码这里是一个公共场所。

想到这些,她之前的担忧稍微好了些,不再像以前那样浓烈了。

一路上被人推推搡搡的,谢安娜终于被人推到了一个地方,不在移动。

“丫头,老实点不然你的小命就没有了。”声音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个女人。这一路上,她都是被几个男人带着。现在不知道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方,竟然会换成了一个女人来看着她。

这反而让谢安娜感到有些心安,不然的话,她要时刻担心着自己是不是会被人怎样?

“我知道。”谢安娜的声音冷静的出奇,她一直在暗暗的分析自己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人?

她听到外面好象有音乐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快点,给她化个淡妆,身上擦干净一点。”

“洗澡?你想多了,这个女人可是刚刚才被弄过来的。”

谢安娜听着身边的各种谈话,这才知道,自己敢情真的是被绑架了啊。这种情节以前只是在电影里面看到过,却没有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而且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这让人太不可思议了。

“到底是谁要害我?”谢安娜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在问她自己,又像是在问身边的那些女人。

“来到这里的女人,往往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人买去当奴隶。”这些女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谢安娜的情绪,他们就像是在对着一块木头说话一样,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来对话。

“什么?”谢安娜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更加有些害怕了,她始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进入到这样一个场合。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谢安娜想要说自己身材不好。可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唉,要怪,就怪你有一个好表哥啊。”这些女人有些惋惜的看了谢安娜一眼,继续他们刚才的事情,哦,对。他们是要服从命令给谢安娜化妆,只有这样,谢安娜才能够有一点点的好的气色,而这些,也正是他们想要的。

他们在这个地方从事这份工作多年,见多了被拐进来的女孩,有的是被亲戚给骗进来的。有的则是被人抢过来的。

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姿色非常出众的女子。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他们老大盯说。而今天这个倒霉鬼,也是这样,被自己的赌鬼表哥给骗到了这个地方。

“下一个宝贝是……粉佳人!”

谢安娜迷迷胡胡中,被人给放在一个笼子里,这才被摘掉了眼罩。而同时,听到了主持人在大声说的话。什么宝贝,什么粉佳人。这都让谢安娜感到奇怪。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地方呢?居然还蹦出来了粉佳人……宝贝?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很不适应这里的光线,她细细看去,竟然是一溜烟的镁光灯,在舞台上打出了各种的光线,而自己,正是处在舞台的中央,被放在一个笼子里。而身上,也被用极其轻薄的布料给做了少许的掩盖。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那种若隐若现吗?

有那么一瞬间,让谢安娜以为,自己是不是在演戏?

可是,看到主持人看向她的眼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宠物那样,这才明白,这根本就不是演戏,或许真的就是他们所说的什么奴隶的什么现场。

“我们的粉佳人,想要的请举起你的双手!”主持人说的很是激扬。

一时间,台下瞬间沸腾了。似乎是到了一个100度沸腾的开水里。台下的人都炸开了锅。

“我,出价六万。”

“十二万。”

“十八万。”

“……”

这个时候,谢安娜才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这简直就是荒唐,这种事情分分钟让谢安娜绝望。

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人,而且听到刚才他们所议论的声音。应该是被自己的亲表哥给……

可是,对于这个表哥,谢安娜还是一直拿他当做是最亲的亲人的。

一想到这些,谢安娜的眼角不禁含满了泪水。

“完了。”

她在最绝望的时候,竟然想到了萧钰麟,想到了萧钰麟那双温暖得手,那坚实的胸膛。以及他偶尔的小霸道。这些,都是谢安娜曾经有些怀念的。尽管萧钰麟有些控制欲,尽管谢安娜对他有些讨厌。

可是,现在看来,和萧钰麟在一起时的不适感仍然要好过现在很多很多……即便是流言蜚语,她也认了。

即便是她被人误以为是萧钰麟的女人,也好过现在在笼子里被人这样。

“她到底是什么人?”

“有没有做过检查?”

“这个女人是否干净?”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道。这让谢安娜似乎更加清楚自己的处境了。

“哎呦,不过,这身材可真不错啊。”

“她是学生,绝对不会有乱七八糟的病,这个大家可以放心,身家绝对干净,不会给各位带来任何麻烦。”

主持人的声音像是一粒罂粟。蛊惑着在场的每个人的心,大家都在为眼前这个女孩跃跃欲试,都在尝试着如何来将这个女人据为己有。

“六十万!”

“六十万一次,六十万两次。”主持人手里的小锤子一点点的敲响,也敲响了谢安娜心底的那一抹失望。

这就是结果了?她要以60万的价格让一个男人带走?让一个陌生的男人带走吗?

这都让谢安娜感到难以接受。

“200万。”

就在主持人想要喊出六十万三次的时候,听到角落里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而且一出价就是200万。

谢安娜抬眸。顺着声音望过去,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她的眸光里有着点点的诧异,刚好对上了向他看过来的鹰一般的眼神。

这眼神,让人不由的有些战战兢兢。因为,谢安娜对上的,正是一双紫眸,这眼睛。绝对不说通常人所看到的那种黑色的眼眸。

“280万。”

“280万一次,280万两次。”

主持人也是很奇怪,今天出手的都是大手笔的人,本以为200万来买一个奴,就已经够多了,这下子又出来一个280万。

“400万。送到我的房间。”

很显然,之前出200万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想废话。他现在只想将这个女人带走,而谢安娜的心思却是被这一切吸引。

自己现在怎么也是这种处境了,再挣扎也无意义了。

她此刻看这个两个人倒像是在看戏,在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戏。

然而,她却不知道,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正在听别人的指挥。

“稳住他,一定要先把人救出来。”萧钰麟的声音里包含着的是焦急,是担忧。

“400万,成交。”

紫眸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这落寞于这种声色场合很不和适宜,倒像是沙漠里的绿洲,很少见,却又很新鲜,也许大家对于这个结果也是非常的好奇。

用400万来买一个奴,到时第一次见到。

只不过,看着笼子里的女孩,灵动的身体,以及眼中那无辜的眼神,都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些神往。

漂亮的女孩很多,身材好的女孩也很多,可是眼神如这般灵动的很少,个中滋味,都让人觉得耐人询问。

“萧,安娜她……”东子看了萧钰麟一眼,也顾不得自己之前为了避嫌而没有叫谢安娜的名字而是连名带姓一起称呼。现在一着急,又开始直接喊名字了。

“我花了400万。”萧钰麟的言外之意很清楚,她现在是我的人。

“嗯?”谢安娜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肯花这么多钱买自己。即便这个人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看在他花了这么多钱的份上,想必也还是真心有些喜欢自己的吧。

可是,谢安娜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萧钰麟,想起他对待自己,有时候视若珍宝,有的时候却是弃之如弊……

但是。现在想到他,脑海里竟然是这么渴望他的到来,她想到萧钰麟之前的态度,却又自嘲的笑了笑。他现在也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关在笼子里了吧,如果他知道,会不会后悔呢?

可是。萧钰麟的态度,八成是不会后悔吧。

“1000万。”

“1000万一次,1000万两次,1000万三次。”

就在谢安娜以为自己已经被买的时候,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出价1000万要买自己。

这里真的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人如此变态。至于是什么人来这里出价买谢安娜,她自己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多彩的镁光灯照在笼子上面,这个时候,谢安娜才发现,就连笼子的边缘也全部是灯光,一溜烟的小灯缠绕在笼子的周围,美伦美奂,让人神往。

“好。今天的宝贝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价,1000万,这是前所未有的。”主持人高调的宣传,让台下一阵沸腾。

不断的有人在吹口哨,似乎是在宣扬着这是一场终极的结束。

萧钰麟对于谢安娜势在必得,以为不管怎么说,谢安娜最终还是会落在了他的手里。可是今天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萧总,事情没有办成。”电话那头的人,有些黯然的说道。

“什么?!”

听到对方的声音,萧钰麟本来是满怀希望的,可是一听说没有办成,十分阴郁。

“再说一遍,我只听结果。”萧钰麟的声音里充满了凶神恶煞的分子,完全就像是冬天的天气,阴冷又潮湿,让人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