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最是那一抹温柔笑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们儿,这是怎么回事儿?”萧钰麟看着东子拿着笔在那儿谢写写画画,似乎是在很认真的思考着什么一样,然而,他并没有看清楚他是在画着些什么。

“六哥经常出现的地方,大致就这么几个,我们先把这些地方踩点,然后估计才能找到人。”东子的神情异常的坚定,和萧钰麟不同。

萧钰麟现在有些不淡定了,有些着急,按照市井传言的那样,谢安娜恐怕早就被六哥给摧残了吧!萧钰麟现在已经许多时间再等东子去查清楚事实了。因为时间上来说,已经不允许他再去思考了。

他现在必须要尽快的找到救出谢安娜的方法,不然的话。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旷日之战。

“不用看这些了,我们直接去拍卖场一趟。”对于拍卖场,萧钰麟虽然不熟悉,但是好歹也是见识过的,不管怎样,这京城第一少的名称算是打出去了。大家对于他的各种反常行为,甚至是时候出格的行为,也都习以为常了。

如果哪天他真的改邪归正了,估计大家倒是会觉得难以接受。就目前来说,恐怕是这样。

“什么?你还真打算去这种地方吗?你知道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才去的?”东子听到萧钰麟的这些话,眼中竟然有了点点的担忧。

东子眼神有些忧郁的看着萧钰麟,似乎他要去的不是拍卖场而是一龙潭虎穴,而是不可回首的泥潭,这里仿佛踩着千军万马的敌人。

“东子,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得想办法救出谢安娜才行。而我们这样坐以待毙,根本就不是办法。”萧钰麟的声音略略的带着沙哑,似乎和以前判若两人,他以前是个极度自私的只想自己的人。

但是,他今天完全就不一样了。

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将谢安娜救出来。

“兄弟,你听我说,谢安娜虽然长的真不错,可是兄弟,没有必要为了她,付出这么多。”东子虽然也担心谢安娜也喜欢她,但是他不想让萧钰麟去拍卖会冒这个险。

“东子,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进入狼窝吗?”对于东子的话,萧钰麟也知道这里的危险性有多大。所以,他更要努力得将她揪出来。

听说,有不少人都是死在了拍卖场。他不想让谢安娜也这么轻易的被害了。

“不是,萧。你知道,哪里一般都是什么人们进入,她不知道咱们应该清楚啊。女人很多,你可以再找一个其他女人啊。”东子在了解到萧钰麟要去拍卖场之后,就开始劝说他放弃这场营救,毕竟这个女人虽然好,但是营救成本太高了。

“东子,本来以为你和她传出绯闻,是真的有几分喜欢呢。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你似乎更加看重自己。”萧钰麟说这些话的时候心情复杂,既有发现东子和谢安娜没有那么亲密的喜悦,又发现东子的自私。

这两者之间的强调,很难拿捏。

萧钰麟不知道到底悲伤还是喜悦,总之,是喜忧参半,但是他同时又感到自己的小心眼,对于东子,竟然多了积分抱歉的想法。东子也是淡然的很,根本就不在意。

现在,其实,没有什么比救出谢安娜更重要的事情了,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和一个最好的哥们儿,东子不想让萧钰麟为了一个女人,而冒这么大的险。女人固然重要,可是女人有的时候就是红颜祸水。会让一个男人完全乱了分寸。

比如眼前这位就是,为了一个不想干的女人,一个认识时间不长的女人,竟然想要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赔进去。

这显然,是不理智和不明智的。即便是再喜欢,也是有一个度的。都说女人如猫,谁对她好。她就喜欢谁。

可是,东子对于谢安娜也只是喜欢而已,谈不上要为她付出什么。如果说在东子的能力范围之内,东子会不愧余力得去帮她,如果说是因为要借助其他人的力量,那么东子可就要掂量掂量了。

也许,真的是不够爱。

但是。放在萧钰麟这里,越来越觉得谢安娜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越来越觉得谢安娜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越是这样想着,他就越感觉到失去她的痛苦很严重,严重到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思考利弊。

只是,在他们都以为谢安娜已经进入狼窝的时候。狼窝里,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泪俱下。

微黄的灯光照在一处地下室的墙壁上。

谢安娜被六哥带到了一处地下室,虽然说是地下室,但是谢安娜看这里的陈设,完全就是一个豪华的宫殿。

“宝贝儿,进去。”六哥的声音相当的温柔,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凌厉和阴郁似乎这就是全部的际遇。

“我……我……”谢安娜本来想要说我不要进去。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来将这句话说出口,也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口的后果是什么。

“不想进去是吗?”六哥的眼神骤然变得温柔,让谢安娜有些难以接受,这一路上他时而凶狠,时而温柔,都让谢安娜有点不安。

看现在的情形,似乎他还是会持续这种不定的温柔和凶狠到很疯狂的地步。所以,谢安娜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的让自己逃离这里,逃离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让自己有一个比较稳定的情绪。

不然的话,会紧张到什么情况,她自己可是不清楚的。

“不……不……不是。”谢安娜哪里敢说是啊。就算是真的害怕,也只有顺从的份,不然哪里还有力气再去想办法逃跑呢?

哼,萧钰麟果然真的是和其他的多金高富帅一样,根本就不把她谢安娜放在眼里,再怎么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也应该想一下她才对。

可是现在,他连一个消息都没有。也许,他根本就不在乎她,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

罢了,一切都自有定数,就算是再怎么样。她谢安娜现在只有自救。

“来,进去。”六哥轻轻地将地下室的门打开,里面微黄的灯光更加的浓烈了。

要知道,现在才是下午三点钟,而六哥的地下室向来是亮着灯的,无论他是去哪儿,这地下室都要亮着灯。

“好。”谢安娜战战兢兢的跟着六哥进去了。一进入地下室,顿时感到有一股凉意陡然升起,似乎这里是天然的空调房,根本就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工具就可以让屋里凉快。

更何况,现在天气已经逐渐变得热起来,外面就像是蒸笼一样。

“丫头,你看。这里好不好?”六哥突然变得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炫耀着自己的东西,“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怎么样?”

对面男子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光芒,同时也有一种渴望,渴望被认可的那种眼神。

不知怎的。谢安娜突然感到很扎心,似乎很可怜眼前这个男人;她轻轻的点点头,似乎是在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六哥望着谢安娜深情的说道,“这个地方,我只为你而建。”

说完,自嘲的笑笑,“可惜。你不是她你们也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

紧接着,她脸色一变,“但是,害她的人,我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他害死了我的女人,我也要让他尝尝自己的女人被人抢走,是什么感觉。”

说完。就像个疯子一样,朝着谢安娜扑过来,一把将谢安娜的衣服撕开了。

谢安娜害怕极了,“先生,您别,别这样。”

谢安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在重复这句话。以为如果说了这句话就可以免去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了。

“哈哈哈,你到底不是她,她没有你这么胆子小呢?”六哥突然停了手。

连他自己也觉得很无奈,为什么一想到她仍然会失控呢?

不知道那个女孩现在在哪里?之前只是听说她已经去世了,所以六哥对于谢安娜才会有这种情形。这么多年了,他依然还是走不出这种怪圈,一想到她自己就会发疯。

“你进去看看。这里怎么样?”即便是吧谢安娜当做了她的替身,六哥也还是十分用心的去对待,毕竟,这个地下室花费了巨资打造的。

谢安娜战战兢兢的往里走,只是想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样。

这哪里只是一个地下室啊,分明就是一个小型的宫殿嘛。金碧辉煌,大部分用的是金色和黑色,两种颜色的视觉冲击力绝对是强大的不要不要的。

谢安娜很惊讶他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够运用这么大胆的的颜色搭配,这两种颜色搭配起来,绝对不是一般的大气,就算是真正的设计师,估计都很难驾驭这两种颜色的。

“很漂亮,很大气。”谢安娜中肯的评价着,不管这个人,怎样,但是这里的设计绝对是不错的。

远远的望去,虽然金碧辉煌,但是绝对不落俗套,同其他的那些所谓奢华的设计不同,这里的风格有点向英格兰风格,有一种唯美的浪漫气息。

单看桌子上放着的满天星,就可以知道主人有多么的用心,他对于这些花儿都这么用心,更别说对于装修的风格了。

“喜欢吗?”六哥又恢复了之前的那股子阴郁气质,这些都让谢安娜感到害怕。

和这样一个阴晴不定的人待在一起,早晚会让自己疯掉的,更何况。现在她根本就不敢说任何的话,怕不小心惹怒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结局。也不是她最终的目的。

“先生,您这间地下室非常的漂亮,我也很喜欢,看得出来,您一定很喜欢那个女孩吧?”谢安娜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触动了他的逆鳞。她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通过刚才他们之间的谈话,她似乎可以看到,他很爱她,这个地下室应该是为了一个姑娘所建设的。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的紧张这里到底漂亮不漂亮。到底是否能够让小女孩开心?

就连她这个被他买来的女人,都被他拉过来临时充当一个观众,他是有多么的不自信呢?

此刻,谢安娜的心情变得异常的沉重,这个男人到底是受到了多么大的打击呢?她现在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如果万一自己被他当做替身,有一天怨念很深的话。会不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虽然这样想了,可是谢安娜还是自嘲的笑了笑,自己都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为什么还要去想这些呢?

也太可笑了些,她现在已经任人宰割了,竟然还会以为自己可以逃出去吗?

想到这些,谢安娜的眼角。泪水呼啦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根本就不需要酝酿情绪的,眼神就止不住的流出来了,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铺垫。

“闭嘴,你哭什么?我又没揍你。”谢安娜的哭泣,让六哥很是反感。

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方式不同,似乎是一个世界难题。

“我没有哭。”谢安娜依旧在不断的啜泣,似乎她的啜泣并不是哭泣一样,她现在很害怕对面的男人一个不高兴,就将她碎尸万段,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曾经坊间所传说的那个人,好像就是这样。而谢安娜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如此的阴晴不定,就觉得这两个人好像是极其得想,搞不好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呢。

而在不远的地方,萧钰麟和东子却是因为女人还是事业的重要性在不断的扯皮,虽然有点烦。但无疑是让萧钰麟感到自己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不少。

“东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萧钰麟对于东子的态度,很是生气,明明他也是真的喜欢谢安娜,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东子竟然还要说这些话来刺激他呢。

“萧,你要知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付出了多少努力啊,我们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