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我不是他女朋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总,我……搞杂了。”对方说完,萧钰麟不由的把电话咔的一声挂断了。

“东子,你去查查,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萧钰麟在此刻已经明白,这次的事情貌似是有人在策划,或者说,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场阴谋,不然的话,不会发展到这个阶段。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而现在,萧钰麟担心的是,根本就不知道这因果在哪里?竟然会不知道。

就连对方的底细,他也查不清楚。

“好的。”东子看到萧钰麟的脸色,骤然变的那么差。自然就明白了最后的结果。

可是,在卖场里,谢安娜正在出资人的审视下艰难的微笑。

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让对方伤害自己。

但是,她现在唯有让对方有个好印象,才不会对她有伤害。

她要保护好自己,绝对……绝对不能……

四下里,镁光灯的多彩色变成了暖色,这暖色的灯光让人心里比较温暖。

“宝贝儿?看起来条不错啊!”对方看着谢安娜,眼角有那么一丝丝笑意,这笑意,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谢安娜苍白的脸上,无奈的泛起一丝微笑,那顶伤人的自尊让她不允许自己对眼前这个人表现出什么情绪来。

她搞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这么标志的人儿,如果是被某些不良居心的弄到手,可就可惜罗!”来人摸着谢安娜的下巴,笑道。

谢安娜将头扭到一边,本来想要故做微笑,可是,她到底还是不能对于伤害的人笑出来。可是,虽然这个人不是直接伤害人,表哥才是,但是如果没有这群人的存在,她也就不用被表哥卖到这里来了。

越想越是对于表哥气愤。这一切都让谢安娜感到无比的恼火。

而在萧钰麟身边的东子,这个时候,脸色是越来越暗淡。

“东子,有什么线索没有?”

“有,一个叫做六哥的人。”东子说话说一半,望着萧钰麟,不再说什么。

“谁?”萧钰麟的眼神也变得无比的犀利。

“六哥,就是他。那个人,据说很残忍。”东子顿了一下。才用了残忍这个词,他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才能表达的想法。

“是那种变态方法吗?”萧钰麟的眉头皱的厉害,此人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很早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关于这个人的传说。

可是,之前,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人真正的见到过这个人。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视而不见了。

“对。”东子的眼神和他一样,有些痛心。

他们意味只是普通的灯徒浪子,这样的话,他们完全可以用金钱来将谢安娜从对方手里要回来。

可是,现在面对的却是六哥,不是普通人。

“萧,怎么办?”对于这些事情,东子虽然很想很想能够帮萧钰麟一起将谢安娜救出来。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必须要采取其他的措施了。

萧钰麟的心头,似乎是压着千斤重的担子。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成为别的男人的玩偶。

而这个六哥,听说是终极变态的爱好者,死在他手上的女人数不胜数。可是外界却是一直拿他没有办法。

萧钰麟半闭上眼睛,深深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

而六哥,则是看着眼前的女人,表现出来的情况很是满意。

这正是他想的,三年前的那件事情。让他后悔终生,现在,他不想再让这种事情重演。

而此刻,当他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发觉她和她真的很像,他发誓,这让他又想起了她。

“女人……”六哥的声音骤然变得异常的温柔。

这温柔让谢安娜有点不适应。刚才他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竟然会转变的这样快,这都让谢安娜有点不适应了。

“好,那今天的宝贝就归这位先生所有。让我们祝贺这位先生。”主持人的声音魅惑了这个拍卖场。

“下一个是谁?”

“对,我们要看下一个。”

大家在台下已经对于谢安娜没有了兴趣,因为她已经被人拍卖走了。大家也就期待下一个是谁。

谢安娜被带到了一辆车上,她想要试图逃跑。可是这是一辆房车,无论那个出口,都被锁上了。

看到谢安娜左顾右盼的样子,六哥一个巴掌打在了谢安娜的脸上。

谢安娜一偏头,还是没能躲得过。

这一巴掌,打的谢安娜泪水满面。

“宝贝儿?疼吗?”谢安娜的泪水刚出来,眼前的男人说道。

谢安娜吓得赶紧往后躲了躲。可惜的是,她再怎么躲,也还是躲不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得该如何去和女孩相处。

“哼!女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我打你,你不会反抗吗?”男人的眼睛在这个时候,才正视着谢安娜。

“啊!”谢安娜一声惊呼。这个男人眼睛好奇怪,他竟然是紫色的眸子。这让谢安娜的好奇心骤增,然而,好奇归好奇,谢安娜依旧还是有着深深的恐惧。

而且,对方还是一双姿眸,这更平添了几分担忧。

“你别躲啊?我告诉你,我今天之所以花这么多钱想要得到你,不是因为你漂亮,你别沾沾自喜。”男人的声音魅惑的像是罂粟,任是谁也躲不过这样的侵蚀,更别说没有什么经历的谢安娜了。

“不要,我……我有男朋友。”谢安娜情急之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他的手伸向自己的下巴,不由得说道。

可是,对方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哼,是么?不过,你马上就没有了。”

男子说完,轻松的看了一眼谢安娜。

谢安娜心里一惊,后悔自己一时的鲁莽,这个男人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倒像是他真的有能力来控制别人的生死一般。

“六哥,到了。”就在谢安娜后悔自己刚才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时候,前面的司机大哥这才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车子是纺方房车,恐怕就连谢安娜,也不知道这车上还有一个司机。

这时。谢安娜才得以看清楚,眼前的司机竟然和车子一样,是黑色的,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位置。

现在,光线轻轻一打,谢安娜才知道,这个司机也长着一双英俊的脸庞。只是这英俊太过单薄了些,不及另外那个阴郁的男子看起来更加柔和。

“好。”

原来,他叫六哥,听起来这个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还是不要惹他为妙。

这六哥看谢安娜的眼神,此刻竟然变得格外的温和。

“宝贝儿,你知道吗?你很漂亮。”六哥的声音也变得异常的温柔。

这都让谢安娜感到有些措手不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明明很暴力的倾向,顷刻间竟然变得这样温和,着实让她有点受不了呢。

呼啦一下子,房车的门被打开了。

窗外淡青色的天空,让谢安娜看不出来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了。或者是傍晚或者是黎明?

由于一路的颠簸和之前被放在笼子里的恐惧,都让谢安娜有些措手不及。

“先……先生。”谢安娜斟词酌句。不敢随便称呼,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那种可以虽然招惹的。

“说?什么事儿?宝贝儿?”男人瞬间的性格转变让人很费解,但是谢安娜现在急于知道这到底是哪里?现在到底是什么天色?

她顿了顿,想了一下,看着对方说道,“先生。我想知道,这到底是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和您回来的?因为,我就算是到那个笼子里,也是被人陷害的。”

谢安娜说的声泪俱下,她希望能够唤起他的同情心,她不奢望他能放了她,但是至少也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过来!”男人根本就没有回答谢安娜的问题。而是朝着她命令道,并且冷冷的伸出了一个怀抱。

谢安娜心下一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刚才曾经尝到过他的不正确,谢安娜哪里还敢有半点耽搁,早就战战兢兢的走到了六哥的身边。

“我知道,你是他的女人。”六哥在谢安娜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声这句话。

谢安娜惊恐的看着六哥,“谁?”

“萧家少爷。哼,让他也尝尝自己的女人被人抢的感觉。”六哥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死杀机,这杀机就像是才在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秘密,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给人窥探到了!

但今天还真不是谢安娜在窥探而是六哥自己说出来的。

谢安娜这才知道,他花了6000万买她。不过是想要给萧钰麟一点教训?

可是,恐怕这个六哥想错了,她和萧钰麟不过是一场欢愉,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男女朋友,虽然,也许在大家的眼里,她谢安娜是萧钰麟的女人,然而,只有谢安娜自己清楚,萧钰麟这样一个多情的浪子,又怎么会专情于一人呢?何况,她不过是他的一道甜点罢了。

“先生,您可能错了。”谢安娜一来想要告诉他事实,自己和萧钰麟根本就没有关系,二来不想因为自己而给萧钰麟带来什么麻烦,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所以,谢安娜决定向六哥解释一下。

“错?我长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人说我错了,宝贝儿,你倒是说说看啊?”六哥的手轻轻拨开了谢安娜而变得头发,手指修长,散发出一种让人迷恋的文艺气息,一看这手就是弹钢琴的。

“我……”谢安娜被他撩拨的有些毛骨悚然,这样的男人,如此善变,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我……不是萧钰麟的女朋友。”谢安娜说完这些话,登时红了脸。

“好。把这句话,发给萧钰麟!刚才她说话的时候,有没有录下来?”六哥有些满意的看了谢安娜一眼,“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到六哥的话,谢安娜惊恐当看了一眼他,她根本就不知道这部房车竟然还有录音录像功能。

她难以想象如果萧钰麟听到她说这句话会是什么反应?自己上次不过是跟东子同框,就被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给狠狠的骂了。现在若是因为别的男人,对,他一定会这么误会的,因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为了讨他的欢心,而说萧钰麟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似乎有点过分了。

而在苦恼找不到谢安娜的萧钰麟。此刻正在红着脸和手下大声的吵闹。但是这个时候,微信却收到一条视频信息。

对于萧钰麟来说,他现在不想放过任何一条关于谢安娜的信息,哪怕只是蛛丝马迹,也掩盖不了萧钰麟对于谢安娜的想念。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如此想念一个女人,他以为自己的爱情已经死在了那个海滩上。

十年前的海滩上。他记得,碧蓝的天空,美丽的海景,可是,自己却一脚差点滑进水里,而这时,幸好有一个女孩救了自己。可是。那个女孩却……

……

萧钰麟想到这些,唇角竟然露出了点点喜色,那温柔的笑意就像是一湾湖水一般,明媚着整个春天。

“东子,你去查查六哥的地址。”萧钰麟看着东子,眼神复杂,似乎这其中有着什么难言之隐,只不过,就算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是东子所不知道的。

虽然对于东子,他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满意,或者说是有之前所应该有的情绪。

可是,东子知道,其实,萧钰麟非常的介意他和谢安娜的接触。

但是,东子现在并不想计较什么,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把谢安娜从六哥手中救回来。

这才是他们今天谈话的重中之重。

“好,没问题。”东子回答道,顺手拿过一张纸,用来划出一系列的图形。

而萧钰麟则是有些不解的看着东子,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就好象是,在画一个藏宝图一样,虽然萧钰麟很担心,但这并不妨碍萧钰麟的好奇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